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刑事犯到糧食局長的轉身

2009-07-24 21:39 作者:李勇鋼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8年夏,漢中市紀委在查辦西鄉縣賑災糧"短斤少兩"問題時,發現了該縣糧食局局長王安武的系列經濟問題。讓辦案人員吃驚的是,這名糧食局局長,竟然曾是一名犯有流氓罪的強姦犯,被判處過有期徒刑。
一個曾經的"強姦犯"是如何進入幹部隊伍的?又是如何一步步被提拔到領導崗位上的?這些未解之謎,無疑給我們留下了太多的遐想空間。

從"流氓、強姦犯"搖身一變成為縣糧食局局長,王安武這個"漂白"過程,用了20年時間。2008年底,王安武因涉嫌在賑災中貪污受賄而落馬。此時,距他當上西鄉縣糧食局長已4個年頭。
4月9日,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王安武貪污受賄、挪用公款一案。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作為一名曾經的刑事犯、一名被原單位開除了公職的刑滿釋放人員,王安武竟然能順利地再次回到原單位上班,並先後任縣五金公司經理、縣商貿總公司副總經理,最後當上縣糧食局局長,這其中的故事耐人尋味。

從刑滿釋放人員到總經理

1983年,全國第一次"嚴打"中,23歲的王安武因涉嫌流氓罪被公安機關羈押。在被羈押前,王是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的職工。
據西鄉縣法院1984年給王安武的一審判決書顯示,王安武是因為涉嫌流氓罪而被收審的。法院查明,王從1979年到案發被抓,先後單獨或夥同他人強姦、猥褻未婚女青年4人。其作案手段包括給受害人水中下安眠藥、給受害人強行拍攝淫穢照片等。法院認為,王安武犯罪情節惡劣,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故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
知情人回憶說,王安武被收審後,其所在的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隨後對王安武作出了"開除公職"的決定。服刑兩年多後,王安武被釋放回家。
出獄後,王安武成了一名小商販。

在"下海"一段時間後,許多人驚奇地發現,王安武又成為五金交電公司職工。
被原單位"開除公職"後的王安武是如何再回到原單位參加工作的?由於時隔多年,許多單位已撤並,人員流散,所以具體細節一般人說不清。
西鄉縣一些離退休老幹部回憶說,王有個舅舅當年是縣上的一名科級領導,後又官至副縣級。王"回原單位"可能和他舅舅的幫助分不開。
原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的幾名老職工講,回公司上班後的王安武先後做過營業員、採購員等。到了1992年,由於業務能力強、善於經營各種關係,30出頭的王安武升任縣五金交電公司的業務股長。
在"砸三鐵"、"選能人"風行全國的特殊年代,1993年夏天,33歲的王安武作為"能人",在西鄉縣招聘縣五金交電公司總經理的"比武"中"脫穎而出",成為這家縣屬企業的總經理。
在縣五金交電公司擔任總經理期間,王安武"好色"的本性沒有收斂。
據原縣五金交電公司的一些老職工說,在五金交電公司,王安五的"欺負女工"是出了名的。某女工不堪忍受王的"騷擾",以死懇求母親把她調離五金交電公司。其母為了女兒的顏面,曾跪求當地另一系統領導"救女出火坑"。
還有一女工長期被王安武霸佔。後來,該女工談了個對象要結婚。就在女工結婚的前一天晚上,王經理衝到新房,將女工的未婚夫打跑,然後對女工提出無理要求......後來,該女工和丈夫不得不舉家離開西鄉。"當年我們也告過他,但沒有人理會!"原縣五金交電公司的一位劉姓老職工說。
1995年,具有官方背景的西鄉縣經貿總公司成立。該公司隸屬於縣商務辦,王安武被調到該公司任副總經理,同時兼縣五金交電公司經理。

