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行走在美國金融風暴中 真正的苦日子離他們還遠 (圖)

2008-11-20 22:48 作者:瀋月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美國

美國人有時就像一個被政府寵慣了的小孩,碗裡被雞叨走了一小塊肉,就要大哭大鬧了。其實他還有很多好吃好喝的。

作為一名駐外人員,美國的金融風暴刮得震天價響,於我也只是扑面輕風罷了。倒是某一天,我在Costco大賣場看到那只經典的窮人烤雞從"永恆不變"的4.99美元變成了5.49美元,著著實實觸動了我的神經。

話說回來,美國人哭天搶地,自然多少是有問題了。前幾天布希更是把19國元首請到白宮,說是要救世界經濟於倒懸。現在中國、日本、英國、法國紛紛採取對策,美國人扇起的這股冷風,最終讓我也難免感到一陣寒意。

真正傷心的沒幾個

剛到美國那陣子,華人電臺裡老是播放被我認為是"騙子公司"的廣告:您想貸款嗎?您信用不良?沒有固定收入?年紀偏大?不是公民?這些都不是問題!××貸款公司可以幫助您!

那時正是次貸的"黃金時期"。本無貸款資格的窮人、無業者,在銀行、放貸機構的熱情鼓勵下高高興興買下零首付、高利率的新房子。房價一直在上漲,窮人們用房子增值部分支付月供,不知死活的還用房子作抵押,從銀行貸款買新車、去度假。那一陣就像上海的2005、2006年,周圍的人都在說:我的房子漲到多少了,你的房子漲到多少了。

2006年9月,房價掉頭暴跌,而早埋伏著的"高利貸"月供也開始了。窮人們的極樂時代結束了。銀行露出了真面目:沒錢還貸?把房子還來!

從那時起開始聽到美國媒體關於次貸危機高八度的聲音了:俄亥俄有多少萬戶居民房子被銀行收回,佛羅里達有多少萬戶居民被掃地出門。加上一個90歲老太太因被收了房子而自殺,這個民生議題,引起了媒體們、官員們、專家們轟轟烈烈的討論。

不過我還是很難同情起來。比如中國的一個下崗工人,無論如何是不會貸款買一套三室一廳來住住的。你好房子住過了,新車也買了,現在被趕到原來的出租房裡,其實也沒虧。人人有房住的"美國夢",也不是說圓就圓了的。

買房人拍拍屁股走了,但事兒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完了。當初利用房價的飆升,將次級貸款包裝成一個又一個"金融產品"滿世界賣的貸款銀行、投資銀行、對沖基金、保險公司,在食物鏈中斷後,出來混的終於要還了。9月中,金融危機暴發了。先是房利美、房地美被託管,然後是雷曼兄弟公司破產,旋即政府注資搶救 AIG保險公司,再是華盛頓互助銀行被收購。

那一陣子,新聞裡天天是華爾街的消息了。不過我還得說國內的媒體,包括一些華文媒體,搞得比美國人還緊張,還投入,聽起來華爾街似乎要清場了,美國霸業要垮了。

其實華爾街的風雲,多少還是虛幻的。要說虧了錢,還得算上外國投資的血汗錢。真正對實體經濟和普通美國人生活的影響仍在長期。

比如說華盛頓互助銀行被收購後,一個在這家銀行存了錢的朋友一度有點心神不寧,後來嫌麻煩就沒轉銀行。前一陣出差到東部和亞利桑那,看到華盛頓互助銀行、美聯銀行的招牌到處挂得又高又醒目。在美國存儲保險公司把最高賠付額提高到20萬美元後,老百姓的存款還是大可放心的。

金融危機真正觸及美國人靈魂的,大概有兩點:其一是9-10月間股價暴跌時,很多人驚恐於他們的養老金縮水了,老無所依了。其二,也是鬧得最厲害的,是7000億美元救市計畫。因為這錢是納稅人的錢,美國人還看作是自己腰包裡的。說是要拿去救那些總裁下崗時還能拿上千萬補償金的金融公司,他們不幹了。

那一陣電視、廣播裡有無數訪談節目,聽起來大部分人是抗拒的,有的簡直是義憤填膺。但這事兒在國會虛推一回後還是通過了。後來就很少聽到美國人吵鬧了。其實大家都明白,華爾街真要破產了,誰都沒好果子吃。

Cathy的生意有點淡

2006年的時候,朋友們聽說本人暫住的房子是10年前買的,馬上說,哇,那你們可賺大了,現在至少翻一倍!不過按照翻一倍來算,我估摸下來似乎還是沒有閔行、松江一套同樣大小的別墅貴,於是也沒覺得美國人就住不起房子了。嚇死美國人的高房價其實也不過如此。

然後很快就是房地產市場的"嚴冬"來了。中文媒體說是美國的房地產市場泡沫破滅了,房子沒人買了,還有別墅變一美元了。"次貸危機"這個詞,最早還是中文媒體把它灌輸進我的大腦裡。

