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在難民署的靜坐因何驚動了中國大使館

2010-07-07 07:38 作者:郭慶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聯合國難民署駐泰國高級專員公署:

我是7月5日在貴署門前靜坐的中國異議人士郭慶海,現將靜坐後發生的一些嚴重問題向貴署匯報如下:

我 7月5日在貴署門前的靜坐於下午16點結束,我騎自行車於50分鐘後回到我工作並居住的曼谷新中原報社。再一個半小時,即當日晚18點30分,在我整理完當天的靜坐筆記寄給相關媒體,併發表於我本人的Facebook上之後,我騎自行車去沙吞教會參加固定的週一團契、及特地為中國著名異議人士劉賢斌第三次被捕坐牢召開的禱告會。

21點40分,我回到報社,報社總編室主任吳克明先生在辦公室當著所有同事的面向我詢問,我是否有到難民署靜坐。在得到我的肯定答覆後,吳先生稱,報社今天接到威脅電話,他確信那個威脅電話是來自中國大使館。威脅電話稱,我(郭慶海)是中國異議人士,當天到難民署靜坐,這是不能接受的事。如果我接下來繼續來難民署靜坐,他們將讓泰國警察搜查新中原報社。

新中原報社是一家中文報紙,由於泰國中文人才短缺,而報社的薪水又極低,所以,新中原報社雇佣了數位像我這樣的流亡者,這導致他們對警察的搜查非常恐懼。大致正是由於這樣的原因,新中原報社的吳克明主任以非常嚴厲的態度對我說,新中原報社不能得罪中國大使館,因為中國大使館在曼谷有非常大的能量。所以,我必須立即停止到難民署靜坐。如果我7月6日再到難民署靜坐,7月7日就將我開除,沒有任何商量!

這件事當然非常的嚴重!我不知我的靜坐因何驚動了中國大使館?如何驚動了中國大使館?他們從何處得到我到難民署靜坐的消息?為什麼他們得到消息的速度如此之快?

接下來,雖然新中原報社的薪水極低,但是,現在我注定要失去這份工作了,因為我不可能讓靜坐的事無疾而終。然而,失去了這份工作,我也就失去了在泰國生活的基礎,因為這是我費盡力氣才在曼谷找到的工作,除了這樣的工作之外,我不可能在曼谷找到其它工作。

看來我要把所有這些問題都提交給貴署了,因為,雖然來貴署靜坐,但我依然把貴署當成難民的家。所以,遇到這樣的事,我別無選擇!

(新中原報社編輯部電話:**-2668506)

中國異議作家:郭慶海(NI-22894)
66-861983127

2010年7月6日晨0點49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