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河南商城仍拒絕公布蜱蟲咬人致死者名單

2010-09-12 13:33 作者:唐婉馨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記者唐婉馨綜合報導】據現代快報12日消息,河南官方最新公布的消息稱,自2007年5月至今年9月8日,河南省共監測發現蜱蟲傳播病例557例,死亡18例,重點集中在信陽市商城縣。當地村民反映,此前當地曾以「維穩」之名拒絕公布病例及死者名單。如今事發後,信陽市及商城縣仍然拒絕公布患者及死者名單。

河南信陽商城縣,大別山下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地方,近日卻因「蜱蟲連續咬死人」聞名全國。

河南官方最新公布的消息稱,自2007年5月至今年9月8日,河南省共監測發現蜱蟲傳播病例557例,死亡18例,重點集中在信陽市商城縣、浉河區、光山縣和平橋區。

9月10日,衛生部專家組抵達商城展開調查。專家組成員王世文表示,商城縣此次發生的蜱傳疾病的病原體,至今尚未確定。與此同時,山東省衛生廳也通報了蜱蟲致病情況:截至2010年9月9日,山東省累計發現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症182例,死亡13例。山東之外,北京、湖北、江蘇等地,都曾有過蜱傳疾病的病例……小小蜱蟲一時間讓人談之色變。

9月9日,在風暴中心商城縣,發現蜱蟲帶來的恐懼已經徹底抓住了當地人——在外地打工的不少成年男子返回當地,以照顧老人和孩子;更有不少婦女選擇了進城打工,遠離蜱蟲較多的鄉村;繼續留守在農村的老人婦女和兒童,上山下地時,也都是「全副武裝」,恐慌的情緒就如同病毒一樣,在村民中蔓延。

恐懼不止來自蜱蟲,更來自信息公開的滯後與當地政府的不作為。商城縣鲇魚山鄉、余集鎮、伏山鄉多位「蜱蟲死者」的家屬稱,至今亦未有官方人士和他們聯繫,相關信息的不暢通,導致猜測在當地流行。籠罩在死亡陰影下的村民稱,在商城縣有多少因蜱蟲叮咬而造成死亡的人,信陽市應該公布患者名單和死亡人員名單,但商城衛生部門卻延續了一貫的悶罐做法——拒絕公布死者名單和疑似病例名單。此前,商城縣和信陽市曾以「維穩」為由拒絕公布相關病例詳情和死亡名單,也未對人們作出及時的防治宣傳。

死亡名單和疑似病例名單,就如同目前尚不明確的病原體一樣,依然疑雲重重。信陽市和商城縣,在這起還在持續的公共衛生安全事件面前,正遭遇輿論的拷問。

曾澤平的最後23天

9月10日,商城縣鲇魚山鄉下馬河村,今年42歲的前灣組村民岳昌宇騎著摩托車行走在鄉間小道上,神情凝重,他的妻子,去年就因為蜱蟲叮咬失去了生命。

岳昌宇的身後,一位老人牽著兩頭牛,緩慢地行走著。田間四下,除了金黃色的稻田外,高山雲霧當中,茶林蔥蔥,林木纏繞。村民們的房子依山勢而建,從山腳窪地次第而起,矮小的房子若隱若現。一切看起來都很平靜,但一說到蜱蟲,所有的平靜都化為了烏有。

「我老婆從有症狀到死亡,前後經歷了23天!」岳昌宇說,他希望其妻子曾澤平被蜱蟲叮咬死亡的遭遇,能引起當地和國內其他地方醫療衛生部門的重視。這一天,岳昌宇通過看電視才知道,這種叫蜱蟲的東西,自己並不陌生。「在農村我們叫草鱉子,很多人都見到過的,只有芝麻大小。」也就是這一天,岳昌宇才知道,這種病例在國內其他城市亦有出現。

資料顯示,自2006年安徽省發現人粒細胞無形體病病例。近年來,湖北、河南、山東、黑龍江、內蒙古、新疆、天津、海南等省份,都曾出現病例,且有死亡病例報告。

岳昌宇說,去年五月初三,妻子曾澤平出現頭疼、發燒的症狀。「當時以為是感冒,找村醫去看,挂了水。這種病很嚇人,病人會抽搐。」曾澤平在村醫處置療幾天後,病情加劇,抽搐得更加厲害,嚴重的時候如同發瘋一樣。「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在村醫的建議下,曾澤平被家人送到了當地的精神病醫院。

