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中共的軍事崛起與「非傳統安全威脅」

2010-04-07 23:35 作者:Henry Chan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國(中共)的崛起,引發了西方(以及日本和印度等)的「中國威脅論」(中共威脅論)。「中國威脅論」主要是兩個方面,就是大戰略層面和軍事層面。大戰略層面上,藉著畸形的經濟崛起,不僅用經濟手段,企圖將批評中共人權惡劣的西方國家閉嘴,以及以此捆綁臺灣,作為統戰的主要工具,使臺灣不戰而降。另一方面,憑著自己的「財大氣粗」,在政治和經濟上援助北韓、蘇丹、緬甸、敘利亞、伊朗等流氓獨裁國家,建立反自由世界勢力。並且進行間諜和文化、學術滲透,「培養」及加強親共的勢力,認同其獨裁統治的合理性及優越性;軍事上,得益於畸形的經濟崛起而得到急速的發展,大量自製及從俄羅斯購買先進的武器裝備,軍費每年大幅增長,是全球的安全大患。換言之,「中國威脅論」的主要前提,是中國不是民主國家,而是共產黨的獨裁政權。儘管中共一再聲稱自己是「和平崛起」,但是實際作為卻是赤裸裸的背道而馳。也就是說,「中國威脅論」決非偶然,而且支持理論的,往往更能看得清楚事實的真相和中共的本質。

美國國防部於今年2月1日發表了《四年防務評估報告》(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Report)。老實說,這份報告大有商榷和可議之處。例如報告裡過份誇大氣候變化(全球暖化)而且被左派牽著鼻子走之嫌,以及有關中共不少敏感字眼被刪除(甚至原本將中共列為應對的「第一優先」,降為「第二優先」)......。不過還是有多處強調中共崛起的威脅。不過還是有多處強調中共崛起的威脅,而且重點提到「非傳統安全威脅」。所謂「非傳統安全威脅」,是指軍事和政治以外的威脅(當然,「非傳統安全威脅」現在也已成為軍事及大戰略層面),其中現在威脅最大的就是網路戰,不論是對軍事方面還是大戰略而言,也是如此。

導彈是中共有效戰略嚇阻工具

中共在軍事上的急速現代化,對整個亞太甚至全球戰略的影響已不可低估,至少已可以說現在已是東亞地區的軍事強權。雖然綜合來說美國仍是有一定的軍事優勢,但正是美國具有軍事優勢,發展各種「不對稱戰爭」的武器已成為中共軍事發展的優先。《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已指出:「中國(中共)正在研發和部署大量先進中程彈道和巡航導彈,裝備先進武器的新型攻擊型潛艇、日益強大的遠程空防系統、電子戰和網路攻擊能力。」已概括了中共的軍事崛起,加上其獨裁政權的本質,正是「中國威脅論」的關鍵所在。

導彈已成為中共最有效的戰略嚇阻工具。機動發射的「東風31A型」(DF-31A)及其衍生潛射型「巨浪二型」(JL-2)等彈道導彈能攻擊美國本土(儘管「巨浪二型」最近一次測試以失敗告終),是能夠嚇阻美國的利器(特別是在台海問題上),單是「東風11型」與「東風15型」短程彈道導彈據估計已有1000杖之譜;而同樣具有打擊能力的巡航導彈--例如「長劍十型」,也是中共的殺手鐧,因為能對付美國駐亞太的軍事基地,是一個新增加的一加威脅。而且中共也日益重視太空戰,不僅偵察方面大幅提升,也使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的精確度大為提高。除此之外,最近備受討論的,是對於美國海軍航艦打擊群來說其中一個最大的夢魘,這就是「東風21C型」(DF-21C)反艦彈道導彈。

儘管中共現有多個反航艦的選項。包括以現代級驅逐艦為核心,能發射「日炙」超音速反艦飛彈(SS-N-22),配合「音樂臺」(Band Stand)超海平面當達的水面艦;以及空中能發射多種空射型反艦飛彈Su-30MK2、殲轟7(JH-7A)戰機轟6改(H-6G)轟炸機等。但是,目前水面艦和空中反航艦兵力最大的缺點,就在於難有機會接近美國海軍航艦打擊群進入發射反艦飛彈的距離,以及難以突破美國航艦打擊群的防空網。因此,中共為了對付美國海軍的航艦戰鬥群,除了著重發展水下戰力外,反艦彈道導彈也成為另一選項。「東風21C型」反艦彈道導彈也將近成軍部署的階段。換言之,反艦彈道導彈也是「不對稱戰爭」思維下的產物。

