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擊斃平民 貴州警方13次迴避尖銳提問 記者怒了(圖)

2010-01-21 10: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擊斃平民 貴州警方13次迴避尖銳提問 記者怒了(圖)

警方發言人對尖銳問題的搪塞,引起記者不滿,一記者高喊"嚴重抗議"

擊斃平民 貴州警方13次迴避尖銳提問 記者怒了(圖)
安順市公安局分管刑偵的副局長冉太有被媒體層層包圍

擊斃平民 貴州警方13次迴避尖銳提問 記者怒了(圖)

案發現場

昨日11時,貴州省安順市人民政府在政府辦公樓7樓會議室召開第二次新聞發布會,就關嶺縣公安局坡貢派出所副所長張磊用槍打死兩名村民案件進行通報。僅僅持續半小時的發布會上,安順市公安局副局長被記者"問爆",一問三不知,13次拿調查當擋箭牌,場面數度混亂。

當事警察開3槍擊中死者

安順市公安局分管刑偵的副局長冉太有通報說,現場勘察和屍體檢驗結果顯示:張磊所持六四式手槍共擊發5枚子彈,其中2槍為對天鳴槍示警,3槍擊中兩名死者。死者郭永誌的頭部左顳頂部和右大腿中段被子彈擊中,死者郭永華頭部左眼瞼下方被子彈擊中。

法醫檢驗顯示:兩名死者中槍創口符合近距離射擊和接觸射擊的特徵。

安順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政委、法醫許勇說,接觸射擊是指槍口與對方的皮膚接觸。

郭永誌身中兩槍,哪一槍在前,哪一槍在後?許勇說,通過屍檢,可以確定郭永誌第一次被擊中的部位系右大腿中段,彈頭穿過肌肉後打在地上。第二槍是從頭部左顳頂部射入,彈頭從後腦部位穿出。

為何補一槍仍在調查中

當一個人被第一槍擊中後,已經喪失了反抗能力,有無必要再開致命的第二槍?

冉太有說,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當事副所長張磊目前是在接受刑事偵查還是紀律調查?冉太有說,由於案情複雜,張磊仍在接受調查。

死者酒後失控情緒激動?

通報稱官方調查了51人次,證實當時死者郭永誌情緒激動,不聽勸阻,搶奪張磊的槍支被打死。

冉太有說,兩名死者遺體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超標,死者郭永誌體內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為299毫克,郭永華為233毫克。這意味著死者被打死前為醉酒狀態。

而之前,死者家屬郭永文則說,當天中午,他們7人一共喝了半斤白酒和一斤泡酒,兩名死者頭腦清醒。

他們喝酒的三平餐館老闆娘證實,他們7人從外面帶了一瓶白酒,約有一斤,此後又從餐館內購買了一斤泡酒,該老闆娘說,沒有發現有人喝醉。

對於坊間傳言張磊喝酒的一事,冉太有說,經檢測,張磊的酒精含量為零。

鎮長承認用救濟款補償

昨日,有媒體報導坡貢鎮政府挪用了70萬元救濟款作為給兩名死者家屬的補償款。

在昨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坡貢鎮鎮長吳昕堅決否認了這種說法。

吳昕說,出於維穩工作需要,加之死者家屬比較困難,且屍體停在街頭影響行人出行等原因,鎮政府從工作職責和人道主義職責出發,從民眾救濟救助渠道進行補償。

35萬元補償款在當地算是比較高的數額,為什麼貧困鄉鎮給與死者家屬這麼高的補償?吳昕說,"不給35萬,死者家屬將不配合屍檢和調查取證。"

但他承認,70萬元補償款來自民政救濟資金,"政府只是暫時墊付,在案件調查完畢之後,事情處理完畢後,會專題研究。"

■對話

法醫:頭部致命一槍是接觸射擊

安順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刑事科學技術大隊大隊長、法醫汪馳明在案發後參與了對郭永華和郭永誌的屍檢,他通過死者的中彈部位分析開槍細節。

汪馳明在調往市局前,曾任關嶺縣公安局副局長。

記者:屍檢是什麼時候進行的?

汪馳明:第二天上午10點40分開始屍檢。考慮到當地民風民俗習慣,就把屍體移到坡貢鎮衛生院,用布圍成一個簡易的屍檢場所。按常規,這麼大的案件,要把屍體送到殯儀館屍體檢驗室檢驗。考慮到家屬的感受,如果把屍體運走,他們會不理解,所以就近檢驗。

記者:屍檢除了警方技術人員外,還有哪些見證人?