「按照精神病治療了6天,沒有緩解!」岳昌宇又把妻子送到了商城縣人民醫院。醫院按照常規檢查,做了CT和血常規檢查。「實在太擔心了,當時到商城縣人民醫院之前,我還通過關係,找了熟人。」這一次,醫院的結論是病毒引起的腦膜炎。但治療6天後,依然沒有什麼效果,曾澤平被丈夫岳昌宇拉回了家中。

「到底是什麼病?縣裡最好的醫院怎麼都看不好?」岳昌宇開始懷疑,妻子是不是得了什麼魔症,中了邪!手足無措的岳昌宇,請來了「大仙」在家中做法事。幾天後,形容憔悴的曾澤平再次被送到了商城縣人民醫院,依然按照腦膜炎進行治療。「這一次,在醫院呆了5天4夜。」岳昌宇描述說,抽搐,抖動,一點東西都吃不進去。

「我疼……」妻子痛苦的喊叫聲至今都讓岳昌宇覺得非常揪心。

41歲的曾澤平自從得病以來,身強力壯的她被病魔折騰得消瘦不堪。嚴重的時候,曾澤平會抓住病床上的被子和床單,斷斷續續地叫喚。商城縣人民醫院建議她轉院。

在武漢一家醫院,由於床位緊張,曾澤平先在前樓門診觀察。次日早晨4點多鐘,一口痰卡在了口中,曾澤平再次發生劇烈的抽搐。清痰後,時間已經到了早晨7點多。「就是傾家蕩產,我也要讓醫院搶救她。」早晨8點多,醫院的專家上班後查看了曾澤平的病情,認為沒辦法治了。「當時我欲哭無淚!」當天,岳昌宇花費1500元包醫院的一輛急救車將人送回了商城縣人民醫院。醫院稱:「已經無能為力!」

回到家中,兩天後,曾澤平死亡。「全身發燙,燒得厲害!」岳昌宇說,妻子最後的兩天都是這種症狀,全靠挂水維持生命。

從有症狀到死亡,前後經歷了23天。妻子曾澤平最後的23天讓岳昌宇不堪回首。「現在我才想起,她的身上有被蟲子叮咬過的小紅點。作為家屬,我一直都相信醫院,但現在,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接連死去的村民

事實上,下馬河村前灣組還有因蜱蟲叮咬致死的例子。49歲的羅林英,生前遭遇和曾澤平相似。

在商城縣縣城一個工地的7樓,倚在尚未完工高樓的窗前,羅林英的丈夫周文德望著窗外陰雨連綿的天空,眼角濕潤了。

周文德說,妻子去年9月份的時候,突然出現了高燒的症狀。先是被赤腳醫生誤診為感冒,隨後在商城縣人民醫院,也沒有查出什麼毛病。但當時高燒已經達到了40℃左右,精神顯得非常不正常,時常煩躁不堪,遂在醫院建議下轉至信陽市154醫院感染科。「去的時候是週末,醫院的主治醫生不在,後來週一醫生上班後,懷疑是無形體病。後病情加重,返回家中,第二天人就沒了。」

「我有一個老表在省城鄭州當廚師,當時他給河南省疾控中心打了電話。」幾天後,省市縣等部門的人到了家裡,詢問情況。並告知家裡的其他人,下地幹活的時候戴手套,不要把皮膚暴露在外面。

關於有關部門的此次上門瞭解情況,不少村民稱,羅林英生前是下馬河村的婦聯主任,在村裡有一定的名氣,所以才被有關部門關注的。

下馬河村火廟組67歲的季德芳,去年8月16日,身體無力,高燒不退,兒媳婦黃菊將其送到了商城縣人民醫院。「四肢抖動得厲害,醫院說治不了,轉至信陽154醫院,打吊針的時候,針頭進去,血走不了,針頭拔出來,血直往外冒。」

6天後,季德芳死亡。季德芳臨死前叮囑兒媳婦黃菊:「莫隨便上山!」黃菊說,醫院懷疑是白血病,先是在商城花費了7000多元治療費,在信陽154醫院花費了1萬多元。始終在醫院照顧婆婆的黃菊說,婆婆被蜱蟲叮咬的位置是左耳。

