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密大陸無本萬利 蒸蒸日上的行業

2008-11-07 08:3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揭密大陸無本萬利 蒸蒸日上的行業
 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須寅因信仰被當局於2006年"勞動教養"兩年,期間親眼目睹大陸基層司法腐敗的種種現象,讓人看來觸目驚心。以下是對須寅教授的部分採訪內容:

為何北京警察喜歡抓人?

問:北京當局的司法濫用到什麼程度?

須寅:我碰到一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二年級大學生,是朝鮮族人,為了送他同鄉畢業離校在一起喝酒,事後在回去的路上,畢業班的同鄉跟別人發生糾紛動手打起來了,他只是在旁邊看,並沒有參與打架,後來警察連他也給抓起來,關進看守所等待著判刑。我看那個年輕的大學生非常老實,他根本也沒有動手,卻要被判大刑,這意味著他要失學。這孩子從延邊考入重點大學北航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卻毫無道理的被警察抓捕。這樣的事,頂多是被學校帶回去教育教育就完了,可是就這點事情在北京就要把人抓起來要判刑。判刑啊,等於是敵我矛盾,就很難復學了。

當初抓我也是這樣,因為沒有任何證據,公安就憑在我家搜到的以前國家正式出版的書,夠不上判刑。沒有罪卻不放我,公安也沒有經過任何司法程序,判了我兩年勞教。按理說抓進看守所第二天就能請律師,但是我不可能請到律師為自己辯護。我要求請律師,警察說不行,因為說我是政治犯,不可能給我請律師。

還有這個勞教制度,好多人質問這個制度,這完全是在法律程序之外的中共對人迫害的怪物。因為按正常的法律程序,在有事實的前提下由公安偵查、抓捕、起訴,再經由檢察院審核公安局的起訴合不合適,如果認為合適,檢察院再把案子轉到法院,由法院判決。整個程序要走半年甚至更長時間。可是我進看守所一個月後,沒有經過檢察院、法院,直接由公安局決定判我勞教,還說什麼對法輪功最少判兩年。公安局為什麼會對夠不上判刑的人很任意地判勞教?因為公安送一個人給勞教所,公安局可以得到不少收入。各地的勞教所也經常到公安局要人,因為這是勞教所奴工的來源,勞教所就靠這些奴工賺錢。一般的刑事嫌疑人也是這樣,公安局把抓起來又不夠判刑的人送勞教所做奴工。

與之相反,我還經常看到不少觸犯刑律的人,明明有罪,已經夠上判大刑,但他的家人、親朋好友通過找關係,給公安送錢,錢花夠了就能被釋放回家了。我感覺中國這個公安就是在做生意了,抓了人就能賺錢,人只要稍有點事就可能被抓。公安、檢察院、法院這三個部門的警察都有錢可賺。我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看到很多這樣的事情。比如,與我關押在一個監室一個人,因為詐騙保險公司的錢,被公安抓進看守所。按照他騙保的金額,至少要判三年徒刑。他家人找到一個與公安警察有私下關係的律師,律師到看守所來看這個騙保的人,之後,看守所的警察忽然對他很好了,他也由愁眉苦臉到喜笑顏開,因為知道自己不久就能回家了,警察還告訴監室牢頭好好照顧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家人已經通過律師買通警察。果然一個星期之後他被無罪釋放,據他說他家人花了很多錢。更有諷刺意味的是,當這個監室的另一個因為倒賣免稅進口汽車犯詐騙罪的人,看到這個騙保的人請的律師有這樣的本事,就讓這個騙保的人出去後找他家人花大錢也找這個律師賄賂警察,後來這個倒賣進口汽車人也無罪釋放了,而他自己都明白自己犯的這事至少要判五年,這是他第二次進公安局了。

問:那麼說大陸的基層執法腐敗已成了龐大產業?

對,我覺得可以這麼說就是成產業了。現在大陸什麼律師好使呢?就是和公安局的預審員、檢察院的檢查官、法院的法官有私下關係的,能和他們做私下交易的律師,這種律師,你只要給他足夠的錢,他就能讓你釋放,就能讓你減罪,關進公安局的人都想找這種律師。要是那種正正經經的律師就沒人請,因為找這樣的律師往往是白花幾千塊的律師費。

有一次放風的時候,我聽見監室的看守指著一個犯人對牢頭說:"你看那個小子,當時他剛進來的一個星期之內,我讓他花五萬塊錢就可以回家,他嫌貴,他不幹。"就是看守的人都有這麼大的權力,他能夠夥同預審警察賺這筆錢,預審的警察就可以編寫材料,說這個人證據不足,或大事化小,就可以取保候審,釋放回家。據警察自己說他們公安局的警察,都願意當預審,因為這個差事太肥了。

