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薄熙來夫人急流勇退了嗎? (圖)

2010-03-09 05:22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圖為薄熙來與谷開來夫婦(網路圖片)

今年3月6日,眾人矚目的兩會在北京召開,在全國人大會議上,重慶代表團舉行了開放日,這時,大病初癒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引起了記者的關注和追捧,他也充分利用這個機會,又做了精彩的表演,可惜他的騙術一點也不高明,不但未能解套,反倒再次弄巧成拙,自打耳光。

谷開來給了他什麼幫助?

據中新社北京3月6日報導說,薄熙來接受媒體集體採訪時稱,妻子的法律知識在「打黑」中給了他很大幫助。這說明他的親屬參與了重慶政壇的重大決策,已違背了中紀委的有關規定,此時薄熙來亂了方寸,不打自招。

薄熙來說:「我的夫人谷開來是中國第一批律師。不僅法律知識,國際文化的知識也很豐富。她的知識,特別是法律知識在‘打黑’中給了我很大幫助。」

薄熙來還藉機表達對妻子的感謝:「為了我,她做出了巨大犧牲。十幾年前律師事務所辦得正紅火的時候急流勇退,專心做學問,我是很感動的。」

以前,我發表了許多揭露薄熙來醜聞的文章,想必小肚雞腸的他早有耳聞,但他對遠在加拿大的本人無計可施,只有靠封網和撒謊,來為自己遮醜,這次,他的兩面派表演不過是最新的更為惡劣的一例,現在,我們可以用事實說話,看看他所謂的「急流勇退」是否屬實?

固然,谷開來是中國改革司法制度後出現的首批律師之一,但考取了新聞研究生碩士學位的薄熙來,故意省略了「之一」二字,因為他深知,如果沒有她的特殊家庭背景,沒有薄熙來的市長大權,像谷開來這樣的剛畢業的小律師,早就餓死了,筆者以《薄熙來傳》為題在香港《多維月刊》連載的長篇報告文學,已有大量具體事例和情節佐證我的判斷,在此只簡單例舉一二。

薄熙來說,十幾年前,當律師事務所辦的紅紅火火的時候,谷開來就「急流勇退「 了,真是這樣嗎?不假!他說的律師事務所的確紅火,但那是因為市長的光環照的!再說,他斷言是十多年,請問是十幾年?是十一年還是十九年?很善於演講的薄熙來故意用了一個模糊的概念,欺騙輿論,好吧,我們就從網際網路上點擊該所的名子看看,果然,有力的事實再次戳穿了他的謊言。

網上顯示,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地址是北京市朝陽區亞運村匯園公寓K座9門318室,郵編:100101,電話:64992318,註冊日期:5/1/1995,行政區號:110105,註冊資金0(萬元)職工人數:22人,律師事務所經營範圍:法律諮詢,訴訟,代理。這與我九十年代中期掌握的情況一致,這房產是谷開來名下的,沒有變化,也就是說,有一半財產屬於薄熙來。

而且,它申明: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是由著名大律師開來女士創辦(原名「北京市開來律師事務所」),是一家借鑒英美律師事務所的操作方法,結合中國實際情況而建立的綜合性律師事務所,主要處理國內和中外經濟、文化往來中涉及到的各種法律業務。客戶分布在美、英、加、日、韓、新、港、臺和歐洲少數國家及國內部分省市。主任:趙東平,律師,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還說,昂道律師事務所總部設在北京,已在遼寧省大連市和河南省鄭州市分別設立分所。我們已經知道,薄熙來當過大連市長,這家律師所是伴隨著他的權力升遷而發展起來的。

該所表示,昂道律師事務所的人員由執業律師、顧問、行政人員及助理人員組成,現有專職律師28名,文秘行政人員10名。我們知道,一個擁有38名人員的律師事務所,在北京已不是一個不小的團隊和公司!我們不禁要問:這是怎麼回事呢?是網際網路的註冊信息出了毛病,還是薄熙來的記性出了失憶?

