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薛顛像形術--形意拳「入像」說

2009-09-03 21: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編者按:傳統武術是中華神傳文化的一個瑰寶,現在中國大陸產生的所謂的新武術,強調表演性缺乏實戰性,更沒有修煉的內涵。定於今年 下半年開賽的第二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是全球武林的大盛事,其宗旨是:"以繼承中華傳統武術精華、促進交流、弘揚中華神傳文化、提高武術技藝和武德為 目的﹐通過中華傳統武術比賽﹐展現中華文武道德的傳統理念。"

那麼,什麼是傳統武術呢?被譽為"中華武學最後一個高峰 期,最後一位見證者"李仲軒口述的和與之相關的文章,希望對我們認識什麼是傳統武術有所助宜。全文包括李仲軒老前輩,生前所發表的全部24篇文章,和在李 老去世後才得以發表的遺作五篇,以及唐家後人的一篇《唐傳形意八卦掌》,總計30篇。分為:尚式形意、唐傳形意、薛顛像形術和李仲軒前輩遺作、形意拳相關 文章五大類。

李仲軒前輩遺作--.形意拳"入像"說

入像,便是化腦子。到時候,各種感覺都會有的。碰著什麼,就出什麼功夫,見識了這個東西,你就有了這個東西--這麼說,怕把年輕人嚇著,但拳是這麼玩的。分不清,身體超出了身體的範圍。恍然,跟常人的感覺不同,那時候出拳就不是出拳了,覺得兩臂下的空氣能托著胳膊前進,沒有了肌肉感;兩個胯骨頭,能牽動天地;一溜躂,萬事萬物乖乖地跟著......這都是走火入魔,腦子迷了。

但練拳一定得走火入魔,先入了魔境再說。有了恍然,處理恍然,是習武的關口,要憑個人聰明瞭。處理好,就鯉魚跳了龍門。恍然來了,讓它傻傻地過去,練武便難有進展。把魔境的好處全得了,所有甜頭都吃了,也就沒有了魔境。形意拳對人腦開發大,培育智能。人上了歲數練,也很好,把腦子練出境界,方能延壽。一天到晚納悶:

"我怎麼這樣了?"--膽子小,那就快點找個師傅吧。好多人都是練拳練怕了,所以才不練的。不是不能成就,是不敢成就。

師傅就是你的心態,告訴你:"要當好漢。沒事。這麼辦。"一句話就救了命。師徒感情好,是師傅對徒弟生命的參與太大了,徒弟對師傅有依戀。師徒強於父子。拜師傅,就是當自己動搖時,找個能給自己做主的人。

人是太容易動搖了,世上沒幾今天生的好漢。尚雲祥師緣不佳,學了一次,就離了李存義十年。但他自己把功夫練出了境界,自己能作自己的主--不是練拳的不知道這有多難,所以尚師是天生的好漢,有絕頂的聰明。

唐維祿幸運。師緣好,一開始就跟著李存義,得的好處一大片,跟上就不走,直到李存義趕他。當時唐師五十左右,李存義說:"再這麼跟著我,你就老了。"說了好幾次,唐師才走。李存義把尚雲祥找著後,尚雲樣也是見了師傅就不走,給畫龍點睛了。

師傅是寶,師傅不趕,徒弟不走。沒師傅了,師兄弟就得扶持,唐師便總找尚師相互印證。他倆說話很嚴肅的,兩個不是文人的人,說出的話高深極了。兩個平時不大說話的人,這時候也就有了口才。外人聽不懂,也不讓聽。我悟性不高,人也不夠勤奮。回憶一下,年輕的時候,其實跟我的師傅們是說不上話的。能跟他們說上話,得多大修為?基本上是師傅說什麼,就揣摩什麼。得著一句話是幸運,弄懂它就難了。體悟到一點,比考上狀元還高興。

拳就這麼邪乎,武比文難。練拳得常新常鮮。小時候,聽大人們講:"失意的人看《聊齋》。"我六十歲以後,《聊齋》不離手,有時感慨,難道我也成了失意的人?練武人容易單純,要打抱不平,眼裡不摻沙子。《聊齋》講了世上複雜的事,欺詐姦盜,看看,便知道事情遠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聊齋》中都是被冤枉的人,心有苦衷,看看,能找到共鳴,便緩和了情緒。書裡怪話多,怪話就是真話,怪事多有隱情。

薛顛讀《易經》,沒教過我。但年輕時畢竟受了影響,這些日子就想讀它,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家裡就有了本《易經》。很破,封面都沒有,幸虧裡面不缺頁。一天到晚看,後來這本書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沒了。

年老不管家,家裡人一收拾東西便再也找不著了。總算晚年,過了幾天讀易的癮。我也是直到自己老了,才明白了年輕時就知道的老理。此書對人生有好處,什麼感慨都在裡面,猶如練拳化了腦子的人,一切清晰了。

薛顛讀它是有原因的。薛顛的程度,我不敢推測,神鬼難知。要珍惜時光,真正練進拳裡去。得點智慧,人生就有了改觀。找師傅學倆狠招--沒人理會這閑茬(次要),找師傅就是找個人把自己腦子化了。

