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陳破空:中南海治疆,「窮得只剩下錢」

2010-05-19 20:48 作者:陳破空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5月,「新疆工作會議」 在北京召開,這是繼1月間召開「第五次西藏工作會議」之後,中南海針對少數民族地區的又一個大動作。會議主旨雷同,都是談論如何把這兩大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搞上去」。

「西藏工作會議」,跟在2008年「3.14」事件所引發的西藏動盪之後;「新疆工作會議」,則跟在2009年「7.5」事件所引發的新疆動盪之後。從中可見中共政權的被動姿勢。換言之,如果西藏不出事,就沒有「西藏工作會議」;如果新疆不出事,就沒有「新疆工作會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是一個最保守、最被動、最偷懶的政府。

正如,有關新疆「第一把手」的調換。去年「7.5」事件一發生,新疆內外,不論維漢,矛頭都紛紛指向盤踞「新疆王」寳座長達15年的王樂泉,譴責其獨裁、腐敗、任人唯親、公開網造利益集團,要求他「下課」。中南海對此,充耳不聞。遲至今年4月,才勉強「換人做」。

此處,中南海傳給民眾的潛台詞是:撤換,不是在你們的壓力下,而是在我們的「部署」下。嚴格說來,王樂泉並非「下臺」,而是調往中央,升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中南海暗示:王樂泉的鎮壓,由中央背書;對少數民族的鎮壓政策,將繼續下去。因為,「中央政法委」,就是共產黨的最高鎮壓機關。

說王樂泉腐敗,那也沒有關係。因為,整個中共集團,都腐敗。潛規則在於,官場關係有沒有處理好?如果像陳良宇那樣,與胡錦濤對著干;或者,像早期的陳希同那樣,與江澤民對著干;地方頭目對抗中央大員,自然要拚個你死我活。反之,只要關係沒弄壞,都是一條船上的人,自然會官官相護。

中共保政權,有「一手硬一手軟」之說。對付少數民族抗議,中共方面,硬的是暴力,軟的是經濟。即,一手抓武力鎮壓,一手抓金錢收買。通俗地說,就是,一手打,一手拉。

對付新疆,與對付西藏一樣,撇開展示暴力的硬手段不提,中共的軟手段,只剩下「發展經濟」這一著棋。屢屢出事,對應藥方,卻仍提「發展經濟」,不免使人費解:難道這三十多年來,沒有發展經濟?或者,發展了中國經濟,卻沒有發展新疆經濟?又或者,發展了新疆經濟,卻沒有發展維族人經濟?

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中共在新疆(或西藏)所推行的,是一套不折不扣的種族歧視政策。政治上,從上到下,第一把手,都由漢人充當,第二把手或者以下,才輪到維族人(或藏族人);經濟上,讓漢人「先富起來」,讓維族人(或藏族人)先窮下去,人為製造漢維(或漢藏)兩族的貧富分化。除此之外,更有宗教褻瀆與文化滅絕。

即便說到「發展經濟」,也是老一套,措施諸如,從「對口援藏」到「對口援疆」。

豈不知,這些「援藏」或「援疆」項目,從來都是中共貪官的搖錢樹?其中,有多少環節,其設計,本身就便於中共貪官上下其手。

經濟手段,對解決少數民族問題,並非無所助益。然而,中共竟以為,只要「搞經濟」,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問題卻在於,經濟手段本身,是否萬能?對漢族人萬能的(還未必),是否就對少數民族萬能?中南海似乎仍然無知於,宗教信仰與文化傳統,對維族人(或藏族人)至關重要的生存意義;或者,對此,中南海並非不知情,卻非要用共產黨的無神論去扭曲、淡化維族人(或藏族人)的宗教信仰,妄以為,那是一劑最終能管用的洗腦秘方。

有一句名言,叫做「窮得只剩下錢」。對中南海而言,其治藏、治疆手段,除了鐵血鎮壓,可真是,窮(困)得只剩下錢。

事實上,當今中共,整體「治國理念」,幾乎就只是在「錢」字上做文章。經濟至上,金錢至上,「一切向錢看」。把一個「錢」字,打造為全民信仰中心。其後果,一方面,是官場腐敗空前,社會道德淪喪谷底;另一方面,是財富分配不公,社會矛盾厚積薄發。

古語道:「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中共治藏、治疆手段的本末倒置,為未來民族分裂,埋下深沉土壤。

(5/18/10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