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鬥牛場上的歡呼

2009-06-24 02:00 作者:尤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個每日充斥無數令人啼笑皆非案例的國度,國名也幾近成為黑色幽默的組成部分(五百年前,托馬斯·莫爾-《烏托邦》作者,就簡明直率地指出:"富人策劃" 欺負窮人的現象到處可見,將這樣的國家稱為共和國是荒唐的)。在一個地圖上難以指點的小地方發生了樁命案。行凶者身兼中國草根階層的所有要素;而受害者也同樣身兼蠻橫、驕奢的統治階層-黨和政府的所有要素,案發地又是色度濃烈的場所,這些要素組合起來,要不變成街談巷議的主題也難。但區別在於,這次倒不是低級趣味的爆炸性新聞,而是的的確確讓人們看清是一樁罪行,喚起受眾深藏已久的正義感。簡單判斷即知:受害者實是行凶者,行凶者反倒是無辜受害者。

鄧玉嬌案隨一審判決似乎告一段落。儘管宣判時仍註明被告有罪,但鄧女被當庭開釋。這"出人意料"的結果,有點讓大眾茫然,原本向當局開戰的甚猛火力相當程度地減弱。許多人偃旗息鼓,歡慶庶民的勝利。民眾的確有充分理由,為得來不易的戰果喝采歡呼。任何強大的專制強權在民眾一邊倒的輿論轟擊施壓下,都會有所收斂,再不敢肆意妄為,人類歷史似乎也反覆宣示著這一公理。但還能看到,對此一結果,仍有相當一部分人心中存有疑團:當局這次真是屈從民眾的壓力才有此判決,作出妥協姿態,還是另有別的什麼因素在起作用?

去年楊佳案發伊始至不屈就義,持續掀起的輿論狂瀾一點不下於鄧案,同樣一邊倒,但結果卻迥異。網上將兩者並列參照,進而研判鄧案結局的文章並不多見,之所以如此,只因兩案起因像霧障模糊了大眾的眼睛:楊佳是獨膽勇闖匪巢,主動拔刀相向;鄧玉嬌則是面對色慾勃發不能自己、霸王硬上弓的淫官,被動拔刀捍衛貞潔。起因不同決定結局不同,這樣解釋似乎有理,普羅大眾通常屬情感型的,得到遂心的結果,自然不去深究案子背後的緣由,情有可原。但考慮類似案件在這個社會層出不窮的必然性,提出這個問題還是有一定必要的。

經歷楊佳、川震豆腐渣、三鹿毒奶粉等一系列事例,民間對這個所謂"愛民若己"政府的識辨能力在不斷提高;與此同時,政府應對引發全社會反響的案例時,選用謀略、應對能力也日漸成熟,步驟調控愈發老練。上述事例的結局,皆是官方違逆民意"大獲全勝",儘管付出民怨不斷積累的代價。想來處理鄧案也應以"宜將乘勇追窮寇"之勢,將鄧女置於死地而後快。否則,案發初始,政府本能採取的應對佈署:羅織罪名、精心挑選字眼修改描述案件的方式(意在放寬淫官,收緊鄧女)、並銷毀物證、同時封鎖水陸交通,將巴東變成孤島一塊,所有自曝其醜的手段豈不白費。這些舉措中,部分可能是地方政府所為,但某些步驟則必須得到司法最高層的授意,才能有所作為。近一兩年,已見慣"大世面"的國人,如有誰至今還相信這次斷案是巴東法院"秉持公義"作出的獨立判決,那只能說是傻子一個。