那個犯人進來呆一個月後,看守對他說,現在你要想出去得花十萬才能辦成,他想想還是不行,太貴。看守又說: "今天那小子要花二十萬我也辦不了,得花更多的錢了。他這個案子已經走到檢查院了,就有難度了,他要花更多的錢。"這完全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我聽完後,都感到毛骨悚然,中國司法部門怎麼都變成這樣了?!以前只是聽說,這下可是親眼所見了。

公安警察抓了人後,有好多賺錢的方法。看守所的每一監室有一個看守獄警負責,裡面是犯人管犯人,看守要指定一個牢頭,這個牢頭在監室裡有很大的權力,除了警察之外就是他了。牢頭可以對其他被關押的人發號施令。牢頭在監室裡可以隨便行走,睡覺佔位多少,吃的、用的,都享有特權,他可以欺負監室裡面的其他的人。我所在監室的牢頭為了保住這個位置,賄賂這個監室的看守,他被關了十一個月,他透露說他花了七萬塊錢,就為了保住這個位置。有一次看守對牢頭說他想要個投影機,在家看電影大片,牢頭就用這個看守的手機給家人打電話,讓家人給看守買了一個投影機。牢頭在監室裡唉聲嘆氣時,得了便宜的看守可能正在用著上萬元的投影機在家裡欣賞電影大片。

被抓進看守所是不允許打電話與外面聯繫。那麼如果被關押的人想和家裡打電話找熟人走關係,怎麼辦?他就通過牢頭暗示要與看守私下談一談,看守心知肚明地就把他帶離監室,到看守的辦公室。想打電話的人就開始和警察進行交易,告訴警察你到我家,與我家人聯繫一下,然後他寫個字條,叫他家人給這個警察多少多少錢,看守會開著警車給他家送信。這樣幾千甚至上萬塊錢就會進到這個警察的腰包裡。自此以後這個看守就成了這個人的"托"了,因為賄賂了看守,他在這裡就舒服了,下次他可以用警察的手機給家裡人聯絡。這個是完全違規的,很多警察都偷偷干,如果讓他的上司知道,他警服就穿不了了,但是幹這樣事的警察很多。基本這個是潛規則了,上司可能也知道,但是不明說。警察為了避開監控器常把犯人帶到沒有監控器的警察休息室裡打電話。

一般來說,被關進看守所,家人都要寄點錢給我們買點日用品什麼的。我們每個月可以花一百五十塊錢,但買東西是由牢頭管的,他統一買東西,再由他分配。一個月化了一百五十塊錢,但是真正能用在我們自己身上的,最多隻有三、五十塊。那麼買的東西都到哪裡了?除了牢頭自己多佔多用外,還有一部分是買高檔化妝品、洗頭膏、飲料等直接送給警察。牢頭用我們的錢買東西討好警察,使自己在監獄裡過的舒服點。

問:你在的那個監獄叫什麼?
海淀看守所,北京海淀看守所。


問:您覺得這種東西形成這樣了,在這個社會上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一般人知道監獄有這樣的潛規則嗎?

須寅:沒進過監獄的人是很難知道的、也很難想像。因為看守所是記者進不去的地方,不可能去曝光那裡。如果老白姓知道他們依賴的法律就是這樣執行的,不知會有什麼想法?你看在不足十八平米的監室,最多住著三十六人,在夏天怎麼擠的,是頭挨著腳,腳挨著頭,肉貼肉地側著睡,如果中途你上廁所,你回來位子就沒有了。就得把人扒開,那人家睡著把人弄醒,人家也不會幹的。

問:他是故意折磨人,還是什麼?

須寅:就是抓的人太多,沒地方放,也是嚴重的虐待。呆的時間越長越難熬,逼著人寧可花大錢也要早點出來。

問:會讓你們勞動嗎?

須寅:看守所勞動比較少。房間經常換,我被關的第一監室,關了一個月,在裡面待了一個月沒出那個屋,坐在硬板上要有姿勢的,不是隨便坐的,腳跟要挨著屁股,手要放好,天天坐啊,屁股都坐爛了。還有進去的好多人都沒有牙刷、毛巾,就很多人共用一個牙刷,一條毛巾。你說這個刷牙,有人刷牙牙齒出血,如果這個人有肝炎,另一個人再刷,那後面這個人就可能會被傳染,這裡還有吸毒的人。吃飯時面對面坐著,兩個人共用一個碗一個杓,就是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哪裡還有什麼衛生可言啊?這個我都經歷過。你不吃怎麼辦呢?聽著都很噁心。

結語:須寅因信仰法輪功被勞教,親歷中共司法。中共司法制度腐敗是社會亂源,一個社會腐敗,首先是因為司法制度腐敗。近年來中國大陸司法腐敗的蔓延已經愈演愈烈,不斷衝破大陸百姓的心理底線,動搖大陸人對中共的司法信任。而中國大陸"基層司法腐敗"連中共自己的喉舌媒體都承認在呈"量大面廣的趨勢滋生蔓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