近年來,中共積極發展反艦彈道導彈不遺餘力,成為對抗美軍航艦打擊群的戰略武器。美國對此極度重視,並認為能產生重大的戰略意義。早在2005年,美國海軍退役少將麥克凡登(EricMc Vadon)曾表示:「反艦彈道導彈能力與1964年中國(中共)獲得核子武器,在戰略上是等價的。」2009年5月,美國海軍學會會刊的一篇文章說明反艦彈道導彈的能力:「事實上,僅僅是感受到中國(中共)一篇文章說明反艦彈道導彈的能力,以其對威懾、軍事行動和西太平洋軍力平衡帶來深遠的影響,將會是遊戲規則的改變。」西方觀察家更認為,反艦彈道導彈的研發是一種心理因素,促使美國海軍航艦打擊群不敢進入戰區(台海)或遠離反艦彈道導彈的射程範圍外(1500公里外),航艦酬載兵力如F/A-18E/F戰機被迫在更遠的距離外起飛作機,其作戰效益大幅降低。縱使美國F/A-18E/F採用了先進的APG-79主動相位陣列雷達及AIM-120空對空飛彈、魚叉攻陸飛彈(AGM-84H,Standoff LandAttack Missile-Expanded Response,SLAM-ER)、聯合防區外攻擊武器(JSOW)等視距外對空及對地武器,以及神盾巡洋艦及驅逐艦能遠距離發射攻陸的戰斧巡航導彈等利器。

為因應中共「東風21C型」反艦彈道導彈的威脅,美國軍方也已開始著手進行反制的措施,以抵消這種反艦彈道導彈的政治(大戰略)層面與作戰結果。具體措施美國軍方至今仍沒有披露。只是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在2009年1月表示:「為了對付中共先進反航艦技術,國防部在‘一些計畫’的開發上取得了良好進展」不過已肯定的是,DDG-1000驅逐艦建造數量大砍,轉移繼續建造更多具有反彈道導彈能力的神盾驅逐艦。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前戰略顧問克拉斯卡於《Orbis期刊》中,題為《美國如何輸掉2015年海戰》論文中,內容即是想定:2015年某天,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George Washington,CVN-73)在東海遭到中共的中程導彈擊沉,艦分為兩段沉沒,4000多官兵葬身魚腹,成了21世紀的「珍珠港事件。」雖然略顯誇張,但是中共現在的導彈實力,完全是可以做到的。特別是現在「東風21C型」反艦彈道導彈的戰略性殺手鐧。

還值得一提的是,在2007年中共在四川發射了一枚導彈擊落自己8年前發射的一顆據說是已損壞了的氣象衛星。這對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是重大的警惕,因為意味著中共有擊落別國衛星,進而瓦解他國C4ISR系統的能力,也就是說中共未來太空作戰計畫的一次預演。中共強調的「空天一體」的軍事戰略,除了空戰的戰機外,更是以彈道導彈擊毀別國衛星,不僅取得制空權,而且也透過控制太空,破壞對方的C4ISR系統,以取得海戰、陸戰的主導權。除此之外,中共的俄制S-300系列、雷神M1型系列以及自製的「紅旗」(海軍為「海紅旗」)等系列均屬先進的防空系統,也讓美國等倍感頭痛。在今年1月11日,中共成功進行陸基中程反彈道導彈攔截試驗,就是一個例子(試舉實為中共對美國軍售臺灣的問題上的一次表態)。

追近日本的中共海軍

以擁有海基反彈道導彈能力的神盾驅逐艦(金剛級及愛宕級)、日向級直升機母艦及「親潮」和「蒼龍」級柴電潛艇為骨幹的日本海上自衛隊是僅次於美國海軍的第二大海軍強國。近10幾年來,中共海軍方面的發展卻非常迅速,欲有挑戰美國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在亞太地區海權之勢。051C「中華俄式神盾」和052C「中華神盾」兩級的神盾驅逐艦,是中共欲邁向「藍水海軍」、在亞太取得海權及其海軍邁向現代化的重要指標。近年來除「中華俄式神盾」和「中華神盾」受到注視外,目前最受重視的,就是中共發展航空母艦。中共發展航空母艦已是公開的秘密,只差採用何種艦載機以及何時服役而已。美軍太平洋司令部預計中共在2012年前後實戰部署航空母艦,並且認為「似乎反映出了挑戰美國在地區內的活動、攻擊包括美國的盟國在內的近鄰國家的意圖」。

