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對萬里已經無奈到這種程度了 (組圖)

2010-09-01 22:38 作者:李威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黨對萬里已經無奈到這種程度了

黨對萬里已經無奈到這種程度了

自從2009年11月《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在網路上發表後,黨真的氣瘋了,如果是一位普通老百姓,那就要抓進監獄的,但萬里是前人大委員長,排在「國家主席」的後面,而且自朱德去世後,就搬進中南海住在朱德的原住所,一直住到如今。對於萬里來說,這地方也可以算是一個高級監獄,因為不是誰都能隨便出入的。

打吧,萬里94歲了。公開罵吧,還找不出理由來,因為人家說的句句是實話。 造謠吧,說從萬里家偷出熊掌吧,人家兒子說不愛吃那玩意兒。說他奢侈吧,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也不得不如實報導說:他的生活簡單、儉樸。住所現在有的外牆體有明顯的裂痕,有的地方牆皮都脫落了,國管局好幾次提出重新裝修一下,但萬里就是不同意,嫌花錢,說沒必要。走進萬里家中,更難以想像這就是原委員長的家,傢俱是舊的,床也是舊的,沙發還是那種過去機關裡常見的,套著灰布套的那種。這種沙發在老百姓家中都少見了。

中共拿萬里沒轍,開始不斷以他兒子的名義,說東道西。自從《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問世後,人民日報對萬里的兒子特別下功夫,尤其是大兒子萬伯翱。

2010年4月16日人民網出了一個《[組圖]萬里長子萬伯翱做客人民網傳媒沙龍》,就是黨想利用他的嘴來反駁和否定其父萬里的《談話》。

7月27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了一長篇報導,題目是《萬里離休後實行「三不主義」 相信可以活到100歲》,也是利用採訪萬伯翱,讓他回憶40多年前父親萬里是怎樣教導孩子們的。報導說,「在他(萬里)看來,只有黨和人民的事業才是偉大、神聖的事業,也是共產黨人的畢生追求。」,並說「儘管兒女們早已成家立業,老大、老二、老三已退休,但他對子女們的兩個基本要求絲毫沒有改變:『一是要忠誠於黨和人民的事業,二是要自立自強。』」

8月31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再次刊登這篇文章,不過題目更直接了當,以《萬里離休後對自己提要求:「不問事不管事不惹事」》。

大約,黨還覺得意思表達的不夠完全,9月1日,也就是第二天,緊跟著又出了另一篇文章《萬里之子:一代偉人和詩人毛澤東的魚水情》,是萬里的大兒子萬伯翱寫的文章。

這是一篇華麗但如同嚼木的文章,為什麼要頂著「萬里之子」的名義,去歌頌毛澤東是「一代偉人和詩人」呢?快70歲的兒子歌頌不歌頌老毛,和94歲的老子認清毛澤東有什麼關連呢?

萬里在《談話》中說: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繫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萬里在《談話》中還說:80年起草《決議》的時候,小平同志說,他最有資格來評價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質。可他卻認為,這種評價應該讓後人去做。這麼一來,難題就留下了。如果後人既沒有小平同志那種資格,又不講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事 情又要賴給後後人了。總要有人出來講話的,我算是其中的一個吧。

很顯然,鄧小平知道毛是個什麼東西,而萬里也知道。萬里有良知也有資格評價毛澤東,這正是中共最害怕的地方。

2010年9月1日,把萬里的大兒子拉出來歌頌毛澤東的「魚水情」,很矯情、很令人驚訝,原來文章裡面說的不是共產黨60年來反覆說的黨的領袖「和人民之間」的魚水情,而真是游水賞魚的「魚」。文章說「一代偉人和詩人毛澤東從小親山近水,善運動身強體健,尤其是游水賞魚,更使這位領袖其樂無窮。他留世的幾十首詩詞 中多有魚水情深處」。

新華網轉載時竟然忽略了作者是誰,網上搜尋後才知道是萬里的大兒子萬伯翱。看來這篇文章的真正作者是誰並不重要,黨報就是要讓人知道「萬里之子」熱愛毛澤東!

黨對萬里已經無奈到這種程度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