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加拿大人是愛管閑事的(圖)

2010-06-26 18:3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到多倫多就發現加拿大人是愛管閑事的。

那時我還在一家美甲店做工,我的工作臺是臨窗的,透過落地窗,外面的停車場和過往人群無一例外盡收眼底。一天下午,一個常客又來做指甲,因為和我熟了,她常常會一面望著窗外過往人群,一面和我扯東扯西,聊個沒完。這一天,當她正說得起勁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並對我說:「你等一下,我得去問問這個人......」說完就走了出去。原來在我身後窗外不遠處有一個郵筒,一個人正從打開的郵筒門裡往外拿信,我看見我的客人走過去和開郵筒的人說著什麼,開郵筒的人從口袋裡拿出個什麼東西,我的客人看後還給他,又說了一會兒才返回來。等我的客人坐定,我也很好奇地打探,她說:「剛才那個男人在開郵筒,但他並沒有穿郵局的制服,我過去問問他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翻郵筒,他給我看了證件。原來現在很多郵局的工作人員都不穿制服了,真奇怪,不穿制服我們怎麼能辨別他們是郵局的工作人員。」那時我還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雖認可我的客人的行為,但心裏不免覺得她有點兒多管閑事。

03年的夏天,由於北美電網故障造成多倫多全面停電。我的同事開車送我回家,沒有信號燈的街道,汽車大擺長龍,我們的車塞在離兩個主要街道相交的路口附近,單向雙車線使四個方向同時到達路口的八輛車上的司機應接不暇,再加上左轉和右轉的車輛,使這個平日就很繁忙的路口更加混亂。就在這時,我看到從路口旁購物中心的停車場走出一個中年白人男子,穿著普通的衣褲,從容地走到十字路口的中心站下,疑惑間看到這名男子開始指揮交通,雖然他指揮交通的手法奇特,但難得的是所有的車輛都聽從他的指揮,剛剛還混亂的路口漸有次序。馬上就要輪到我們過路口了,當我前方的轎車緩緩啟動,我們很自然地把車跟上,可是那臺轎車居然在指揮交通的白人男子身旁停下車來,司機迅速地打開車門,並在白人男子的腳下放了一瓶礦泉水之後,又迅速返回車中開車走了。這一幕很讓我感動,我對開車的同事說,這加拿大人很喜歡管閑事,也很喜歡幫助人,我的同事糾正我:「這叫公民意識,擁有公民意識,我們的社會才會安定,生活才會安心。」

我牢牢地記住了這句話,公民意識是安定的社會生活的保證。這之後,我也管過幾次閑事,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我帶著幾個月大的孩子去一個華人超市買菜,剛把車停好,孩子就餓了並且哭了起來,我只好坐到車後座給坐在嬰兒座椅上的孩子餵奶。過了一會兒,我看見我的車正前方與我一條行車道之隔的汽車開始從停車位上倒車,就在這時,一個長發白人男子忽然衝到這臺車的尾部,汽車急忙煞住,但這男子就勢趴到車的後備箱上,汽車的司機一側的車門打開了,一個中年華裔女子慌張的從車上下來,我看到他們兩個發生爭執,女人的神情明顯很生氣,因為是上午十點多鐘,停車場人並不多,這名女子在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求幫助,我就打開車門站出車外,大概是因為我一直坐在車的後排座位上,被前排的車座靠背擋住,沒有被他們看到,當我一從車裡出來,嚇了他們一跳,華裔女子看到我急忙用廣東話說了幾句,我表示我不懂廣東話,她就改用流利英語對我說,你有沒有看到這個男人是自己突然竄出來趴到她的後備箱上的,我說我看到了,她問我願不願意做她的證人,因為現在這個男人向她索賠,她想報警,我說雖然我的英語不是很好,但我願意作證。那個男人聽到我們的對話,表示自己沒有受傷,又讓那個華裔女子以後開車小心,就走了。那個華裔女子看男人走後,還是很擔心,我就把自己的電話留給她,告訴她如果有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因為我目擊了整個過程。華裔女子表示感謝,但之後我沒有收到她的電話,大概這件事不了了之了。回家後我和我先生說起這件事,先生很同意我的做法:對於突發事件,做目擊證人就是一種公民意識。

其實我也不常管閑事,於我來說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有的時候有的事管了,也遭遇過尷尬。有一次接孩子放學回家,看到鄰居家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孩兒正跟在一個外國中年女人的身後朝別的方向走去,這女孩兒的父母來自中國大陸,平時是外祖父母接送上學放學,每日必從我家門前經過,有時我們遇到,就會和她的外祖父母聊上一聊,我知道這個女孩從小在幼兒園長大,再加上她父母英語口語很好,他們在家多是講英語的,所以中文除了非常簡單的日常用語外,一般聽不太懂,孩子的外祖父母也常常抱怨孩子的中文太差,所以我也就很少和孩子說話。這天看見這個孩子和一個外國女人走了,心裏就犯嘀咕,如果說是同學的家長,可是他們身邊並沒有其他的孩子,該不該問問?

本想轉身回家,但如果萬一有什麼意外,我該多自責,眼看他們就要走出我的視線,我終於鼓足勇氣跑過去叫住她們,我本想用中文問問孩子,但孩子又不太會說中文,我只好對著那個成年人說,我是這個孩子的鄰居,我很奇怪她的外祖父母為什麼沒有接她放學,想問一問情況。那個女人表情很冷淡,嚴肅的問孩子:「你認識她嗎?」孩子點點頭,這個女人又說:「那你就告訴她你外祖父母的情況吧。」因為平時很少和這個孩子說話,所以孩子對我並不熱情,只是說她外祖父母回中國了,她以後每天放學就上同學家等媽媽下班去接她;我又問:「你同學呢?」,「同學和牙醫有約,下午先走了。」當時的我覺尷尬極了,感覺自己不僅多管閑事,簡直就是招人討厭。離開他們回到家後,我的心情還是很鬱悶的。等老公下班,我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老公說:「你確實挺愛管閑事的。不過從鄰里守望的角度來說也不過分,畢竟這是對他人的關心,不是傷害。」聽了老公的話,心裏安慰多了,不過暗下決心,以後可別再瞎管閑事了。就在我把這件事快要淡忘了的時候,鄰居忽然來我家了,她說她最近才聽孩子說起這件事,她很謝謝我對她孩子的關心,一時間,我又興奮起來,這公民意識還是很被人理解和尊重的嘛。

其實自從移民加拿大後,也不知得到過多少人的幫助,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對於給與我的幫助,這些人並沒有什麼好處,但就是這份愛管閑事的「公民意識」,才使我們的社會生活更加安定。
 

来源:網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