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破解汶川大地震中的廣元秘密

2008-06-04 10: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22日四川新聞發布會上,廣元市所屬的青川縣縣委書記李浩生介紹,該縣死亡4408人,失蹤296人,共計4704人,佔全縣25萬人口的2%多一點。廣元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王菲介紹,除去青川縣,餘下的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死亡113人,失蹤8人,共計121人,佔總人口280萬的萬分之零點4。一個地級市內的兩部分人口死亡相差500倍,為什麼差別這樣大呢?筆者推測認為,這是有無預警預報的差別。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因為提前作了預警預報預防,所以減少了大量的傷亡,否則,就會死亡萬人至數萬人之間。

× × × ×

汶川大地震之後,國家地震局、四川地震局的官員對於震前沒有發布預警預報,都一口咬定沒有犯「故意隱瞞地震預報信息不報」的錯誤。事實是否如此呢?本文試圖以官方正式發布的信息為依據破解這個秘密。

汶川大地震後最受海內外稱道的特點優點是前所未有的信息公開,除了有大批海內外的記者在災區現場採訪報導之外,還有如四川省每天召開一次新聞發布會,由省市兩級的有關官員介紹地震救災的情況,現場回答記者的提問。在中國現有的條件下這是一個溝通政府與人民、與世界的好形式。他們的發言,其坦白程度雖然未盡人意,但仍然提供了許多值得注意的數據和隱秘。我從四川衛視觀看了現場轉播,知道了或者印證了從網上讀到的許多信息。

比如,廣元市的地震救災情況,我就是由這個新聞發布會上知道了很多的情況,驚訝地發現,這次地震,廣元出現了兩個奇蹟:

第一, 廣元市的地震死亡人數具有難以置信的比例。
第二, 廣元市的眾多煤礦竟然無一死傷。

根據這個特點,證明了網上流傳的廣元震前當地有預報、有防範的傳說。

廣元市處在四川的西北角,除了市區,轄青川、旺蒼、劍閣、蒼溪4縣。廣元市總人口305萬人。

市區人口91萬
旺蒼人口45萬
青川人口25萬
劍閣人口67萬
蒼溪人口77萬。

在22日四川省新聞發布會上,廣元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王菲介紹,這次地震,廣元市人員傷亡極其慘重。截至22日11時,因災死亡4521人,失蹤304人,受傷24100人(其中重傷2210人)。累計從廢墟中搜救出3274人,救治傷員16587人。

廣元市青川縣委書記李浩生介紹,全縣死亡4408人,失蹤296人,受傷14302人(其中重傷1689人),受災人數達25萬人。全縣25萬災民全部宿在野外、田間地頭,無家可歸。垮塌房屋83萬間1209萬平方米,我們縣城所有的鄉鎮都成了極重災區,民房蕩然無存。截至21日18時,共從廢墟中救出人員3239人,醫院共收治傷員1.7萬人,其中重傷人員2760人。

根據上述數字,我們可以作出如下對比:

人 口: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280萬;

     青川縣25萬。

死亡人數: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113人。

     青川縣4408人。

失蹤人數: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8人。

     青川縣296人。

受傷人數: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24100人。

青川縣14302人。

重傷人數: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521人。

     青川縣:1689人。

救出人數:廣元市區和旺蒼、劍閣、蒼溪三縣共計35人。

     青川縣3239人。

從以上統計可以看出,距離震中汶川相對較遠的青川縣,地震災情之嚴重和廣元市區與另外三個縣之和相比,死亡人數和失蹤人數竟然是97:3,反之,廣元市區和另外三個縣人口之和和青川相比,則為98:2。

或者說,人口只有25萬的青川縣死亡和失蹤的人數超過了2%,而其它部分則為萬分之零點4。

由此我們是否可以作出這樣的猜測:這次地震震前,廣元市在某個範圍內發布了某種預警,但是青川縣要麼是沒有接到預警,要麼是接到預警沒有下達,因此全縣毫無防備,所以造成了全縣毀滅性的災害,相反,市區和另外三個縣有所防備,所以受到的災害就很小。不然,在同一個地區內,災害之大小不會有這樣大的反差。

其次,廣元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王菲還介紹,除青川縣外,大部分縣區在災後四小時內基本恢復供電、通訊、供水。作為全省重要產煤區的廣元,全市煤礦沒有發生一起安全生產事故。前者是因為人員傷亡小,所以可能做到,後者則是因為停止了生產,否則,在如此巨大的地震之中,根本不可能做到。

關於煤炭生產,我從廣元新聞網查到如下信息,進一步證明了王菲的介紹:

