Quantcast

富人移民潮與中國社會的無恥

2010-11-12 23:31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小時候我們院子裡有個掃廁所的老頭,看上去傻乎乎的,大家都看不起他。後來有一天,他突然成了新聞人物,因為他的兒子為了搶救國家財產被燒死了,成了革命烈士。開追悼會的時候,單位裡卻不准他這個父親去參加,因為他是「外國特務」。大人們私下裡議論,說這也太不像話了。我們那時候小,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個特務,但從此對他更加加強了革命警惕性。

改革開放以後,這個老頭走了,回省城了,後來又到美國去了。我們這才陸陸續續聽到關於他的一些事情,原來他是解放初跟著錢學森一起回來的科學家,建國之初,一腔熱血,放棄美國舒適的生活條件,回到祖國,一心要為建設強大的祖國做貢獻。可是回來不久就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勞動,天天掃廁所,最後不知怎麼又成了「外國特務」。文革中,他的夫人給整死了,唯一的兒子又成了革命烈士。而他卻連兒子的追悼會都不能參加。

他後來回了美國,再也沒有回來。據說他走的時候,對朋友說:「這個國家、這個民族不值得愛。」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說了這個話,但我相信很可能他確實說了這樣的話。

中國人確實是一個習慣於忘恩負義的種群。中國人對中國人普遍沒有什麼感情。你走在街頭,如果突然昏倒,保證不會有人來扶你,如果遇不到熟人,你就活該去死了。有人說中國人善於遺忘,比如對於南京大屠殺,大家的心中都很淡漠,但是卻不知道,其實中國人殺中國人比日本人殺中國人的殘忍性毫不遜色。中國人有太多的屠城記憶,一次南京大屠殺,又算得了什麼呢?

愛國其實只是一種口號,常常是騙子們用來給自己撈好處的幌子。在中國最喜歡談愛國的人,他們其實並不是真愛國,他們是愛自己,他們只些愛國賊罷了。他們很善於看當政者的眼色,當政者如果不喜歡哪個國家,他們就一定要去痛罵一下對方,表示自己愛國。如果當政者沒有表示,再大的屈辱,他們也一聲不吭。北大有個女生,在克林頓來的時候大聲批評美國政府,可是過不多,這個女生就跑到美國去,幫美國人生孩子去了。這就是中國人的愛國主義!

說這些話,大家肯定不高興聽,因為這些話肯定沒有「地大物博」、「勤勞勇敢」之類的話好聽,中國人是習慣了「瞞」和「騙」的生活,不喜歡聽真話。但是事實上,不幸的是,中國就是如此的。

先前是明星們往外國跑,後來是領導們往外國跑,現在是有點小錢的人全都想著往外國跑。
我能理解這些往外國跑的人,因為我之所以呆在這裡,也只是因為自己沒有本事跑,我如果有那兩個錢,我跑得比誰都快。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呆在這樣一個民族當中,實在比坐牢也好不多少。

當然,往國外跑的人,我們也要區別地看待。有些人,確實是很有才華,很有本事,但是對國內的醬缸文化,煩惱至極,最後一走了之。但是也有一些人,他們在國內是最愛國的,他們口口聲聲說他們如何忠誠於國家,忠誠於人民,騙取了一定的官位之後,他們就大撈一筆,撈完了錢,就跑了,再不回來了,也不管這個國家的未來如何了。這些人,當然靈魂就太醜陋了。你可以往國外跑,但是不要虛偽,一是一,二是二,不要愚弄別人,不要騙人民的錢。

至於說到仇富心理,這也要分析來看。愚民式的仇富,有個特點,就是只仇富,不仇官。如果你是當官的,你貪污了許多錢,他是不仇恨你的。但是如果你和他一樣是個平民百姓,你靠自己的本事致富了,他就會恨你恨得要死。中國人的仇富,其實大部分是這樣的仇富。

勤勞致富的人,在中國確實是不安全的。如果再搞一次均貧富,受打擊的可能又是這些人。遇羅克的父親就是一位實業家,靠自己的專業知識開了個工廠,是國民黨時代靠自己的能力致富的少數人。這些人其實是應該得到保護的,但解放後遇羅克家成了資本家,受盡了苦。遇羅克剛喊了兩句「平等」就被人拉去槍斃了。像遇羅克父親這樣的實業家,現在也還是有的,他們在今天的體制下,受到官僚階層的壓制與盤剝,可是如果到了另一個社會,他們可能又要被揪鬥了。

中國的社會不能說沒有好人,但是好人不多,而且好人受氣。對一個合理的社會來說,我們應該「尊重勤勞致富者,消滅貪腐致富者」,但是國人的覺悟現在還很低,他們還認識不到這一點。
如果我們的社會合理了,那麼,勤勞致富的能人們就不會想著要移民,而貪腐者也沒辦法逃到國外去。這樣,我們的國家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尷尬了。

這一天,能不能到來呢?難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