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五月,八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圖)

2008-06-09 12:24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據明慧網報導,零八年五月,八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曝光。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二位,佔25%;五十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三位,佔37.5%;八位遇害者中有五位被迫害致死於零八年一至五月期間,其中三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零八年五月。明慧網資料顯示,零八年一月至四月證實被迫害致死的四十二個案例中,有三十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於零八年一至五月期間。

五月份曝光的八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以下省:遼寧省二例,黑龍江省二例,吉林省二例,四川省一例,湖南省一例。從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到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已有三千一百五十六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 遼寧呂仁清被轉押三所監獄,最終折磨致死

呂仁清,男,39歲,新賓縣馬架子村人,於九九年三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他脾氣不好,非常的暴躁,他有很重的頭痛病,經醫生診斷為三岔神經痛,經醫治均無效果,而且把錢財看的很重;修煉後,他時刻以"真、善、忍"為行動準則,對人和善,遇事能考慮別人,看淡名利錢財,主動的幫助有困難的人,而且折磨他多年的頭痛病也好了。村裡的人都說,他學法輪功後像變個人似的,周圍的人都願意接近他與他相處。

呂仁清(右)和妻子、孩子
呂仁清(右)和妻子、孩子

九九年"七二零"後,法輪功遭到無理鎮壓,他想不通,因為是學大法才改變了他,使他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於是他決定去北京上訪,但到北京之後,還沒等他走入信訪辦,就被等在那裡的警察抓捕,送回新賓縣、關押在看守所數日。半月後,他再次到北京去上訪,幾天後再次被抓捕回新賓,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撫順勞動教養院。

在呂仁清從教養院被釋放回家後,二零零二年三月上旬的一天,新賓縣大四平鎮公安分局的局長郭健、趙亞忠等四五個警察,突然闖入呂仁清家中,將呂仁清以欺騙的手段綁架,在送往新賓縣看守所時,呂仁清走脫,從此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同年七月一日,呂仁清在撫順市講真相時,又被撫順市公安一處警察綁架。當時幾個惡警將其毒打、酷刑折磨,後被送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呂仁清在那裡被關押四個月,渾身長滿疥瘡,奇痒難忍。呂仁清被非法判刑後,關押到瀋陽大北監獄。同年十二月份,又將其轉押遼陽鏵子監獄。在鏵子監獄的幾年中,因他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監獄裡用盡酷刑,長期對呂仁清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多次毒打,蹲小號,暴力灌食。

迫害已造成呂仁清生活不能自理,但邪惡之徒仍沒有停止對他的折磨,惡警逼他每天坐小塑料凳(一種體罰)。呂仁清因被反覆毒打,曾多次提出去醫院檢查,監獄一拖再拖,從不管法輪功學員的死活。待呂仁清身體稍有好轉,再提出被打一事時,獄警流氓似的抵賴說:"誰打你了,誰迫害你了?"由於酷刑的折磨,呂仁清原本非常健康的身體出現異常現象。從零五年九月份開始吐血,呼吸困難,監獄從來沒有給檢查治療。零七年十二月份,他的病情加重,又開始吐血,但監獄未給予治療,致使呂仁清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零七年十二月九日,獄方又將呂仁清轉移到大連市甘井子監獄繼續關押,在呂仁清病情非常嚴重的情況下,仍然逼迫他下車間幹活。因他不能走路,惡警就叫兩個犯人將他抬到幹活的現場,為此他絕食八日,抗議奴役迫害。當時他身體非常的虛弱,仍在吐血,後經醫院檢查、拍片發現呂仁清有惡性的肺結核病。十二月末,又將其轉押到遼寧省鐵嶺監獄。後經醫生檢查,發現呂仁清的肺部有一個很大的洞,隨時有生命危險,隨後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但監獄拒不放人。

