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大學生休學兩月回校「被退學」 疑遭頂替

2010-06-14 08:5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閆飛雪出示的相關證明

大學剛上了一年半,在休學復學時,校方通知她「被退學」了,因為另一個「她」在千里之外的地方上了另一所大學,並註冊了同樣學籍。她有分身術?一個在長沙,一個在內蒙古?現在,麗江女孩閆飛雪因為學籍為「退學」,不得不回家,而「她」同時又因為有「註冊學籍」仍在一所高校就讀。這是怎麼回事?

休學兩個月回校「被退學」

閆飛雪今年21歲,2007年9月,她考上了長沙醫學院專科,讀了一年的預科後,正式進入長沙醫學院影像技術專業就讀。懷揣著夢想,閆飛雪的人生在大學校園裡有了不一般的快樂,「將來干影像,工作體面也很輕鬆」。

在學校的時候,她曾經在校內網上和同學們一樣,最喜歡去查全國高校有誰的名字和她一樣,她查到了兩個和她一樣同名同姓的人,「那時候就開玩笑說,緣分啊,和我同名同姓。我們還會在網上聊天。」

這個玩笑對當時還在學校就讀的閆飛雪來說是愉快的,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就在2009年底,這個玩笑卻給了她一個「重擊」。

2009年,閆飛雪讀大二。當年9月,閆飛雪覺得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很不舒服,在與家人商量後,她向學校提交了一年的休學申請,學校同意後,經過兩個月的休養,閆飛雪決定提前返校繼續讀書。

2009年11月,閆飛雪首先找到輔導員批手續,又來到學校政教處複查。由於複查需要一段時間,閆飛雪就一直在等待復學的那一天,但直到現在,也沒有等到。

「我去找輔導員辦復學手續,老師告訴我已經查不到我的學籍了,我已經被退學了。」老師的話彷彿當頭一棒,閆飛雪驚呆了,她搞不清楚什麼是「被退學」?教師叫她自己去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簡稱學信網,全國唯一一個查詢大學生學籍狀況的網站)實名註冊,查詢她目前的就學情況就明白了,「老師說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在學信網上,閆飛雪查到了一個與她同姓名同身份證號的女孩,而這個女孩在遙遠的內蒙古師範大學就讀。她反覆看了網上的照片,「素昧平生,根本不認識」。老師告訴她,就是這個女孩擁有和她一樣的學籍,於2009年9月入學就讀內蒙古師範大學,而她因此沒有了學籍,不能再繼續上學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成了‘羅彩霞’?」閆飛雪疑惑重重,怎麼說也是自己先上的學啊,怎麼又鑽出來另一個人頂了她的學籍,還去了一個遙遠的師範大學讀書?

閆飛雪蒙了,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她面臨這樣一個現狀。

一個「退學」  一個「就讀」

「太恐怖了!太不可思議了!我用了三天的時間,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閆飛雪說,因學籍狀態顯示「退學」,老師讓她回家將這個事情弄清楚。閆飛雪並沒有離開學校,她開始不停地找老師和學校幫她搞清楚這個問題。

閆飛雪說,2009年12月,政教處老師讓閆飛雪到辦公室。老師在學校管理學籍的內部網路上,輸入了她的身份證號,卻找不到她的學籍。在閆飛雪的一再要求下,老師反覆核查,但「核查了幾次都是這樣」,閆飛雪感覺就像遭遇了「晴天霹靂」。政教處的老師告訴她:「你趕緊去戶籍所在地報案。」

閆飛雪心神不寧地回到寢室。室友們看出她有心事,都關切地詢問她情況,但閆飛雪有苦難言,她腦子裡一團糟,擔心的問題很多,她不敢向室友傾訴,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6月12日,記者聯繫上閆飛雪的輔導員許華森。許老師表示,閆飛雪是長沙醫學院按正常程序招來的學生。 2007年她考入長沙醫學院,在學校讀了一年預科後,2008年正式考入長沙醫學院,從此註冊了學籍。2009年下學期,學校政教處的一位老師給許華森打電話,讓他去辦公室確認一件事。

「這個學生是不是閆飛雪?」許老師說,政教處的一位老師指著照片問他。隨後,許老師得知閆飛雪的學籍有問題,許老師感覺很驚訝。「現在我也搞不懂誰真誰假。但我能肯定的是,閆飛雪是我帶過的學生,但關於具體的學籍情況,要諮詢我們醫學院政教處。」許華森說。

