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周恩來向毛澤東下跪剪影, 剖析 (圖)

揭開周恩來面具第2集

2009-03-01 12:32 桌面版 简体 21
    小字

毛澤東醫生李志綏對周恩來有有這麼一段描述: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日,毛第七次接見紅衛兵,因人數有一百五十多萬,已不 可能在天安門廣場檢閱。周恩來提出,讓紅衛兵分別排在天安門前東西貫北京的長安大街,和向北郊去的二環路上。毛則乘敞篷吉普車巡行檢閱。

為了說明行車路線,周恩來帶了一張北京市大地圖來到人民大會堂一一八廳,將地圖在地毯上攤開,跪在地圖前,為毛指點方向。毛站在地圖旁,一面吸紙煙,一面聽著周的解說。

我站在旁邊,心裏很不是滋味。以堂堂一國的總理,怎麼能舉止像個奴僕一樣呢?毛的態度帶著一些嘲諷,似乎在享受著這一切。毛的專制極權在毛與周的君臣關係上表露無遺。毛一方面要求周的忠心,事事按毛的意旨辦,因此周也才能保住地位,另一方面又因為周過於忠心,毛完全沒有將周放在眼裡,毛不認為周有撮取權力的野心,所以周能夠被打而不倒。

周恩來對江青也是唯唯喏喏。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的江蘇廳開會。江青來了,要找周。從延安時期就給周任衛士和衛士長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請江青先休息一下。江青勃然大怒說:"你成元功是總理的一隻狗,對我是一隻狼。馬上給我抓起來。"

這事給汪東興處理。汪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說可以調動成的工作。鄧穎超代表周恩來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仍未同意。後來汪同李志綏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他們為了保自已,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後來成元功去中央辦公廳所屬的五七干校下放勞動。

中共早期黨員司馬璐也在回憶錄中提到周恩來向毛澤東下跪:

我在莫斯科時,一位王明身邊的陳女士告訴司馬璐,劉少奇曾多次警告王明,說:"你千萬不可冒犯毛澤東同志。"王明說:"我們黨的批評與自我批評,不是很正常的嗎?"劉少奇說:"中國國情不同,批評毛澤東就是犯上。"

王明說:"黨章上有這一條嗎?"劉少奇說:"毛澤東成為黨的領袖,中國革命的領袖,是馬克思主義和中國革命實際形成的,為了中國革命的勝利,毛澤東的領袖權威是不能碰的。"王明說是:"你這麼說,毛澤東同志豈不是成了皇帝。"劉少奇說:"是的,你說的一點都沒有錯,毛澤東就是皇帝,是革命的皇帝,是中國革命的皇帝。"

還有一件怪事是在1943年11月底的一次會上,周恩來向毛澤東沉痛檢討,突然向毛下跪,連聲說:"我認罪,我認罪。"毛一驚,厲聲罵道:"你這不是罵我是封建皇帝嗎?"周說:"主席的確是中國革命的皇帝,我和少奇同志都一致同意的。"

網上另有一篇文章"我親眼見過周恩來為毛澤東下跪"說,文革時期在看電影時,我們大家親眼看到,記錄片中的周恩來在毛澤東面前下跪。為什麼出現下跪的鏡頭?那是毛周接見外賓以後,當外賓走後,周恩來雙手托起外賓送來的禮物讓毛澤東觀看,毛澤東坐在那裡,而周恩來跪在毛澤東面前的地上,雙手托著外賓留下的禮物,翻譯王海蓉就站在旁邊。我那時還小,小學還沒有畢業,我們都從來沒有見過新社會還有下跪的事情,只有在反映舊中國和古代題材的戲劇電影裡才見過下跪的場面,所以看到周總理下跪,覺得不太對勁。現在想起,當時做為年輕人的王海蓉,為什麼不從周恩來手中接過禮物,代替周恩來為毛澤東下跪?只有一個解釋:王海蓉熟知周恩來的習慣,知道她不可能代替周恩來下跪。

萬潤南先生在"《清華歲月》:周恩來和清華文革"中對有這麼兩段描述:

"1966 年8月18日那天,毛在天安門第一次接見紅衛兵。清華的隊伍就在金水橋旁,離城樓很近。上面的人物、動作,清晰可辯。我沒有被周圍的狂熱所傳染,而是冷眼旁觀,還真讓我看到一些相當有意思的細節。有兩個場景我至今還歷歷在目。一是他們的出場。剛開過八屆十一中全會,中央領導重新排位。最大的變化是林彪升到第二位,劉少奇降到第七位,出場要反映這種變化。毛破天荒穿上了軍裝,挺著肚子走在最前頭,瘦骨伶仃的林彪緊隨其後。毛的步伐慢而緩,林的步伐急而促。後來我在記錄片裡更印證了如下的細節:林彪一不小心就要超越毛了,這時候周恩來出手了。周扯住林彪軍裝的後擺,很用力,因為從後領到下擺都扯直了,林幾乎是一個踉蹌。待毛走出了一步,周才鬆手,其後林彪一直自覺地保持著這一步之遙。更讓人嘆為觀止的還在後頭,這時候周停住了腳步。周不動,後面沒有人敢超越他。等到毛、林走出了七、八步,周才帶著大隊人馬緩緩跟上。我心裏不由得感嘆一句,周恩來這個人,真正不得了。

