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記者暗訪 2分鐘灌水30斤:這樣豬肉怎能吃?(圖)

2009-07-18 02:5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江津區雙福鎮的一片千畝柑橘林,夏夜晚風吹過,柑橘的清香就會隨風入鼻沁人心脾。然而,這片柑橘林裡除了橘香,更有濃烈的豬糞惡臭和生豬歇斯底里的慘叫----

原來,一個佔地約300平方米的注水豬場就藏身於這片柑橘林。每到午夜,生豬販子就會在此給近百頭豬注水"催肥",然後將它們源源不斷地運往主城及其他地方!

 1

凌晨一時左右,兩名工人手拿水管給豬注水。

運豬車等待裝貨

當地村民對豬糞惡臭和生豬慘叫,夜不能寐,憤而向本報投訴。

15日21時30分,在線人帶領下,記者找到了這個注水豬場----柑橘林和注水豬場位於雙福鎮至江津城區公路的一座小橋樑下穿道旁邊。站在橋樑上眺望已亮燈的注水豬場,兩點間距離不過400米,但要走至豬場,還有約2公里路程。

"現在豬場內還有兩車生豬,至少50頭,都是下午拉來的,一直沒離開;拉豬車就停車1公里外的支馬路上,等半夜給豬注水後再運走。"線人說,下午拉豬車進場後,豬販子們就曾給豬灌水,無奈白天動靜太大,只灌了兩頭便被迫停止。

為避免暴露線人,記者一行把車停在路邊,佯裝散步靠近注水豬常途中,順著線人暗指的手勢,記者看到兩臺拉豬車(渝B383××和渝AN6××0)停在路旁,兩個司機正和幾個當地人閒聊。

其中一人抱怨:"今天來得早,也要等恁個久嗦?三娃子,去喊他們抓緊點1有人回應道:"老闆說這幾天感覺不對,晚上鬧得太凶,怕得罪人遭告發,所以要求小心點,安全第一1一會兒,有人跑步推開路邊一扇鐵門,拐進了一座兩層樓高的小院。

這個小院,正是注水豬場所在地。

黑色薄膜偽裝豬場

小院的四周,就是千餘畝柑橘林和柑橘培育苗基地。即便在白天,這個小院看上去也就是一棟普普通通的小磚房,根本無法發現其中隱藏著的秘密。柑橘林裡,還矗立著數座同樣的居民自建磚房。

22時許,記者在柑橘林裡悄悄潛伏下來。

當地居民介紹,這個小院是當地一個獨身男村民的,豬販子租房在此作業已有多年。其作業程序為:下午拉豬到此,晚10時至次日凌晨2時注水,凌晨3時裝車出發,將注水生豬運往各地屠宰場,凌晨5時左右宰殺後上市。

當地有經驗的殺豬匠透露,該豬場只注水不殺豬,一是為避免暴露,二是利用兩小時的時間差,讓注入的水分被生豬充分吸收,以增重牟利。

透過燈光,記者看見小院2米高、4米寬的鐵門上,掛上了漆黑色、細網狀、平日用於蔬菜防晒的塑料薄膜,防止他人窺視;鐵門周邊則是2.5米高的圍牆,把這個注水豬場圍得結結實實。

記者關掉手機,屏住呼吸,悄悄爬上圍牆----只見小院內豬槽分成兩個槽區,趴著數十頭大肥豬,或"哼哼"打著呼嚕,或搖頭晃耳地踱步;一紅衣男子和一白衣男子正在槽內巡查;兩根膠皮水管不知來自何處,但七彎八拐地鑽進了豬常而豬槽的頂棚,不僅蓋上了石棉瓦,還同樣掛起了黑色薄膜,以阻擋視線。

當地人介紹,今年4月,該注水豬場曾被相關部門查處過,所以小院進行了"偽裝升級"。

兩分鐘"催肥"一頭豬

時針指向11時40分,但豬場裡沒有一點動靜。記者開始擔憂:是不是暗訪走漏了風聲,剛才跑步進院的男子是不是通知同夥要終止注水行動?

但豬場的燈光沒有熄,一公里外的拉豬車也沒有離開,記者趴在悶熱潮濕的雜草叢中商議後,決定堅守。

10分鐘後,後院的燈又亮了兩盞,一個豬販子走進了豬場,手持一根拇指粗的竹棍,開始把肥豬往角落驅趕。此時,肥豬開始左衝右跑,發出陣陣嚎叫......

"趕豬是前兆,要灌水了1線人語氣肯定地說。果然,又過了20分鐘,兩個槽區的肥豬都被趕到各自角落後,紅衣男子和白衣男子再度現身。此時,他們雙手都拿著一根長鐵鉤和一根軟皮水管。記者緊貼小院圍牆外側,聽到小院內的水泵"轟轟"地啟動了。

只見對方猛地把長鐵鉤伸進一頭肥豬嘴裡,鉤住豬的下頜,肥豬頓時發出撕心裂肺般嚎叫,數里可聞;紅衣男子手腳異常麻利,迅速把冒水的管子從豬嘴裡插進去,軟皮水管瞬間"縮短"了40厘米----水管似已直接插進了肥豬的胃裡......

