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陝西11歲女童宿舍內遭強暴 官員協調封口(多圖)

2009-07-25 04: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核心提示:5月21日,陝西榆林一名11歲的女童在宿舍內遭強姦。事發後,在當地官員協調之下,學校和受害者達成協議,學校賠償費用,而受害者保證三日內在紀檢、監察部門、各新聞媒體上消除對校方的不良影響。

陝西11歲女童宿舍內遭強姦 官員協調封口
遭受身體傷害後,小月禁閉心扉,神誌異常

陝西11歲女童宿舍內遭強姦 官員協調封口
缺失的門閂和敞開的門洞在校方看來都是不會讓校園和師生出事的

女童小月(化名)雙手緊緊抓住母親和姐姐的胳膊,腳步匆忙地閃進記者的房間。隨著"哢嗒"的關門聲,她驚恐地抬起頭,死盯著門閂看了三五秒鐘,直到母親伏在耳邊說"門已經上鎖了",才肯坐在床沿,將身體埋在母親懷裡。

小月的頭始終低垂到前胸,神情麻木,長久沉默,一個人蜷縮在自己孤獨的世界裡。每每提及那晚發生事情的任何細節,緊鎖心扉的她都會拉住母親說:"走,咱走!"

發生在榆林橫山縣韓岔中心小學的女童強姦案再次引起社會的關注。

女童校舍內遭強姦--

老師們稱"那晚沒聽到任何異常響動"

2009年5月22日,週五。下午1時半,榆林市橫山縣韓岔鄉村民高石(化名)發現應該在1時左右按時回家的女兒小月依然不見蹤影,便駕駛摩托車趕到五公里外的韓岔鄉中心小學。校長張培宏在學校大門口迎上來說:"正要給你打電話,沒想到你來了。"高石頓時感到腦子就有些蒙,心裏慌亂起來。他小跑著衝進班主任張曦的辦公室,只見女兒小月兩眼無神地坐在椅子上看著腳尖。

聽到父親的聲音,小月起身扑了上來,死死抱住父親的腿號啕大哭。高石做夢也沒有想到,十多個小時前,就在自己年僅11歲的女兒身上竟然發生了一場慘劇--

5月21日夜裡11時到零時許,韓岔鄉中心小學四年級女生26號宿舍裡的十個女孩子都進入夢鄉,突然宿舍門被一男子輕輕地推開。那位體格健碩的男子掏出手機,藉著熒光將每個女孩的臉都掃視了一遍後,便坐在了門口那張與小月相鄰的空床上。接著他用手死死卡住小月的脖子,低聲吼道:你敢叫,就讓你見不到你達(父親)你媽!仍未入睡的小月的同學侯某起初以為是老師來查房,聞聽此聲也被嚇傻似的一聲也不敢吭,眼睜睜地看著那男子在夜色中將自己的同學小月強暴了。

事後,男子從容地拉開女生宿舍房門,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學校的老師們均稱"那晚沒聽到任何異常響動"。

鮮血染紅女童兩條褲子--

女童獲獎作文寫的就是家裡護院小狗

天亮後,小月像往常一樣走出宿舍做早操。下身的鮮血再次流了下來,染紅了她的褲子。班主任張曦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簡單詢問情況後感覺事情重大,給小月換上自己的褲子後,連忙帶著她來到校長張培宏的辦公室作匯報。張培宏立即向就近的韓岔派出所報案。

高石得知自己女兒遭受了性侵害,立即帶女兒到橫山縣婦幼保健院治療。這一天,由於血流不止,小月換了兩次衣服。

經醫生檢查得知,小月下體嚴重裂傷。在橫山和榆林市進行一段時間治療後,原本性格開朗的小月照舊緊鎖眉頭,不再開口說一句話。心理醫生分析,小月現在年齡還小,等將來長大了,心理創傷可能會更大。

小月是高石的第二個女兒,學習刻苦,成績優秀,最差的成績也是班級第二名。出事兩天後,同學捎回兩張獎狀,一張是小月參加書法比賽的,另一張是作文競賽中獲得的。現在小月還記得自己的作文寫的是家裡乖巧的護院小狗。

小月原本在老家上學。高石感到女兒有出息,今年便把女兒轉學到鄉中心小學。"沒想到在學期快要結束的前一個周,出了這樣的大事情"。捧著女兒的獎狀,看著女兒神志不清的痴呆模樣,高石感到"娃的一輩子就這樣給毀了"。