第二個場景,是毛除了跟紅衛兵揮手之外,有很長一段時間是把劉少奇拉到一邊侃侃而談。從兩人的肢體語言來看,像朋友間的談心、像三娘教子、像師生交流。主要是毛在說,劉在聽。說的耐心而誠懇;聽的虛心而謙卑。我很好奇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後來劉少奇家的人告訴我,毛是在做劉的思想工作。毛說:中央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指派工作組的錯誤),總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你現在是為黨擔過,回去要同光美同志和孩子們講清楚,不要因此而背包袱。都是一些安慰的話、寬心的話。劉居然也信以為真。劉少奇也算是在殘酷的黨內鬥爭中歷練過來的,智商也不低,尚且被老毛玩弄於股掌之中。真正不得了的,還是毛這個人。"

胡平先生對毛澤東和周恩來的關係還有這樣一段評述。胡平先生說,有些人認為,周恩來是以傳統的君臣之道來處理他和毛澤東的關係,周恩來晚年的行事作為是中國政治文化傳統中忠君思想的現代翻版;"君可以不仁,臣不可以不忠"。簡言之,周恩來是毛澤東的大忠臣;周的忠誠甚至到了愚蠢的地步,可謂之愚忠。我對這種觀點不以為然。我認為這是對傳統君臣之道的誤解,也是對傳統觀念裡忠臣和忠君思想的誤解。

周恩來愚蠢嗎?不,當然不。周恩來在文革中謹小慎微,拿捏分寸,見風使舵,機敏精巧,明哲保身。這哪裡是愚蠢?

至於說到忠誠,我們必須懂得,忠誠並不等於順從。周恩來對毛澤東堅持順守哲學,這決非中國傳統的為臣之道。按照孟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非為臣之道。中國古代是講究身份的。同一個"忠"字,用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含義是不同的。奴僕的忠誠和大臣的忠誠,其內涵是不一樣的。林彪有一次當著汪東興面批評周"像個老當差的,不管誰當了領導,周都會唯唯諾諾,畢恭畢敬,唯 命是從"。周的表現只算得上忠奴或忠僕,但絕算不上忠臣。

何謂忠臣?漢代的荀悅說:"違上順道,謂之忠臣;違道順上,謂之諛臣。"忠臣意味著堅持"道"即仁義原則,為堅持"道"敢於違反君主的意志。忠臣就是要敢於對君主的過失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所謂"文死諫","諫"是指給君主提意見,規勸君主改正錯誤。"死諫"的意思是:寧可冒著激怒君主,被君主殺頭的危險也要堅持仁義原則,也要堅持批評君主的錯誤。古代忠臣的典範,如比干,屈原,魏徵,海瑞等,都是冒著殺頭風險也要直言進諫的。忠臣的意思和現在人們說的"忠誠的反對派"有幾分類似。

周恩來不是忠臣。因為忠臣的定義是敢於"違上順道"。忠臣是個褒義詞,單單是賣力地為君主效勞未必稱得上忠臣,還要看你的效勞合不合乎道即仁義原則。所以,我們說東林黨人是忠臣,我們不會說魏忠賢是忠臣,我們都說魏忠賢是奸臣,是姦閹。江青自稱是"主席的一條狗",狗的特性就是忠於主人,但是我們並不說江青是忠臣。可見,人們其實都明白,忠臣的定義是和 "道",和政治正確相聯繫的。周恩來對毛澤東百依百順,明知毛是錯的也一味順從,正所謂"違道順上",所以周不是忠臣。

孟子曰:"長(助長 --引者)君之惡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按照朱熹的解釋:"君有過不能諫,又順之者,長君之惡也。君之過未萌,而先意導之者,逢君之惡也。"岳飛決心收復失地,迎還二帝;高宗卻擔心若北伐功成,二帝回朝,自己就當不成皇帝了,秦檜知道皇帝的心事,設計害死岳飛。這就是逢君之惡。一般人只是責罵秦檜,明朝人文征明一語破的:"笑區區一檜有何能,逢君欲。"

周恩來在中共中的作為,大多屬於"長君之惡"。但也不盡然,林彪的副主席是周提名的,江青的中央文革副組長也是周提名的。這兩件事都是毛沒有說出口,周揣摩出毛的意思主動提出來的。類似的事情還有一些。正如高文謙分析的那樣:"毛在黨內雖然早已是一言九鼎,但很多具體事情還是需要有人來辦,特別是像周氏這樣在黨內既有影響又善於排難解紛的人。在一些棘手而毛又不便於出面的問題上,由周出面斡旋,貫徹毛的意圖,更能收到別人難以起到的效果。"這就不僅僅是長君之惡的問題了。

正像專欄作家唐子先生所說,如果確定毛澤東就是中共裡的一號魔鬼,二號魔鬼非周恩來莫屬。中共所以能把中華攪亂八十多年,基業就是這兩魔奠定。沒有毛澤東,就沒有中共的勝利。沒有周恩來,也不可能有毛澤東的成功。所以中共有謀事在毛、成事在周之說。對於中共所謂"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是天魔,周恩來是人鬼。






来源:Soundofhope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