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全國優秀校長辦學九年三遇「被蒸發」

2010-03-05 06: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蔣茂堂
蔣茂堂

去年12月,蔣茂堂被評選為「全國優秀校長」,到人民大會堂領獎。可幾乎同時,他成了「光桿司令」:學生沒了、老師沒了、學校沒了!他說,這是對自己「最大的諷刺」。

今年,朝陽、豐臺、大興、石景山等區縣啟動政府儲備用地拆遷騰退,30餘所打工子弟學校將被拆遷,他位於大興的新苑學校也在拆遷之列。

這位33年前的民辦教師,從2001年起在北京創辦打工子弟學校,先後培養7000名學生。9年中,他的學校「被蒸發」多次,每一次都「重頭再來」。這一次,他的心涼了。

蔣茂堂

50歲,山西人,曾是民辦教師,打工子弟學校辦學者,全國優秀校長。1998年來京在一私立學校任教師。2001年在大興創辦新苑學校,九年來學校四次易址。今年1月8日,處在政府土地儲備範圍內需要拆遷,學校解散。

目前,蔣茂堂保留了電腦、教具和社會捐贈的鋼琴、籃球架等,到處奔走,希望找機會重建新苑學校。

賤賣校產

「我對不起每一個人。」——蔣茂堂

今年1月8日,新苑學校2009年學年上學期最後一天。上午開總結會,蔣茂堂給這一學期的優秀學生頒完「雛燕獎」後,向全校師生宣布:

「上邊通知要搬家———也許不搬,也許再找個地方,同學們下學期等通知吧。」

學校要被拆,他說不出口。去年9月底,蔣茂堂得到通知,新苑學校位於政府土地儲備的拆遷範圍內,國慶以後須騰空校舍。經多方奔走,甚至給大興區區委書記寫求助信,「新苑」的壽命終於保到學期末。

他默默吩咐同學們在離校前,把課桌椅搬到操場上,帶走東西。

「搬桌椅下樓時,孩子們哭了。有人跑過來問我,校長,明年開學還能不能來上課?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蔣茂堂說。

當天中午,全校老師和在學校搭伙的學生在食堂吃了最後一頓午飯。晚上,食堂的兩口大鍋就以10元價格賤賣給附近居民。

同學們離校了,800多套課桌椅滿滿噹噹擺了一操場。第二天,課桌椅連同學校的一些其他「家當」,也開始變賣。

雖然不適應「練攤」的角色,蔣茂堂還是站在操場處理這些校產:近百元的課桌椅,最後以12元一套賣出;還有辦公桌、笤帚、簡單的體育器材……通通以意想不到的低價處理。

校門虛掩著,門縫裡露著小腦袋,但沒孩子進來。在這樣的場景下和學生面對面,他更加尷尬。

「我對不起每一個人。」蔣茂堂深深自責,家人跟著他受苦;老師們那麼兢兢業業地跟著他工作,最後卻失業了;而600多個孩子因學校停辦而面臨轉學甚至失學———但他這個當校長的,卻毫無辦法。

四次易址

「要有地方可去,才算「搬家」,而我的學校每一次都是‘人間蒸發’。」——蔣茂堂

搬家,已不是第一次。從2001年辦學起,蔣茂堂的新苑學校換過四次校址,其中三次,他說是「人間蒸發」。

2001年9月,新苑學校在大興小營村開學。蔣茂堂用當時僅有的2.5萬元租下兩個相鄰的平房小院,打通院牆,花三個月完成裝修。

第一學期招了193名學生,13位老師。辦學不到一年,學生人數翻了近一倍。附近許多外來務工家長,都把孩子送到這個有圖書室、電腦室和校園電視臺的打工子弟學校。還有人為學校題詞:急家長所急,為國家分憂。

蔣茂堂說,當時大興區政協領導來參觀,稱讚學校「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位年邁的領導給他鞠了個躬,說代表大興人民感謝他。但不久,蔣茂堂就接到教委通知,說這太小,不適合做學校。

因一時找不到合適校址,2003年暑假,蔣茂堂將學校所有能帶走的家當——100多套課桌椅、9台電視和9臺奔Ⅲ電腦,花6000元運回老家。

但他聽說原先的院子在他走後,被租給附近一個商販繼續辦學。蔣茂堂不死心,當年11月,他再次「殺」回北京,在大興舊宮鎮接下了一所即將轉讓的打工子弟學校,帶著500多個學生繼續辦學。

不料一個學期後,校舍的房東想自辦學校,把蔣茂堂「轟」走了。他「踏破鐵鞋,跑遍舊宮」,終於在廡殿一村找到一個姓王的房東,願意把房子租給他當校舍。

「我辦學,他收學費。」當時蔣茂堂身上只剩1000塊錢,13萬的房租由房東從學費裡扣。這次的校舍,是兩幢二層小樓,15間教室。但蔣茂堂覺得,這些年始終在「非正規」校舍裡「打游擊」,當過私立學校老師的他,希望給打工子弟提供像樣點的上學環境。

2005年,他用東拼西湊的8萬元作風險抵押,房東按他的設計在大興樹橋村蓋起新苑學校,每年租金25萬元。

「要有地方可去,才算「搬家」,而我的學校每一次都是‘人間蒸發’。」今年初,因地處政府土地儲備範圍,新苑學校又一次「被蒸發」。

直到現在,蔣茂堂依然認為被拆前的「新苑」,是同類學校中條件最好的。他拿出照片,介紹這座由他一手設計的校園:教學樓有4層,雙面樓,24個教室。每間教室有40多平方米,採光充足;食堂有220平方米,辦了衛生許可證;2000平方米的操場由水泥磚鋪就,不再塵土飛揚……

