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壯大之謎》(九)

2010-02-03 08:50 作者:謝幼田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壯大之謎》(19):細緻規定瓦解國民政府軍隊

這個文件的目的主要有以下幾點:

「1、給全國民眾一個明顯的具體容易懂的對日作戰的行動綱領。」

「2、盡最大可能團結一切反日的力量來建立真正廣大的民眾的反日統一戰線。」

「3、儘可能的取得公開或半公開的活動的可能,以便在實際的群眾鬥爭上來揭穿國民黨的真相,在事實上將反日鬥爭和反國民黨的鬥爭結合起來。」

下面提出了七點方法,實際上是利用抗戰的民族危機,巧妙地妄圖推翻國民政府的方法。開頭第一點是:「由一切所謂名流學者,新聞記者,及其他社會上有相當地位的自由職業者等人(人越多越好,不要儘是色彩濃的,要儘可能的找到灰色的甚至平時是反動的,只要他同意這個綱領的共同發表)作為這綱領及委員會的發起人和贊成人。」這一條是先把中共躲藏在「灰色和反動」人物的後面;

「(二)盡一切可能使這個綱領在一切公開或半公開的秘密的報紙雜誌刊物上發表(黨報及黨所領導的刊物報紙要在公開的和半公開的報紙刊物登載以後再發表。」這仍然是要先掩護放暗箭者。)「(三)在公開或半公開的刊物上發表這綱領以後,我們要領導一切革命的組織立即發表宣言,表示贊成和掩護這一綱領……。」注意其中的「領導」兩個字,任何時候,中共都是以「抓權力」為第一。

以下的三條也都是如何擴大影響和加強組織活動。最後第七點是:「要用一切力量使這個綱領及環繞在這個綱領下的一切文件達到士兵中去,首先是在‘剿共’前線和後方的部隊中,必須使這運動在兵士中得到很大的響應。須時刻記得,沒有廣大士兵的革命化,所謂武裝人民的民族革命戰爭及蘇維埃革命最後勝利的保證是不可能的。必須利用上海戰爭時的經驗,用廣大民眾的反日情緒來影響士兵(如士兵在路上走及店中買東西時,組織老太婆小孩工人學生問他們為什麼不去打日本?……)組織與士兵及中下級軍官有關係的一切人,寫信給他們,請他們吃飯……。」瓦解國民政府軍隊的方法,規定得如此細緻。

該秘密信件的最後說:「此外,在實行這個策略時,要防止兩方面不正確的傾向,一方面要防止誤解為要減低階級鬥爭和減低反對國民黨鬥爭,實際上恰恰相反,正確的實行這個策略,是在實際上加強階級鬥爭,加強反對國民黨的鬥爭。另一方面要防止我們許多同志和同情份子慣用左傾詞句和情緒,而企圖將這個綱領馬上修改成為非常紅的。……」

這兩份文件中所顯示:中共的推翻國民政府的根本政策在民族危機加深的時候,沒有任何改變,「武裝抗日必先打倒國民黨」的口號仍然在同一個文件之中;改變的只是中共的策略,即以抗日的名義,將國民政府爭取時間準備戰爭的重要戰略宣傳和歪曲為「不抵抗」,同時鼓動立即全民向日本宣戰來籠絡人心,中共躲在背後,成立全國性的抗日組織,削弱國民政府的領導,再進行武裝推翻國民政府的活動。

《中共壯大之謎》連載(20):中共提出「建立統一戰線」

歷史已經證明,蔣介石主張忍辱負重,以妥協退讓換取戰爭準備時間,是非常英明的戰略決策,中共利用民眾的熱情鼓動立即全面對日宣戰,是為了一黨之私的破壞抗戰的行為。本來作為蘇聯共產黨的一個支部,再結合中共領導人們的奪取政權的野心,就不會首先為中國人民著想,但是這裡用抗戰的名義來破壞抗戰,就更從內部損傷了中國的抗戰。

