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二代身份證被指有四處語病

2010-02-08 22:3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二代身份證

「狼來了!」在前天由華東師大文學研究所、上海市語文學會等舉辦的「中文危機與當代社會」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嚴厲批評當下漢語使用的混亂,已經由局部蔓延到了整體,由個人推及到了社會,由暫時發展成了長期。沒想到,一張小小的第二代身份證,竟被漢語言專家們挑出了四個值得商榷的語病。

二代身份證有四大語病

一是「二代證」印有照片的一面有「公民身份」字樣,而另一面則印有「居民身份證」五個大字。那麼,持證人的身份到底是「公民」還是「居民」?須知,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法律概念。

二是「公民身份號碼」表達不妥,因為「身份」不具有數字性,只有「公民身份證」才能被編成一個個號碼。

三是用「出生」來指某年某月某日,也屬於不規範。「出生」包含了出生地與出生日等要素,若要指具體的生日就只能寫明是「出生日」。

四是持有長期有效身份證的人,其「有效期限」標注為從某年某月某日到「長期」,「長期」是一個過程,不是臨界點,沒有「到長期」一說。

《咬文嚼字》主編郝銘鑒說,看到如此錯誤百出的用語、用詞、用字的混亂狀況,真的內心十分蒼涼。

標準答案貽害不淺

上海師範大學教授曹旭發表在報紙上的一篇散文,被某名牌高中選作期末考試題。共23分的閱讀分析題,包括提煉主題思想、解釋字詞含義和分析寫作意圖等。有學生拿著這份考捲去請教曹先生,不料曹先生給出的答案竟與出卷老師的「標準答案」風馬牛不相及。而復旦附中特級教師黃玉峰說,他的文章也曾被一些學校拿去編成語文考題,結果弄得他這個原創作者也答不出所以然。

對於所謂「標準化試題」對青少年學習語文的誤導與破壞,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潘文國說,語文水平的下降還體現在語言表達和語匯的貧乏上,說出的話、寫出的文字平淡蒼白,毫無生氣。潘教授擔憂,今後的年輕人可能不會再用「惻隱之心」,不懂「雖千萬人吾往矣」,不知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只會說「我看你可憐」、「老子跟你拼了」、「我要和你結婚」等大白話。

母語豈能被邊緣化

華東師大文學研究所所長胡曉明教授說,中文的危機是對人文的貽害。曹旭教授將母語稱作是「母乳」,飽含著道德、文化、學術等各種營養。而郝銘鑒先生則疾呼,漢語言的「乳母」正在被摻雜進三聚氰胺。當我們心安理得地接受「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哈根達斯」之類商品時,卻發現無法從母語中找到對應的含義,更無法理解這些品牌背後理應包含的文化意蘊。

從事對外漢語教育工作的潘文國教授舉了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例子,在一次翻譯資格考試中,有人竟將「富貴不能淫」譯成了「Be rich,but not sexy(富貴,但不能性感)」。

制發二代身份證 全國超10億張

截至目前,全國已制發「二代證」超過10億張,90%以上的16週歲以上應換證人口領取了「二代證」,全國公安機關超額完成了國務院下達的為8億人口集中換發「二代證」的任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重慶晚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