辭職辦學

「社會的大愛把我撫養長大,老師卻教我怎樣做人。」——蔣茂堂

蔣茂堂的老家在山西武鄉縣湧泉鄉洞則溝村,從小被人抱養,嚴重的胎毒使他剛生下來就被遺棄。

他七歲上小學,同學知道了他的身世後,經常欺負他。「不是扒掉褲子就是從後背打我,害得我下課只能躲在廁所裡。」後來,老師知道了這件事,批評了鬧事的孩子,告訴大家以後不能取笑同學。

蔣茂堂說,雖然老師當時只平息了孩子間一個小小的風波,但卻在他心裏埋下種子。「社會的大愛把我撫養長大,老師卻教我怎樣做人。」蔣茂堂從此立志做老師。

「當時覺得老師就是主持公道的人。」這段經歷讓他很早便學會感恩,並對教師這一職業產生近乎迷戀的感情。

他從17歲高中畢業那年走上村小的講臺,成為一名代課教師。期間兩次被清退,他挖過煤、壘過磚坯架,但一直沒有放棄重回講臺的機會,最終憑實力成為當地最好的語文老師。並一路從縣城走到省會太原,走到首都。

1998年,蔣茂堂應聘到北京一家貴族學校,從山西來京教書。「如果一直教下去,也許早買房買車,衣食無憂了。」他說,到2001年,他從一個家長處偶然得知「打工子弟學校」。

他開始關注這一存在於城市邊緣的特殊群體,先後跑遍了豐臺、大興、朝陽等區縣的89所打工子弟學校。「陰暗、潮濕,有些老師板書上,還有錯別字……」出身農村的蔣茂堂為這些孩子們的未來擔憂,他決定辭職自己辦學。

感動師生

「誰說打工子弟不如人?他們身上有城市孩子所缺少的吃苦、耐勞、樸實和上進,只要多給他們機會走走看看,還是能趕上城裡的孩子。」——蔣茂堂

從2001年第一所「新苑學校」起,蔣茂堂就用土辦法開設了「校園電視臺」。每週一、週五下午放學後,在教學樓一樓大廳一臺三十多英吋的電視上會播放校園電視節目。

「你看,我們的學生多有風采!是想像中的泥娃娃嗎?」蔣茂堂翻開校園電視錄製的照片,兩位主持人身穿校服站在紅色幕布前,手持話筒面帶微笑。

給孩子們創造更好的平臺,是這位校長的良苦用心。他說,打工子弟上不了城市的公辦學校,幾乎享受不到任何公共教育資源,就像國家的「二等公民」。

為此,校長成了「社會活動家」。他聯繫城市規劃展覽館這樣的機構,帶孩子們去參觀;鼓勵孩子們參加市裡各種比賽;還通過宋慶齡基金會,邀請外籍老師、香港大學的大學生給孩子們上課。

教務主任倪景珍在蔣茂堂手下工作4年多,工資最初只有600元,現在也不過1600元,但她還是願為「新苑」工作。「老師和同學,都被校長的精神感染。」

倪景珍說,去年12月,學校組織作文比賽。老師沒定題目,但很多學生寫的都是校長讓他們感動的事。初一的黃文洪寫了一篇《一雙漏洞的鞋》,他記錄了自己轉學到新苑學校時,見到的第一個人——一位白髮多於黑髮的中年人,鞋底還漏了一個洞。後來問同學才知道,他就是校長。

「誰說打工子弟不如人?雖然起點低,但他們身上有城市孩子所缺少的吃苦、耐勞、樸實和上進,只要多給他們機會走走看看,還是能趕上城裡的孩子。」蔣茂堂對學生充滿信心,不放過一切機會鼓勵大家自尊自強。

三名「神七」航天員上天,航天員的海報馬上貼滿校園。蔣茂堂在週一「國旗下的講話」中說:「三名航天員叔叔都是農民的孩子,他們通過努力獲得成功,航天員叔叔的今天,會不會是你們的明天呢?」

「會——」

路在何方

「難道打工子弟學校就只能這樣被攆來攆去?」——蔣茂堂

這次「被蒸發」,蔣茂堂賣了學校的課桌椅、辦公桌和食堂的鍋碗瓢盆,但幾年來社會各界捐助的鋼琴、教具、籃球架,他通通沒賣,裝了滿滿10輛貨車運到燕郊一倉庫。而他自己,則背著一大書包的材料,到處奔走。

2月26日,清華紫光公司的相關負責人給他發簡訊,稱有一批書捐給學校。他說,至今沒把學校解散的消息告訴曾幫助過學校的公益人士,「不知如何啟齒」。

他灰心至極,嘆氣:總理不是說,要讓那些有終身辦學志向的人不受任何名利干擾誘惑,把自己完全獻身於教育事業嗎?現實中要做一點事,怎麼這麼難?

「難道打工子弟學校就只能這樣被攆來攆去?難道只管拆、不管人?」蔣茂堂感慨,每次滿懷激情的投入,換來的都是師生的黯然離散,他的心涼了。

旁白

在家人看來,蔣茂堂經常給困難孩子減免學費,又盡力提高教師工資,留給家人的實在有限。不過,家人沒阻止他固執的投入,「新苑是我父親的命。」大兒子蔣鴻飛說。

「老師,你不嫌待遇差就來吧,我歡迎你,孩子們感謝你。」教務主任倪景珍應聘時聽到校長這句話,心裏有說不出的感覺,但覺得這肯定是個好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京報(北京)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