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生男嬰被醫生宣告死亡4年後離奇現身

2010-07-23 09:17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003年4月22日,家住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桃園鄉的牛海燕在當地一家衛生院生下了一名男嬰,醫生稱患有「缺血缺氧性腦病」,兩天後便宣告死亡,並向牛海燕的丈夫何贏東開出了嬰兒的死亡證明。然而,4年後,何贏東夫婦在深圳打工時,卻意外得知他們的兒子並沒有死。這是怎麼回事呢?

兒子「死亡」4年後竟復活人間

陳桂花和丈夫王寶林是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區龍蟠鄉一村的村民。早年,陳桂花曾多次懷孕,但每次都流產了,失去了生育能力,她向丈夫提出去收養一個孩子。陳桂花的舅舅在龍蟠鄉一家醫院工作,她很快找到舅舅說出了打算收養孩子的想法,想要舅舅幫忙,舅舅一口答應了。沒過多久,2003年4月24日上午,陳桂花夫婦從舅舅所在的醫院抱回了一名男嬰。

這名男嬰就是牛海燕所生的孩子。

22日快要臨產的牛海燕在丈夫何贏東陪伴下來到這家醫院做產前檢查,婦產科醫生杜秀蓮一臉嚴肅地說:「胎兒可能有些問題,患有腦積水。」第二天,一名6斤多重的男嬰出生了。儘管嬰兒看上去很正常,不像患有重病,但杜秀蓮堅持說孩子的病情很重。

4月23日,牛海燕和孩子出院時,杜秀蓮再三叮囑何贏東,叫他第二天一定要將孩子再送到醫院做檢查。 24日上午,何贏東按照杜秀蓮的叮囑,又抱著出生僅兩天的兒子來到龍蟠鄉這家醫院。杜秀蓮為孩子做了一番檢查後,叫何贏東上街去給孩子買奶瓶。 10多分鐘後,何贏東拿著奶瓶趕回醫院,他便聽到了一個噩耗:兒子已經死亡!

杜秀蓮解釋說,嬰兒的抵抗能力本來就差,孩子患上的又是重病,所以死得很快,並開了一張「死亡證明」遞給何贏東。何贏東提出要看兒子的遺體,可當他快到太平間時,杜秀蓮停下腳步對他說:「孩子這麼小,你看後會很傷心,不如就讓醫院來處理孩子的後事吧。 」這時候,何贏東傷心欲絕,他聽從了杜秀蓮的意見,沒有走進太平間去看孩子最後一眼。

孩子的夭折,對牛海燕的打擊很大,她整天以淚洗面。這年9月,始終擺脫不了傷心的牛海燕提出去深圳打工,何贏東同意了。

轉眼4年多過去,2007年10月的一天,何贏東在和一個叫陳建的同鄉聊天時,陳建對何贏東說:「你知道桃園鄉有一戶人家4年前生了個又聰明又可愛的兒子,可聽醫生說有病就把孩子扔在醫院裡,結果被我的妹妹收養了。」何贏東問陳建:「這戶人家叫什麼?」陳建說:「我只聽說那戶人家的男人小名叫'狗蛋子'……」何贏東一下子愣住了:「我的小名就叫狗蛋子……」陳建彷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立即閉上嘴。

晚上,何贏東和妻子牛海燕全都徹夜不眠。他和牛海燕商量,決定不等春節就提前返回南充家鄉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回到南充後,何贏東夫婦一番尋找找到了陳桂花家。牛海燕儘管只是在門外匆匆看了幾眼,便認定門裡那個大概4歲的小孩就是自己的兒子,因為男孩的長相就是丈夫的翻版!回到家,牛海燕向丈夫描述之後,何贏東也激動起來,他們決定立即去找醫生杜秀蓮問個清楚。

醫生翻臉 尋子上演親情大戰


4年多後,何贏東夫婦突然找上門來,杜秀蓮很驚訝。看到她,何贏東馬上質問:「4年前你親口對我說我和海燕出生只有兩天的兒子死了,可我們已經看到了那個孩子,他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你怎麼解釋這件事?」杜秀蓮愣了一下,低下頭去不再說話。沉默了一會,杜秀蓮終於承認孩子並沒死亡,牛海燕夫婦簡直欣喜若狂。「杜姐,我們知道你是個熱心腸的人,你能不能去幫我們把孩子要回來?」牛海燕夫婦問道。

