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綠色奧運"難掩北京用水危機(圖)

2008-06-26 21:17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路透:一個名為"國際探索"(Probe International)的加拿大非政府組織發布的報告稱,雖然中共雄心勃勃建設"色奧運",但是北京對地下水和大規模運河工程的過分依賴已經使其名不符實。報告稱,為了迎接全世界訪客,展現2008年奧運會清潔、環保的形象,北京建設了大量草木綠化工程和波光粼粼的運河、水道。為此,已經超負荷的水源將被進一步過度開採。

"考慮到每個新工程都將從各地調取水源,對水的需求量只會增加,給中國環境和經濟帶來空前巨大的代價,"該組織週四發放給記者的這份報告寫道。"無論是調取地表水還是抽取更深的地下水,都無異於飲鴆止渴。"對空氣污染可能影響運動員狀態的擔憂已經讓北京奧運備受困擾。而國際探索組織發布的報告則顯示,對大量廉價水源的飢渴也將造成環境負擔加重。

已經多年過度開採的地下水,供應著2/3以上的北京居民用水需要。自2004年以來,該市已經開始開採超過地下1千米深度的石灰石岩層地下水。該報告稱,這些儲藏於多孔岩石裡的水源原本是僅用於戰爭或緊急事件發生時。北京對水源的飢渴也給河北帶來壓力,後者為北京提供大量水源。為了確保北京奧運供水,官方已經下令南水北調工程北段309公里首先完工,必要的話從河北抽取更多水。在遭受了10多年的乾旱後,河北已經是全中國最缺水的省份之一,但仍把該省幾乎八成的水源提供給北京。

本週路透記者對當地的訪問顯示,運河工程已經接近竣工,但許多農民也為因此付出土地、水和農作物的沈重代價。"今年的雨水較多,已經是謝天謝地了,但是我們仍然沒有足夠的水,"高昌鎮的中年農民劉秀格(音譯)說道。他宣稱,由於沒有足夠的灌溉用水,農民們已經改種玉米,而不種小麥。其他村民也表示,當地的水井水位越來越低,因為施工人員們為了給水渠讓道已經抽走了地下水。該運河寬約100米,從大片農田中穿過。如果現在打一口井,你就得打到石頭才可能有水。以前從不會這樣,"55歲的王貴菊(音譯)說道。"我們今年有福氣,雨下得不少。但是明年我們再遇到乾旱怎麽辦?他們可不會趕來幫我們。"撰寫該報告的中國專家稱,這樣的不滿反映出中國北方和首都遇到的更大範圍的水危機,工業化和人口增長已經掩蓋了對節水的關心。"遠距離調水成本很高,對環境也有害,"該報告寫道。報告要求改革水資源定價體系和經濟政策,使得消費者有動力節水。(完)

---------------------------------------------------
前期報導一

顯示北京-石家莊引水渠河北保定段施工工地


              為2008年1月17日資料圖片,顯示北京-石家莊引水渠河北保定段施工工地。REUTERS/David Gray

奧運重點水源--河北省遭遇"水荒"

路透北京2月26日電---中國北部的河北省在今年夏季奧運會將重點保障北京用水,但目前該地區出現嚴重乾旱,約50萬河北居民可能面臨飲水困難。

河北毗鄰首都北京,長期以來重點為北京的1,600萬居民供水。奧運期間北京的用水需求預計將較平時上升30%,達到每天275萬立方米,河北需提供3億立方米的應急用水。不過週二《河北日報》稱,冬季雨雪降水不足加重了該省乾旱,一些水庫的水位低得令人擔憂。該報引述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的話稱:"由於入冬以來缺少有效降水,河北省發生嚴重乾旱。"

入冬以來,中國南方遭遇異常寒冷降雪天氣,而河北省大部地區沒有有效降水,全省平均降水量僅7毫米,比歷史同期偏少60%。"嚴重乾旱造成我省抗旱水源十分緊張,水資源供需矛盾進一步加劇,"報導稱。為確保"綠色奧運",中國正忙於完成總長309公里(192英里),從河北省到北京的運河。但河北指出:"河北省部分水庫處於死水位以下,一些灌區基本無水可供。"

但報導沒有說明向奧運供水的四大水庫是否在其列。這個冬季中國南方許多地區遭遇異常的嚴寒降雪天氣,但包括北京在內的中國北方雨雪都非常少,許多農田面臨乾旱。

中國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近期表示,在山東、黑龍江和河北省,因旱飲水困難人口243萬人,大牲畜189萬頭。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稱,受乾旱影響,目前河北省已有25萬人出現臨時性飲水困難,預計到3月份,這一數字將增加到50萬人。(完)

前期報導二

綠色奧運背後的河北水殤

路透保定1月23日電(記者Chris Buckley)---北京周邊的農村正在為奧運會付出他們自己的代價:下降的農產量、抽乾了的水井,以及因失去土地和家園而引發的爭執。

為了建設"綠色奧運"、讓一個翠綠繁榮的北京展現在世界面前,中國正在加快運河的建設進度,它們將為北京提供3億立方米的"緊急用水"。309公里的運河深入北京毗鄰的河北省,從那裡本已飽受大旱和環境退化困擾的農村將水引回北京。

在政府發起"100天戰役"、試圖在4月底之前完成主體運河建設之際,村民們想知道,為了北京的綠色奧運,他們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對這個國家來說,這是個好事。它將把水輸往北京,這樣各項工作就可以順利開展,"河北唐縣的牧民石銀珠(音譯)說道。百米寬的運河就穿過該縣境內。"但是對我們當地人來說,他們為了開鑿運河就得抽走地下水,我們還是去了大片大片的土地。有時你心中嘀咕,他們是不是比我們更需要這水?"

