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驚:劉芳菲其實不算啥,王益玩「三槍」拍案驚奇

2010-04-11 21:36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三聯生活週刊2008025封面

從2008年至今,王益案即將落幕。這不過是反腐大戲中的一折,而那些牽扯其中的緋聞,更只是雞零狗碎而已。然而,八卦吸引了最多的眼球,法庭似乎成了眾人矚目的舞臺。一言以蔽之:又一個喜感的杯具。

一奇:太平洋離奇上市

據檢方指控,1999年11月至2008年2月,王益利用其擔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等職務之便,以為企業貸款提供幫助的形式,先後收受賄賂1196萬餘元。而此前坊間流傳最廣的太平洋證券蹊蹺上市、廣發證券借殼、湧金系等一系列「資本市場黑幕」,絲毫未涉及。

媒體紛紛報導王益除了請求免死之外,對檢方指控痛快地認了。一位觀察人士認為:這等於是檢方在問他:豬肉一塊錢一斤,你買不買?

「在與王益案有牽連的銀河證券原總裁肖時慶家裡,辦案人員搜出的現金就有上千萬,王益實際獲益的金額,至少有上億。」一位接近王益案的人士估計。

賄款主要由三部分組成,第一筆來自香港商人李濤。李濤在湖南承接一個高速公路項目時,通過王益獲得銀行貸款,並向王益行賄538萬元。

李濤是深圳利聯太陽百貨有限公司的董事長。瞭解太平洋上市的人士都記得很清楚,當年太平洋證券與雲大科技換股,提供太平洋證券股票的幾家股東之一,便有利聯太陽百貨。李濤當時的持股成本只有2元左右,而太平洋證券上市開盤價達到46元,短短几個月內獲利20多倍。

雲大科技本是雲南一家瀕臨退市的公司。太平洋證券也是雲南省為了拯救雲南證券而成立,尚不足3年,而且連續兩年業績為負,累計虧損8000多萬元,許多證券分析師根本沒有聽說過它。

就是這樣兩個小角色,在雲南當地、證監會內部等幾大利益集團的深層勾兌下,竟然成為驚爆一時的造富機器。

太平洋證券的實際控制人據傳為明天系的肖建華。這位傳說中的天才年僅15歲就考取了北***律系,27歲執掌上市公司,30歲便打造出了龐大的「明天系」,背靠利益集團,其資產高達上千億。

當時市場人士猜測,按照公司公告,太平洋證券將在一段時間後申請上市,這麼看應該是直接IPO。這樣需要通過證監會發行部和發審委審批。如果是借殼上市,則必須通過證監會重大重組審核委員會審批。

然而接下來上演的「乾坤大挪移」,卻讓市場人士大跌眼鏡。

太平洋證券走了中國資本市場上最「特例」的第三條路:與雲大科技交換股份。而且股東換股的結果是,竟然連上市流通權都一併發生了交換。雲大科技退市了,太平洋證券上市了。雲大科技的股東代碼消失了,太平洋證券卻擁有了自己的證券代碼。成為中國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沒有經過證監會批准就上市的公司,僅僅是證監會辦公廳發了一個文。這在資本市場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

「太平洋證券上市沒有什麼高深的資本技巧,就是一個赤裸裸的局。而且選在2007年底最後一個交易日,藉著記者們元旦放假,悄悄地登陸A股市場。」一位金融界人士認為。

太平洋證券造就了一批超級富翁。除了主事者,裙帶們也分了一小杯羹,比如上文提到的李濤,以及王益的弟弟王磊。王磊的天津市順盈科技投資諮詢有限公司,出資1503萬元,擁有了太平洋證券原始股的1%。

「從王益身上獲益的大有人在,劉芳菲的區區200萬其實什麼都不是。」一位知情者告訴記者。「真正賺到的是另一位主持人。她與王益戀愛期間,基金經理為她貢獻了不少內幕消息。然而二人最終分手的原因,不外乎王益位不夠高、人不帥。」

該女在庭審中並未被提及。據悉其已經嫁人,娛記孟靜曾在一篇博文中忍不住八卦:「女主持人真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職業,最近有兩位女主持釣得金龜,真的是巨大的金龜!大到央視小喇叭陳黑子不讓俺說。」

二奇:魏東離奇死亡

「實際上很早就有人告發王益了。」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根據媒體調查,王益1999年被調往國開行任副行長,已屬明升實降。