在讀過這些吹捧昂道所業務服務方式的宂長文字之後,我終於又一次找到了她的名子:律師人數:11人,律所團隊:任華威,吳強,王春利,高岩,趙東平,黃顯勇,李吉偉,段小剛,楊春雷,段小剛,開來。也就是說,它心虛地把薄熙來的太太排在最後壓陣,並有意隱去了其姓「谷」字。

也許,有人會說,是不是以上信息過時了,她最近撤股了?我尊重事實,又找到了這家律師事務所的群眾來信和的招聘廣告。

在「諮詢記錄列表「裡,有內容和日期:1、再致杭州市蕭山區人民政府的署名公開舉報信,
接待人:開來,時間2009-10-16,2,您好,谷律師,求你救我。。。。。。接待人:開來,時間是2009-08-18,也就是說,去年谷開來還在做律師生意,這難道是「激流勇退」了嗎?

再看招聘內容:秘書:北京市,有效,2009-08-08,2009-09-07。翻譯:北京市,有效2009-07-30 ,2009-08-29,出納,北京市,有效,2009-07-09,2009-08-08 秘書,北京市,有效,2009-04-19,2009-05-19。這些數據已足以表明,她的律師事務所不僅沒有關門,而且招兵買馬,生意還在大發展呢!

谷開來做出犧牲了嗎?

谷開來和薄熙來,是一對在政治和經濟上相互勾結,暗渡陳倉,名利雙收的貪腐夫婦,是中國特色官場政治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我整整觀察了他們二十多年,並付出了揭露他們,五年坐牢的沈重代價,我要說,在目前的中南海高官中,他們夫婦是貪婪加偽善的典型,如能徹底揭穿其真實面目,並繩之以法,則將有力地推動中國的民主法制和廉政建設。

拿谷開來說吧,她1978年至1985年就讀於北京大學法律系和國際政治系;1988年做專職律師;1993年參加東京國際法學會,因其發言出眾而極獲好評,遂破例被選為大會共同主席。我不否認她的能力和才華,但從1995年薄熙來當市長之後,她依靠他的權力和背景,大肆斂財,開始走上了一條變相受賄,官商勾結的貪腐道路,並一發而不可收拾,徹底葬送了自已的青春年華。至今,我還保留著她在大連中山區百麗大廈六樓辦的律師事務所的門牌照片,和一些有關她的僱員對該所業務內幕的談話記錄。總之,那不叫律師做生意,那叫「以權謀私」和「敲詐勒索」,不論哪一個律師,有一個當市長的先生,都能在當地成為著名律師,都能發財致富,只不過她尤甚而已。請問這是「犧牲」嗎?我看「犧牲」的是民脂民膏!

後來,我在香港《前哨》和《開放》雜誌首先披露了她的醜聞,揭了他們的傷疤,她便以大連的輿論陣地炒作她打的所謂國際官司,企圖混淆是非,但是誰看過她在法庭上為馬俊仁辯護了?哪個法庭審理和判決了這個案件?趙瑜接到判決書了嗎?我只是拜讀了薄熙來操控下的《東北之窗》雜誌刊登的吹捧她的長文!還有她出版的關於在美國紐約打官司,使大連綠酸甲廠勝訴的一本書,其真實性,多年來一直廣受質疑,大連日報一位記者說,她不收一分錢,那麼多律師到紐約集合,出庭,開銷不小啊,哪來的錢啊?究竟是如何打的呢?文章說,1997年2月,開來律師事務所成功地組織中國企業在美國的反訴,為中國避免了 1400萬美元的經濟損失。但大連律師界的權威人士說,如果她先生不是市長薄熙來,她到哪裡去攬這樣的大生意?我們想攬還攬不到呢!再說,我們沒錢去美國調查,她說什麼就相信什麼吧!