記者隨後電話聯繫了政教處的周處長,周處長稱,2009年11月,閆飛雪準備復學時,他們查到她的學籍已經被內蒙古師範大學註冊。「後來我們打聽到,她原本打算休學一年,據我們老師所瞭解的情況,是她準備參加來年的高考。」但關於閆飛雪學籍的具體情況,周處長稱,不便接受電話採訪。而閆飛雪則說,她的「被退學」,學校老師搞不清楚,她自己更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真有兩個閆飛雪?12日,記者進入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學信網)。進入「本人查詢」,輸入閆飛雪提供的用戶名和密碼,點擊「學籍信息」後,兩個學籍映入眼帘:一個是內蒙古師範大學本科的閆飛雪,入學日期為 2009年。一個是長沙醫學院專科的閆飛雪,入學日期為2008年。閆飛雪的學籍仍在,但是學信網上兩個「她」的學籍信息不同。仔細比對,這個來自「內蒙古師範大學」的閆飛雪,學籍狀態為註冊學籍,而長沙閆飛雪的學籍狀態為退學。長沙閆飛雪的學籍信息上顯示,暫無照片,而另一個閆飛雪,照片清晰。

「我感覺就像是上天和我開了個玩笑。」閆飛雪說,在她看來,在校內網上遇到同名同姓的人,感覺很好玩。但在學信網上遇到同名同姓,甚至連身份證號都相同的人,那就「恐怖」了。

教育部:同名同身份證 兩校協同向其生源省份核查

2009年6月30日,教育部下發了一個關於核實普通高等學校重名重身份證號在校生學籍的通知。通知中要求,各高校要嚴格覆核同姓名同身份證號在校生學籍;認真核查疑似冒名頂替在校生。覆核後,確認學生在本校學習的,由學校將該學生情況通報給另一同姓名同身份證號學生就讀學校,兩學校協同向其生源省招生部門核查,經核查後,確屬冒名頂替的,按照各省要求及《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處理,處理結果在平臺標注並簡要說明。

「同一個名字,為什麼存在兩個學籍?有可能的情況是,一個人搞了兩個學籍,但按照學籍的規定,這是不可能的。另一個情況時,一個人冒用‘閆飛雪’這個名字,又註冊了一個學籍。但那個人為什麼冒充她的學籍,是為了享受高考政策?還是另有陰謀?都難以推測。」

麗江先勝中學羅校長稱,在雲南省會考系統中,「閆飛雪」這個名字註冊了兩個學籍。

身份調查:身份證曾遺失 戶籍證明屬實

閆飛雪在學校等到了今年2月份,見上學無望,便回了家,而在家中等待她的父母和她一樣陷入迷茫。閆飛雪的母親說,她在得知此事後,女兒又將在學信網的另一個閆飛雪的照片給她看。「我們想了好幾個月,怎麼也想不起來認識這個孩子,也想不出來她的父母或親戚有我們認識的不?但是想破腦袋都想不起來和她有什麼瓜葛,她到底為什麼要和我的女兒過不去啊?」閆飛雪的母親一邊說一邊不停抹淚。

「那時我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出問題了?但是不可能啊!」閆飛雪說,因為自己是大雪紛飛那年出生的,母親便給她取名叫閆飛雪。2008年9月,閆飛雪的身份證遺失,為了證明自己是真的閆飛雪,今年1月7日,她叫家人在麗江寧蒗縣公安局辦了一個戶口證明。記者在其出示的戶口證明上看到:其籍貫為雲南省麗江市寧蒗彞族自治縣,是我轄區長坪村委會居民戶,現居住於分水嶺村3314號。戶主為閆飛雪。出此證明的機構為寧蒗縣彞族自治縣公安局,並蓋有公安局戶口專用章。

經記者向公安機關相關部門核實,閆飛雪的戶籍證明屬實。

高中調查:一查才知道 也有兩個「她」

據閆飛雪介紹,由於她的戶籍所在地在麗江,2007年3月,她到麗江市先勝中學就讀高三準備考大學。

昨日,記者聯繫上麗江市先勝中學的羅校長。羅校長稱,先勝中學原稱麗江市黃岡實驗中學,2007年,由於學校經營不善,投資人石德林「蒸發」,只留下一個爛攤子,學生學費被拿走,老師被拖欠了兩個月工資。2007年底,他接手了這個學校,改名為麗江市先勝中學。

羅校長稱,最近,閆飛雪的母親找到學校,反映閆飛雪的事情,他很震驚,也很重視。隨後,他在雲南省會考系統中查詢閆飛雪的學籍,卻意外發現了以「閆飛雪」這個名字註冊的兩個學籍。「2004年註冊了一個,2007年畢業;2005年也註冊了一個學籍,2008年畢業。」羅校長坦言,自從他2007年底接手先勝中學,2004年註冊學籍的「閆飛雪」已經畢業。但2005年註冊的「閆飛雪」,本應在學校學習,但他始終未見過這個「閆飛雪」,而從會考系統中查詢到,2005年註冊的學籍的「閆飛雪」,2008年卻沒有參加高考,而是2009年參加的高考。「這真是一個蹊蹺的事,讓人想不明白!」羅校長說。