就說我住的那套房子,在"嚴冬"中我幾次詢問做房地產的朋友,居然基本沒有貶值。一個原因是,這套房子所在的學區好,華人是很看中學區好不好的。再問下來,學區一般的地段也沒賣成白菜蘿蔔價,大概降了20%左右。在洛杉磯以東約150公里的聖伯納迪諾縣,新建住宅區有降了30%、40%的,有的甚至降了一半。不過那種地方該怎麼形容呢,就是荒山頹嶺中的幾排簇新房子。這些房子都是在房市大熱時期造起來的,次貸者們曾經高高興興地住在那裡。

次貸危機到現在的金融風暴,對房地產市場、服務業的衝擊還是明顯的。本人的朋友Cathy在洛杉磯做房地產經紀人。雖然她很努力,服務也很週到細緻,但近段時間的業務只能用清淡來形容。

2007年以來,對購地置產很踴躍的華人出手明顯猶豫了。飯店業主想脫手的不少,但願意接盤的少而又少。她手頭有一些客戶想盤出飯店,但等好幾個月都沒有合適的買家。

Cathy說,買房子的人少了,一方面是房價最高端時大家買不起,現在跌下來,大家又開始觀望。不過中低價房成交開始逐漸回升。畢竟很多大陸新移民仍有買房的需求。一些長期租房的華人,現在出手一套30萬美元左右的房子應該是不錯的時機。

不過即便有些人動心想買,貸款已經遠遠沒有2006年前那麼容易了。摔過一跤的貸款公司和銀行對貸款申請人的資質查得很嚴,要沒有相當的存款和穩定的工作,再也別想輕易從銀行拿錢了。Cathy最近的一個客戶,看中了一套洛杉磯郊區185平方米的別墅,4臥、2衛生間,標價40萬美元。他想付20%的頭款,其餘貸款。但由於他屬於自雇職業,沒有交稅記錄,雖然消費信用很好,但銀行仍然不願貸款給他。Cathy說,像他這樣的情況,在2006年以前絕對沒有問題,當時銀行都不怎麼查收入,繳稅記錄也不管,現在就大不一樣了。

Cathy的生意在美國西部,但美國東部的情況也差不多。本人有個朋友在康涅狄格州,他弟弟也是房地產經紀人,自己造了一棟房子,想分成兩戶賣出去賺差價。但造好快一年了,也沒有人買。按理說這個房子離紐約曼哈頓僅40分鐘車程,經濟好的年頭,賣出去實在不是問題。

星巴克里的三個美國人

最近有件事很刺激在美華人的神經。矽谷一個華人工程師吳京華槍殺了三位上司。不過吳被解雇本身和金融危機似乎沒有直接聯繫。據說被殺的那個印度裔老闆有在創業成功後解雇開創者獨享成果的劣習。不過大家認為吳京華最後走上魚死網破一途,多少和經濟大環境有關。已經47歲的吳京華在這樣的年頭再找工作難度極大,育有3個子女的他壓力可想而知。在很多華人網路論壇,大家都對吳京華的遭遇表示同情,也紛紛談到華人在美工作的不易和現時的艱難。

不過對於華人來說,相當一部分人擁有高學歷,在科研機構、大公司做的不在少數。對他們來說,失業的陰影尚未那麼強烈。幾個在波音公司做工程師的朋友,該玩的玩,該度假的度假,前景還不是問題。在華人論壇上,關於失業的話題增加了,但真正丟了飯碗的事例似乎仍不多見。

我周圍的一些朋友,還沒有哪一個失業的。倒是有一個在美容美發業做的朋友,自動下崗遊玩了一年。現在原老闆頻頻給他打電話:快年底了,店裡缺人,你再回來吧。他就有點動心了。現時的環境讓他感覺到再這樣遊山玩水,實在要被人鄙視了。

整個美國社會,大體的情況差不多。失業率略有上升,憂慮生活前景的情緒在瀰漫。

本人在星巴客結識的三個美國人,或可作為參照。

50歲左右的戴夫在洛杉磯縣政府部門上班。單身一人的他收入穩定,生活無負擔。理想就是退休後搬到拉斯維加斯和哥哥住到一起,然後找個俱樂部實踐他一生的愛好--紙牌魔術。戴夫說金融危機對他這樣的人基本沒有影響。他唯一憂慮的是如果股市長期不振,他的退休金就會縮水。如果真是這樣,他將考慮延長工作幾年。

雷蒙是個水管工,有老有小,考慮的比戴夫要多一些。他對失業的問題就很敏感。比如他的妹妹,最近因為上班遲到居然被解雇了。雖然周圍其他人還好,但他知道確實有很多人丟了工作。他的理解是,現在銀行都不肯貸款了,企業拿不到貸款,進不了原料,付不出工錢,倒閉、裁員自然就發生了。物價也是他關心的問題。這一兩年裡吃的用的漲了不少,如果有家庭的話,變化還是可以感覺到的。