網上的吹捧材料還說,開來不姓「開」。她的父親姓谷,是位1929年就參加革命的老幹部。為什麼叫開來?她的母親說,開來生長在一個革命家庭。我們希望她繼承父輩的事業,但是,更要開創自己的未來。他父親補充說:「父榮子不貴,父貧子不寒,寵辱不驚,這是做人的基本功,這也是我們對開來的一貫要求。」

我想,非常可惜,她沒走父輩指出的清廉的革命的道路,而是奔錢而去,不擇手段,比如,擔任了大連上百家企業的常年法律顧問,每家律師費不底於一百萬元,而這些企業是靠薄熙來的權勢生存和發展的!她還特別酷愛「八」{發}字:大連的住處是西崗區 598號{我就發},樓層是28樓{兩口子都發},她律師事務所的電話號碼是010-64992318。{要發}只有薄熙來的車號不帶「八」,是遼 B00051{我第一},因為這對貪腐的夫婦深知,沒有第一的權利,就沒有第一桶金!就沒有源源不斷的最多的律師費!

谷開來曾對記者說,她的父母在「文革」中相繼被關押,四個姐姐都上山下鄉,她因「出身不好」,從小輟學,十五六歲就到紡織廠當了女工。「文革」結束後,連小學畢業文憑都沒有拿到,卻鬼使神差地在1978年考上北大法律系,上大學的第二年,父母才雙雙平反……我想,像她這樣遭受過政治迫害的人,理應反對薄熙來恂私枉法,然而,她和薄熙來一樣,好了傷疤忘了疼,反倒給他出點子,用當年「四人幫」整他們的殘酷辦法,再整肅他不喜歡的人,把他們通通投入監獄。

最有趣的是,谷開來自我吹噓,聯合國海牙國際法庭大法官王鐵涯教授評價學生時代的開來時這樣說:「她對國際法學和法律文化有著極濃厚的興趣,立志未來的職業選擇,不在財富的積累。而在精神建樹,推動民族進步,推進世界各國人民之間的文化瞭解。」但現在,谷開來怎麼樣了呢?她恰恰積累了過多的財富,而薄熙來則因鎮壓法輪功而被西班牙國際法庭審判有罪,先生如此喪失理性,如此踐踏人權,作惡多端,她做為太太,熟讀《國際法》,難道沒有一點責任嗎?

被薄熙來操控的媒體說,谷開來在北大的七年中,除鑽研法學外,還師從美術學院傅天仇教授研究環境藝術專業,為日後的工作打下深厚廣博的文化基礎。但我看到,她在大連只是以種草植樹和美化環境為藉口,大搞形象工程,和金州一些企業老闆相勾結,互利互惠,發了大財!

唯一正確的表述是:大學畢業後,谷開來隨丈夫調動工作來到大連。她和幾位律師朋友在大連開發區創立了當地第一家律師事務所——「開元律師事務所」,辦公地址是金豐賓館,對面是金馬大廈,它是管委會的所在地,而那時,薄熙來是該區管委會黨委副書記。真是父唱婦隨,相得益彰。

明退暗不退

薄熙來在人代會的公開場合,公然當眾撒謊,說谷開來「激流勇退」了,但我從網上還驚奇地得到了兩份年審報告,一份是「北京2002年律師年審公告」,這次,在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名單中,明明地寫著她的尊姓大名:
電話:64992318
地址:朝陽區亞運村匯園公寓K座9門318室
郵編:100101
高岩,韓海鷗,黃顯勇 開來 李鴻玲 李哲 柳玉濱 王健勇 王蔚 鄭軍 彭金玉 祁向洲,李冬白 趙東平 李吉偉 王強 段小剛 王登瑞。

另一份是「北京2006年律師年審公告」,內容如下:
所名: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
電話:64992318
傳真:64992405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亞運村匯園公寓K9-318
郵編:100101
主任:趙東平
專職:趙東平,王春利,鄧建國,邢鳳華,李吉偉,曹楠,李田華,段小剛,李富民,黃顯勇,開來楊春雷。只不過,這次她的尊姓大名不知為何,竟後退到了倒數第二,難道這就是薄熙來所講的「激流勇退」嗎?

