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豬血豆腐製作有黑幕:添加甲醛使快速凝結(圖)

2009-06-17 05:3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

"有散裝豬血嗎?""我們只有盒裝的,沒有散裝的。""市場裡不讓賣散裝豬血。""你是幹什麼的?"自從武漢甲醛豬血被曝光後,北京大洋路農產品批發市場裡的商販似乎都警惕了起來。

2009年5月底,湖北武漢地下黑作坊大量生產含有甲醛的人造豬血並銷往市場、餐館的事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關注。那麼北京是否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呢?我們平時吃的毛血旺和火鍋中的豬血到底含不含甲醛呢?為此,記者對北京市的豬血市場進行了調查。

記者在一家大型超市的豆製品櫃看到有盒裝豬血和鴨血在銷售,產地分別是河北和天津,而且在包裝上記者看到了藍色的"QS"食品安全質量標誌。我們在飯店中所吃的毛血旺和血豆腐都是從這裡進貨的嗎?

"根本不會,北京幾乎沒有飯店是從超市購買豬血和鴨血的,因為成本太高,所以飯店都會直接從批發市場購買散裝的豬血。尤其是在冬季,火鍋店有的時候一天的豬血豆腐的消耗量就有幾十斤。"一位從事餐飲行業的人士告訴記者。

記者瞭解到,自從2008年11月,北京市場出現用豬血冒充鴨血事件以後,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已經加強了對豬血等動物血類製品的檢查力度,雖然沒有指定統一的相關規定,但也要求各大批發市場都制定了自己的規定,禁止散裝的血類製品出售。

但是,在暗訪中記者發現,在北京東南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大洋路市場,私自出售散裝豬血的情況仍然大量存在。6月9日上午10點,記者來到大洋路市場的豆製品區。這裡一片忙碌的景象,一輛輛來自附近餐館的麵包車都在這裡進貨。

記者在市場的一角找到一個買豆腐的攤販,當記者問攤主是否有散裝豬血出售的時候,她告訴記者在裡面有。但是,當她正準備到攤位的後面拿時,一位年紀稍大的攤販馬上制止了她 。一邊使眼色一邊和記者說,"我們沒有散裝的豬血出售,你要的話只有盒裝的豬血和鴨血。"

為什麼同一個攤位,有的說有賣散裝豬血,而有的說沒有呢?"市場裡不讓公開出售散裝的豬血和鴨血,你要是買只能偷著買。"市場門口常年看車老大爺道出了其中原委。

老大爺還告訴記者,要買豬血只能在10點前,和市場裡的攤販聯絡然後由他們送貨。

6 月10日,記者再次來到大洋路市場。雖然時間還不到6點,但外地牌照的送菜大貨車已經把市場塞得滿滿噹噹。正當記者尋找賣豬血的攤販時,路邊一位修鞋的攤主聽說記者要買血豆腐,高興地說,"你算問對人了!我和他們是安徽老鄉,他們還經常把血豆腐放在我這裡存放。你把手機號碼留下來,等老闆過來,我讓他給你打電話。"沒過10分鐘,一個男人就給記者打電話,在問清7毛錢一斤後,記者初步訂了20 斤豬血。對方問記者在什麼地方和所開車的牌號後,約好了在市場門口交貨。

幾分鐘後,一個蹬著三輪車的男人出現在市場門口,三輪車後面裝的東西用一塊布蓋得嚴嚴實實。確認記者就是要購買豬血的人後,這個男人把三輪車後面的布揭開,裝在兩個黑色塑料袋裡、散發著刺鼻腥味的豬血呈現在記者面前。記者看到,這塊豬血呈紅褐色,鼓鼓的,上面有幾個氣泡,用手一摸很有彈性。

"是正宗豬血嗎?會不會像武漢一樣是人造甲醛豬血呢?"記者對豬血表示懷疑。蹬三輪車男人拍著胸脯說,"我們一家人就在附近的平房里加工,保證是正宗的豬血,我的回頭客很多,由於天氣炎熱,怕賣不出去,現在不敢多做,每天10點前准賣完。"

"以後,要是要豬血直接打我電話!"也不多說,這個男人拿完錢後蹬上三輪車,轉眼消失在遠處的平房裡。

那麼這些游擊隊賣的散裝豬血是否也含有甲醛呢?記者從大洋路農產品批發市場的流動商販手中買到散裝豬血後,準備拿到有關部門進行檢驗,但是,卻遇到一番周折。

在諮詢北京市理化分析測試中心時,該中心副研究員夏敏告訴《北京科技報》:"我們這裡從來就沒做過豬血的檢測,由於甲醛檢測需要把樣本與試劑溶解後與比色卡進行比色,這就決定了樣本不能有過重的顏色,而豬血肯定是紅色的,會有顏色干擾,測試結果就不會準確。此外,食品中甲醛含量標準只針對水產品,國家還沒有制定針對豬血的甲醛含量標準,我們也不能出檢測報告。"

