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該拆北京中共的牆了

2009-11-11 19:26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義大利《自由》報編輯註:西方的領袖們正在柏林慶祝新歐洲自由20週年,但中國最知名的持異議人士寫道:"我們幫助改變了歷史。"中國人民正在遭受著前蘇聯一樣的暴政,但他們的牆還在那裡。在"該拆北京中共的牆了"一文中,紅色帝國裡最著名的持異議人士向西方自由國家呼籲,讓我們不要忘了那些生活在沒有自由中的人們。

在柏林牆沒有拆掉之前,知道柏林牆的中國人比俄國人多。 中國的共產黨和蘇聯東歐的共產黨在60年代吵翻了,中國的所有報紙都在找機會痛罵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國家,用放大鏡尋找共產黨國家的陰暗面。這可能是當時一些媒體工作者可以批評共產黨的唯一機會。說中國的陰暗面要進監獄,幫助中共罵蘇聯則是合法的,包括南斯拉夫的鐵托和義大利的陶裡亞蒂,都是中國媒體上的大名人。中國人就是那個時候知道了柏林牆。

我工作的單位有一個從來不看報紙的老工人。 當我們幾個年輕人議論柏林牆的時候,突然插了一句:那不是就像臺灣海峽一樣嗎?大家一聽都愣住了:怎麼沒想到這麼恰當的比喻呢。馬上有人打趣他說:怪不得把你當反革命下放到農村呢,說得這麼清楚你不是反革命誰是呢。笑過之後,大家就開始議論柏林牆和臺灣海峽的相同和不同之處。越說越覺得那老頭的評論非常準確。而且還加上了38度線和17度線。共產黨的制度把這四個民族分成了兩半。

共產黨的制度是一種反人性的制度。這不但是公認的, 而且是共產黨自己反覆強調的事實。在它上臺之前,人們很容易被它的美好承諾所欺騙。但是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人們很快就覺得無法忍受了,反抗隨後就會發生。但大多數人沒有反抗的勇氣,只能選擇逃避。在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都發生了持續不斷的逃亡潮。為了保護自己的勞動力不被吸引到自由世界,柏林牆是共產主義的必需品。

記得上中學時在中國有一本很流行的蘇聯小說, 講的是邊防軍如何阻止人們偷越"蒂薩河畔"的邊界。看了看地圖很不理解:對面也是一個蘇聯集團的"社會主義國家"呀。長大後才明白:就連東歐國家不同於蘇聯的那一點點自由,對人也有巨大的吸引力。沒有邊防軍嚴加防範,蘇聯也沒辦法保證它的奴隸不會大量逃亡。自由對人的吸引力,只有失去自由的人理解得最深。

臺灣海峽和柏林牆的最大區別,就是不能用幾分鐘的冒險翻越。 一百多公里的海峽,對人的體力來說大大超越了極限,但是仍然不能阻擋逃亡的潮流。有條件駕駛飛機逃亡的人雖然極少極少,中國的軍隊還是非常小心的控制加油,以保證飛機中的油量不能到達任何"敵對國家",包括蘇聯、朝鮮和越南。要阻止自由的吸引力,不得不花費很大的精力。

即使這樣,仍然無法完全阻止人們逃離專制統治。 香港的狹窄的界河,成為很多年輕人冒險的聖地。開始有人用輪胎當作救生圈偷渡,成功了。很多人就效仿。邊防軍用打破輪胎的方法阻止逃亡。於是有人就用麻袋裝滿了乒乓球。邊防軍只好增加人數,小小的界河成了駐軍最密集的地區。還是有人冒險從海上游泳偷渡,很多人因此成了鯊魚的食物。但是自由的吸引力勝過了鯊魚的牙齒,海上逃亡幾十年都沒有停止。這證明了一句中國古代諺語:苛政猛於虎。逃避暴政統治,追求自由是人類的自然傾向。

當柏林牆倒塌的消息傳來時, 我們中國人正處在一場集體追求自由失敗的沮喪之中。中國的學生和市民採取了比湧向西柏林更勇敢的行動,試圖用他們的血肉之軀推倒中國的柏林牆。但是在共產黨軍隊的坦克和機槍的屠殺之下,我們失敗了。在收拾了同伴的屍體之後,中國人含著眼淚祝福德國和東歐的人民得到了自由。在這片沮喪之中,他們的勝利就像黑暗中的篝火,給了我們希望,給了我們鼓勵。很多人在心中默念著一句電影裡的台詞:消滅法西斯,自由屬於人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