我不必再去蒐集這些驗資報告的內容,就可以得出結論,她是明退暗不退,換湯不換藥!其實,既便她不在名單裡,企業法人只要還是她,或者她還有股份,薄熙來還在台上,她就難逃其咎!

相反,她不但未退,而且律師業務不斷擴大,人員不斷增多,它在變本加厲地利用薄熙來的權力資源,在大連等地撈錢。而這一切就發生在他去年於重慶反貪打黑唱紅的關鍵時候,就表演在胡溫當權的北京,即其眼皮底下!

我們再來看看它的所謂分支機構。據2009-12-04的網上信息,她的大連分所的概況是: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大連分所,經遼寧省司法廳批准於1999年 6月成立,系私營合夥制。目前已有專職律師12人,行政人員3人,辦公面積約300平方米。而此時薄熙來即將由大連市委書記升為遼寧省長,省司法廳正好歸其管轄。

這個分所開辦的告示說明,沒有跡象表明她要「引退」,反倒是,該所「因業務發展需要,現誠邀律師界精英加盟本所,共謀發展。」

該招聘廣告還說:「專職律師2人,要求:1、有良好的律師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敬業和進取精神強;2、有良好的溝通能力和團隊協作意識,3、公司證券專業或有建設工程業務經驗者優先。有意應聘者請將個人簡歷、相關證件複印件E-MAIL或傳真至以下地址:郵箱:[email protected]地址:大連市沙河口區中山路572號星海旺座1501室,電話:84804466/84804467傳真:84801488,聯繫人:劉小姐。

此外,還有北京昂道律師事務所鄭州分所,地址是:鄭州市未來大道未來花園c座40號,聯繫電話:0371-5600086。我這裡先略過不提。

主要從大連撈錢

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薄熙來和谷開來可不管這些!不論如何掩人耳目,信誓旦旦,他們在大連,在「窩邊「撈錢的故技不變!除了以前我披露的大連友誼集團,長春百貨和東北製藥等公司之外,我又發現了一家:大連鐵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其《2003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也刊登在網際網路上。摘要如下:

本公司及董事會全體成員保證公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對公告的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負連帶責任。

重要提示:本次會議無否決或修改提案的情況,無新提案提交表決。

一、會議召開和出席情況:

大連鐵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於2003年7月8日上午在公司會議室召開,出席大會的股東代表共有11人,代表股份數為99,688,421股,佔公司總股本的52.25%,符合《公司法》及本公司章程的有關規定。

會議由副董事長蘇蘭鑫先生主持。

二、提案審議情況:

出席本次會議的股東對會議提案進行了審議並以記名投票方式表決通過了以下議案:
1、張偉先生因工作調動原因,辭去公司董事職務的議案。
本議案以99,688,421股同意,佔投票表決股東所持股份的100%表決通過;反對0股;棄權0股。
2、推舉王佔柱先生為公司董事的議案。
本議案以99,688,421股同意,佔投票表決股東所持股份的100%表決通過;反對0股;棄權0股。
以上議案的詳細內容請參閱2003年6月6日的《中國證券報》及《上海證券報》。

三、律師對本次股東大會的法律意見:

本公司聘請了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李哲律師對本次股東大會進行了現場見證,並出具了《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關於大連鐵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的法律意見書》,律師認為:公司本次股東大會的召集、召開及表決程序均符合法律、法規和公司章程的規定,本次股東大會合法有效。

四、備查文件:

1、大連鐵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
2、北京市昂道律師事務所關於本次股東大會的法律意見書……
顯然,這時,薄熙來是遼寧省省長,他的太太谷開來還生活在大連,她有時住在中夏苑別墅,有時住在萬達高層公寓。也就是說,她沒有「激流勇退」!那時的事情距今不過十年!

