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嚴加其:胡錦濤沒有政改魄力

2008-12-06 01:5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嚴加其:中共八十年代政治改革設計者之一。

1989年"六四"事件後被迫流亡美國的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加其,曾在中共十三大前的一年多時間裏在趙紫陽領導下的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辦公室工作,參與政治改革的設計。

前不久在紐約舉行的"中國的歷史教訓和未來挑戰:大躍進五十週年和改革開放三十週年國際研討會"上,嚴加其發言指出,沒有重大事變的推動,今天的中國不會有真正意義的政治改革。

這期的"中國改革開放30週年"系列專訪就播出BBC中文部資深製作人樂安當時在紐約對嚴加其先生所作的採訪,採訪中他首先談到了當年鄧小平的政治改革:

答:應該說鄧小平在八十年代不僅希望改革中國的經濟體制,也希望改革政治體制。他看到中國的政治體制有很多弊病,特別是這個體制導致了"文革"的發生,所以他是有決心來改變的。

在經濟改革的同時他也就政治改革說了很多話,比如黨政分開、權力下放,以及結束領導幹部,尤其是最高領導人物的終身制。在中國的《憲法》裡也規定國家主席、政府總理不能連任兩次以上,這對中國是個很大的變化,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突破。

沒有鄧小平廢除終身制,沒有1982年《憲法》的這個規定,後來的江澤民就可以像毛澤東一樣一直連任下去。

問:現在說到政治改革,人們更多想到的是民主選舉、新聞自由這些內容, 當年鄧小平的政治改革和今天人們這種期待是不是還有很大差距?

答:當然,他的政治改革是企圖從中國的專制政治中邁出第一步。

專制政治有兩個特徵,一個是權力的過分集中,第二是掌握最高權力的人終身在位。這兩點不打破,中國的專制主義不會消失,而鄧小平打破了一條,打破了最高權力的終身任職。

英國走向民主憲政是讓國王的權力變虛,解決了立法、司法、行政權力集中的問題。而鄧小平改變的是另一點,解決了終身制。如果這兩方面同時改變,那就是美國式的共和政體。但中國今天還是黨領導一切,沒有分權制衡,所以中國只走了一半。

問:如果從歷史角度看,鄧小平的政改是不是仍可以看作中國整個政治民主的重要一步呢?

答:是重要的一步,但是也有尾巴。軍委主席就沒有規定可以連任幾屆。在黨領導一切的情況下,軍委主席如果沒有限制地連任就等於把鄧小平廢除領導人終身制的努力抵消了。

在中國這種最高權力不能分割的情況下,限制任期應該說是政治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步。第二步就是趙紫陽在 1986年到1987年制定的"政治改革總體方案",當然這是一個非常有限的改革,還是在共產黨領導一切的原則下進行的,沒有什麼三權分立,但提到了適度的黨政分開和下放權力,權力也受到一定的制約。這兩步對中國擺脫專制主義傳統是非常有意義的。

問:但不幸的是即使趙紫陽這個有限的政治改革也隨著1989年的"六四"事件終結了,後來甚至連"黨政分開"也不提了。

答:現在中國就是黨政不分。趙紫陽是堅持要走"黨政分開"道路的,他的"政治改革總體方案"基本上都體現在了1987年全黨通過的"十三大"報告裡。

所以1989年學生運動的時候,他就企圖按照政治改革方案來做,比如協商對話。但"六四"之後的二十年,中國的政治改革就完全停止了,即使說是政治改革,也都是表面現象。

問:反而所謂"西方敵對勢力的威脅"成了更大的考慮了。

答:主要是"六四"之後感到政治不穩定,特別是"六四"受到了全世界的譴責,這件事對中國的影響非常大。

而另一件人類歷史上的大事--柏林牆的倒塌,使中國認識到原來公有化的道路是完全走不通的。於是決定在共產黨領導下,或者說在共產黨專政的情況下,完完全全地、有意識地走資本主義道路,名義上還叫"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問:1989年以前的資本主義可以說是民間受益的,以那些"萬元戶"為標誌的,但"六四"之後的資本主義是不是變成了以國家、權貴,以官商勾結為標誌的資本主義?

答:"六四"以前的資本主義還不是非常明顯,也不是很有意識,只是採取資本主義一些好的經濟手段。1989 年之後就是明目張膽地、下決心要走資本主義了。東歐變化以後,鄧小平為了挽救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就不得不這麼做,因此也結束了原來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極對立的體系。

問:正如您剛才提到的,"六四"之後政治改革停頓,與之相伴的又是資本主義的大發展,這二者的結合給中國帶來了什麼?

答:這種情況不奇怪,很多國家都出現過類似的階段。

馬克思書中經常提到的1848年革命之後,法國就處於今天中國的狀況。 一方面政治專制,另一方面除了政治以外的各個領域,文化、藝術都高度自由化。

可以說今天的中國和當年法國的路易波拿巴時代是非常相似的,這種情況在法國維持了二十年,後來普法戰爭改變了法國,法國慢慢走上民主化道路。

所以中國當前的這種情況會維持一段時間,但是隨著最高領導層一次次的更迭,民主化的意識就會進一步高漲。特別在一塊經濟自由化的土地上,要想長期維持專制是不可能的。

問:那您覺得將來政治改革的動力還能來自領導層嗎?

答:中國的政治改革要靠掌權的人和民眾結合。中國不需要毛澤東或者太平天國那樣的農民革命,這種革命對中國沒有任何好處。中國需要的是上下結合的、基於經濟自由化基礎之上的政治改革。

這個改革是一定會到來的,但目前來看中國不會有政治改革。我不可能預測更長時間,但未來三、五年不會有政治改革。

這裡很大的一個原因是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有一個規律,就是"大事件出現大變革,小事件出現小變革,沒事件沒有變革"。你看,鴉片戰爭帶來洋務運動;甲午戰爭失敗了,有戊戌變法;八國聯軍打到中國,慈禧太后就搞新政;在新中國,沒有文化大革命,就不會有改革開放;沒有"六四",就沒有鄧小平南巡後中國資本主義的大發展。

這個規律只有毛澤東、拿破崙、彼得大帝這樣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錦濤我看他沒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BBC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