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珠三角製造業萎縮衝擊服務業:民工已然過剩

2009-02-19 09: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月10日,正月十六,東莞市長安鎮長途汽車站.一場小型的招聘會在這裡舉行. 26歲的雷英芳背著包,在展位前搜尋了一圈,顯出失望的表情.自正月初九從老家陝西渭南到深圳,她和丈夫已經跑了數十家工廠和招聘會.

"工作好找嗎?"電視臺記者注意到了雷英芳和拖著行李箱的丈夫.

"不好找,哪裡都不招人.到這邊一個星期了,一份工沒找到,身上的錢也用得差不多了... ..."說著說著,雷英芳眼淚奪眶而出.

當天一大早,她和丈夫從深圳龍華登上長途巴士,準備到東莞石碣鎮投靠老鄉.哪知被長途巴士當作"豬仔"扔在了離長安鎮好幾公里的公路旁.夫妻倆又累又餓,背著包,拖著行李箱,步行至長途汽車站.面對攝像機鏡頭,她再也無法掩飾心中的委屈,嚎啕大哭.

2007年底,當時還在一家生產電腦配件的工廠做普工的雷英芳回老家結婚,在家裡待了一年.再次回來,珠三角已變得讓她有點陌生. "怎麼也沒想到,今年的工作會那麼難找.雷英芳說.

2008年初秋,各方態度尚比較樂觀,認為應無大礙.然而自去年十月份開始,在中國經濟最為發達的東部沿海,危機開始全面蔓延.一時間,諸多企業被曝資金鏈斷裂,某某老闆"跑路"了,企業減產裁員的消息不絕於耳.

三個月過去了, 2009年春節過後,珠三角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中國青年報記者在珠三角進行了深入調查.

打工家庭感受珠三角陣痛

2月6日,正月十二.春節期間侵襲珠三角的寒潮剛剛過去.廣州火車站門前的廣場上,到處是肩挑背扛,行色匆匆的旅客.還有很多人散坐在廣場上,等待回鄉或者進入珠三角腹地.

31歲的羅小華和妻子黃小寧,女兒,妻妹,圍坐著幾個行李箱.他撥開一個煮雞蛋,權當午飯.羅小華1998年第一次出門到廣東,先是在傢俱廠打工, 2001年後一直在東莞的五金廠工作,做有一定技術要求的模具師.在珠三角打工十多年,羅小華頭一次被迫在春節後反向而行,返回老家.

"訂單少了,工廠效益不好,裁員,沒辦法待下去了."羅小華說.他所在的東莞祥鑫五金廠屬於一家叫金鑫的港資企業,金鑫下面有三家分廠,員工最多時近1500人.祥鑫主做模具,員工多時大約近150人,經過春節前的裁員已只剩下不超過100人.

羅小華的勞動合同至2009年1月20日到期,沒想到15月1日就接到通知說不再續簽. "老闆分頭通知的,隔一兩天裁幾個.老闆太不講情義了,說開就開掉.羅小華在這家工廠工作了四年,擁有八年行業從業經驗.

羅小華工作四年,每個月連加班收入在3000元左右.按勞動合同法,應該獲得四個月的雙倍工資作為補償. "開始老闆一分錢也不想給,後來我們告到勞動局,才給了一個月的雙倍工資作為補償.前三年廠裡不跟我們簽合同,勞動部門不認可.

"聽說也有工友願意接受降薪留下來的,但多數人都不願意,一年掙得比一年少,物價又這麼高,怎麼活?"羅小華看了看依偎在懷裡吃零食的女兒.

無奈之下,羅小華決定帶著3歲的女兒回老家. 26歲的黃小寧前來送丈夫和女兒.她在東莞市長安鎮一家叫景新(化名)的電子企業工作,在生產部做報表.她告訴記者,以前天天加班,月收入能到近2500 元.去年10月份以後就沒有加班了,月收入驟降至1500元左右.一家三口,連房租,水電,吃飯帶孩子上幼兒園,一個月花費大約2000多元,壓力驟然加 大.而以前情況好的時候,每月能存2000多元.

23歲的黃小鳳安靜地坐在地上,聽姐姐姐夫述說,眼神裡滿是迷茫.她剛從老家-廣東省陽江市陽東縣那龍鎮-來到東莞.之前她在陽東縣城一家酒店做服務員,月收入七八百元. "去年老闆答應加工資,下半年突然生意不好,不加了.收入太低,想出來換個環境."她說.

"想找份什麼樣的工作呢?"記者問.

"不知道.只要比原來收入高一點就行了."黃小鳳回答.

"如果實在找不到工作,怎麼辦?會回家種地嗎?"

"回去?做工找不到崗位,種地也不會,也吃不了那個苦了.我現在只能在城裡生活.黃小鳳說.

"她什麼都不會,工資可能高不到哪裡去,估計也就是1000元左右."黃小寧提前給妹妹打預防針.出站口處,不斷有人流湧出來,扛著大包小包趕往旁邊的長 途汽車站.他們要麼是節後返回原來的工廠,要麼是進入珠三角腹地尋找新工作.羅小華漠然看著眼前的人流,輕輕嘆了口氣.

從"民工荒"到"民工過剩"

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外部需求大幅萎縮,對外向型經濟依賴嚴重的珠三角,影響年前已然明顯.數千萬農民工的就業問題,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廣東省就業服務管理局局長甘文傳用一組數據表明瞭節後嚴峻的就業形勢:今年春節後將有970萬外省農民工南下廣東,其中260萬左右的人沒有明確 的就業崗位,遠遠超過往年同期數字.與此形成反差的是,廣東省第一季度就業需求預測只有190萬人,供過於求,缺口巨大.上述求職人群尚未包括今年畢業的 大學生.

甘文傳表示, 260萬人中,主要包括兩大部分:一部分是新入粵的農民工,大約120萬人,佔總數的比例為46%左右,另一部分是節前辭工返鄉農民工,受金融海嘯影響失業的農民工,節後需要重新尋找工作,約140萬人,佔總數的比例達54%.

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節後對395戶企業的用工需求調查顯示,約兩成的企業有減員傾向,主要集中在製造業企業;裁減職位5000個左右,佔 調查企業職工總數的2.1%;六成企業春節後有招工意願,比去年減少一成,有招工意願的企業招工需求較去年同期下降,新增用工需求較去年同期減少過半.

"我們調查的企業裡,有招聘計畫的企業,都屬於零散補員性質,還沒有發現成批量新招員工的."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主任張寶穎說.

對外省農民工來說,還有一個需要重視的消息.甘文傳表示,廣東省今年還有72萬經過培訓,有技能的本省新增勞動力,以及從廣東農村轉移出來的120萬勞動力,這必將對外省勞動力產生一定程度的擠出效應.這部分新增勞動力加大了對外省農民工,尤其是普通工人崗位的替代率.

就業壓力還在不斷加劇.事實上,廣東省勞動部門有關負責人也承認,外省農民工入粵數據仍在不斷刷新當中.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