今年6月3日,余集鄉從醫50多年的老醫生吳德正發高燒,先在兒子吳玉濤的診所挂水。6月3日,73歲的吳德正無法站立。次日,在商城縣人民醫院抽血檢查時發現,其血小板檢測值已由正常的100到300個下降至25個,白細胞值由正常的4000到1萬個下降至1400個。6月7日,吳德正被轉至信陽154醫院。6月11日,不治而亡。

9月10日中午,吳德正的兒子吳玉濤稱:「醫生說是蜱蟲咬的,是無形體病!高燒不退,還出現了上吐下瀉的情況。」

今年5月22日,商城縣鲇魚山鄉平塘村村民鮑祥義被蜱蟲叮咬後死亡;今年7月3日,鲇魚山鄉廟崗村農民龔正成告別人世。臨死前,症狀和鮑相似。

龔正成的堂兄龔正現說,龔在被誤診為感冒,挂了數天的吊針後,於7月2日晚被拉到商城縣人民醫院,至半夜,家屬被告知龔已不治。第二天凌晨,家屬將龔拉回家中。中午,龔死亡。

商城縣伏山鄉楓樹村55歲婦女雷呈華今年7月12日發病。經村醫治療,不見退燒,在衛生院按照腸炎治療後,又被轉至縣醫院。但縣醫院又建議家人把雷呈華送至信陽治療。在信陽154醫院,雷呈華被確診為「人粒細胞無形體病」,但醫生稱送院太晚,耽誤了最佳搶救時機,後雷呈華死在了信陽。

他們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

「昨天還好好的,身體很健康,轉眼就陰陽相隔。」在商城縣開出租車的司機岳潔是下馬河村人。面對一再發生的死亡病例,岳潔很是感慨。

陸續發生的蜱蟲叮咬致死事件,迅速傳開了。隨後,恐慌的情緒亦如至今尚不明確的病原體一樣,在商城縣一些鄉鎮傳遞。

2008年7月,羅良玉突然覺得腿沒勁,渾身難受,人抖動,高燒到39~40℃。赤腳醫生打了點滴,但不見好轉,趕緊到了商城縣人民醫院。「和其他已經死亡的病例一樣,水米難進。後來醫生告知,是被一種叫蜱蟲的蟲子咬的。」這位61歲的老人說,「差點就沒命了!」

黃菊說,婆婆去世後沒幾天,8月28日,自己也出現了症狀。「一開始就發燒,趕緊住院,手也發抖,上吐下瀉的。剛開始縣醫院是按照白血病治的,3天後,去了信陽154醫院。」黃菊說,醫生稱是被蜱蟲咬的。

「剛開始吃不進東西,後來臨床診斷後,恢復比較快!」黃菊說,事發前,她一直在醫院照顧婆婆。

遭遇蜱蟲侵擾的還有黃菊22歲的兒子曾憲鋒。黃菊稱,村裡一再發生蜱蟲致人死亡的事件後,兒子今年6月初回家探望家人。6月20日返回。臨走之前,到過瓜地摘過一個西瓜。結果到珠海後洗澡時發現,胳膊上有被蟲子叮咬過的痕跡,身體亦出現了不適。旋即去醫院檢查,不久就恢復了。

據瞭解,河南省自2007年5月信陽市報告了首例疑似無形體病例以來,通過監測,截至今年9月8日,河南省共監測發現此類綜合征病例557例,死亡18例,重點集中在信陽市商城縣、浉河區、光山縣和平橋區。

9月10日,商城縣疾病控制中心主任余芳說:「今年1月—9月8日,我們共向上級直報了120例病例,其中1例死亡。」但對於商城疾控中心的這個數據,當地人普遍表示不相信,「才死了一個人,怎麼可能呢?明顯是說瞎話,我們知道的就不止一個。」

被死亡陰影籠罩的人們

在商城縣鲇魚山鄉下馬河村委會門口,村委會委員周世海說,下馬河村一共有3人死亡:分別是曾澤平、羅林英以及季德芳。

「先是婆婆被蜱蟲叮咬不治,接著又是自己和兒子先後患病!」黃菊說,自己在村裡成了不待見的人。「沒人和自己說話,小孩子們一見到自己就跑,躲得遠遠的,擔心被傳染。」

商城縣疾病控制中心主任余芳稱:「目前可以基本確定,人與人之間不傳染。」商城縣人民醫院醫務科科長王衛提供了一份關於《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防控問答》的材料稱:與人粒細胞無形體病危重患者密切接觸、直接接觸病人血液等體液的醫務人員或其陪護者,如不注意防護,也有感染的可能。