這裡對於中共「建立統一戰線」的內容,有必要加以說明。中共建立包括全國各個階層的最廣泛的統一戰線的提出,是在共產國際在1935年第七次代表大會以後。在這以前的統一戰線內容,見於兩個多月以後,中共中央發出的「關於開展武裝自衛運動的指示信」。

其中專門對於以上秘密文件的執行情況,逐條總結得失,關於統一戰線的問題指示道:「武裝自衛委員會及其分會,應該發表通電,宣言或派遣代表向日本的工農群眾,朝鮮,臺灣以及世界反帝大同盟,世界革命互濟會,世界左翼作家聯盟等要求實際的援助,以達到中國民眾在真正的武裝抗日戰爭中取得日本的一切敵人之援助與掩護的目的。」

這證明中共中央這時候的所謂「統一戰線」,仍然是基於階級鬥爭原則,只是聯合統一國內外的所謂左翼力量,這些力量是受到第三國際的領導,以推翻各國「資產階級」敵人為基本出發點的。中國共產黨這時候並沒有民族第一的思想綱領,按照列寧的理論,「國家是階級壓迫的機器」(列寧「國家與革命」),除了蘇聯以外,都是「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那裡需要保衛呢?只有「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推翻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只能夠保衛無產階級的祖國。中共當時的作為,不僅僅符合共產國際的指令,而且在理論上也符合列寧主義。

瀋陽民間收藏家詹洪閣向社會公開展示了日軍散佈的"告八路軍將士書"、"九·一八事變"後懸掛在瀋陽橋頭的日本國旗等一批抗日戰爭期間的歷史實物資料,向世人揭露了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真面目,並為研究日軍侵華史提供了重要依據。圖為詹洪閣展示日軍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懸掛在瀋陽橋頭的日本國旗。

在這樣的理論指引和共產國際的領導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在1934年7月派出了有名的「抗日先遣隊」。為了這支「抗日軍隊」的出發,中共中央還專門發表了訓令。現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10集中的題目是:「中央政治書記處、中央政府人民委員會、中革軍委會關於派七軍團以抗日先遣隊名義向閩浙挺進的作戰命令」。那時候,福建省、浙江省都沒有日本的一兵一卒,而是國民政府的心腹戰略地帶。

中共中央規定以下任務:「甲、最高度的在福建浙江發展游擊戰爭,創造游擊區域,一直到在福建浙江江西安徽諸地界建立新的蘇維埃根據地。乙、最高度的展開福建浙江的反日運動。丙、消滅敵人後方的單個部隊,特別是福建浙江邊境上的單個部隊。丁、深入到敵人後方去,經過閩江流域,一直到杭州鐵路及安徽的南部,以吸引蔣敵將其兵力從中央蘇區調回一部到其後方去。」甲點中指出要在那裡建立蘇維埃政權;乙點的「反日運動」,是宣傳,而不是對日作戰;丙點指出的要消滅的敵人,全部都是國民政府軍隊;丁點是真正的戰略企圖。總之,這不是打擊日本軍隊的「抗日先遣隊」。

該先遣隊以尋淮洲為軍團長,樂少華為軍團政治委員、曾洪易為隨軍中央代表,劉英為軍團政治部主任,粟裕為軍團參謀長,共有六千多人。這支「抗日先遣隊」的戰略意圖,連具體指揮作戰的參謀長都不知道。1956年曾經被授予大將軍銜的粟裕,在1988年出版的回憶錄中記述道:「後來我們才知道,當時中央派出這支部隊的更加直接的目的,是企圖以這一行動威脅國民黨統治的腹心地區,吸引和調動一部分‘圍剿’中央蘇區的敵人,配合中央紅軍主力即將實行的戰略轉移。中央領導同志接見我們時,並沒有說明這個戰略意圖。」在1973年,粟裕曾經詢問葉劍英,這支部隊是誰派出的;1973年,朱德就這次軍事行動說:「是準備退卻,派先遣隊去做個引子,不是要北上,而是要南下(指中央紅軍主力從中央蘇區西南部轉移)。」注2所以紅軍主力和抗日先遣隊北上抗日的故事是編造的,根本不存在。

(未完待續)

来源:轉載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