中國決心讓2008年奧運會成為其經濟奇蹟的生動體現,但是北京從乾旱鄰省抽水的計畫同樣顯示出中國以城市化為驅動的爆炸性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有很多涉及地質狀況和當地環境的基本問題沒有被預想到,"北京的環保活動家戴晴在談及奧運會水工程時說道。"但是基本問題是,中國北方本來就沒有足夠的水,為什麽他們應該為北京付出如此高的代價?"

犧牲

奧運水工程是更大範圍的南水北調項目的一部分,後者計畫到2010年將長江水引到中國北方。中國北方快速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已經耗盡了河流和地下蓄水層。北京官員起初希望中線工程在奧運前能夠完工,可以滿足奧運會需求。屆時用水量預計將比平均值高出30%,達到每天275萬立方米。但由於準備工作推遲,政府選擇首先從北方的河北和山西來為北京提供後備水資源。該項目給河北省帶來了巨大壓力,在持續十年之久的乾旱之後,它已經是中國最為缺水的省份之一,卻要為北京提供約80%的水源。

根據該省估計,在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河北人均水資源佔用量排倒數第一,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1/8左右。僅僅在奧運水工程密集分布的保定周圍,就有3.1萬人已經因為該項目失去土地,並且可能失去家園。更多的人被安置在河北其他地方。甚至在這個嚴密管制的、大多數人都為奧運感到驕傲的國家,河北的創痛也已經通過當地媒體報導和全國人大代表反映出來。"北京和河北的用水衝突長期以來一直存在,"中國科學院的水利工程師、該項目顧問劉昌明說道。"但是那裡別無選擇。奧運會是中國的一個大事,所以必須做出犧牲。"

河北王快水庫是該工程的一部分,住在附近的農民王軍強(音譯)談到了被拋荒的土地和喪失的生計。她說,兩年前,政府將該水庫的水價提高到原先的3倍多,她只好將部分土地拋荒。"我們太窮了,沒法自己鉆井,雖然糧食價格上漲,種田仍然不賺錢,"她說道。"我們過去就很窮,現在更窮了。"河北農民已經收到了農田拋荒的補貼,或者被鼓勵種植小麥而不是水稻或者蔬菜,但是包括王軍強在內的一些人仍然表示,未曾收到這筆錢。

但是,接受採訪的村民沒有一位說奧運會的壞話,或者暗示它不應該在北京舉辦。但是對於自己為綠色奧運作出的犧牲,許多人表現出的是無奈和隱忍,而不是驕傲。"我不知道奧運會的事。我們只是普通窮人。我甚至不識字,"王軍強說道。"在我們開始想大事情之前,我們得吃飽肚子。"

推遲和不滿

從官方言論來判斷,在河北的部分地區,對運河的不滿情緒已經開始加深,請願和抗議有時迫使工程延期。去年9月,一名保定官員聲稱,跨運河的橋樑建設已經推遲,毀壞的灌溉設施還未被修復,這激怒了被迫背井離鄉的農民。保定水利局副書記王蘭芬在刊登在該局網站(www.bdsl.gov.cn)上的講話中表示,水庫部分地段的工資和工程款還未支付,引發承包商抗議。王蘭芬聲稱,村民正為獲得更高的失地補償而互相攀比,引發了社會不穩定,並強調"穩定高於一切"。

據官方媒體報導,南水北調辦主任張基堯上週呼籲河北盡快解決奧運項目的用地問題。對於這個為解決乾旱問題而設計的巨大工程,最為諷刺的是,因為設計方案不周密,有時建設者們打通了事先沒有預料到的地下水源,反而不得不把水引走給工程開路,造成附近水井的乾涸。
牧民石銀珠聲稱,工程導致當地地下水水位下降後,他已經將自家的水井打到了25米深。"我們必須確保北京供水安全,"石銀珠說道。這個標語出現在保定各處的?上。"但是我們也希望我們也有足夠的用水。"

隨著更嚴重的乾旱逼近河北各地,他的希望今年似乎變得非常渺茫。保定當地報紙最近已經警告會出現"異常嚴峻的"水資源短缺。供應該地區的西大洋水庫在乾旱的冬季已經出現短缺現象,官員已經下令從50公里外的王快水庫調水,然而後者的水源也遠遠不夠。這兩個水庫都得向北京供水。"保定的水資源短缺已經持續十年之久,"保定水利官員尉健強(音譯)說道,他還不忘強調,自己堅決支持為北京供水。"但是今年的情況開始變得特別嚴重。這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