但事實上,由於宣傳的缺少和信息的不暢通,村民們依然談蜱色變。

由於擔心家裡的情況,在上海打工的曾憲偉於今年6月份從上海回到了村裡,「擔心家人中招,我回來總要好一點。」

陶澤學此前在西安打工。「聽說村裡有人陸續得怪病死了,焦心啊,在外面實在呆不住了,十幾天前趕回來的。」

與此同時,不少婦女亦選擇了進城打工。「一方面是生計所需,一方面是實在擔心再被蜱蟲咬到!」黃菊現在就在商城縣城的一個建築工地上扎鋼筋。

岳昌宇的妻子曾澤平在治療中,先後被醫院按照感冒、精神病和腦膜炎診斷,前後花費了4萬多元。「妻子生前餵了20多頭豬,3個孩子2個在讀書,1個輟學在家務農。看病就花掉了整個家底。還好,參加的農村合作醫療報銷了一部分。」事實上,凶猛的蜱蟲已經實實在在改變了這個家庭的生活現狀。

岳昌宇說,豬都賣掉了。家裡就78歲的老娘在做飯,自己還得苦錢供孩子上學並維持家裡的生計。「現在開個車子搞運輸!」

在下馬河村陶澤學家門口,一堆板栗和花生旁邊,還有一雙水鞋。「上山下地的時候要穿的,得全副武裝。」陶澤學說,上山的時候,會穿長袖和長褲。袖口和褲管的位置,都會用東西紮起來,防止被蜱蟲叮到。

余集鄉吳德正去世後,他的兒子吳玉濤飽受壓力和煎熬:因為吳德正剛開始在兒子吳玉濤的診所,也是被按照感冒來診療的。

由於不斷遭遇鄉鄰們的非議,記者趕到前,吳玉濤夫婦已經拒絕了多家媒體的電話採訪。吳玉濤的妻子說,我們也不知道這是蜱蟲咬的,老爺子去了,我們也很難過。

恐懼、悲傷、後悔、壓力,各種情緒交織下的商城縣多個村莊,呈現出來的是一種複雜的悲情場景。

還在持續的咬人事件

商城縣針對類似症狀患者唯一的定點醫院是商城縣人民醫院。

9月10日下午,在商城縣人民醫院隔離病區121房間,一位53歲的村民楊孔芬,她是伏山鄉人,也被蜱蟲咬。

她的丈夫彭仁廣說,9月5日的時候,楊孔芬出現了發燒症狀。開始被村裡的赤腳醫生誤診,當成了感冒,一直在挂水,但燒一直退不下去,9月9日到的縣醫院。

商城縣人民醫院內一科副主任醫師鮑發應稱,此例是新發病例。據病人陳述,入院前全身肌肉酸痛,有發燒情況。此前有被蜱蟲叮咬過的歷史。經過衛生部專家的會診,現在已經確診是無形體病。

商城縣人民醫院醫務科科長王衛稱,9月8日病人楊孔芬到的時候,他們就有點懷疑。後衛生部的專家會診後,最後確診。「按照衛生部印發的《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服用藥物後,現在病人精神開始好轉,現在燒已經退下去了。」

彭仁廣捋起妻子右邊的袖子,指著胳膊上的一個紅色小點介紹說:「蜱蟲叮咬的就是這個位置。」

楊孔芬側身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但人比較安靜,一言不發。

「同樣被蜱蟲叮咬,為什麼有的會死亡,有的則搶救了過來?」鮑發應說,個體有差異,有的敏感,有的不敏感。有的病人,本來看起來情況不是多重,但是會朝重的方面發展,確診搶救的時機就很重要。

鮑發應說,蜱蟲一直存在於中國的丘陵地區,只有帶病原體的蜱蟲叮咬了人後,才會發病。

據悉,早在2008年2月份,衛生部就針對無形體病印發了《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以提高醫務人員對人粒細胞無形體病的認識和控制。

鮑發應說,在衛生部印發操作規範之後,病人入院後,凡是符合「有明確的蜱蟲叮咬史;臨床上有頭疼、發熱、腹瀉、噁心、嘔吐等症狀;白細胞和血小板數量減少」等特徵的,都會考慮無形體病,這是一個基本的判斷。