一件訪民出示的證據

毫無疑問,憑藉無與倫比的政治親緣和地緣優勢,很多有靠山的律師都發了大財,並非薄熙來太太谷開來獨有,這就是胡溫對其視而不見的原因,據報導,無論是在律師人數規模,還是在創收質量,北京律師事務所都走在了中國的前列。截至目前,北京律師事務所達1300家,外地律師事務所分所56家,執業律師人數 19800餘人,佔全國執業律師人數超過13%。在創收方面,2008年北京律師事務所創收達84,5億元,年創收上億元的律師事務所15家,年創收千萬元以上的律師事務所165家。據我調查,谷開來排在165家之中,而李莊所在的康達律師事務所排在前15家,這一點早就使谷開來憤憤不平,如同2001年她和大連律師陳德惠爭奪《中國律師網》的主辦權一樣,她唆使和操控薄熙來,以涉嫌偷漏稅罪拘捕了他{當然,還因為他和我太太通電話,答應做我的辯護律師},如今,他又抓捕了李莊,正和谷開來泄憤的需要!這些我先一筆帶過,且看谷開來律師事務所如何對待訪民的。

我看到一篇今年1月23日發表在《人權聖火》網站上的文章,作者是郭少坤,他以令人流血涕淚的筆調,真實地記錄了親身經歷的風雨十二年的上訪路,其文稱,他「拖著為國傷殘的身軀,帶著茫然的心情,來到剛剛進行過建國60週年慶典的共和國首都北京,我沒有任何心情欣賞那裡的景色,一下火車,我就急忙找到一家地下室旅館,經過和老闆的討價還價,以每天40元人民幣的價格住了進去,並盡快地和我曾經約定的律師先後進行了聯繫,以爭取和他們會面洽談案情」……

他接著詳細介紹說,當天下午,我先和正在負責重慶打黑的中共領導人薄熙來的夫人谷開來主持的「昂道律師事務所」取得了聯繫,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趙東平告訴我,他正在外邊出差,讓我去他們的律師事務所和一位姓林的律師進行聯繫。於是,我來到了位於亞運村的「昂道律師事務所」,見到了那位姓林的律師。那位林律師問我怎麼找到了他們這個律師事務所,我說,我知道這個律師事務所是薄熙來的夫人開的,我看薄熙來正在重慶打擊黑惡勢力,因為我就是被當地「黑」了的,所以,我也希望能引起薄熙來的重視,把我的情況反映給中央以期解決問題。林律師笑了笑說,谷律師已經不在這裡工作了,就是在也不可能幫你解決問題,還是按照法律辦事吧。接著,我把我如何被非法辭退,如何又因為為農民說話被打擊報復的概況介紹給他,並把有關材料交給他,他表示說:「我們盡量幫你,等主任回來後研究,然後看能不能幫助你。不過,我們這裡的收費很貴,你要有思想準備。」我說:「只要你們能幫我打贏官司,我傾家蕩產也要打下去。」說完,我與他告別。

讀到這裡,我請讀者注意:林律師說,她不在這裡工作了,但並未申明她不是老闆,也沒說她沒有股份,而且還強調說,就是她在,也幫不上他,這話透露出了真情,她有時還在所裡,這和網上的告示完全一致,我想,假如她能真心地利用薄熙來的影響力,為訪民請命申冤,我就誇你薄熙來和谷開來還有點良心!但官司還沒打,就先講錢!而且,是令百姓傾家蕩產的「很貴的」「大錢」!這是何道理呢?