還有一個叫湯姆的老闆,做圖片銷售的。一說起這一回金融危機,他立刻正色道,那當然有影響啦,股票跌啦,貸款難啦,房價跌啦,然後就會怎樣怎樣。說起來一套套,但他個人的生意似乎仍不錯,三天兩頭到北京上海看他的分公司,日子過得瀟瀟灑灑。

美國人把就業率看作國計民生的頭等大事。在有較健全勞動保障的美國,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就意味著一個不錯的生活。所以通用汽車好像要破產了,要丟多少多少萬個職位了,全國上下就又轟轟烈烈地議論起來。其實就美國整體而言,失業尚未構成一個全國性的問題。當歐巴馬言必稱要把製造業的工作機會留給美國中產階級時,他是不會考慮美國一個工作機會的獲得可能意味著中國一百個打工仔飯碗的丟失的。

所以,當國內一些人對華爾街失業者表示無限同情、對美國失業率增加感到"震驚"時,我倒覺得大可不必。再說,一部分被解雇的華爾街員工,依他們過去幾年連最普通交易員也得百萬美元紅包的高薪,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南太平洋的哪個小島上"待業"呢。

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

美國金融危機了,聽起來好像美國人水深火熱了,日子沒法過了。但在我看來,美國人有時就像一個被政府寵慣了的小孩,碗裡被雞叨走了一小塊肉,就要大哭大鬧了。其實他還有很多好吃好喝的,一會兒還要去看演唱會。但他也有他的信條:沒有最好,只要更好。

以美國廣大的國土、豐富的資源、領先的科研力量、雄厚的實業基礎,以及幾十年來美國家庭在經濟發展中獲得的積累,真正的苦日子離他們還遠。

就眼下來說,美國人的生活質量並沒有本質的改變,股市沒有跌得那麼可怕了,油價還大幅降了,新上來一個總統,許給了他們好日子。但美國人就是這樣,冷一點,熱一點,前途不明朗一點,就要嚷到全世界都聽到。

10月中旬,我到美國東部出差,所到之處,一切和我幾年前來時並無二致。紐約哈曼頓依然是燈光璀璨、車水馬龍。傍晚時分,百老匯大街上的餐館顧客盈門。51街上的音樂劇《Wicked》劇場裡,雖不是週末,照樣座無虛席。

在洛杉磯的生活和我幾年前剛來時也無明顯的差異。全統商業廣場在下班時分得繞幾圈才能找到車位。大華、順發等超市裡依然人頭攢動。

就食品價格來說,真不算貴。比如瘦豬肉大概10塊錢人民幣一斤、去頭基圍蝦約40塊錢一斤、雞蛋10塊錢一打 12個、食用油1500克約15元人民幣。水果也便宜,香蕉4塊錢人民幣一斤、蘋果7塊錢一斤的,加州特產新奇士橙,幾個月前旺季時可以買到1元人民幣1 斤的。衣服也很便宜,質量相當不錯的T恤、襯衫,100塊左右人民幣一件。國內賣得很貴的裡維斯牛仔褲、CK褲子,150-200塊人民幣一條。

其實真正困擾過美國人日常生活的是油價。今年夏天油價最貴時,最低檔的87號汽油,有些州1加侖賣5美元,算下來約9塊人民幣1升。那時真可謂怨聲載道,節假日駕車出遊的人也大大減少了。但現在美國人又該笑了。這兩天洛杉磯這邊87號油只要2.4美元一加侖,據說比國內還便宜。

所以日常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只要有點工作,都不是問題。有好工作的,消費雖有克制,但享樂並沒有停止。前幾天湖人隊和火箭隊在洛杉磯比賽,幾萬人的場子,幾十美元甚至一兩百美元一張的票,基本坐了個滿場。

前幾天經過一家JJ牛排館,一問服務員,得排2個小時的隊。全統廣場的一家廣式早茶店,隨便哪天去,中午都得排長長一陣隊。

不過不少商品近一兩年確實漲價了,差不多漲了約20%。到飯店吃飯感覺更明顯。把招牌菜名掛滿四牆的湖南菜館,直接在菜名下重寫價格了。有一次去"竹軒"吃飯,服務員說:絲瓜毛豆,今天要多收一塊錢。

前幾天在"王家沙"上海菜小飯店吃飯,老闆娘說生意不大好了,客人比好的時候少了大概三分之一。

雖然物價還算平,房價、油價都下來了,但整個美國社會的消費信心確實下降了。認得一個人,預感經濟不景氣,取消了購買一臺2700美元新相機的計畫。周邊的華人朋友,買奔馳、寳馬等好車的人少了,買大房子的就更少了。

美國人現在就像第一陣北風中的松鼠,採集的橡果還在,但告訴自己得省著點吃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