在調查中,鲇魚山鄉下馬河村前灣組村民曾澤平,火廟組村民季德芳兩名死者的家屬稱,兩名死者生前均有前述症狀。

死者名單不公開遭質疑

9月10日下午3點左右,剛剛趕到商城縣的衛生部專家,在商城縣政府4樓會議室調查瞭解「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有關情況,並聽取當地的情況匯報。

此前,余芳稱,「今年1月—9月8日,我們共向上級直報了120例病例,其中1例死亡。商城縣今年有1例死亡病例,死者名叫吳德正,是一名鄉村醫生。」

調查發現,除了吳德正,商城縣至少還有雷呈華(女,伏山鄉楓樹村農民)和龔正成(鲇魚山鄉廟崗村農民)兩名死者,沒有經商城縣疾控中心上報。昨日,兩家家屬都提供了書面證據。同時,雷龔兩人的家屬都對官方公布的數據表示質疑,認為明顯存在瞞報情況。「我媽明明被確診為無形體病,說是蟲子咬的,為什麼現在又不是了?」雷呈華的女兒丁保玉說。

商城縣人民醫院7月18日的一份心電圖申請單顯示,雷呈華被初步診斷為「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無形體病的新稱呼)。同一天,信陽154醫院簽署的一份《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住院把關審驗表》顯示,雷呈華的確(擬)診病種為「人粒細胞無形體病」。

家屬稱,雷呈華從商城轉院後,死於信陽。在確認商城縣沒有上報該死亡病例的情況下,家屬希望獲知信陽市疾控中心有無上報。

另一名死者龔正成的家屬,提供了龔在商城縣人民醫院的部分病歷。其中,《住院病案首頁》顯示,龔正成的出院診斷為「發熱兼血小板減少綜合征」,出院情況為「未癒」。龔正成的堂兄龔正現講,龔在被誤診為感冒,挂了數天的吊針後,於7月2日晚被拉到商城縣人民醫院,至半夜,家屬被告知龔已不治。事後,該病例並未被商城縣疾控中心上報。

商城縣人民醫院一位副院長解釋道,他們確診「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的患者後,會第一時間上報,如無力治療,則會建議家屬轉院。如果患者出院回家後死亡,則不歸醫院上報,「屬於其他部門的職責」。

就病例數和死亡人數的質疑,商城縣疾控中心主任余芳解釋道,部分死者的死因並非無形體病,是家屬誤解了病因。而且,有的病人死在家裡,死因不明;有的雖是疑似病例,但死在信陽的醫院,都不屬於商城縣的網路直報範圍。

但《新京報》9月8日的報導卻指出:據信陽市衛生局一位內部人士透露,信陽市政府曾經研究過如何宣傳該病。「今年4月份,市長專門聽取了衛生系統的匯報,最後領導得出結論,在病原體和傳播途徑尚未弄明白的情況下,大規模宣傳容易造成群眾恐慌,產生不穩定因素。」伏山鄉主管政法的一位鄉領導說,政府之所以沒有公開蜱蟲疫情,是維穩需要,「怕引起進一步恐慌,更何況病毒此時還未知」。

多位村民表示,當地只有公布住院病例和死亡人員名單,他們心裏的疑問才能消除。

中國法學會會員、江蘇茂通律師事務所主任劉茂通表示,衛生行政主管部門面對突發衛生公共事件,有義務及時公布並且採取有效的預防、治療、善後等措施。

「作為無形體病,在衛生部的指南印發後,衛生治療機構如果沒有對症治療,導致延誤治療,最終造成患者死亡,那麼有關衛生機構的行為就涉嫌構成醫療事故,應當對因此造成的後果承擔法律責任」,劉茂通律師建議死者家屬收集有關的病例等證據,直接到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責任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面對律師的建議,剛剛失去了妻子的岳昌宇稱,自己正有打官司的考慮。他的打算是,最近跑一遍此前妻子治療過的幾家醫療機構,調取病歷資料,為打官司做好準備。「如果早知道是蜱蟲咬的,醫生也治得對的話,說不定我老婆就不會死,我得為她討個說法。」

有分析人士認為:河南官方的做法和歷來病疫來時政府的做法一致,他們不關心是否死人。更為不可思議的是拋出了所謂的不公布死者人數是為了「維穩」,這樣只能徒增人們的反感,人們的不滿情緒越嚴重,自己的統治越受威脅,古語有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