至於目前來說,中共海軍對亞太地區的美國海軍最具威脅的是潛艇。中共的潛艇包括有8艘基洛(Kilo)636型潛艇、4艘基洛級877型潛艇、「宋級」(039G)、「元級」(039A)、「明級」(035型)現代化柴電潛艇。另有「商級」(093型)、「夏級」(092型)、「漢級」(091G型)以及新服役的「晉級」(094型)核動力攻擊潛艇等。其中基洛級的636型潛艇更配備號稱「航艦毀滅武器」的3M-54E「俱樂部」(SS-N-27)潛射型反艦飛彈。事實上,從2000年起,中共的潛艇頻繁穿越第一島鏈。如日本的P-3C反潛巡邏機先後在2003年11月發現「明級」、2004年10月發現的「漢級」、2005年10月發現的「宋級」等等,其中2004年10月2005年10月的兩次到達第二島鏈關島附近的100多公里處。2006年10月26日和2007年11月11日,中共的「宋級」的潛艇更是在出現在當時尚未退役的「小鷹號」航空母艦及其打擊群附近,其中2006年的那次,潛艇更是接近「小鷹號」五浬位置浮航通過。換言之,除了反艦彈道導彈外,潛艇也成了美國航艦的夢魘。也因為如此,美軍對於中共的潛艇卻不敢輕視。

2009年12月30日,美國的《國防新聞》中,以「中國(中共)潛艇愈來愈安靜」為標題大篇幅報導,指出「中國(中共)海軍持續現代化的過程中,潛艇噪音值逐漸獲得改善。」更提到中共海軍的柴電潛艇群,自製的潛艇噪音值已經接近俄羅斯基洛(Kilo)級636型潛艇的標準。這已說明美軍對中共潛艇的重視。可是,面對中共的潛艇威脅,美國在西太平洋反潛這方面卻正在消退的困境。主要原因是美軍在西太平洋的核動力攻擊潛艇數量不足(而新型的「維珍尼亞」級建造率實是太低),而空中的反潛主力P-3C反潛巡邏機也因機體金屬疲勞與鏽蝕等問題,可用數量卻是大幅數少,雖然用以取代P-3C的波音公司生產新型的多功能海洋巡邏機(MMA)在2013年換裝108架,但似乎很難緩和日益繁重的反潛作戰需求。這也反映出,潛艇已成為中共在海戰中贏得「不對稱戰爭」的重要途徑。

四代半戰機為主力的中共空軍

1980年代中共的空軍仍是不值得一提的。但是在1990年代中後期開始引進Su-27、Su-30MKK(海軍版為Su-30MK2)的先進俄制戰機(也有可能購買比Su-30更先進的Su-35),併進行仿製(殲11),中共空軍的實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同時已有自製先進戰機的能力,殲10戰機就是代表作(一般認為殲10已具有抗衡美制F-16的能力)。意味著中共的戰機已經進入了四代半的時代(中共分類則為三代半)。不僅是臺灣的F-16A/B,甚至美國現在空軍的F-15C、F-16C/D、海軍的F/A-18C/D/E/F,日本的F-15J、F-2(F-2因為成本等各種原因子量大幅判減),面對中共大量四代半戰機,其實並沒有任何優勢可言。F-22的第五代戰機雖已服役,僅訂購187架的數量來應付全球安全和危機,難免有被壓垮的命運;F-35雖則大規模量產但尚未服役,而且極有可能因成本延遲部署。更重要的是,中共對其第四代(第五代)戰機殲14(J-14)積極投入的研發,而針對F-22/35反匿蹤科技Y-27米波雷達也已問世。

美國F-22的數量因政治因素(歐巴馬政府)而被壓垮。因此,目前F-22配合現有的戰機F-15、F-16、海軍的F/A-18C/D/E/F則成為應對中共龐大數量的四代半戰機群的主要途徑。在去年阿拉斯加的演習中,由7架F-22搭配24架F-15,對抗3倍以上(108架)的敵機,「擊落」了83架而僅損失一架F-15。而F-22藉著其主動相位陣列雷達辨識目標,引導F-15進行攻擊。況且,F-15與F/A-18E/F(及其電戰衍生型EA-18G,而EA-18G也有著在軍事演習中「擊落」F-22的記錄)也已換裝主動相位陣列雷達(其中F/A-18E/F的APG-79主動相位陣雷達更能夠進行電子攻擊,在敵機的任務電腦上「放病毒」、或者使敵機電子系統癱瘓、電路及天線脆弱處短路停機)。加上未來的F-35戰機也會考慮挂載AIM-120空對空飛彈的數量,多少能彌補F-22數量的不足。近幾年來,F-22已是幾近輪調的方式進駐亞太(關島或日本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性質就是對中共進行戰略嚇阻。但假如中共的殲14戰機成功研發服役,現今美軍應對中共的戰機群的戰術及戰略嚇阻,極可能隨之失效,進一步對亞太地區的空權造成失衡。