肥豬的嚎叫聲漸漸減弱,慢慢沒聲,水已灌進了豬肚裡。兩分鐘後,男子把鐵鉤和水管取出來,找到下一個目標如法炮製。此時,先前那頭肥豬的肚皮,像吹氣球一樣脹鼓起來。

注水豬連夜運主城

兩小時後,數十頭生豬灌水完畢。有的肥豬痛得當場瀉糞,另有七八頭肥豬則不堪重負,趴在地上直喘粗氣。

片刻後,等候在外的兩臺拉豬車進場,開閘;豬販子們或用棍棒,或揪住生豬的耳朵尾巴,將其連拖帶拽攆進車廂柵欄內,然後關上柵欄鐵門。

"好了,收工,明天再聯繫1一陣招呼聲中,注水豬場關門熄燈,兩輛拉豬車迅速穿越柑橘林支路駛上主幹道,一車直奔德感、江津方向,一車開往走馬、主城方向,雙雙消失在夜色中......

當地村民表示,每天都會有三四車生豬"到此一遊"。按照平均每車25頭至30頭計算,每晚到此灌水的生豬約百餘頭,拉豬車的車牌大多為渝A、渝B等主城區車輛,不時也有湖南、湖北、陝西等地牌照的拉豬車。

當地一位知情者介紹,在此灌水後,豬販子利用兩小時的水分滲透時間,將注水生豬或運到主城區屠宰場,宰殺後直銷到各農貿市場,或直接將車開至江津德感周邊的肉聯廠,宰殺冷凍後再調往城區或全國各地。"當地地處成渝高速路(走馬收費站)附近,又離主城不遠,榮昌、永川、江津等產豬大縣的豬販子,都可在此‘落腳'。"

該知情者還稱,注水豬對豬販子和收購注水豬的肉聯廠來說,是"雙贏":豬販子給豬注水後,每頭豬可"增肥"10公斤至15公斤,每頭"毛豬"的利潤就可多出 150元至200元;而肉聯廠收購注水豬時,可低價收購(注水豬收購價比未注水豬每噸要低近1000元),然後再裝作不知情按原價出手,以賺取差價。

工商與警方將聯動

昨日15時30分,記者將暗訪情況向江津區工商分局進行了舉報。

該分局市場科科長廖偉表示,主管部門打擊注水豬從未手軟過,但因利益驅動,這一現象屢禁不止,打擊難度也日益增大:生豬注水後時間稍長,憑感官和儀器難以檢測,唯一有效的辦法是抓注水現場;但豬販子越來越狡猾,要抓到注水現場很不容易,隨時換租民房"打游擊"的比比皆是。

廖科長介紹,注水豬肉被視為摻假商品,根據《食品安全法》和《生豬管理條例》,一旦查實生豬注水,執法部門可對其處以沒收商品,並根據摻假商品價值處以3倍罰款。因作業現場為租賃民房,目前工商部門正爭取與當地警方聯動調查此事。

給豬注水等於注毒

"這不僅僅是短斤少兩的問題1市動物衛生監督所一位姓尹的專家介紹,給豬注水等於注毒,食用後對人體有極大危害。

據介紹,在短短兩三分鐘內,一頭豬可以注水10公斤至15公斤,豬胃腸注入大量水分後,豬胸腔受到壓迫,呼吸困難,造成組織缺氧,使胃腸嚴重脹弛,失去收縮能力,腸道蠕動緩慢,肌體處於半窒息和自身中毒狀態。因此,生豬大量注水後往往活不過3個小時。同時,注水豬胃腸道內的食物會腐敗,然後分解產生氨、胺、甲酚、硫化氫等有毒物質,通過血液循環進入肌肉,遍佈豬的全身,人食用後對身體極為不利。

知情人士還透露,不少不法豬販通常灌豬用的水都很髒;有的豬販子還在水中加入洗衣粉和鹽,以便水滲透到豬的脂肪和細胞裡,不易被排泄或在宰殺時流出來;有時,舊農藥噴霧器也被用來給豬注水,因噴霧器裡農藥殘留濃度較小,人吃了注水肉後一般不會立即中毒,所以往往被忽略。但農藥的衰減時間較長,長期吃含有農藥的注水豬肉後,殘留農藥在人體內積蓄,會導致基因突變,嚴重的會致癌,孕婦還會引起胎兒畸形等。

四招識別注水豬肉

眼看----正常豬肉的肌肉有光澤,脂肪潔白,表面微干;豬肉注水後,表面水淋發亮,瘦肉組織鬆弛,肌肉色澤變淡或呈淡灰紅色,有的偏黃;注了鹽水、礬水的肉,則色澤鮮艷。

手摸----正常的新鮮豬肉用刀切後,切麵無水流出,凍肉的肌肉間無冰塊殘留;注水豬肉則相反,有細小水珠,沒有黏性。

紙試----用普通薄紙貼在肉面上,新鮮豬肉有一定黏性,貼上的紙不易揭下;注水豬肉則相反。消費者還可取一小塊紙巾貼在切開的豬肉的切口部位上,放置15秒鐘,待紙巾濕透後取下點燃,如能完全燃燒,則是正常肉品;如不能燃燒或燃燒不全,可判定為注水肉。

刀切----正常豬肉的血管,切開很乾燥,有幾絲血液附在血管壁上;注水豬肉則彈性差,刀切麵如腫脹一樣,像用水沖洗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