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盛極而衰的根源

2008-11-23 09:1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舉行二十國的國際金融會議了,在華盛頓舉行,而法國總統薩科奇甚至說會議應該在紐約舉行,因為問題是從紐約爆發的,事實上這場國際會議也是歐洲逼出來的,代表歐盟的薩科奇與歐盟委主席巴洛佐赴美與布希總統討論金融危機,布希不得不接受歐洲的提議,但會議要在華府舉行,時間也要美國確定,甚至邀請哪些國家也要由美國確定,可見災難雖然是美國引起,但美國的霸氣未消,仍然是以龍頭自居。

這場災難的導源其實是很久了,弗朗西斯.福山的論見頗為中肯,他認為里根主義正是災難的根源,里根主義強調金融市場自由化,最大的弊病是管理力度墮落,企業不受監管而任意擴張,金融機構以高槓桿式炒賣高風險的衍生工具,精心包裝次級產品在全球推銷,這本是很危險的事,但是在全球化的帽子之下,掩蓋了其弱點。

在倫敦金融時報上,專家也為文說:里根與英國前首相畬契爾夫人正是危機的始作俑者,它的三種核心思想:提倡擁有住房、放寬金融監管、強調信貸市場,這種思想在三十年內造成經濟大繁榮,但是逐漸走過了頭,終於爆發了大災難。

美國前聯邦儲備局主席格林斯潘是這種思想的奉行者,充分的讓金融不受監管而擴張,以前他被國會捧為最能處理美國金融的人物,威望甚高,現在雖已退休,但國會仍召他做證,長達四小時的詢問中,格林斯潘承認自己過去的作法是有犯錯誤,但後悔已晚。然而布希政府卻仍然不肯承擔責任,但看他回覆歐洲的話可見。

歐洲國家對美國的批評是直接的,指責美國所壟斷的信用評級機構、對沖基金、避稅天堂、金融機構高官薪酬。法國總統薩科奇就說這是不能接受和不應該的模式,這是對我們所信奉的資本主義的背叛。

但布希政府卻仍嘴硬,布希說:任何改革都必須保證自由市場經濟體制以及貿易和投資自由,保護民主資本主義的基礎是非常重要的。這問題其實就出在「民主資本主義」,何謂民主資本主義?是政府毫不負監管之責,聽任金融企業去亂搞?

美式民主資本主義搞亂了世界,而「美式民主」何嘗不是亂闖?冷戰期間,美國雖想推行美式民主到世界各地,但是反共的目的勝過了推廣民主,所以凡是與美國一起反共的國家,美國就不在乎是否合乎美式民主的標準了,甚至不民主也無所謂。

但冷戰結束,蘇聯瓦解之後,美國不必懼怕共產主義的擴展,從而將心思完全放在推廣美式民主上,要使美式民主成為世界標準,從而鞏固美國萬世一統的領導地位,其手段除了威嚇利誘之外,甚至不惜以戰爭對待,發動侵略伊拉克戰爭,以及以顏色革命為手段而在東歐發動顛覆。

在推廣美式民主上其實很不順利,伊拉克戰爭使美國陷入泥沼,而伊拉克的「民主政府」,根本就談不到是民主,而是政黨派系分贓政治,成了什葉、遜尼、庫德三分勢力的角逐,伊拉克人民的生活還不如在哈珊統治時那樣安定。

顏色革命最大成就是在烏克蘭及喬治亞,但現在的烏克蘭與喬治亞怎樣了呢?烏克蘭陷於兩派政治鬥爭中,總統將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中,總理時時想造反,分分合合目前政局很不穩定,而經濟則陷於困頓,在這次國際金融海嘯中,最禁不起打擊,而美歐自顧不暇,只由國際貨幣基金給了兩年貸款舒急。至於喬治亞,總統認為美國定會支持,所以發動對南奧塞梯的攻擊,結果被俄軍反擊攻入境內,而美國及歐盟都無可奈何。

當美國經濟力量強大時,尚能藉軍事力量去推行美式民主,如今美國經濟大壞,還能再強行推銷嗎?

這問題頗難正確答覆,因為美國雖然遭到經濟上的打擊,但軍事力量目前不太可能受到影響,要過些時日,由於財政情況大壞方會影響到軍事預算,如軍費不濟,就難以為繼了。

如政治經濟學家所說美國的金融病根已很久,這是體制上的毛病,但是發病的嚴重布希政府卻難辭其咎,布希本人對政治經濟都是馬馬虎虎的瞭解,上任以來就依靠共和黨新保守主義那夥人,一味以武力推廣其美式民主,以九一一恐怖事件為藉口,到處反恐,根本不把財政空虛的問題擺在心上,柯林頓下任時,國庫還留給布希二千八百八十億美元,布希不但把它花光而且又大大地舉債,中日兩國成為大債主。而經濟擴張使房地價格大漲,終於陷入泡沫,現在雖離任了,他將會把這爛攤子交給下任總統,下任能使大病痊癒嗎?恐怕美國的好日子所剩已不大,帝國之垮是可以預見的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