兩個「閆飛雪」的學籍,同姓名,不同學號。那是否真的有兩個同名同姓的「閆飛雪」呢?學籍信息為什麼沒有反映出這一問題呢?據羅校長說,由於技術、條件的影響,2005年以前的學籍信息不像現在這麼詳細,之前的學籍信息,只有諸如「姓名、年齡和學號」 等,沒有身份證號和照片。「如今,學籍信息還增添了監護人姓名、學生身份證號、家庭住址等,還有學生的照片,就可以避免出現一個姓名兩個學籍的情況。」

針對閆飛雪有兩個學籍的情況,羅校長表示不解,他直言不諱地說:「同一個名字,為什麼存在兩個學籍?有可能的情況是,一個人搞了兩個學籍,但按照學籍的規定,這是不可能的。另一個情況時,一個人冒用‘閆飛雪’這個名字,又註冊了一個學籍。但那個人為什麼冒充她的學籍,是為了享受高考政策?還是另有陰謀?都難以推測。總之,我為這個事情很頭疼。」

對此,閆飛雪也認為匪夷所思,她非常肯定地說:「我只有一個學籍,絕對不可能有兩個!」

一個高中學生的學籍是如何形成的呢?據羅校長介紹,首先,在屬於雲南省戶籍的情況下,學生要參加雲南省統一舉行的中考考試,取得相應的分數後,通過學校錄取分數線,進入錄取的學校。學校將錄取的學生的分數,向所在地點招生辦一級一級地上報,最後,由雲南省招生辦作最終核實,形成學籍。待省招辦手續批下來後,發到雲南省會考網路系統中。而每個學校,根據自己的用戶名和密碼,就可以查到這個學校學生的學籍信息。

高考調查:兩個「閆飛雪」用同一身份證

那麼,在內蒙古師範大學就讀的閆飛雪2009年是否是在雲南參加的高考?

帶著疑問,閆飛雪昨日早上來到雲南省招生考試院,用麗江市寧蒗彞族自治縣開具的戶籍證明查詢了另一個閆飛雪的高考分數。在出具了戶籍證明後,不一會兒,一位姓李的老師找到了2009年閆飛雪的高考分數,分數單上顯示:學生考號為 09533202151032,姓名為閆飛雪,每科成績:語文120分,數學103分,外語83分,文綜/理綜139分,總分為445分。

隨後,閆飛雪又查了自己在2007年的高考分數,考號為07533202110707,總分是 409分,最後一欄有20分的照顧分(閆飛雪說她是少數民族,所以是民族加分)。但記者發現,2009年參加高考的閆飛雪並沒有照顧分,閆飛雪認為是「她無法從雲南當地派出所拿到真的戶籍地址,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加分。」

「我想到她一定會有高考分數,只是她冒充了我的身份,用假身份證考的試。」閆飛雪說。拿到成績後,閆飛雪找到了查詢分數線的李老師,將自己2009年根本沒有參加過高考和被退學的情況告訴了李老師。李老師稱,將盡快把這一情況向該院領導作匯報。兩個半小時後,省招生考試院的一位老師告知閆飛雪,情況還需進一步調查,公安機關將介入此事。

內蒙古閆飛雪:「我就是閆飛雪!」

都說分身乏術,兩個不同的人卻擁有同一個身份,難道有了分身術?閆飛雪自嘲說,她有分身,一個在長沙一個在內蒙古。

那麼,內蒙古師範大學究竟有沒有閆飛雪這個人呢?前日,記者通過各種方式查找到了學信網上所顯示的內蒙古師範大學的聯繫電話,在多方輾轉後找到了內蒙古閆飛雪所在的院系,並找到了她所在班級的班長。

記者詢問該班班長,閆飛雪是否是他們一個班的時,他肯定地說,是同班同學。記者隨後問:「閆飛雪是哪裡人?」班長回答說:「雲南人。」但他不知道是雲南哪裡人。隨後,記者請求能否告知閆飛雪的電話。班長給了記者閆飛雪的電話後,告訴記者可以馬上就與閆飛雪說兩句話,因為閆飛雪就在他旁邊。閆飛雪在接到電話時,第一句話便問:「誰啊?」記者問:「你是閆飛雪嗎?」她回答得很自然:「我就是閆飛雪。」之後,手機信號斷了。

記者之後再次撥通了在內蒙古師範大學就讀的閆飛雪的電話,電話撥通後,大約10秒鐘,記者詢問她是否是閆飛雪,對方沒有答話便挂斷了。之後記者多次試圖與其通話,但該手機一直處於停機狀態。

目前在內蒙古就讀的閆飛雪在2009年高考時,她是用誰的身份證順利進入考場考試的呢?如果她說她的身份證丟失了,她能否在公安機關開到戶籍證明?如果她是為了如願考上自己嚮往的大學,「借」了「閆飛雪」這個身份,那她為何不連分數也借用?……

本報將繼續關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