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國遭H1N1隔離(1)

2009-06-17 15:2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6月10日早晨8點不到就到機場了,由於要兩個月三個人分居兩個國家不能見面,不免有點難過,心裏暗暗發誓以後不再回去那麼長時間了。我女兒比我理智,在旁邊說,我不是每年都回去兩三個月嗎? 想想也是,以前因為自己不能隨心所欲的回去那麼長時間,所以特羨慕我女兒在中國的暑假,可是沒有想到小孩真的也是想父母的,他們更願意與父母在一起。

經過各個關口終於到候機室的時候,看到好幾個人戴著口罩,嚇了一跳,雖然聽說過,但是看到了還是很吃驚。我想他們應該是國內來出差的吧。和女兒對視了一下,心裏不免嘀咕著,至於麼?

經過將近14個小時的飛行,飛機終於降落在浦東機場了。 空姐告訴我們要等機場醫護人員上來量好體溫,發現沒有發燒病人後才能放行,於是就在那裡等著。正在閉目養神的時候聽到後面有人喊到:來了來了,你看全副武裝的。睜眼一看,四個從頭到腳封閉起來,穿著生化服的醫護人員上來了,手裡拿著紅外體溫計一排一排的在量體溫呢,量到的人必須閉著眼睛等待著從那個紅外體溫計裡射出的兩道紅光在額頭掃過後才能睜開眼睛。這個情景比起那些戴著口罩的更讓我和女兒吃驚不小。於是乎馬上拿起相機連拍幾張做留念,很多人都在興奮得拍照,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好像把人家看成什麼參觀對象了,多少有點不尊重人家,於是馬上收起了相機。女兒很興奮的說要把照片發給她的同學。結果出來很是幸運整個飛機沒有一個發燒病人,所以都放行了。

下了飛機來到海關出境處排隊。旁邊很多的提醒標記,要求大家在7天內發現發燒症狀就要向當地衛生部門通報,還補充說這是中國的法律,我看了很不以為然。女兒在旁邊一直比較情緒高漲,排隊等著的時候還不安靜,要拿出小說來看。順利出關後,開始拿行李,女兒真是個大孩子了,比我還Strong,一個人推一個行李,上面放著幫朋友帶的一個大箱子, 那是朋友委託帶給她小侄子的尿布。女兒在旁邊說,舅舅和外公應該已經在等著了吧? 順便說一下,我弟弟為了今天來接我們,還特意在昨天向朋友借了一輛Van(國內叫商務車吧?) 到了出口處,只見朋友的父母先看到我們,熱情的過來感謝我們,其實這只是順手的事情。我爸爸一個人過來了,我問,弟弟呢?爸爸說,你弟弟出差了,臨時的。我納悶呢,到了電梯口,我爸爸告訴我,弟弟的公司和他談了,如果他來接我們,他和我弟媳婦就一個星期不能去上班, 所以要求他們不要來接我們。呵,還真那麼嚴肅恐怖啊,我心裏覺得好笑。 接下來,我爸爸說,我們今天也不能回家了,你媽媽昨天到鄉下去把那裡的房子收拾了一下,已經在那裡等我們了,我們要臨時住那裡,你弟弟不能見你,他們公司一直在盤問他們,不允許他們見我們,怕萬一有什麼,整個公司遭隔離,影響太大了。天哪,這真是太可怕了,果然如網上說了,國內現在把從美國回去的人看成瘟疫傳染者了。

回去的出租車上,我馬上打電話給前幾天去北京出差的同事,本來我決定兩天後一個人去北京和他們會合,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商務會議要開。 電話裡和同事講述了情況,他們讓我第二天就去北京吧,我們的商務夥伴派車送我們後天去長城玩。於是決定不去鄉下了,先住賓館,明天帶著女兒北上北京。心裏有點難過有家不能回。到了賓館馬上打電話給我弟弟,要他下班後到鄉下把媽媽接回家。我爸爸說,因為他接觸了我們,他今天也不能回家了,陪我們住賓館,問他要不要把行李拿回家,他說我們行李也不能帶回家,明天先放鄉下,給我買的手機忘在家裡了,他也不能回去拿。(順便說一下,我爸爸是最愛我的,他也是沒有辦法), 我媽媽也不能來看我們,要不然只能和我們一起住賓館了。這著實太恐怖了, 我們還沒有發燒那! 女兒因為在飛機上一直比較興奮,24個小時沒有睡什麼覺,所以比較累,到了賓館後馬上就躺著睡覺了。