楊佳案與鄧玉嬌案結果不同的原因,並不取決於起因,而在乎對象不同。一方是"行為不檢"的地方小官吏,另一方是維護政府穩定的警察--用來對付臣民因不時受官府侵擾、挺身反抗時的"和諧"工具(中國軍隊理所當然也享此"殊榮",六四的表現即是明證)。儘管有多篇文章講述涉案淫官關係網之盤根錯節,甚至聯到政法委頭頭周大人。說得沒錯,現實中國官場也確如此,"牽一髮而動全身",但凡有利之事都要"與國際接軌"的黨和政府,馬上會"明智"地想到,任何社會都有此類"行為不檢"的官員,即使是最能落實法制的國家也不可能杜絕此類案件。官方不也已"加強反腐力度"為名,行權力幫派鬥爭之實,不時拋出幾個人渣以示這還是個法制的國家(不少人渣在獄中仍能像個貴族那樣過日子),必要時拿幾隻碩鼠做祭品是值得的。反之,身為政府衛士的警察,一定要以各種方式保證其盡忠,不可泄其士氣。若不滿足兩個要件是決不能被追究的:一.人證、物證俱全的"現行鐵案",二.引起社會極大反感,除此之外,即便奪財害命,政府也要保護有加。對此,從業人員心知肚明,有志效犬馬之勞的候補梯隊人潮湧動。在這個對趨利逐義的"精英"們讚賞有加的社會,每年公務員錄用比例屢創記錄即是明證。

什麼叫中國的公務員?鄧貴大就是官職最低的公務員之一,尚且如此猖狂,仍何人只要環視身邊,都不難發現"鄧貴大",由此便知公務員是何類群體。警察則是公務員群體中的特殊一類,雖然在別國襲警也是重罪,但這是基於維護社會公正、治安的考慮;而在中國,他們首先是維護黨的利益的主力軍,早已成黨衛軍、錦衣衛。沒有他們的護衛,政府的要員連逛街、玩樂心裏都不踏實。楊佳直面的就是這一類人,由此犯了大忌,非得置之死地,爪牙們才不致軍心渙散、神情沮喪。

二來,事隔一年,政府今已大不如昔,敗相畢露。去年政府還自恃國庫充盈、氣壯如牛,楊佳、川震豆腐渣、三鹿毒奶粉,驕橫且不可一世的政府想怎樣就怎樣,本性使然,行事自無心礙,那時同樣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2009年則不然,政府財政收入大幅下降、出口嚴重縮水、內需不足、失業人員急劇增加,儘管政府不斷放風"四萬億救市計畫已取得初步成效,經濟已企穩回暖"來糊弄大眾。但現在清楚,四萬億救市計畫救的主要還是財大氣粗的大型國企。很少有人不知大國企的高管都是黨和政府的血親,"肥水不流外人田"。溫總的"家電下鄉,振興城鎮房地產市場"等的"消費愛國"、擴大內需的模式,意在加勁盤剝百姓手中所剩無多的積蓄--百姓的"活命錢",危機關頭政府與民爭利之用心良苦,從中央到地方巧立名目,出臺新的苛捐雜稅項目,力爭奪得"國民生活痛苦指數"的頭把交椅。

政府財政狀況捉襟見肘,既要滿足貪官淫官,又要擺平黨衛軍和錦衣衛,敗相窘境畢露。現時政府尤其恐懼鄧案似火星呈燎原全國之勢,暫時的妥協、退讓自有可解釋之處,政府對"綠壩"的最新表態也出自同一考慮。待經濟真正復甦,緩過勁來,再收拾"叛逆者"不遲,現在是黨和政府休身養息之時。

應對時艱,主席總理分工明確:酷愛表演藝術且深具造詣的總理大人遊走四方,用"親民形象"鼓舞信心,以保黨家王朝不倒;主席則頻登國際舞臺,大把撒錢。以備不測之時從外部世界獲取支持,或至少保證國際社會中立、嚴守緘默。另一方面在國內嚴防布控,或明或暗,以一切"和諧"手段製造"穩定"。所以說,庶民的勝利還未真正到來,鄧案和綠壩門的斬獲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但不啻是令人振奮的一步。

鄧玉嬌案標誌著官府與庶民的徹底分野,那麼多人自覺將鄧玉嬌視為"自己人",每一個案情細節的披露,每一次政府拙劣掩飾舉動的暴露,在民間都會掀起一陣如置身鬥牛場似的歡呼。黨和政府是鬥牛場上猶斗的困獸,楊佳、鄧玉嬌則是鬥牛士,庶民既是觀眾又儼然化身為那塊紅布。鬥牛士挺胸直立、紋絲不動、手執大紅布,姿態優美地逗弄著野牛,氣喘吁吁的野牛每次扑空,激起場上一陣歡呼;鬥牛士朝野牛擊出致命一劍,場內頓時響起波濤雷鳴般的激讚喝采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