想當"扶貧辦主任"遭集體反對

五金交電公司的老職工回憶說,王安武在當上公司總經理後,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喜歡送禮",而且出手大方。
在西鄉縣的老幹部中,一個流傳最廣的故事是說王安武"喜歡給領導送彩電"。上世紀90年代末期,彩電還是非常緊俏的物資,但王安武卻不惜代價從外面批發彩電,然後用汽車拉回西鄉縣。"有一半用來做生意,一半用來當禮送。"王當年的一位副手說。事後多年,他才明白了王當年的良苦用心。
1996年,西鄉縣開始部分國有企業改制。縣上將五金交電公司和紡織品公司合併,組建成了股份制企業--金牛實業,王安武任董事長。金牛實業是個空殼,下面的實體是五金交電公司和紡織品公司。"送彩電"很快就有了效果。1997年底到1998年初,王安武給外界放出風聲說,自己要擔任縣扶貧辦主任了。消息傳到西鄉縣扶貧辦後,遭到了扶貧辦全體領導幹部的一致抵制。扶貧辦的職工代表先後到縣委、縣人大反映情況,認為"王安武這樣坐過牢的人不配當我們的主任"。因為縣扶貧辦工作人員一致反對,王安武要當扶貧辦主任的美夢未能實現。
西鄉縣扶貧辦一位已退休的副主任向記者證實了這一說法。他說,當時要不是他們強烈反對,王當扶貧辦主任已是十拿九穩的事。
1999年,西鄉縣經貿總公司撤消,王安武再次出任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總經理。這次他返回的主要任務是實行"企業改制、職工分流"。"企業改制"的結果是,存在了四十多年的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徹底摘牌,資產被變賣、私有化。"職工分流"的結果是,幾乎所有職工全部被"買斷工齡"。

而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的大部分資產,已經成了當時已經私有化的"金牛實業"等民營公司的合法資產。
2008年夏天,經漢中市紀委查明,"金牛實業"屬於王安武參股的企業。

 糧食局長任上的"改制後遺症"

王安武對西鄉縣五金交電公司的"妥善改制",使得當時西鄉縣的一位領導認為"這個人能幹別人幹不了的事"。

2001到2002年,西鄉縣成立舊城改造指揮部後,對縣城北大街一帶的老房子進行拆遷改造。因為拆遷工作難度非常大,有人提出"王安武這個人有魄力"。於是王安武被任命為指揮部一負責具體拆遷小組的組長。"他那段時間工作很賣力,拆遷工作難度再大,只要王安武出面,幾乎沒有解決不了的。"當年參與拆遷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員說。
王安武在拆遷辦的工作經歷,讓縣城許多老住戶至今心有餘悸。曾和王打過交道的一位住戶說:"他經常會放出狠話,他是個黑白兩道都通的人!"
拆遷工作完成後,王安武被任命為西鄉縣糧食局副局長。這是在2003年初,但他一直沒到糧食局上班。2004年初,糧食局原局長退休,王升任局長。
據糧食系統的職工說,王安武當上局長後,許多女職工即使有工作上的事情,也很不情願去找王局長,"因為大家都聽說過他當年的事情。"
2004年,西鄉縣糧食系統進行改制。對當時已經嚴重虧損的糧食局下屬的8家糧站進行"國有資產重組",對600多名糧站職工進行"身份置換"--讓職工買斷工齡。在這件事上,王安武的"強人手腕"再度發揮得淋漓盡致。
由於大多數職工反對,所以改制工作進行得很不順利。2004年年底的一天,在多次和職工們談判失敗後,糧食系統的職工代表們被王安武召集到一起座談。

座談會上,王安武給職工代表們描繪了一個很美好的未來:下一步糧食局要建設一個西北最大型的油脂廠,還有一所養老院和一個最大的賓館,早點在置換身份的合同上簽字的職工,將來都可以返聘上崗,甚至簽字早的職工還可以留守在原單位上班......當然,如果誰拒不簽字,一切後果自負。
面對局長許諾的"油脂廠、養老院、賓館可以再就業",職工代表開始動搖了。"買斷工齡"的簽字儀式於2004年的最後一天順利舉行。
糧食系統的職工回憶說,許多人之所以簽字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王安武為了證明這次"置換"的公平,讓各糧站負責人都當著眾職工的面簽字。"身份置換"的實質是,按照每個職工的工齡年限,每人每年得一次性補償1200元,從此和糧食系統沒有任何關係。
但不久後糧食系統的職工們發現,他們還是被王局長騙了。當天簽字"買斷工齡"的各糧站負責人隨後紛紛重新工作,而廣大職工則永遠被推向了社會。

他能當局長讓老幹部吃驚

曾經的"流氓犯"當上糧食局局長,讓西鄉縣政法系統的許多老幹部頓時傻了眼:"這不就是當年被我們處理過的那個犯強姦罪的流氓王安武嗎?"
於是,在西鄉縣的官場就經常會出現這樣滑稽的一幕:在縣上組織的一些官方活動中,作為中層領導、骨幹幹部的王安武經常會坐到主席台上,而許多當年參與打擊處理過王的老幹部坐在台下發呆!"我們也曾向縣委組織部、縣委主要領導反映,說王安武屬於有前科的人,受過刑事處理,不應該擔任部門領導,但沒有人重視!"西鄉縣人民法院的一位退休老幹部說。