化腦子沒法寫,寫了也寫不完,捅開這層窗戶紙,形意裡面的好東西多了。化不了腦子,幹著急,這輩子等於白練了。練武的多,化腦子的少。化腦子的人裡,得點甜頭的多,化完的少之又少。傳拳不傳意。技術可以傳授,經驗沒法傳授,頂多能感染一下。

這個意,不是想出來的東西,而是得來的東西。一刻意就沒了,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得了。講一點技術。唐師去世前囑咐我照顧他的老朋友,他們出了事,一句話我就到了。其中有張克功、劉三丫,都是燕青門元老。鐵襠功是內養,坐著練的,要有綿綿彈力,方可上下滋養--這是燕青門的東西,我說不太好。形意的樁功是站著練的,床上也有樁。躺在床上用兩腳打劈拳,不真動,感覺上動著就行了。打劈拳時,要吸著手心,同樣,腳心也吸著。

第二天站著打拳,感覺會全然不同,有了如犁行的味道。人整片整片地行進,飄然勻實。形意的勁道妙在腳心。平躺時,呼吸不順暢,馬上一側臥,氣一下順到腳。在床上輾轉反側,是在練呼吸--會了床上的樁,也就會了溜躂。先以形調氣,日後,用腦子練拳時,呼吸也會起變化,不是"升降吞吐"所能概括。呼吸一微妙,生理就微妙了。

到了季節,貓會叫春--這便是雷音。功夫到了季節,自然會有雷音,不能管它,只能由著它。從身子深處出來了,等著它再落下來,不能管,管了會炸肺。雷音有時有聲有時沒聲,雷音是一種匪夷所思的呼吸,化了腦子後才會有此現象。雷音不能強練。

比武時發聲,對發力多少有點幫助,但雷音主要是腦子調身子時的現象。形意拳有"隨手蛇形"的說法,就是說練蛇行要練到功成自然、一動就來的程度,那時人就可以順著蛇形出變幻。也要順著雷音走境界,出聲便是出靈感。隨上雷音,一日千里。槍勁就是拳勁--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這麼說。

練槍為了出拳勁,但出了拳勁,拳勁就比槍勁美妙。這美妙是因為溶了腦子,練槍得肌肉勁快,得靈感勁慢。向上求索時,不管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這桿槍我們都不要了。形意門的怪事不敢講。年輕時,我一度住在丁志濤家。在那時,唐師給我們表演過追火車。就是讓我們坐一站的火車,唐師說了:"我抄近道追你們啊。"等我們到了,見唐師在火車站等我們呢,搖著扇子,身上沒汗。能抄的近道,我們都想了,抄上也不會那麼快。我和丁志濤都不敢說話了。

一篇怪話,聊作談資。

整理者附記:

李先生1988年講述:形意簡單的練法就是練"辶",這個部首叫"走之"。"、",這一點,就是沉著,拳要先練這個勁,一沉能著上,著上就是一沉。身子往下一沉,手能著上對方,千招萬勢都可以這麼打人。有了渾身一沉,看懂八打歌訣,渾身能沉能著。但作一個死錘子,光錘這一下也不行。沉下去,還要能起來,但這一起可就風舞龍翔了,一把錘子變成十八般兵器。"、"要扯成"辶"。這是身法變化,也是勁催的。轉七星,有了一沉再轉,從一沉裡轉出新東西來。形意拳在"走之"裡。

2004年3月4日記錄,李老背誦八打歌訣,如下:形意有三挺,挺腰挺脛挺氣,有坐腰沒塌腰。頭打落意隨足走,起而未起站中央,腳搶中門站正位,就是神仙也難防;肩打一陰返一陽,後手只在胯下藏,合身輾轉不停勢。舒展之下敵命亡;肘打去意上胸膛,起手好似虎扑羊,進退必須查敵色,自然之下敵命亡;拳打三解不現形,現形不為能(三節有結有解[jie],所以三節又稱三解),寧在一思先,不在一思後,寧在一思進,不在一思停(思,腦子一閃念。比武是念動身動)。

氣打落意不落空,分分秒秒必須爭,與人較勇需穩重,兩手分敵定太平(分,把敵人的整勁打散了。氣,即勁。);腳打踩意不落空,消息全憑後腳蹬,與人較勇無別備,進退好似卷地風;臀打中解緊相連,精查敵意莫輕還,臀尾全憑精靈氣,取勝速轉莫遲延;胯打中解緊相連,陰陽相合胯為先,裡胯好似魚打挺,外胯藏式變勢難(肚皮與臀胯緊相連,胯打臀打都是肚皮功夫。用外胯破綻大,難以打人。移形換影,將外胯換成裡胯再用。魚打挺是挑勁,胯上輪了大槍)。以上是剩餘的一點記錄,因李老辭世,文章無以為續,請讀者諒解。

【第二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網址:http://martialarts.ntdtv.com/

来源:武林志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