中國肉類食品檢測中心一位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由於沒有國家標準,如果要檢測豬血中的甲醛含量,只能用針對水產品的檢測方法,得出結果後再折算。農業部農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也指出,由於以前沒做過豬血的檢測,需要很長時間來摸索其檢測方法,所以在沒有有關部門的授權下,肯定做不了。

記者輾轉聯繫到最早報導湖北武漢人造豬血事件的知情人,對方也告訴記者,當時他們發現了一家製造豬血的黑作坊,作坊主表示使用了甲醛、工業鹽、生粉、色素製造豬血,而武漢市的檢測機構也沒有一家能夠檢測。

那麼北京市場上的豬血到底有沒有甲醛呢?

"添加甲醛的現像在北京的私人加工血豆腐的操作中一直存在,可以說是行業的潛規則。"北京養元獸藥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玲告訴《北京科技報》。

徐玲經營的公司一直在做豬血的深加工,利用豬血生產蛋白粉,添加到動物飼料中,深受飼養場的歡迎。每天她公司的汽車都會到順義一些大型屠宰場收購豬血,每天的收購量有30多噸,佔據北京市場的三分之二。為了保證收購豬血的質量,她專門為屠宰場提供免費的不鏽鋼積血槽,並且按照每頭豬3元價格收購豬血。

"3元的價格對我們企業來說是非常高的,但是,我們一直在堅持的原因就是為了與私自收購豬血的商販爭奪市場。"徐玲說,北京的豬血市場非常混亂,她對這些人加工豬血的方法也非常瞭解。

徐玲向記者透露,在他們公司大量收購豬血之前,北京所有的豬血市場都被私人壟斷,豬血大部分被層層轉賣,之後被加工成血豆腐,流入市場,最後進入百姓的餐桌。

"甲醛有讓豬血中蛋白質快速變性的作用,也就是讓豬血快速凝結。另外,加入甲醛還有讓血豆腐表面顏色漂亮的作用。"徐玲說。

"血豆腐行業可以說是暴利行業!"徐玲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私人商販用每斤兩三毛錢的價格從屠宰場買來豬血,按照一斤豬血能生產四斤血豆腐計算,每斤血豆腐即使賣七毛錢就是暴利了。"國家應該加強對豬血市場的管理,不能讓豬血再流入非法商戶手中了。"徐玲呼籲說。

曾經參與武漢"人造豬血"事件鑑定工作的華中農業大學何慧教授告訴《北京科技報》,甲醛被世界公認為較高毒性的物質,在我國有毒化學品優先控制名單上高居第二位。甲醛已經被世界衛生組織確定為致癌和致畸形物質,是公認的變態反應源,也是潛在的強致突變物之一。

"原來甲醛作為一種防腐劑是被允許添加到食品中的,但是,近年來隨著甲醛對人體的危害逐漸被人們認識,所以,國家已經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甲醛。"何慧教授說。

首都醫科大學毒理系教授張寳旭告訴記者,食用加入甲醛的食品,不論劑量大小都是不安全的。可出現頭疼、頭暈、乏力、兩側不對稱感覺障礙和排汗過剩以及視力障礙,且能抑制汗腺分泌,長期接觸可導致皮膚乾燥皸裂。據國際癌症研究機構的報告甲醛可引起肺癌和過敏反應。因此甲醛的殘留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重視。由於人們不可能天天吃豬血,所以人們食用含有甲醛的豬血暫時還不會出現發病症狀。

華南理工大學食品學院教授鄭建仙告訴記者,甲醛的防腐作用很大,只要加一點,食品就不會變質。所以有的不法商販就用來當防腐劑用。因為這種有機化合物的代謝必須通過肝臟解毒,然後通過腎臟排出體外,所以在這個過程中甲醛對人體的肝臟和腎臟損害最大。工業鹽也就是亞硝酸鈉是毒性最大的食品添加劑,它的主要作用也是防腐,但是加在豬血中會與其中的動物蛋白質發生反應,產生出致癌的亞硝胺。所以就像不能在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一樣,甲醛和工業鹽根本就不能添加到豬血中。

鄭建仙說,按道理說豬血是好東西,豬血中含鐵量較高,而且以血紅素鐵的形式存在,容易被人體吸收利用,處於生長發育階段的兒童和孕婦或哺乳期婦女多吃些有動物血的菜餚,可以防治缺鐵性貧血,並能有效地預防中老年人患冠心病、動脈硬化;豬血中含有的鈷是防止人體內惡性腫瘤生長的重要微量元素,這在其他食品中是難以獲得的。

中國畜產品加工研究會乳品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博士生導師羅永康教授也告訴記者,豬血是非常廉價的補血佳品,由於豬血中含鐵量較高,易被人體吸收利用,所以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治缺鐵性貧血,還有利腸通便的作用。此外,豬血還被稱為人體污物的"清道夫",因為它可以清除人體腸腔的沉渣濁垢,特別是對塵埃及金屬微粒等有害物質有淨化作用。