早年主持經濟工作,以陳雲為主,薄一波為輔。在王益履新後,國開行的格局也出現了一個有趣的巧合:陳雲之子陳元為行長,王益為副行長之一。

然而王益在國開行,並沒有在證監會那樣實權在握。「他的仕途已經到頭了。但這些人都有自己編織起來的權力網路,一樣可以左右資本市場。」在王益的關係網中,已經曝出的有雷波、肖時慶、魏東等人,而王益便是這個小網路裡的老大。

雷波的三級跳也是一奇。他本是一個小人物,醫科大學畢業,在證監會時負責後勤工作。因一個偶然的機會盡心照顧了病重的王益,因而被調到了王益身邊做秘書,成為大紅人。下海後被湧金系掌門魏東網羅,擔任了湧金實業有限公司總裁,成功運作券商借殼上市之先河,最終坐上了國金證券董事長的寶座。

湧金系當初操控國金證券上市,業內對其違規之處多有議論。這裡面王益另一名心腹愛將、時任證監會股改辦副主任的肖時慶起到了關鍵性作用。肖時慶在券商、證監會的旋轉門幾進幾出,一直屹立不倒,只可惜最終還是天網恢恢。

據知情人士所言,王益在被雙規前已有預感,曾召集小團體通氣,如果他被抓了,都頂住,務必死扛。然中紀委辦案人員素以突破心理防線聞名,王益自己進去沒多久,什麼都招了。一時金融、證券界風聲鶴唳,諸多如雷貫耳的高官被傳言「雙規」、「談話」、「限製出境」。有一位不得不約請媒體為其刊登專訪,來向外界告之自己並未犯事。

而人稱「江湖最後一個大佬」的魏東,連扛都沒扛,在中紀委約其談話後,選擇了在中海紫金苑的住處跳樓自殺。他在遺書裡寫道:「近期外部環境又給了我巨大的壓力伴隨著嚴重的失眠和抑鬱,使我無法面對生活,對於未來能否擺脫它毫無信心。」

曾有刑偵專家認為,從魏東遺書看,他不像書中所述,因患有強迫症無法自拔而自殺。曾任上海湧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的周先生也在其博客上發文稱:「有說自殺,有說意外。以我對魏東的認識,前者絕不可能,後者又過分蹊蹺。眼下湧金繫在中國股市如日中天,他沒有任何理由走!」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金岩石也在悼念文章中寫道:「在那揮之不去的壓力之下,你撒手人寰,難道我不該問問這‘壓力’何以如此無情?」

當初德隆系倒臺,唐萬新不過判了8年,出來後又是一條好漢。魏東為何選擇了不歸路?有人士認為:「這說明他心理素質太脆弱,先退縮了。」然瞭解內情的人士則感慨:「魏東如果不自殺,他的下場會更慘。」

魏東處世低調、待人寬厚、週到,朋友多對其讚不絕口。其死後不僅好友余華悲愴寫出《悼魏東》,在其追悼會上,也有不少大人物不避忌諱前來弔唁。然而很多人都不明白魏東龐大的財富帝國從何而來。有人說因為他乃金融街奇才,睿智過人。比如年少的他曾在著名的327國債期貨風波中,選擇站在中經開一方,摧垮了萬國證券管金生而大獲其益,此後每一步都踏准了資本市場的脈搏。「湧金系刻意經營擁有非常靈通的信息和豐富的人脈資源,能夠掌握制度變遷的時機,形成相應的賺錢模式。」「湧金繫上岸」一文中,金融學家巴曙松點破了湧金系的另外法門。

「唐家兄弟憑藉的是資本手段,最多算操縱證券市場,而魏東操的盤可非同小可,背後涉及了國有資產流失。肖時慶被逮捕之後,也是一個字沒交代。他們都是以這種犧牲自己的方式,來換取他人的安心和家人的安全。魏東的縱身一躍,只不過再一次將資本與權貴聯盟的殘酷性展現無遺。」

曾有人懷疑,魏東之死乃王益一手策劃。該說法遭到了圈內人的否定。事實上,王益和魏東,在朋友口中,反而是兩個略顯悲情的人物。

其一,他們都有各自的性格魅力:

有評論稱王益:「基本上屬宋江一類,身在衙門,為江湖兄弟做事。」熱心於獎拔後進,識才善用,這讓很多人在他出事後依然感懷不已。以至於在王益倒臺後,他們也願意為王益說上兩句公道話。

王益當年教過的一名清華的學生,曾在自家博客上,對「網路上對王益不加判斷的惡意嘲諷」,鳴了一回不平。那是2003年秋天,王益和學生們一起去長城郊遊,晚上下榻在長城腳下的一個小度假村,大家一起聯歡。這名學生當時表演了一個小品,把王益創作的一些歌曲的名字串聯起來表演了一下,沒想到效果很好。「在回來的路上,我碰巧和王益走在一起,他對我昨晚的小品大加讚賞,說我完全可以到中央電視臺參加春晚。」 這名學生以為王益只是說說而已,當時並沒當真,沒想到年底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中央電視臺一名女主持人的電話,說要把他介紹給中央臺負責春晚的導演,還說是「王益老師讓你去的,說你沒問題」。

