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法廣:新疆深層的民族矛盾 是「種族清洗」?

——新疆深層的民族矛盾

2009-07-12 20:55 作者:古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烏魯木齊血腥騷亂,被當局照例指控是"境外敵對勢力所操縱",但如果新疆根本沒有民族矛盾,"境外敵對勢力"無論怎樣"操縱"也不會發生這次騷亂。人們心裏都清楚,烏魯木齊騷亂是在集權高壓之下,新疆深層民族矛盾的一次小爆發。

法新社發自烏魯木齊的報導說,在騷亂一週後的星期六早晨,烏魯木齊市內的軍用卡車被吉普車所代替,居民們看上去也恢復了日常活動。

但是,新疆局勢仍然是國際關注的焦點。此前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表示,烏魯木齊暴力事件是一場"種族清洗"。埃爾多安還說"不明白為什麼中共政府"袖手旁觀"。由於維吾爾人與土耳其人同祖同宗,且講土耳其語,因此新疆騷亂特別引發土耳其的關切。

土耳其總理說的"袖手旁觀"大概是來自維吾爾人所描述的情況。有消息稱,上週日烏魯木齊騷亂的起因,是警方粗暴鎮壓維吾爾人和平示威。問題是,警方在鎮壓示威之後,對於暴徒的濫砍亂殺卻沒有制止,而是先袖手旁觀了一段時間。因此烏魯木齊的漢人對警方失去信任,自己拿起棍棒砍刀,向維族人尋仇,演變成一場大規模械鬥和屠殺。這更加深了民族矛盾和仇恨。

對此,中共當局一如既往地將矛頭指向國外。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稱:這是典型的境外指揮、境內行動,有預謀、有組織的打砸搶事件。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則將烏魯木齊事件與國際恐怖主義掛鉤,他7月9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恐怖主義是國際社會的公敵,"三股勢力",即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和恐怖勢力,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地區公害。

法新社今天發自北京的電稿說,深層的新疆民族矛盾非常令中共當局擔心,因為它有可能擴展開來,傳染給其他不滿中共統治的少數民族。

其實,新疆的民族矛盾由來已久,東突的分裂訴求早在百年前就如地下湧動的岩漿。後來中共以鐵腕鎮壓多起暴動,其中60年代初的那次,引發10萬維吾爾人向前蘇聯大逃亡。

前些年,曾有土耳其記者和當地維族學者在新疆秘密拍攝記錄片,顯示中央政府在新疆進行核試爆,給當地居民造成嚴重的健康傷害,畸形兒遠遠高於中國其他地區。

而新疆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被認為可能是未來民族衝突的另一股"助燃氣"。

中共當局為漢化新疆大量移民的做法,也被認為是激化矛盾的因素之一。法新社說,1949年中共建政之時,新疆的漢人只有6%,現在卻發展到40%。

雖然中央政府對少數民族採取大學招生優惠政策,並在西部狂增投資,使新疆的GDP從1999年的1168億元人民幣,猛增到2007年的3523億元人民幣。但此舉沒有獲得預期效果,當地少數民族的生活水平遠遠趕不上漢人。

去年3月拉薩發生驅趕漢人暴力事件之後一年,新疆首府又發生針對漢人的同類事件。這兩起事件都凸顯中國的民族矛盾正在深化。對此,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音譯名叫姜聞然的政治學教授向法新社表示,中共政府面臨的問題十分嚴重,當局應當認真檢討一下,漢人是怎樣對待少數民族的。

在911以後,恐怖主義的聲名狼藉,使中共當局可以在打擊恐怖主義的旗幟下,對新疆和維族人進行嚴密監控。在中國內地,維族人也到處受到防範。維族人經常抱怨在內地難找到肯接納他們的旅店,連在大學維族教授也不例外。

而主張非暴力的維吾爾族團體在呼籲關注新疆人權時,難以像擁有達賴喇嘛的藏人那樣,獲得國際社會同樣的關注與同情。

在新疆和西藏的民族矛盾背後潛藏著"反集權"與"爭人權"的根本訴求。如果在民主框架之下,實施真正的民族自治,對有爭議的問題進行公開討論、對話,或舉行地區公投和立法,將具有合法性與公信力,也可避免各族民眾拿起棍棒斧頭互相殘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