接著,作者又講到了次日(10月26日)上午,與曾經為陝北油田工人維權和替孫大午辯護的律師朱久虎,和第三天(10月27日)的上午,與「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聯繫。這兩個所的態度與谷開來相比截然不同!……

作者寫到:又是一年過去了。我在北京約談的律師們都沒有和我聯繫過,我主動打電話給薄熙來夫人的律師事務所,他們說現在案子很多,來不及研究我的案子,公安局還是沒有給我任何說法。也就是說,我的冤假錯案已經從1997年到現在整整跨越了一個世紀,又來到了一個新的年代——2010年,我不知道還需要多長時間能討個公道,讓我這個為了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忠於職守而雙殘的警察得到合法的待遇,至於能否為我「平反昭雪」也就無所謂了!看!這就是口口聲聲為老百姓作主的薄熙來的真面目!這就是充當薄熙來內鬥工具的警察們未來的下場!這就是谷開來的所謂「激流勇退」!

網民對薄熙來夫婦的評論

不久前,我在香港《前哨》發表了《薄熙來與昂道律師事務所》一文之後,儘管國內千方百計封網,還是被「天涯社區」的網友轉載了。我看到了以下的一段議論:

一個網友提出了問題:如果薄熙來下一屆進了政治局常委,當了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國的律師事務所是會多,還是會少?
作者:「還有啥名沒人叫」,說{回覆日期:2010-02-05,22:02:11}:
當然會多了,笨,都成開來所分所了。
{此消息發自掌中天涯wap.tianya.cn}
作者:「zb1601」說{回覆日期:2010-02-05,22:17:57}
那時侯,瓜瓜也長大了,應該會搞大點!
作者:「ely123」說{回覆日期:2010-02-05,22:24:35}
只有一家開來所了。
作者:「紅歌在厚」{回覆日期:2010-02-05,22:36:40}
兩家:來所和瓜所,其他的都哆嗦啦
作者:「清風飛到」{回覆日期:2010-02-05,22:37:41}
作者:「法律是工具」{回覆日期:2010-02-05,22:41:02}
樓上都在扯淡,俺給出最好答案:全體律師事務所改歸北京昂道律師事務所麾下,賺多少錢都上繳,給律師們發工資。
若不知北京昂道律師事務所是誰開的,後臺又是誰,就不配在道上混啦。它比康達的背景更厲害!
作者:「laolv19460406」{回覆日期:2010-02-05,22:55:08}
呵呵。重慶黑打鬧到這份上,連老婆孩子都搭上了,收場也難。
是重慶「大三長」非要把小薄放到火爐上烤呢,還是小薄要搏個名分、權位往水坑裡跳呢????
作者:「koss977」{回覆日期:2010-02-05,23:04:23}
全國山河一片紅,紅歌紅簡訊滿天飛!
作者:「但願天下平」{回覆日期:2010-02-05,23:22:34}
如果真當上了,中國恐怕就沒有律師事務所了。如有,也只有一家。。。。。。
由此看來,薄熙來所謂谷開來已「激流勇退」的謊言並沒有收效,只能越描越黑!難怪有一個叫冉然的人以《十問薄書記:請勿以法律的名義》為題對其大加討伐,其文發表在去年10月1日的深圳市律師協會網站上,我把它附在本文後面,僅供讀者參考!

2010年3月7日於多倫多

附件:
近聞重慶打黑之風愈演愈烈,薄希來{為躲避網監過濾系統,作者故意寫錯,姜維平注} 成為打黑的模範,儼然已經成為民族的救星,薄希來就像東方紅衛星一樣冉冉升起。然而,司法界卻在風傳,「打黑」已經變成「黑打」,法律本是民主民生的保障,現在卻成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利器,鄧小平江澤民同志三十年法治建設的偉大成就危在旦夕。薄希來真的就是民族的救星嗎?

一、薄書記,為何妻兒均是律師?

薄熙來的現任妻子是谷開來律師,現任北京開來律師所主任;開來所由谷開來創立於大連,九五年開來律師事務所由大連遷往北京。薄希來與前妻李丹宇所生子李望知,亦是北京市執業律師,據說還是辦案能力極強的律師。如果律師是黑的,薄書記何以獨白?