這名學生當時就震驚了。他說:「通過這件小事,我認為王益是一個很講義氣的人,哪怕是一個學生,他都想辦法幫幫。哪怕我並沒有求過他……他其實對某些人的用心看得還是很清楚的。所以,網上所謂的他的粉絲對他近乎狂熱的舉動,一點都不過分。」

其二,王益和魏東,他們在整個黑幕中,都是「小角色」。

因為率先質疑太平洋證券上市,《證券市場週刊》的常務副社長兼主編於穎曾被綁架。襲擊者用膠袋蒙住於的頭,勒住她的脖子,直指該刊某篇報導不實,威脅她如果不作出更正就勒死她。

「跳樓、綁架,非法上市,這些都不是王益可以操縱的。推動太平洋證券上市的另有其人,背後的利益關係、推動關係也是錯綜複雜,王益只是其中一環,為人效力。」

也許正是因為太平洋一案牽扯麵過廣,所以王益案和此前記者報導過的黃光裕背後的「貪腐黑社會」被揭開,辦案思路上都有著驚人的類似:似乎都是旁枝末節的小切口,但打擊精準、證據確鑿。

三奇:音樂奇才的離奇誕生

如果說魏東之死意味著王益大勢已去,那麼《神州頌》的全國巡演,就是他人生從頂峰隕落的轉折點。

「像王益這樣的問題高官也有很多,為什麼他會事發?一是不排除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弈,二是出了命案,性質嚴重。二是太張揚,自以為是。」有人士認為。

王益何以從一名樂盲變身音樂家,據說是在46歲那年於青藏高旅行的時候,神奇般地開了「天耳」。此後他利用電腦作曲軟體,很快創做出了《去遠方》、《家鄉》、《夢麗江》等幾十首歌曲,並且向高難度的交響樂進軍。這位票友不玩則已,一玩驚人。《神州頌》全國巡演幾十場,創下中國交響樂商演票房之最。

平心而論,王益寫的歌確實不錯。無論是韓紅演唱的《香格里拉》,還是韓磊演唱的《碧血劍》主題曲《好男兒》,都擁有眾多真實的粉絲。

張紀中曾言:「之前我不認識王益,跟他是在飯桌上認識的。他知道我在拍《碧血劍》,聊天時從故事說到了音樂部分,他說要不片頭曲讓他試試……當時我只知道他的身份是國家開發銀行的副行長,音樂跟他根本不沾邊,於是他說的什麼我也沒太在意。」但一個多月後,王益居然拿著《好男兒》的小樣來找到了他。幾乎是當場拍板,那個味和歌曲表達的精神正是張紀中想要的。交談中張紀中才知道,王益為了寫這個曲子,將小說《碧血劍》從頭到尾看了三遍,而且在錄小樣時還找了專業的配樂老師和歌手。「他完全是出於對音樂的熱情,本來劇組打算象徵性支付點勞務費,但被王益拒絕了。」

然而稱王益為中國國家交響樂團舞台上的「天才音樂家」,也確實有些過了。

他只能寫出單旋律簡譜。一位專業作曲家曾誇張地打比方:「從單旋律簡譜歌曲,到創作四樂章多聲部五線譜交響樂,其中的差距,並不比從猿進化到人的差別更小。」為此王益曾經特別感謝過他的老同學孟曉駟和關峽等人。

孟曉駟曾任文化部副部長,2008年與婦聯趙少華對調,現任婦聯副主席。而關峽則是中國交響樂團團長,著名的《激情燃燒的歲月》的主題曲,便出自其《第一跤響序曲》。

為王益音樂會巨額開銷買單捧場的,都是券商、基金和地方政府。魏東的哥哥魏鋒便是王益演唱會神州頌的策劃人之一,他本人也是明天系的一個關鍵角色。「也是贊助機構之一。」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就這樣,三分才氣,五分幫襯,七分權力,十分財力,放了一顆音樂界的大衛星。」

陳紹基雅好書法,曾拿出1000萬想要通過賄賂當上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這和忽然痴迷作曲的王益,在官場生態裡(即使對於貪官而言),都顯得過於另類和不務正業。

王益創作的歌詞大多充滿了愛國主義的元素。聽腐敗分子歌頌祖國,不啻為莫大的諷刺。

来源:環球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