小月在學校宿舍受辱的消息在周圍村莊像風一樣地傳播開來。為了讓女兒不受干擾,恢復身體,高石不敢把小月帶回老家,他們在縣城租了間房子,夫妻兩人強忍淚水哄孩子開心,希望小月忘記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走出陰影。

"學生宿舍三年沒門閂"--

校長:"以為不會出什麼事,也就沒太在意"

韓岔鄉中心小學位於韓岔鎮邊的山坡上,承擔著周圍十多個村子以及當地務工人員孩子的教學任務。由於比較偏僻,一到六年級都有學生需要住校。學生宿舍安置在一層窯洞內,和教室及教師宿舍同在一個大院,並與住校老師的家相鄰。學校共有兩大一小三個校門供師生進出。牆外是一條通向鎮子和野外的大路。照顧住校學生起居的生活老師按規定到晚上11時左右還應檢查學生的休息情況。這在大家看來學生宿舍應該是很有安全保障的。

孩子住在宿舍,晚上房門插上門閂,外人咋能進來?高石對此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當他到現場查看時,眼前的情景讓他倒吸一口涼氣。女兒所住的宿舍房門裡竟然沒有門閂,只有一條三環相扣的生鏽鐵鏈。高石氣憤地告訴記者:"這樣的設施足以說明,小月的宿舍長久以來夜不閉戶,無法設防,竟然沒有基本的安全保證。"

學校的教師告訴記者,學校的小門一直不上鎖,強暴小月的歹徒應該很方便地經過這扇小門從校外進入學校內的。一位辦案民警告訴記者:"學校的大門門鎖在那晚也壞了",大門壓根就關不上,這給犯罪份子作案和逃跑提供了便利。

韓岔鄉中心小學校長張培宏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小月所住的宿舍在事發前幾天剛換了門框,還沒來得及安裝門鎖,"原以為不會出什麼事,也就沒太在意"。

橫山縣教育局的一份調查材料顯示,小月所住的宿舍自2008年秋開學以來一直就未安裝門閂。該校教師坦言,學生宿舍門閂短缺尚不止小月宿舍一間。學校一位領導甚至回憶到,自己來學校三年了,印象中有的學生宿舍一直就沒有門閂。晚上孩子們要用箱子把門頂住。這些情況校方都知道,但校領導對此一直未給予重視。記者詢問得知,一把門閂在當地的價格只有4.5元。

農民家裡養幾隻羊,主人也知道晚上攬到羊圈用鎖子把門鎖上,何況是女孩子的宿舍?小月父親不解地重複著這樣的問題:宿舍門閂遺失很久學校都沒有及時修補,學校大門小門在夜裡也開著,任何人都可以鑽進去,晚上學校也沒有值班人員,是因為窮,還是不重視?

教育主管協調簽訂"封口協議"--

領導不作批示 媒體不再關注 餘款一次性付清

"事發後學校對此很重視,立刻給所有宿舍都補齊了門閂";截至6月24日,校方6次給小月送去了4.5萬元的醫療費。

2009年7月2日,在韓岔鄉黨委成員、韓岔鄉主管文教衛生的鄉財政所所長高志學協調之下,韓岔鄉中心小學和小月一家達成了經濟補償協議。學校賠償小月住院費、陪護費、伙食補助費、營養補助費、差旅費、精神撫慰金、後續治療費等共計人民幣26.5萬元。校方先支付16.5萬元;餘下10萬元待事態徹底平息(指上級領導不作批示、新聞媒體不再關注此事、也不再追究有關責任人或該案三個月內公安機關破不了),由校方在10月4日一次性付給。協議同時還規定:小月全家保證三日內在紀檢、監察部門、各新聞媒體上消除對校方的不良影響;協議生效後,若小月家未按約定履行義務,則校方有權追回各項費用,並由小月家支付校方5萬元違約金。

橫山縣教育局張忠厚局長對記者說,這份協議是小月事件的幾位責任領導和小月傢俬下協商的,幾位當事領導希望給家屬一些錢,讓小月的父母不要再鬧了,相當於"封口費"。也希望通過這種方法,使責任人不被處理或者從輕發落。所以當家屬同意後,幾位自感有麻煩的領導掏腰包湊錢兌現協議的積極性都很高,一次性地把錢付清了。