二、薄書記,您是否收了律師的黑金?

據媒體報導,薄希來與谷開來之子薄瓜瓜於1987年出生,12歲起就去英國留學,開始就讀於哈羅公學,現在牛津大學就讀。據稱哈羅公學是英國最昂貴的學校,每年學費為40萬元人民幣,六年學費240萬元,平民百姓無法想望。薄書記雖貴為國家領導人,但其月收入不足萬元,薄瓜瓜的學費需花費他至少20年的工資收入。再加上李望知的學費生活費,薄書記顯然獨力難支,很可能要依靠谷開來律師的律師費完成留學過程。依此可見,谷開來律師也是屬於高收入的律師,其辦案費用亦可能高於李莊律師的150萬元等等。
如果律師確實是以黑金收買權力,薄書記也難避其嫌。因為依據婚姻法規定,谷開來律師的收入中也有薄書記的一半;李望知律師的收入也有贍養扶助薄書記的義務。

三、薄書記,你迴避了嗎?

依法律規定,法官和檢察官、律師家屬之間應有執業迴避,而作為黨政領導人家屬的律師是否應當迴避呢?1995年之前,谷開來律師在大連開設開來律師所,李望知也在大連執業,其時薄書記就在大連任職;95年之後,開來律師所遷至北京,其後薄書記在商務部任職,其後李望知在北京執業。
薄書記身為地方最高長官,集黨權政權於一身,省長市長都要聽他書記的,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是歸政法委書記管的,也就是說法院的判決都要依薄書記的意思。依婚姻法規定,谷開來律師的律師費中有薄書記的一半,法院膽敢不判決薄書記勝訴嗎?法院膽敢判決谷律師辯護的嫌疑人有罪嗎?

四、薄書記,你的地盤有黃黑嗎?

鼎鼎大名的劉湧黑社會犯罪一案曾在瀋陽轟轟烈烈地上演,而劉湧的惡行也有一個成長的過程。而劉湧案發的時間段裡,那裡也是薄書記的地盤。
新近發生的遼寧阜新上官宏祥黃毒嫌疑一案,未見公開調查即倉促定罪於上官宏祥,阜新黑幕人皆可見,只是沒有揭開。阜新可也是薄書記的地盤,作為薄書記的發跡之地,這個黑幕就揭不開了嗎?{據我所知,這兩個案件與薄熙來無關!姜維平注}
重慶十佳公訴人麼寧同志庭審中公然指出李莊在重慶嫖娼,而重慶卻是薄書記的治下。如果李莊嫖娼確有其事,薄書記的紅旗下怎能容許娼妓的存在?

五、薄書記,你治平修齊了嗎?

古人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說明品德修養的重要性。薄書記於70年代末結婚,娶妻李丹宇,於79年生下李望知,其時李丹宇的父親李雪峰是北京市委書記;後李雪峰因文革中的過錯而下臺,薄書記就於1984年結上了谷開來律師,谷開來是原總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區委第二書記谷景生將軍的女兒。
因李丹宇不同意與薄書記離婚,曠日持久京城圈子內弄得盡人皆知。雖然從初級法院到中級法院都判決了離婚,但是韌勁十足的李丹宇,又以自己是現役軍人,軍婚應當保護為由,告到高級法院,最後又鬧到了最高法院。離婚後,李丹宇帶走只有四五歲的兒子和薄家脫離了關係,並很有骨氣地把孩子改姓了李。李丹宇把薄書記刻劃成了陳世美的形象,據說散發了上百萬字的控告信。

薄瓜瓜現就讀於牛津大學,其於12歲起留學英國,據說一直在補習中國文化課程。我們難以想像,一個中國人,在英國長大,長得是中國人,內裡卻是英國芯,成長出來的會是國家需要的人才嗎?他會學習並弘揚中國的傳統文化嗎?