汪馳明:屍體檢剖通知書送給家屬,經過家屬簽字同意;屍檢是在檢察院羅副檢察長和趙科長的監督下進行,邀請了兩位與此事件無關的群眾見證此事,死者家屬也在場。屍檢的主體單位是貴州省公安廳物證鑑定中心,我們協助他們。

記者:對死者屍檢的結果是什麼?

汪馳明:一號屍體郭永誌,一個是右側大腿中段偏內側有創口,射入口在大腿內側,射出口在膝蓋腘窩(膝蓋內側)。外褲褲襠部有創孔,這個創孔是在皺褶的狀態下形成的,也就是說,開槍時槍口就在襠部位置。

郭永誌頭部左額顳部,即眉骨斜上方,接近太陽穴的地方,是入口,出口在右枕部,接近項部。之所以如此判定,是因為左額顳部創口中央部位組織缺損,周邊有挫傷輪,如果是近距離射擊,還會留下火藥痕跡。綜合判斷,這一槍是接觸射擊,即槍口碰到了皮膚。

記者:通過屍檢,郭永誌是哪裡先中槍的?

汪馳明:根據案發現場死者倒地後頭部流血的多少、部位、方向,以及血跡的攤數,只有一攤血,綜合判斷,郭頭部中槍後,倒地後就沒再動過,是致命的一槍,由此判斷,這是第二槍,腿部是第一槍。

記者:既然第一槍是打到了郭永誌的腿部,那他還有無行動能力?

汪馳明:根據常規和我們的經驗,更主要是受傷部位的特殊性,郭應該還有行動能力,也許郭中彈後還不知道腿上中過槍,因為他當時情緒激動,再加上確實喝酒了,當時也許沒有痛感。

結合襠部是皺褶這一情況,雙方應該是近距離相互抓扯,並且兩個人的手都接觸到槍了。很可能是抓扯中,握住槍的手,或接觸槍的手,往下一壓,槍走火。我個人傾向於這樣認為。

記者:那2號屍體郭永華的屍檢情況是什麼樣的?

汪馳明:郭永華屍體的射入口在左眼眼下,顴骨稍內上一點,是近距離射擊,槍口沒有接觸到皮膚。火藥火力作用範圍內的射擊,為近距離射擊。還是從右枕部出來。射中郭永華也是在抓扯中發生的。

記者:從現場血滴的距離看,能看出兩槍的空間距離嗎?

汪馳明:應該都不遠,很近的。被打第一槍後,雙方應該還拉扯在一起。

記者:既然近距離射擊,張磊衣服上有無血跡?

汪馳明:張磊的衣服封存在縣公安局,下一步將進行檢驗。

警方態度引起媒體不滿

記者高喊"抗議"

在昨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由於主持人有指定貴州和安順本地媒體提問之嫌,且警方新聞發言人不回答實質問題的原因,曾幾度引起外地媒體的抗議。

通報階段結束後進入記者提問階段,一開始,儘管很多媒體舉手提問,但前兩個問題主持人分別指定安順政府網和貴州日報的記者提問,這兩家記者提出的"請問張磊是否和發生糾紛的群眾有過矛盾?坡貢鎮政府為什麼要和死者家屬簽訂賠償協議?"的問題,都是經過外地報導過。

在第三次提問時,主持人再次將手勢指向當地媒體,外地記者隨即站起來提問:"張磊目前是被刑事調查還是被紀律調查?官方給張磊的定性是‘經驗不足,處置不當',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如何來看待張磊的行為?"

安順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分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冉太有回應說,目前,張磊是被公安機關停止職務,他在接受調查,相關處理會在調查結束以後依照有關規定進行處理。

之後,有記者問,為何張磊槍槍都是射向要害部位?冉太有回答說,根據調查,我們要明確指出,這種說法是不客觀的,其中兩槍對天鳴槍示警,一槍擊中非要害部位,不存在對郭永誌進行擊傷後再上前對其頭部進行射擊的情況。

一家週刊記者認為,冉太有的解釋有為當事警察開脫責任之嫌,隨即高喊:"我抗議!你們這場新聞發布會是經過導演的。"

隨後對於外地媒體紛至沓來的關於開槍細節的追問,冉太有一直避重就輕拒絕回答實質問題,"等最後的結論出來,我們再公布事實。"期間,發布會幾次遭到外地媒體的抗議。

"那今天這個新聞發布會是通報案情的進展過程呢,還是最終定性?請正面回應!"有記者問,冉太回答說:"這個是目前我們調查的情況,這個不是最後的情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