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延誤或誤診 甲流患者生命垂危及冤死

2009-12-11 08: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近來,中國甲流死亡人數爆增,據報導,甲流患者最初都按普通感冒治,甚至持續高燒幾天都不給住院,直到病情加重,才轉到當局指定的甲流專院,但此時已失去治療最佳時機,很多患者已生命垂危,甚至死亡,家屬強烈質疑醫院應承擔責任。

持續高燒 當普通病人治 孕婦生命垂危

據錢江晚報10日報導,12月1日下午,23歲的孕婦劉思思剛從寧波市婦兒醫院轉送到寧大附屬醫院後,醫生就已向家屬下達了正式病危通知。此後,家屬不斷收到醫生口頭通知——病危!

劉思思的30多個家屬,輪流守護在重症監護病房外,不願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劉思思的家人說,就在10多天前,這個懷孕7個月、健康漂亮的劉思思,還盼望著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媽媽。

11 月26日下午,劉思思突然感到喉嚨痛,渾身不舒服,以為感冒。一量體溫,40℃。丈夫林春立刻陪妻子去鎮海駱駝醫院就醫。因孕婦體溫太高,醫生立刻建議她到市婦兒醫院就診。他們來到市婦兒醫院,徐醫生為劉思思開了「清開靈」與「泰諾林」,並開了兩天輸液單,輸液藥品為阿諾西林,告知她兩天後複診。

28日下午,劉來測體溫是36.9℃。30日下午,家人帶著劉第三次來到市婦兒醫院,量體溫為39.5℃。醫生說無需住院。12月1日下午,家人又帶著發燒的劉思思來到市婦兒醫院。這一次,「醫生說思思的病情已非常嚴重,要立刻轉院治療。」劉振耀說。

當晚10點,劉思思住進寧大附屬醫院。「一到醫院,醫生驗完血後說,90%是甲流,而且已經非常嚴重,要馬上住進重症病房。」12月1日晚,寧大附屬醫院呼吸內科下了重危病員通知單,診斷為重症肺炎、呼吸衰竭,並明確劉思思患重度甲流。至此,劉已持續高燒5天了。

孕婦家屬認為,市婦兒醫院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提出強烈質疑,持續高燒,為何不讓去發熱門診就診,為何不讓住院,導致劉思思失去最佳治療時間。

甲流當肺炎 病人冤死

此外,山東省曲阜市勞動局保險科科長王戰,因感冒、發燒就醫,被醫院誤診為肺炎醫治,最後被確診為甲流,由於失去救治時機,於11月28日經搶救無效死亡。現家屬正為此事申冤,認為醫院失職,擔誤了治療時間,要求當地政府給個說法。

11月5日晚,王戰發高燒,服藥後沒有明顯療效。6日到8日在社區診所輸液治療,仍高燒不退。9日上午,在家人陪同下到曲阜市人民醫院呼吸科就診,醫生診斷為肺炎,住院治療。

家屬曾問過醫生「會不會是甲流啊?」醫生沒有回答。他被安排在23床,有著六張床位的大病房,掛上點滴後,體溫從39 °C多降了下來。住院當天,王戰的許多同事、朋友和親戚到醫院探望,他們懷疑患的是不是甲流,建議他到上一級醫院去診治。但王戰相信醫生的診斷是肺炎。

家屬表示,王戰11月5日到12日治療失誤。前三天感冒、發燒,在社區診所打了針,9日進醫院,沒有按甲流上報,按肺炎治療,12號病危,才說疑是甲流。主要是醫院擔誤了治療時間,確診是甲流死亡病例。家屬正為此事申冤,要求當地政府給個說法。

甲流患兒轉院病情危重 出院死亡

據廣州日報9日報導,一名年僅3歲的周姓男孩,從廣西貴港跟隨父母來廣州打工,卻不幸感染上了甲流,近10天轉為重症患者,生命垂危。家屬要放棄治療,原本已進入醫院的男孩,卻從醫院裡出來了,8日被發現躺在廣從公路旁的乾涸水溝裡已死亡,他的父母則去向不明。

11月26日,這名3歲的男性患兒周某出現發熱、咳嗽等症狀,當天於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就醫。但直到12月3日,病情加重,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網路才報告為甲型H1N1流感危重病例,並按規定轉至廣州市兒童醫院救治。

轉院後,12月5日,患兒病情危重。6日,患兒家長及家屬一行約10人,先後兩次要求放棄治療並出院。患兒於6日晚11時左右辦理出院手續。

據知情人透露,男孩父母是因為無錢醫治才堅持要帶孩子出院,本打算回廣西老家繼續治療,在回家途中卻發生了悲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