羅永康教授說,豬血中蛋白質含量高達17%~20%,素有"液體肉"之稱,其中2%是具有生理活性的免疫球蛋白。血液蛋白中含人體必需的8種氨基酸,並且其氨基酸組成平衡,是一種優質蛋白質。

" 我國每年的動物血有200多萬噸,製作血豆腐是豬血、鴨血和雞血等動物血的最初級的加工,我們已經進行深加工,開發出血漿蛋白粉、血球蛋白粉、高活性免疫球蛋白、血紅素鐵以及血紅蛋白多肽等多種動物血液的產品,廣泛應用在飼料、食品、獸藥、保健食品和醫藥等行業。"羅永康教授說。

據悉,飼料級和食品級的血漿蛋白粉、血球蛋白粉我國每年都從國外進口一定的數量。高活性免疫球蛋白和血紅蛋白多肽是功能性保健食品不可缺少的原料,也是高血壓患者降壓藥的原材料。

但是,羅永康教授強調,不管是對動物血類製品進行深加工還是粗加工,首先,必須保證提供血液的豬是健康的;其次,對加工環境的要求非常高,一般的屠宰場的衛生條件,尤其是在夏季是不能保證採集的血液不被外界環境污染的。

一位小屠宰場的工作人員曾告訴記者,他們的屠宰區上面是生豬傳送帶,下面是配合傳送帶修的水泥池子,當生豬傳送到池子前時,屠夫一刀下去,豬血就噴濺出來淌到池子裡。由於豬在不停地掙扎,身上的塵土、豬毛甚至大小便等也會落到池子裡,與豬血混在一起。之後穿著雨鞋的工作人員站在池子裡用小桶把豬血盛到大桶裡,然後拉出去賣給商販。

這種衛生環境怎麼能生產出乾淨的豬血呢?鄭建仙告訴記者,他就知道深圳市的衛生檢疫部門曾經對五星級酒樓使用的血豆腐進行檢查,由於血豆腐是動物蛋白,很容易腐敗,看到很多散裝變質的血豆腐後,很多檢查人員都表示以後再也不吃血豆腐了。

在羅永康教授看來,血豆腐的標準缺失是發生衛生問題的主要原因。非常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出臺有關血豆腐的國家標準,生產單位普遍採用的是生產企業自己制定的標準,缺乏權威性和統一性。這就造成了各地的工商行政部門在查處假豬血等事件中存在一定難度。

羅永康教授建議,雖然豬血的營養價值很高,但是,市民要到正規的超市購買有包裝的豬血和鴨血,不要在小攤販處購買。外出就餐的時候,少點血製品,"希望有關部門監督飯店嚴把進貨渠道,不能讓散裝的豬血再擺上人們的餐桌。" 羅永康呼籲。

羅永康認為,隨著6月1日《食品安全法》的正式開始實施,相關的實施細節都會相繼出臺。血豆腐市場的無序化只是暫時的。國外在動物血的使用上各有不同,美國是對動物血開發得比較好的國家,但只是深加工,並不是製成血豆腐作為食品直接食用,動物血深加工的附加值更高。而有的國家根本不允許對動物血進行加工。

在鄭建仙教授看來,豬血粗加工門檻過低也是問題之一。只要有口鍋,有水,有火就能加工豬血。要解決豬血的市場無序問題,關鍵是大力發展豬血的深加工產業。這樣就能避免豬血加工門檻過低造成的管理漏洞。

鄭建仙教授指出,現在企業之所以不願意對豬血進行深加工,主要是因為成本太高,市場太小。目前國內每年連一噸豬血保健品都賣不出去,主要是價格太高,一瓶含鐵的保健品就要七八十元,自然買者稀少。賣得少,價格就更貴,越貴產品賣得就更少,於是豬血深加工產品進入了一個成本怪圈。而價格高的主要根源不是製作加工成本高,據鄭建仙瞭解,這些保健品的加工成本不超過售價的十分之一,一瓶售價100元的保健品,加工成本只有6元。而高價格是由於審批成本和銷售成本太高造成的。

此外,鄭建仙教授認為,我國的屠宰場都太分散,規模就較小,這就增加了豬血收集成本,也不容易保存,自然就給私人商販提供了機會。未來應該將分散的屠宰場集中,建立大型動物血加工廠,屠宰場的豬血由加工廠收集,然後根據需要製作加工成食品或食品工業原料。

據瞭解,北京最大的生豬生產廠家----順義鵬程肉聯廠已經開始對豬血製品進行加工,血豆腐也是其中一項。豬血雖然只是食品鏈條中很小的一環,但只要作食用就不能忽略。在大洋路市場,流動商販恐怕還有很多,餐飲市場上每天大量的豬血消費都出自他們的手中,豬血市場的無序已經到了該治理的時候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