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丘山:中國人恨戰友,同事,家人,叛徒, 朋友超過敵人

2008-10-28 22:26 作者:格丘山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這是繼我發現中國夫妻愈老愈不相像,愈不和,甚至反目成仇後的又一重大突破:中國人恨戰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過恨敵人。

其例證實在不勝列舉,大到國家,小到家庭,高到偉大領袖,低到監獄犯人,神聖到革命同志,親密到夫妻兄弟,很難逃脫此一規則。

從偉大領袖毛澤東開始,他可以饒恕與他血戰,殺死他無數士兵和戰友的國民黨將領黃維、杜律明、饒恕清朝皇帝傅儀,但是他決不饒恕叫了他無數萬歲,幫他作了無數次罪惡,而只是一次沒有完全順從他的劉少奇,即便劉少奇苦苦求饒也不行。

再說我們的民運同志反對共產黨的志向道合一致,為了推翻共產黨走到一起來了。但是如果有一天在一個問題上發生分歧,那麼馬上就會恨之徹骨,勢不兩立,從此仇恨遠遠超過共產黨。互相不共載天,雙方與共產黨罷戰,互以彼方為頭號敵人,大肆辱罵。以至發展到最後,雙方都真誠的相信對方是共產黨的特務,是專門派來破壞他反對共產黨的偉大事業的,將共產黨推不翻,總是在台上的原因歸之於對方頭上。(:)

再譬如我們在馬路上搬一樣很重的東西,如果有一個陌生人來幫你托了一下手,你會感激涕零。但是如果是親人、朋友、同事來幫助,情況就不一樣了,其感激的程度與關係的遠近成反比。也就是說關係愈近,感激愈少,到了某一點,就沒有感激了。近到非常近,例如妻子,大有嫌幫助不夠,手腳太笨, 變成怪罪的可能。

在人漫長的一生中,接觸得最多的是自己的妻子、朋友、 親戚。因此這種日處合餐,夜眠共衾的無時不見的相處中,一句話不合,一件事不悅的可能性是無時不在的。由於這種幾乎不可避免的火花,而爭吵不讓,發展到互相憎恨的例子太多了。結果成了對陌生和平常人的一件事,能夠記恩報德,對傷害了自己無數次的敵人可以饒恕,而對於為你做了幾萬件事的親人朋友,幫了自己無數忙的同志戰友,因為一句話,一件事的不周、不合、不統一,而走向決裂、仇恨、以至懷恨終身的不公平和奇怪現象就這樣正常的出現了,而且從來無人發現它的不公平。

如果我們將以上的現象歸因於期望值,也就是說中國人對妻子、朋友、親戚、戰友的期望值很高。一旦發現不是,就由愛得太切而失望,由失望而生恨,由生恨而鬧翻,其結果比對敵人還恨。儘管這非常不公平,但是心裏的氣憤:"我對他這麼好,他對我這樣!"實在難以吞息,公平不公平就不管那麼多了。

這個情結也可以從中國統治階級的寧喪外寇,不亡家奴的心態中見到。

中國主子對外夷的警惕,提防和痛恨從古代筑長城就開始了。論親疏,夷是外,是敵我矛盾,奴是內,是人民內部矛盾,親疏是不言而喻的。主子要求家奴恨外夷,家奴愈恨,主子愈高興。如果家奴對外夷不那麼恨,或者不恨,主子不高興,家奴就很可能要成為千夫所指的叛徒。主子最恨的就是叛徒,中國歷史傳統從來就是對叛徒的懲罰要超過敵人。敵人投降了,還有活的可能,就是殺也只殺敵人一個人。叛徒是絕不饒恕的,連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周恩來殺起叛徒來都殺全家,恨叛徒的程度可見一斑。論功罪,叛徒在背叛前還做過好事,比敵人要好。但是處理叛徒比敵人要狠毒,也是這種情結在作怪吧。 這與西方的士兵,在走投無路時允許背叛,投降成了強烈對照。

所以中國的家奴都怕當叛徒,表現愛國時就很過火,很慷慨。但是主子是不是感激呢?如果有一天主子如果要滅亡,他願意亡在外夷的手裡,還是亡在家奴的手裡呢?

從道理上說主子這麼多年來要求家奴恨外夷,而且家奴這麼多年豢養主子,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主子怎麼也應該喜歡亡在家奴手上。可是答案恰恰相反,中國所有的主子都寧喪外寇,不亡家奴。為什麼寧喪外寇,不亡家奴。這似乎從邏輯上有些說不通。主子要求家奴恨外夷,外夷是敵人,為什麼自己亡國時卻寧願將江山送給外夷和敵人,而不給家奴呢?是不是也是這個情結在作怪呢?

所以中國人的普遍的情結是,一旦鬧翻時,他們恨戰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家奴超過敵人。可是與戰友、同事、家人、親人、朋友、家奴相處的時間和機會又這麼多,所以鬧翻的可能遠遠超過敵人。為長遠計,中國人成就一個實業,革一個命,組一個家庭的一開始,就要做好反目成仇的準備。如果對方期望值愈高,就愈有威脅,愈危險,一旦鬧翻,恨也就愈深。

用詩人的語言說:
蜜月已經開始了,仇恨還會遠嗎?(:)

說到這裡還是打住為妙,再說下去也許有人要控告我將中華民族的重大秘密,讓外夷知道了,應該當作叛徒處理,大卸五塊。

作為結束,我鄭重聲明,本人自動放棄本發現的專利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