還值得一提的是,現今空戰的大腦--預警機,中共在這方面也有長足的進展。最受關注的是其「空警200」和「空警2000」,因為這兩種預警機包含了瑞典(「空警200」)以及俄羅斯、歐洲甚至以色列(「空警2000」)的先進技術,先不論現時「空警200」和「空警2000」在性能否與歐美的E-3(或美國海軍的E-2C/D)的預警機相提並論,但在空戰的預警管制技術的大躍進是不爭的事實。

網路戰是最重要的「非傳統安全威脅」

中共除了常規的軍事崛起外,網路戰(中共稱之為「信息戰」)也是其進行「不對稱戰爭」的重要選擇。中共深知現今網路戰的重要性,因為C4ISR系統成為現代戰爭中的重要一環。現在中共最常見和最基本的網路戰手段,就是進行網路攻擊,也就是說利用電腦作業系統以及網路的弱點進行攻擊。只要以病毒的方式破壞對方電腦和通訊為主軸的C4ISR系統,使對方的聯網作戰陷於癱瘓,在「不對稱戰爭」之中獲勝更是事半功倍,因此也稱「信息戰」(網路戰)為「點穴戰」。

現在以駭客的方式入侵歐美、印度、日本等政府及國防電腦,竊取政府和軍方的機密,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而且有愈來愈猖獗的趨勢。也是今年美國《四年防務評估報告》重點提及的主因。近來最轟動的例子,就是著名網路公司Google在去年12月遭受中共駭客的攻擊(與此同時,34個金融、科技等構也遭受中共駭客的攻擊),竊取了異見人士、維權人士等的電郵帳戶資料,加上Google本身也不滿中共長期實行網路封鎖,因而撤出了大陸。這件事看來,只不過是中共在網路戰上的小試牛刀而已。事實上,據網路安全公司McAfee研究指出,中共、俄羅斯等20多個國家,都已投入網路軍備競賽,為日後的網路戰爭作準備。而另一間網路安全公司Symantec研究人員最近發現,幾乎有30%的電子郵件由中共發出,而且針對的關鍵目標是亞洲防務政策專家和人權活動。

美國聯邦調查局更認為,中共已經組成一支超過18萬人的網路部隊,其目標是在2020年之前建立起全球第一支「資訊武裝部隊」。這樣的武裝部隊,不僅是未來戰爭的其中一種形式,也顯示了中共在「點穴戰」亦即網路戰方面的投入程度。不過對於自由世界來說,卻是一個重大的威脅。有見及此,美國國防部於去年6月23日成立了「網路指揮部」(U.S.Cyber Command,USCYBERCOM),應付日益嚴重的網路攻擊威脅以及準備未來真正的網路戰爭。而此「網路指揮部」是由四種軍種的「網路指揮部」:陸軍網路指揮部(Army Forces Cyber Command)、海軍艦隊網路指揮部(U.S.FleetCyber Command,也稱「第十艦隊」)、空軍的「第24空軍」(24th Air Force)和海軍陸戰隊網路空間指揮部(Marine Corps Cyberspace Command)所組成。

除此之外,Google因不滿中共進行網路封鎖和駭客入侵,因而撤出了在大陸的市場。本身也涉及網路自由和言論自由,甚至是人權問題,而美國國會也撥出巨款支持反網路封鎖等等。某種程度上可視為另一種網路戰。因此可以說,「非傳統安全威脅」的網路戰,既進入了軍事方面,也進入了大戰略的範疇。

美國對臺軍售問題上,中共的國防戰略研究所所長楊毅少將說要對美國「立規矩」;軍事科學院院長羅援少將說要「清算」美國;國防大學的朱成虎叫囂要以拋售美國國債進行報復;而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在今年1月出版的《中國夢》一書中,也呼籲擴軍奪取美國在世界的地位。這些足以流露出中共獨裁和軍事崛起稱霸世界的想法。而這些想法是得到憤青們的認同。面對中共軍事崛起,除了引起美國和日本的高度重視外,印度和東南亞國家也因加強軍隊作為應對,當時以印度最為積極(不過印度在其軍事上,老是犯了好高騖遠的弊病)。其實,筆者認為應對中共的軍事崛起,最有效的方式,除了增強軍力和軍備外,也應著重在軍事技術與各種情報方面進行交流。此外,更要提防中共在大戰略上運動分化或「分而治之」的詭計,此手段目的是令盟國之間或一個國家的內部之間產生混亂,繼而發生離散現象,最後就能夠逐個擊破。那就無異於與蛀蟲生活在一起,遲早會把你的房子吃倒的。換言之,中共的分化或「分而治之」的詭計,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武器,足以與「軍事崛起」相提並論。

来源:作者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Henry Chan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