薄書記二個兒子均在外留學,言外之意,英美國家發達、是我們學習的榜樣,說來說去也是外國的教育好過中國。大賢講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共產黨人講究吃苦在前、享樂在後,平民百姓的孩子都沒有地方上學,薄書記就把自己的二個兒子花費巨額學費留學去了。品德高下在哪裡?
薄書記心知中國落後、教育落後,你為什麼就沒有把國家建設好呢?

六、薄書記,你買官了嗎?

薄書記於1982年在社科院研究生畢業後即在中央辦公廳任職,1984年任遼寧金縣縣委副書記,三年二遷任大連金州區委書記,1988年任大連宣傳部長,1992年任大連市長,1999年任遼寧省常委,2001年任遼寧省長,後又任商務部長。升遷速度驚人,看起來薄書記的工作能力和成績確實高人一籌,但緣由似非如此。
誰都知道,薄書記的父親薄一波是建黨大將,是原國務院副總理,權傾一時。薄書記的前岳父李雪峰是北京原市委書記,位高權重。薄書記的現岳父谷景生是原軍方高官,位高權重。由此就不難想像薄書記為何能如此迅速地升遷了。
薄書記,想不陞官都難。對他來說,官根本不需要買,等一下就來了。

七、薄書記,你為人民服務了嗎?

薄書記主政大連及遼寧期間,遼寧及大連經濟均有發展,這也歸功於薄書記嗎?這難道不是貪天之功以為己有嗎?全國都在發展,大連遼寧發展就值得奇怪嗎?許宗衡治下深圳也發展更快啊,難道這全是許宗衡的功勞?
其間大連有個說法「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大量形象工程上馬。大連人民最有發言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事情太多了。而形象工程的出現,說白了不是為人民服務,不是為民心,而是為政績,為官位。

八、薄書記,是你大還是法大?

眾所周知,薄書記今天的權位,是依據中國共產黨組織條例和憲法法律所推舉出來的,也就是法律賦予你重慶市委書記的權位,法律的宗旨是要求你履行法定義務、服務於人民的責任。法律給你權位,你卻用權位打壓法治,以你的人形凌駕於法律之上。
薄書記說了要依法辦事,但你主導下的重慶打黑置法律程序於不顧,置法律尊嚴於不顧,將個人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你利用政法委書記的權位壓製法院的地位,用法院院長的權位控製法院的審判,置法律正義於不顧,你真是大。

九、薄書記,你能打開中國的強權時代?

中國民眾的心理期待許久了,一直期待一個強權政治領導人的出現,希望改觀中國官場的貪腐現象,薄書記的打黑形象似乎塑造了強權的雛形。但這難道不是妄想嗎?毛主席是偉大的人物,他能操控全國人民醉心於內鬥幾十年,這就是強權的本質。


強權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強權太強而沒有監督,可怕的是強權自身的貪腐。文強以自己為榜樣說明瞭強權是不可靠的;毛主席以自己為榜樣說明強權是不可盲從的,否則就是第二個文革;薄書記的打黑只是證明了強權的力量,卻永遠無法證明強權的可靠。

「六十一人判徒集團案」令薄書記受苦受難,令薄一波先生險遭不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薄書記曾深受「人治」之害,為什麼還企圖將「人治」的魔爪伸向多災多難的中國人民呢?

十、薄書記,請展示你的明光

重慶江湖風雨飄搖,薄書記高懸於頂,權力的魔爪不知要伸向何方。
如果薄書記是高尚的,就請展示你的高尚,不要把強權的尾巴露出。
如果薄書記是偉大的,就請展示你的偉大,將強權的屠刀放下。
上下五千年,人民被強權矇蔽,獨裁者用美化的人治行強權之實,荼毒生靈。
中國人民對強權頂禮膜拜,人們都將自己的幸福寄希望於權力的施舍,但權力永遠無法把握。
幸福不會自己走來,人民要向他走去,幸福不在強權那邊!!
好自為之!


{作者 冉然}
 

来源:RFA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