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廣西大中專村官成黑工 追討待遇遭羈押毆打

2009-01-01 23:0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本臺瞭解,廣西興賓區一批大中專挂職村官代表因反映該群體編製、工資、養老保險等權益被剝奪的問題,本月遭區政府非法暴力羈押近兩週。

廣西來賓市興賓區的11名大中專村幹部近日在網上發帖求助,反映他們因上訪爭取權益,本月被區黨委部門以培訓的名義非法羈押、毆打及侮辱長達十多天的情況。其中何先生告訴本臺:

「12月5日騙我出來說去農科所學習10天,就被抓去了,什麼自由都沒有,上廁所都要向武裝民兵和防暴隊報告,我們去洗澡也有三、四個人用警棍壓著,16日中午我們才出來。」

據反映,拘押期間他們不准離開房間,互相不准講話,不能和外界通訊。每個房間都有五、六名全副武裝的民兵以及一、兩名鄉鎮幹部看守,走廊有防暴隊巡邏。其間一些村官家屬打聽他們的下落後要求見面,被武警阻攔後,11人被轉送到一個軍用基地裡繼續拘禁直到12月16日。其間良江鎮的覃先生由於不放心懷孕8個多月的妻子,要求回家時被看守的十幾個武警民兵防暴隊毒打;高安鄉的譚某,由於想上廁所與民兵爭吵被區司法局官員指使十幾人用警棍毒打,其後還被用手銬銬在床邊一個多小時,造成他之後的10天由於疼痛及恐懼不停打哆嗦生活無法自理。

另一名被羈押的村官代表陳先生告訴本臺:「12月5日、6日開始打著廣西五十大慶培訓的名義,把我們11個人抓去,不讓打電話,不讓做任何事情。兩個同志挨打,然後對我們進行辱罵,一個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說我們是人渣、對我們人身攻擊。回來以後我們去找區組織部部長,他說你該找誰找誰與我無關;向市裡面反映,說要處理要調查,但到現在都沒有下文。」

據瞭解該11名被拘押的挂職村官,代表的是興賓區1999年選派到各鄉鎮村委挂職的210 名大中專畢業生,多年來他們沒有獲按文件規定提高工資待遇,也沒有基本養老等社會保險。當地行政機關同類人員工資現達1,600元以上之時,這一群體卻仍是拿著和9年前一樣的月工資515元。興賓區今年8月更出臺文件要求他們簽訂期限到明年9月底的《聘用合同》,工資加到每月800元,但幹部身份將變為聘用,此舉被認為是為了規避勞動法中工作滿10年的相關保障條約,而遭到集體抵制,官方多方施壓催促在今年10月22日前簽字,否則將視為自動放棄聘用機會,並將停發工資。

本臺週三就事件致電興賓區黨委組織部詢問,工作人員否認有非法羈押的情況,而對於99 年挂職村官的安置方式則含糊其辭:

記者:「他們反映被以學習班情況羈押了十幾天,你們是如何處理呢?」

黨組部:「沒有這回事。」

記者:「對他們的編製工資方面是怎樣安排的呢?」

黨組部:「已經按市區的文件處理了。」

記者:「市文件要求是怎樣處理呢?」

黨組部:「這個話說來很長,我現在很忙。」

據反映,當初興賓區承諾挂職2年後會有所安排,但在2001年年底期滿後,既沒有做出安置工作的方案也沒有進行考核選拔他們到行政機關或事業單位,而是不理不睬。2004年以來,這一群體多次要求區委解決編製問題,總是被以沒有編製為由拒絕。與此同時他們卻發現興賓區2002年以來非正常渠道進編機關、事業單位的人員達400多人。自治區人事廳曾就他們反映的問題回覆是興賓區委2002年疏忽之過,卻沒有進一步責成糾正這一失誤。

這批一畢業就進入基層工作,現在已經三十出頭的青年,對目前的種種現象表示失望憤怒。陳先生說:

「 太冤了,做了十年工最後就給我們一份09年就不再用你們的文件,這麼龐大的一個群體,居然沒有人把我們的呼聲反應出去。太黑了,我們去那裡電話隨時被監控,我們用電腦向外界反映這個事情,全部把你刪掉,我們很多同志的網根本上不了。這種情況我們應該向誰說去,誰能為我們主持一個最基本的公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