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馬亞文冒名頂替案:勞動局主任被逮捕

2009-07-24 00:1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馬亞文31歲,2003年從陝西理工學院畢業,是西安一家研究所的財務人員,收入不菲,她喜歡自己的工作。

今年年初,馬亞文欲乘坐飛機外出沒能成行,原因是她還未辦理二代身份證。這時,她想在補辦身份證前,將自己的戶籍及學歷檔案從高陵老家遷往自己的居住地。

4月30日,馬亞文委託父親馬四喜,前往高陵縣人事和勞動社會保障局提取自己的學歷檔案,但馬四喜查詢後,發現女兒的檔案不翼而飛。 "當時我和女兒被嚇慌了。"馬四喜回憶說,高陵縣人勞局一位劉姓主任要他到縣人才交流中心去找找,他風風火火趕了過去,沒有。

2004年4月,高陵縣為169名本科大學生安置工作,馬亞文被分配到縣一中任教,但她放棄了這一工作。

有人回憶說,馬亞文的檔案,已被高陵縣教育局接收去了。他只好又來到了縣教育局,一位姓丁的副科長告訴他,檔案找見了,但被別人用過了。

馬四喜當時的思維很簡單,女兒的檔案被人用過就用過了,只要找到就好。他要求把女兒的檔案帶走時,丁某說,馬亞文的檔案因為是帶著工資過來的,須到縣人勞局辦理調檔手續。

這時,高陵縣人勞局主管人事的副局長屈某告訴馬四喜,馬亞文只有向高陵縣教育局提出辭職申請,批准之後才可以辦理調檔手續。"這是天大的笑話,我娃根本就沒到高陵任何一個單位就業,辭的哪門子職?"

之後,馬亞文一家終於瞭解到,2006年,高陵縣曾在教育系統招錄了一批本科畢業生,包括馬亞文在內的40位大學生的檔案轉入高陵縣教育局,"都被安置了工作"。

馬四喜多次找相關部門,卻無法弄清有關真相。無奈,他給主管教育的副縣長雷羨梅寫了一份情況反映,懷疑女兒的檔案被人盜用,有人假冒女兒之名混入教師隊伍。

果然查實,確實有一位"馬亞文",從2006年開始當了老師,領著"馬亞文"的工資。

有多少個馬亞文

平靜的生活裡,隱藏著怎樣一個黑色騙局?

在高陵縣城關派出所,馬亞文補辦二代身份證和戶口遷移手續時,戶籍警稱信息顯示她的二代身份證已經辦過了。

馬亞文吃驚地發現,公安身份證查詢系統裡,自己的身份資料中的照片竟然是別人。"我看了兩遍後,照片中的人我以前見過,是我同學的一個親戚,叫郭敏,我知道她。"

郭敏是高陵縣張卜鄉人,自學考試取得大專文憑後,一直無事可幹。據郭敏稱,2006年年初,她碰見了一個遠房親戚胡立社,50多歲,是個遠近聞名的能人。胡立社問她想不想找個單位上班,正為上班發愁的她當然求之不得。

"他說可按正式手續安排我當老師,但辦事要跑關係,需要4萬元,事情辦不成就退錢。"郭敏說,她深信胡立社在社會上的能量。

2006年秋,胡立社要郭敏以馬亞文的名義去縣教育局報到時,希望得到一份工作的郭敏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被她拒絕,此時,她已先後四次給了胡4萬元。

郭敏後來一直在西安打工,馬亞文的檔案到底被誰利用了?誰是真正的頂替者?

在高陵縣陳家灘小學,確實有一個叫馬亞文的老師曾來這裡任教。校長雷榜柱稱,她是持縣教育局開具的馬亞文任職介紹信,於2006年9月報到的,但後來,校方發現這個人還有個名字叫於蓓。

"我被人陷害了,我不是冒名頂替者。我只是在陳家灘小學實習了5個月。"在縣城鹿苑鎮的家中,戴著眼鏡的於蓓顯得單純,遇事卻很激動。2007年她通過公開招考當上了教師。

然而,據有關方面證實,從2006年9月開始,有人一直以"馬亞文"的名義領著工資,直到今年5月,馬四喜給縣領導寫信反映情況,這份工資才被叫停。

"紀委管不了的人"

據知情人士透露,長達兩年半的時間裏,冒名領取"馬亞文"工資的,就是上述冒名頂替案的幕後操縱者胡立社。今年5月5日,胡因涉嫌另幾起合同詐騙犯罪,潛逃四川成都,2009年5月12日,其被高陵縣公安局緝拿歸案。

胡立社供認,操縱他人頂替馬亞文當老師的騙局是他本人幹的。原本,胡立社一心想給"孩子的舅媽"郭敏辦當老師的"大事",還親自到城關派出所辦了一張照片是郭敏、個人信息是馬亞文的二代身份證,孰料,後來郭敏不願假冒馬亞文的名字去報到。

煞費心機從有關部門辦好的一個教師從業資格豈能作廢?胡立社並不甘心,將目光盯向了於蓓,讓於蓓代替"馬亞文"在陳家灘小學當老師。

半年後,於蓓不幹了,胡立社又找了一位民辦老教師繼續代替"馬亞文"上課。

從一開始,胡立社手中就持有"馬亞文"的工資卡,"是從馬家灣教委領出來",除了給頂替者發一點極少的工資,實際上,胡立社將自己隱藏其後,吃著"馬亞文"的空餉。

"馬亞文事件"已成為目前高陵縣的切膚之痛。據悉,6月下旬,高陵縣紀委、監察局對此案進行初核,據知情人士透露,經10天的調查,發現此案涉及相關部門的不少人,並"有紀委管不了的人"。

7月初,因為其中有黨員和公職人員涉嫌犯罪,案件已經移交到高陵縣檢察院。很快便傳出消息,縣人勞局辦公室主任牛國均被檢察機關逮捕。

此前,對於"馬亞文事件",紀委的一位幹部表示,因為牽扯到"要處理很多人"、"案件複雜",只能等司法機關偵查終結後,他們才會向社會公布案件真相。

但民間普遍擔心,不及時向社會公眾發布信息,那些為騙局和欺詐一路開綠燈的部門和相關人員,最後是否變成了"躲貓貓"了?


来源:轉帖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