直到零八年三月十日,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將呂仁清從鐵嶺監獄直接送到鐵嶺市結核病醫院搶救,因胸部積水太多,整個心臟被擠偏移,醫生再次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做了手術。呂仁清於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含冤離開人世。

• 鄧淑芬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迫害致死

四川成都雙流縣七十多歲的大法弟子鄧淑芬,被劫持到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摧殘,被非法關押四十天,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含冤離世。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直屬中共中央"六一零",是四川省"六一零"和成都市"六一零"聯辦的,其頭子骨幹由周永康直接組織培訓,集特務、流氓、騙子、黑社會份子、打手、巫漢於一身,把投毒、誣陷誹謗、恐嚇、誘騙、邪術、打罵、各種折磨、煽動編造、離間、組成包圍圈,並層層推入的猛烈精神折磨。其下毒分兩步做:第一步,在飯裡下毒,目的是打亂生理機能;第二步,說法輪功學員病了,他們擔不起責任,由幾個彪形男子強按捆綁住輸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受害人不久即開始頭痛、精神狂亂、莫名恐懼、肌肉和胃抽搐、嚴重幻聽幻覺,全身難受。

成都雙流縣籍田鎮大法弟子鄧淑芬,農村婦女,在遭受迫害前身體健康,每頓要吃兩碗飯。老人生前總共被非法關押八次。去抓鄧淑芬的時候,政法辦惡人惡警祝勇還打爛鄧租住的房門和水果箱。

零七年十月一日,鄧淑芬老人到鎮政府講真相,希望政府工作人員能夠明白真相、明辨是非;在當晚十二點遭到籍田鎮武裝部長蘇文華操縱政法辦祝勇、籍田派出所民警、聯防隊員高世明等惡人惡警綁架,被劫持到"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強制洗腦摧殘,被非法關押四十天。鄧淑芬被迫害的吃不下飯,才被釋放。當時老人已瘦得皮包骨。老人雙目怒視長達兩月,於零八年五月五日去世。

• 大法弟子曹宏彥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

被邪黨非法判刑八年的吉林大法弟子曹洪彥,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曹洪彥遺體停在吉林公安醫院時,家屬追問死因,警察稱是腦出血,相關醫生則稱沒有為死者確診,連腦部檢查都沒有做過。

消息說,曹洪彥是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致不省人事後,才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被送到吉林鐵路醫院,即公安醫院。當家人趕到醫院時,看到曹洪彥正在被輸氧、輸液,曹洪彥的身體一動不動,左眼閉著,右眼半睜,眼皮一動不動,嘴張著,於十月九日早五點五十分去世。家人在給曹洪彥換衣服時,曹洪彥嘴角部位流出血,擦完還出,腿根部位有一大塊紫黑瘀痕,右胸部位有一個一角硬幣大小圓印。曹洪彥的家屬追問死因,警察說是腦出血,家屬問醫生,醫生則說:我們可沒說是腦出血,也沒有做腦部檢查。十月九日,曹洪彥的遺體被匆匆火化。

曹洪彥自一九九九年九月因修煉法輪功而被多次非法綁架、拘留、送洗腦班、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曹洪彥下班時被長春市楊家崴子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八年,關押在吉林市監獄。在吉林監獄,曹洪彥曾絕食抗議迫害,被惡警關小號、上抻床,致使胳膊在日後常常半夜疼醒。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曹洪彥曾被吉林監獄警察送到吉林鐵路中心醫院搶救,那次當家人趕到醫院時,看見曹洪彥雙腿浮腫,臉部肌肉痙攣、抽搐不止。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曹洪彥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他在獄中遭迫害的具體情況還有待追查。

據已掌握的資料,在曹洪彥被迫害致死之前,邪惡的吉林監獄至今已迫害致死劉成軍、魏修山、張建華、崔偉東、何元慧等多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郝迎強、雷明等在吉林監獄飽受摧殘轉監或保外後不久離世,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殘。至今從吉林監獄走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能活下來的寥寥無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