到了半夜2點多鐘,發現身邊女兒的體溫有點偏高,過了一個小時,還是不見改善,到了4點多鐘的時候我爸爸醒過來了,說要報告上去的,我還是不以為然,想想在美國就自己吃點退燒藥,沒有那麼興師動眾的。 到了早上快6點了,打了個電話給朋友,被告知作為一個良好公民,應該要報告。 於是乎,馬上上網查上海市疾控中心電話,打過去, 是一位小姐接的,告訴她我小孩在發燒,我們昨天下午剛下的飛機,從美國回來。她說,沒有關係的,你們找賓館的醫護人員查一下。我搖搖頭,還以為我聽錯了。 我爸爸說,是不是他們現在不重視了,本來就是感冒,以前太興師動眾了。我想了一下還是再打過去,說我們出關的時候有明確提示,7天內如果出現發燒現象,要馬上向當地衛生部門報告。於是那個小姐給了我區疾控中心的電話。打過去後, 發現接線生態度很好,但是好像我們是這個區第一例,他不是很有經驗,於是請示了他的領導後打回來告訴我去區中心醫院。我告訴他如果我們坐出租車的話萬一查出來我們是H1N1那不是影響了司機了嗎,他想想也是,於是請示領導後告訴我要我們戴好口罩後自己走到醫院。天啊,走過去,那還不是要一個小時? 我女兒在發燒艾。後來我爸爸去旁邊中醫院問了一下,他們也接受我們這樣的病人,於是馬上通知級疾控中心我們到中醫醫院後,就步行去了。到了醫院,為了不影響更多的人到時候被隔離,我馬上告訴了前臺的小姐,我們從美國回來,在發燒,她好像沒有反應過來,給我們體溫計量體溫,我提醒她我們是不是要戴口罩, 她又給了我們每人一個口罩,量完體溫,38。6度。到醫生那裡,同樣,我馬上告訴他們從美國回來,在發燒,他說他們要報告,於是把我們送到隔離區,正式開始隔離。

隔離區門還關著,外表看起來很破舊,上面寫著發熱區。聽爸爸說這裡平時沒有人,我猜測是為了應付H1N1的吧? 看來在傳染病突發事件的應付上,一黨控制還是比民主國家要有效快速的多。到了裡面,先被問國籍戶籍,小孩上學的學校,哪個州的,我們在美國的地址,我先生的家裡電話和手機號碼,我們兩個在哪裡上班, 附近學校有沒有發生H1N1,我女兒在美國接觸過什麼人等等等等。我有點吃驚他們的問題的詳細,說你們難道要到美國去打聽阿?她沒有回答,但是看得出來態度很好。然後她打電話給區疾控中心,還有不知道哪個領導部門。然後說你們三個要分開隔離,小孩一個人一間房。我心裏頓時緊張起來,連忙撒謊女兒不會講中文,我必須呆在她旁邊翻譯,要不然你們沒有辦法準確知道她的感覺, 我願意和她一起隔離一起生病。她想了想沒有辦法反駁我的意見,就同意了,我爸爸也要求和我們一個房間。得到指示後那個好心的醫生就把我們送到一件輸液室,說你們就呆在這裡不要出去,每個人戴上口罩。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門開了,進來兩個穿生化服的,一個記錄,一個抽血,女兒看到醫生拿著針有點緊張,但是很配合。可以判斷出來,他們不是這個醫院的,應該是疾控中心來的吧。他們走了以後大概半個小時,又進來三個穿生化服的,可惜沒有帶相機,真是後悔啊。三個人一個記錄,一個從咽喉和鼻子取樣,還要再抽血,問他們為什麼又要抽血,被告知不同的檢驗需要。由於都穿著生化服,看不到長的什麼樣,要是不說話,我還真無從辨別他們的性別。