這份協議還被人從門縫塞進了教育局局長辦公室。張忠厚局長認為協議沒有加蓋學校公章,算是以個人身份達成的,並不代表組織意見,而且賠償金也由個人出資。"小月被強暴事件"如果敗露,有關部門肯定要追究相關當事人的責任,在這種情況下,賠償金應該不可能由個人掏腰包了,該由政府埋單吧。

小月叔父回憶道,韓岔鄉中心小學校長張培宏曾說:我們也不是不承擔責任,大不了我這校長不要當了,還能把我怎麼樣。橫山縣教育局局長張忠厚也好言相勸過:案子是公安局的事,看病沒錢了,找小學去要,我的意思是最好別把事鬧大,娃娃以後還要活人,名揚得太大對娃娃的名譽不好,你們試試用其他方式看能不能解決。

一把門閂絆倒數位"麻木領導"--

學校領導表示:"我都被撤職了,我不管。"

7月15日,記者在韓岔鄉中心小學採訪時看到,因放假空蕩蕩的校園內正在為新學期將要增加的住校生建廚房。校門口的宣傳欄上有市縣領導以前在學校檢查的照片,其中就有主持雙方簽訂協議的該鄉主管教育的鄉黨委委員高志學講話的場景。記者希望面見張培宏校長瞭解小月事件詳情,只見其房門上掛著一把大鎖。張培宏校長在電話裡說,自己已經不是校長了,現在忙著學開車,隨後便挂斷了電話。學校幾位領導面對記者詢問也是連連搖頭稱啥都不知道,只說"我都被撤職了,我不管。 "

橫山縣教育局局長張忠厚對記者說,韓岔鄉中心小學出事後,相關當事人都及時得到了處理。並向記者出示了教育局的相關處理文件。

文件顯示,小月的班主任張曦在日常檢查時曾發現宿舍未安門閂,但一直沒給校長和分管安全的政教主任及分管總務的工會主席和總務主任匯報,教育局給其行政記過處分;生活老師劉濤明知該宿舍沒有安門鎖,卻未給有關領導匯報,屬玩忽職守行為,得到行政記大過處分。韓岔鄉中心小學校長張培宏、分管安全的政教主任武正飛、總務主任馬增華三人都知道學校個別宿舍沒有門閂,今年春季開學校舍維修時仍未安排安裝,三人全部予以免職;馬增華還被行政記大過處分。

在記者採訪時,橫山縣紀委和監察局立刻將作出的相關處理決定下發到教育局:橫山縣教育局副局長王萬德因分管安全工作,被行政警告處分。韓岔鄉鄉黨委委員、分管全鄉文教工作的鄉財政所所長高志學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學區校長王懷琴領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通知書;韓岔鄉教育工會主席白成虎被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校長張培宏,政教主任武正飛被嚴重警告。張忠厚局長告訴記者,自己和韓岔鄉鄉長和鄉黨委書記都被紀委督導誡勉談話,只是沒有出紅頭文件。"小月事件 "就因為一把沒有安上去的門閂,讓十幾位責任人悉數落馬或被問責。韓岔鄉中心小學管廚房的主任笑稱,自己現在成了學校最大的官。

當地群眾追問--

"若是他們的孩子,那些老師和領導會不會如此麻痺大意?"

"小月事件"在當地引起的巨大反響可見一斑。橫山警方已就此成立專案組,由副局長挂帥,刑偵隊長親自出馬。據記者瞭解,韓岔鄉一位社會閑散人員已落入警方視野,韓岔鄉中心小學的兩位老師也在接受警方調查。警方已經對韓岔鄉中心小學19位男老師分兩次做了抽血和唾液化驗。警方認為熟人作案可能性很大。

橫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石雲飛表示,缺乏目擊證據給破案帶來了諸多困難;小月同宿舍的學生應該知道許多價值線索,但均不願意說。目前警方正讓學校給孩子們做工作。

當地群眾紛紛議論:"若是他們的孩子也住在宿舍,那些老師和領導會不會如此麻痺大意?"韓岔鄉派出所一位辦案民警感慨道:要是學校當初稍稍用心,給宿舍門安上門閂,也不會讓警方這樣竭盡全力地去尋找破案線索。警方的說法校方並不認可,一位校領導稱,罪犯成心要進宿舍,就是門上有門閂,難道就能萬無一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