據知情人介紹,早在擔任縣糧食局局長前,王安武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歷史污點"可能會被他人提及,於是他努力想為自己"平反"。但由於他當年的案情過於直接,且性質太嚴重,沒有人敢"幫忙"。
一個被多位人士證實的細節是,在當上縣糧食局局長後,王安武最不願打交道的單位就是縣法院和縣公安局。每當單位或個人有事必須和這兩家單位打交道時,王從不出面。
更讓許多人大跌眼鏡的是,王安武作為一名刑滿釋放人員,竟然還是黨員。"他的名字的確在我們的組織名單上!"西鄉縣糧食局負責黨務工作的一位負責人確認說。
王安武的經濟問題暴露後,有關部門曾很想知道當年到底是誰介紹他入的黨,但奇怪的是,他的組織檔案和"入黨申請書"卻失蹤了。
而在當地官場許多人的眼裡,王是"一個很驕傲的人"。這點主要表現在他的眼裡只"唯上",不把一般人放在眼裡。
西鄉縣交通系統的一位幹部說,糧食局有多輛車在前幾年一度不按時買養路費,交通征稽部門就依法扣押了車輛。結果,王安武就給工作人員吩咐說,稽查人員下次再敢扣車就動手,出了事有他承擔。
王安武的"獨特"還表現在一些細節上。2007年的一天,他突然發現單位大門過道的牆上有一幅標語:立主崗位、執政為民、反腐倡廉。也不知道是如何想的,王讓辦公室做了一塊"工作崗位職責"的大牌子,然後讓把大牌子掛在了標語的地方,結果標語被遮擋了中間的8個字後,就成了"立主倡廉"。

就在一些人為"王局長水平高"叫好不過一年多,王因為在給災民的賑災糧上做手腳而被"雙規",隨後牽出大量經濟問題。

被公認和縣上領導"關係鐵"

從一名刑滿釋放人員到縣糧食局長,西鄉縣許多幹部認為,王安武仕途成功的秘訣是"有貴人相助"。這其中的"貴人",普遍被認為是王在不同時期"邂逅"的縣上的領導。
王安武在不同時期和縣上領導"關係鐵"在西鄉民間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他曾經把書記、縣長不叫某書記、某縣長,直接叫‘書記哥'、‘縣長哥'。"當地一位中層幹部說。
王安武和縣上的領導"關係鐵"的說法從民間也得到了佐證。家住西鄉縣城的居民陳某在2005年間,曾因為房子拆遷安置的事情,多次在晚間去縣委一領導家找該領導"解決問題",有一個月裡,他三次找到領導家,三次都看到王安武坐在領導家......
在西鄉縣的幹部中,一個流傳最廣的故事是,王安武在許多人面前自豪地說:"我一個電話可以讓某某5分鐘之內出現在我面前!"某某是當年縣上的一位主要領導。
該說法記者從原西鄉縣商業局一領導處得到證實。這位領導說,他在聽到王的這番話後,曾批評王"做人要低調"。但王對他說:"我敢這樣說話自有我的理由和把握,沒有人會拿我怎麼樣!"

對於王安武作為曾經的刑事犯,卻被任命為局長的不正常現象,記者曾試圖聯繫西鄉縣委組織部領導,但該領導謝絕了記者的採訪。縣委組織部一位副部長表示,在2008年底王安武經濟問題未暴露前,他們都不知道、也沒有人向組織部反映過王的"歷史問題"。
西鄉縣人大常委會辦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員答覆記者說,人大常委會只負責縣政府組成部門"一把手"的任免。縣糧食局屬政府直屬單位,其主要領導的任免。縣糧食局屬政府直屬單位,其主要領導的任命由縣委常委會決定。
漢中市紀委的一位同志私下向記者介紹說,王安武的"前科問題"暴露後,許多辦案人員很是震驚、憤怒:這樣的人也能當領導?這樣的人是如何當上領導的?
一位曾和王安武有過交情的人士說,王安武為了向大家證明自己的"神通",曾經有一段時間還謀劃著要去縣公安局任職,但未果。"5·12"地震發生後,在對災民的賑災中,王安武給災民發放的糧食"短斤少兩"的問題敗露。漢中市紀委在查辦災糧的過程中,發現了其不為人知的經濟腐敗問題......
至此,"糧食局局長曾經是個流氓犯"的話題再次被提及關注。


法規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一章第二十四條規定,下列人員不得錄用為公務員:(一)曾因犯罪受過刑事處罰的;(二)曾被開除公職的;(三)有法律規定不得錄用為公務員的其他情形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李勇鋼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