又過了半個小時,又過來兩個穿生化服的,從他們的語氣聽得出來是疾控中心的頭,很詳細的問了女兒在美國接觸過什麼人,有沒有去過商場,住的什麼樣的房子,怎麼去的機場,怎麼上的飛機,飛機下來前有沒有量過體溫,怎麼出的關,在機場和誰接觸過,怎麼回家的,出租車的發票,有沒有回家,賓館的房間號,昨天晚上在什麼飯店吃飯,今天怎麼來的醫院,和哪個醫生接觸過,醫生有沒有戴口罩等等。問完了,他們想了想,說不對啊,你們今天早飯漏掉了,在哪裡吃的早飯。我告訴他們,由於發現我女兒發燒了,怕影響更多的人隔離,我們沒有吃早飯直接來這裡了。他很吃驚我們這麼晚還沒有吃早飯,馬上命令病房的醫生給我們弄吃的來,然後就走了。

過了一會醫生給我們送了水進來,告訴我們,現在區衛生局很重視,不許他們中醫醫院治療,衛生局要派專家過來。 我們三個人百無聊賴的等著,女兒很耐不住寂寞,畢竟是小孩,拿出筆和紙(幸虧包裡有這些)開始畫畫了。我爸爸開始打電話,發現電話卡沒有費用了,馬上讓醫生幫忙打電話給我弟弟,讓他給我爸爸的手機充電。然後通知家人,一切都好,要不然突然失去聯繫了,他們肯定要著急。

過了一個小時吧,來了一個生化服醫生,他先用上海話問了我情況怎麼樣,我用上海話回答了,他很吃驚握會講上海話,哈他不知道我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雖然看不到人,但是看得出來他很NICE,說話很有教養。然後他開始和我女兒對話了,這下輪到我吃驚了,他竟然完全用流利的英文在和我女兒說話,他該是留學回來的吧,我想。 問完了,他說這是普通的感冒,搞不清為什麼要這麼樣。 我心裏一喜,脫口而出,那我們可以出去了? 他馬上說,普通的感冒也包括H1N1。 他走了以後過了10分鐘, 醫務室的醫生進來了,拿了幾包藥還有一個小推車,說專家開的藥,還要吊鹽水,我問了是不是有抗生素在鹽水裡,得到肯定答覆後,我說能不能不要吊鹽水,這是感冒嗎,況且還沒有確診是不是H1N1。 她出去請示後回來說可以不掉鹽水,但是如果燒退不下去還是要的,然後囑咐我要給女兒吃中藥。小孩很乖,雖然藥很苦,但是還是吃了,其間我趁機向她解釋了什麼叫良藥苦口,這是很形象地比喻阿。醫務室搞服務的老太太大概55歲左右的樣子,很好心,經常過來問我們有什麼需要,還送了兩次西瓜,說西瓜可以降溫。搞不清楚上海的西瓜怎麼有點咸咸的酸酸的。 老太太經常在我們用過的廁所門和把手上用消毒液搽。每個人看到我們都很緊張,隨時戴著口罩。過了一回過來說讓我們先不要出去用廁所,他們在走廊裡開著紫外線殺菌。 我依然抱著女兒親她的臉,唉,不就是感冒嗎,要不然我怎麼讓我爸爸也跟我們在一起呢? 不過為了安全,我還是打電話給和我們接觸過(其實沒有直接接觸,講過話而已)的親戚朋友,讓他們小心, 等我們的結果出來再告訴他們。

到了晚上,醫院疾防科的也打電話過來,問了我已經重複很多遍的問題。很奇怪他們怎麼還沒有各個部門間的信息共享。其間區疾防中心的又打了幾次電話過來,把漏掉的問題又問了,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流啊。

到了晚上9點,醫院打來電話,說已經確診了,是陽性,要我先不要告訴小孩,讓她安心。我說沒有關係,小孩已經在學校裡以及自己在網上研究過了,知道H1N1沒有什麼危險的。 她告訴我過一會會有醫生過來。 知道不能出去了,反而安心了。耐心的等到半夜12點,來了一大堆的穿生化服的醫生,從說的話來判斷,應該還有區衛生局的領導在裡面,可惜我看不到他們的臉。他們告訴我,我和我爸爸要被送到南匯的錦江之星大酒店隔離,女兒又要送復旦(復旦?那不是我母校嗎?疑惑中),又有個醫生說小孩到鳳林路的兒科醫院(原來現在屬於復旦附屬醫院了), 我要求和小孩同去,被告知他們已經請示了很久,沒有被批准,但是給小孩配的醫生和護士會講英文。 開始做準備工作去隔離了。(未完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