杜秀蓮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她叫牛海燕夫婦去醫院的大門外等候。不大一會兒,杜秀蓮帶著一個中年男醫生走出醫院,她對牛海燕夫婦說:「你們的兒子就是抱給了這位周醫生的外甥女。」

姓周的中年醫生顯然已經知道牛海燕夫婦的身份,他爽快地對牛海燕夫婦說:「你們先回去,我去叫陳桂花把孩子送還給你們。」善良的牛海燕夫婦便相信了,興高采烈地離開了醫院。

然而,時間過去了一天又一天,杜秀蓮始終沒有打來電話。牛海燕急忙給杜秀蓮打電話,卻發現杜秀蓮的手機也關機了。何贏東說再去找陳桂花的舅舅,但找遍了門診部也沒能見到那個姓周的中年男醫生。從這天開始,牛海燕和丈夫便每天趕到龍蟠鄉,在醫院裡等候杜秀蓮。 2008年1月的一天,他們終於看見了杜秀蓮。但杜秀蓮全然否定了自己所說的話。杜秀蓮的態度徹底激怒了牛海燕夫婦,他們決定去公安機關報案。

1月24日,南充市嘉陵區公安分局受理了牛海燕夫婦的報案。然而,在牛海燕夫婦向警方提供的相關證據中,嬰兒的 「死亡證明」上,雖然有杜秀蓮的簽名和所在醫院的公章,而且嬰兒死亡的原因也是所謂的「新生兒缺血缺氧性腦病」,但上面顯示死亡嬰兒的母親叫「劉紅燕」,而不是叫「牛海燕」。對此,何贏東認為,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有兩種,一是杜秀蓮的筆誤,二是她有意這樣寫錯,為的就是一旦事情敗露有推卸責任的理由。

經警方調查顯示,2003年3月,陳桂花的舅舅因杜秀蓮是婦產科醫生,曾對杜秀蓮說起其外甥女想要收養一個孩子的想法,並要杜秀蓮幫忙。因牛海燕已有一個女兒,當快臨產的牛海燕到醫院做產前檢查時,杜秀蓮便突閃邪念,決定將牛海燕生下的嬰兒以「死亡」為名暗中抱給陳桂花。警方認定,陳桂花所收養的、取名王智的孩子正是牛海燕夫婦的兒子。

3月9日,派出所警官打來電話,叫牛海燕夫婦第二天去接孩子回家。馬上要見到兒子了,他們夫妻激動得徹夜難眠。可第二天,他們一大早趕到龍蟠鄉派出所,卻不見陳桂花把孩子送來,一直等到中午,警官們便帶著牛海燕夫婦來到陳桂花家。然而,陳家的大門被反鎖上了,有人說陳桂花一早便帶著孩子走了……

法庭交鋒 真相終於大白天下

2008年5月11日,何贏東、牛海燕夫婦正式委託律師向南充市嘉陵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陳桂花及丈夫歸還兒子。

6月23日,南充市嘉陵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這起全國罕見的「死亡」嬰兒撫養糾紛案,當庭確認了陳桂花夫婦所收養的孩子系牛海燕夫婦所生,但應該由哪個家庭來繼續承擔對孩子的撫養責任,成了法庭上雙方當事人以及代理律師爭論的焦點。

首先,法庭對王寶林、陳桂花夫婦所收養的孩子的身份進行了確認。從牛海燕夫婦出示的孩子的出生醫院與陳桂花夫婦自訴撿到孩子的時間、地點以及牛海燕夫婦的代理律師對接生醫生的詢問、筆錄,當地村民的證言、證詞和孩子的容貌特徵來看,全都證明是同一個孩子。可陳桂花卻拒絕承認,聲稱要為孩子做DNA鑑定。牛海燕和丈夫也要求盡快送孩子去做DNA鑑定。然而,隨著法庭上的舉證進一步進行,很多證據全都表明,陳桂花所收養的孩子實際上就是牛海燕所生。

2008年7月2日,法庭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孩子的監護權歸親生父母何贏東、牛海燕夫婦所有,陳桂花夫婦應在15天之內將孩子送還牛海燕夫婦……面對法庭的判決,牛海燕夫婦沉浸在了孩子即將回家的極度喜悅中。同時,牛海燕夫婦表示,等「親子權」官司結束,將兒子接回身邊來之後,他們會考慮起訴醫院和當事醫生杜秀蓮。

来源:荊楚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