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廣東一男子提殺豬刀索錢特警上陣(組圖)

2010-01-27 23:4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廣東一男子穿內褲提殺豬刀索錢被特警制服
1月26日,東莞,黎恩旺手拿雙刀站在馬路中間,路人遠遠觀望。
 
廣東一男子穿內褲提殺豬刀索錢被特警制服
男子與趕到的防暴警察對峙。 

廣東一男子穿內褲提殺豬刀索錢被特警制服
下午5時37分,兩隊防暴警察趕至增援。

廣東一男子穿內褲提殺豬刀索錢被特警制服
男子被趕到的防暴警察包圍制服

1月27日報導 "我們是東莞特警,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則我們將採取行動!"擴音器中傳來嚴肅的喊話聲,一名手持長刀的男子遲疑了一下。20餘名特警組成的包圍圈在逐漸縮小,"行動!"一聲令下,特警一擁而上,將提刀男子制服--這一幕發生在四環路景湖藍郡附近。

廣東一男子穿內褲提殺豬刀索錢被特警制服
黎恩旺覺得自己窩囊了一輩子,想要做件大事。

昨日下午,他從菜市場拿了兩把殺豬刀,喝了罐紅牛,還打電話通知了記者。接著衝上東莞四環路,開始一遍遍地劈砍路旁一家建築公司的大門。結果被警方圍困,最終束手就擒。

就擒前,他說他要殺死這家建築公司的老闆,儘管那老闆對他"很好",可現實促使他這麼做,因為"憑什麼這些有錢人可以開好車住豪宅,我連煙都沒得抽"。

索錢 脫褲 持刀

黎恩旺來自廣西博白,現年30歲,2008年下半年曾在上述建築公司有過不到兩個月的工作經歷。

昨日下午3時許,他來到建築公司門前,要求賠償。他說,他的腦部曾被公司的打樁機撞擊過,至今頭痛不已,需要花錢治療。公司的監控錄像顯示,他當時情緒有些激動,公司員工謹慎地接待了他。

據員工回憶,建築公司要求黎恩旺提供醫院病歷或者其他證明材料,可他無法提供。接著,他開始苦苦哀求老闆給他三萬元開髮廊,"扶兄弟一把"。老闆理所當然拒絕了。

不料,黎恩旺突然脫掉褲子,沿著四環路一路狂奔,來到附近的同創農貿市場。

商販們回憶,黎恩旺大喊大叫著跑到豬肉攤,握起兩把殺豬刀就走,其間還拐到市場一士多拿了包香菸,喝了罐紅牛。由於黎恩旺手上有刀,市場上沒人阻攔,任他離去。

隨後,黎恩旺回到建築公司。此時,建築公司已報案,且將大門緊閉。黎恩旺頻頻用身體撞門,後來又揮刀猛砍,在鋼化玻璃上劃出片片刀痕。

挑釁 走動 衝擊

警方隨即趕至。鑒於黎恩旺手持雙刀,東城民警不敢貿然行動,只能將道路封鎖,嚴陣防範。其間,黎恩旺撥打本報電話,指定記者前去採訪。在此之前,他曾約過一次本報記者,當時他說自己窩囊了一輩子,想做件大事,希望記者到時帶攝像機去採訪。

黎恩旺見到記者後顯得興奮,手持雙刀向記者走近,試圖對話,但被警方攔住。

交談 繳械 就擒

隨後的長達一個小時的時間,黎恩旺沒有再做衝動之舉,只是繼續拿著雙刀,盤踞在路中央。圍觀人群越聚越多,不少市民開始指責警方為何遲遲不行動。

下午5時37分,兩隊防暴警察趕至增援。大約五分鐘後,防暴警察穿戴好裝備,拿著一根長約1.5米的警棍,向黎恩旺的四周靠近。黎恩旺對此彷彿毫不在意,在警方包抄之際,他還放下雙刀,從上衣口袋裡拿了根香菸,點燃後原地站立。警方開始喊話,限他十分鐘內放下武器,可黎恩旺拒絕聽命。

幾分鐘後,一名沒有持盾牌的警員靠近,與黎恩旺作最後的交談。交談過後,黎恩旺突然放下雙刀,在其身旁的防暴警察們一擁而上,將其摁倒在地,押解上車。

上車前,黎恩旺見到本報記者,他高喊了聲,"你要記得跟蹤這個事情啊"。

黎恩旺其人

本月19日,黎恩旺曾撥通本報報料電話,稱要殺死建築公司老闆劉敬新。記者對其進行採訪後,勸其冷靜行事,但黎恩旺堅決不聽,並稱自己已報過警。隨後,記者又致電劉敬新,提醒他注意。

"從小被欺負著長大"

黎恩旺的家位於廣西博白縣水鳴鎮的一個貧窮村子。四個姐姐已出嫁,36歲的哥哥至今還沒成家。黎恩旺對家庭充滿了抱怨,甚至是憤怒。在農村,家中男性的多少決定著一個家庭在村子裡的地位。黎家有兩男四女,相對處於弱勢。"我們從小被欺負著長大",黎說,父母不識字,什麼道理都不懂,被人欺負,只能忍。2004年,他與鄰村人打架,被砍傷了腿,派出所做了筆錄後,就再也沒管過,本來就有病的老爸為此臥床不起,十幾天後去世了。"我覺得是派出所害死了我爸,我不再相信派出所,不相信法律,法律只保護有錢人。"

父親去世後,黎的四個姐姐相繼出嫁,兄弟兩個外出打工。黎說,我打也打不過人家,沒錢也沒關係,只想找點錢做點小生意。

來莞打工不順

黎恩旺2008年來莞打工,幫賭場看場,每個月有四五千收入。2008年8月份,進入一家建築公司工作。9、10月份因為公司沒有施工,多數工人離去,黎留下來看打樁機。"公司什麼也不管,我們都是自己做飯,煮一鍋飯吃一天,有時候,連個煙頭都撿不到。兩個月後,終於要開工了,但開樁機的師傅卻要趕我走,我熬了這麼久,現在開工要賺錢了,卻要趕我走。我與樁機師傅吵了一架。就去找老闆劉敬新,老闆把工資、伙食費都給我了,安排我到另一個工地繼續打樁。"

2008年底,黎恩旺找到老闆劉敬新,希望承包一部打樁機單干。劉敬新答應了他。2009年,黎恩旺找了師傅和工人,在工地上打樁。

黎恩旺有了一筆不錯的收入,但他"打麻將、玩牌,每次幾百,有時候幾千,都輸光了。"想找本錢做生意時,卻發現沒錢。"我就想找老闆借三萬塊錢開個髮廊"。

黎恩旺說

我覺得這個社會就是八個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以前腳踏實地,好好幹,能出頭。現在腳踏實地幹,我又沒那個本事。

在道德上,我不應該這麼做,但在現實中,我必須這麼做,我沒有回頭路了。

童年對一個人的未來影響很大,童年不好,這個人將來也不會好。

我叫黎恩旺,有恩才有旺,只有別人施恩與我,我才能旺,沒有恩,我不會旺。

從人道上說,老闆不是可以,是真可以。

人只要一天不死,就要吃飯,沒衣服、沒飯吃,就只能去偷去搶。

並不是我不想做好人,是家庭環境、社會現實沒有給我機會。

這樣做,沒什麼划不來的,我28歲了,還沒拍過拖,有錢人什麼都有,我連煙都沒得抽。與其苟且活著,不如通過這樣來改變命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