受5.12地震影響,我市煤炭系統受到嚴重災害。面對災情,全市煤炭系統不等不靠,積極開展抗災自救。地震後,據不完全統計,我市煤炭系統僅地面損失就達1.7億,總計損失達5.2億元。其中,規模以上企業損失平均近2000萬元,小煤礦每礦損失超過500萬元。震災造成的損失主要表現出如下特點,一是地面建築物損毀嚴重,職工宿舍、辦公樓、食堂、洗選廠、物資倉庫等房屋大面積倒塌和損壞;二是井下損害特別嚴重,災後超過平常4倍以上的井下湧水量,致使部分採掘面大巷垮塌,井下排水、通訊、機電、運輸、井巷、採掘等設施設備損毀嚴重,全市煤炭系統生產處於癱瘓狀態,近20萬職工及家屬大多居無住所,礦區學生無法上課,病人無法醫治,飲用水嚴重缺乏。

在自然災害面前,我市煤業人不等不靠,積極開展抗災自救。由於平時安全工作抓得紮實,災後組織工作得力,全系統無一人死亡。震災發生後,市煤管局迅速啟動了行業應急預案,成立了由田剛富為組長,分管副局長為副組長的抗震救災領導小組,對全系統的抗震救災工作進行了統一安排部署。一方面,及時收集掌握了受災和重建工作情況並報告上級組織;另一方面,指導煤礦企業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逐步恢復供水、供電並開展通風和機電設備維修;再一方面,積極宣傳市委、市政府對受災群眾的關懷慰問,增強群眾抗震救災的信心,目前,全系統幹部職工情緒穩定,抗震救災工作正有條不紊地進行。與此同時,市煤管局還組織搶險隊伍奔赴青川、什邡等地開展抗震搶險。(張厚才 記者 成軍)

上述介紹中所謂的「井下損害特別嚴重,災後超過平常4倍以上的井下湧水量,致使部分採掘面大巷垮塌,井下排水、通訊、機電、運輸、井巷、採掘等設施設備損毀嚴重,全市煤炭系統生產處於癱瘓狀態,」假若不是震前停產,會做到無一傷亡嗎?「由於平時安全工作抓得紮實,災後組織工作得力,全系統無一人死亡」的說法,其實是掩蓋了震前停產的事實。

那麼,「作為全省重要產煤區的廣元」,煤炭生產企業的規模有多大呢?有近20萬職工家屬,可見是相當龐大了。以上述損失數字計算,如果全部是「規模以上企業」則為26家,如果全部是小煤礦則是104家。具體情況從下面一則《旺蒼縣:煤炭系統向地震災區捐款已超過60萬元》的新聞可見一般。

「四川汶川縣發生7.8級地震後,旺蒼縣煤管局在該縣縣委、縣政府的組織下,積極倡議全縣鄉鎮煤礦向災區捐款捐物,據不完全統計,全縣煤炭行業系統捐款已超過60萬元。其中葡萄石煤業公司在捐款12萬元,東河煤業集團在縣人民政府已捐款10萬元,遠達煤業公司捐款10萬元,億明焦化公司已在廣元市紅十字會捐款10萬元,俊業煤礦業主劉永俊個人在廣元市紅十字會捐了1萬元。在該縣煤管局16日下午的捐款儀式上,有26個煤礦現場捐款8.05萬元,機關和鄉鎮企業服務站幹部職工捐款1.05萬元。據悉,該縣煤管局還在繼續宣傳組織,引導其他煤礦和本系統幹部職工採取多種渠道繼續向災區捐款捐物,幫組災民度過難關,重建家園。(林柏茂)」 【http://www.newssc.org 】 【 日期: 2008-05-18 】看來前4家是「規模以上企業」,等而下之的20幾家是小煤礦。

這說明處在地震重災區的煤礦不但沒有受大災,而且還要向災區捐款,說明他們是有防備的,而且防備工作做得很到家。

根據上面的信息,可以印證下面兩則網上的傳言是可信的。

【一】廣元在5 12地震前接到通知(地震預報爭論)

(博訊北京時間2008年5月21日 首發 - 支持此文作者/記者)

在5月14日出版的「廈門晚報」對一位大學生的採訪報導中顯示出廣元在大地震發生前已經有人得到地震預警並撤離。該報導在「廈門晚報」的網頁中已查詢不到,通過搜索引擎尚可找到快照頁面。博訊查閱原文存檔,和讀者提供的截圖吻合。

  「廈門網 www.xmnn.cn日期:2008-05-14 」

  「廣元政府提前通知家人撤到山上

  王秀月同學:前天下午4點多,我接到表妹發來的簡訊:地震,爺爺奶奶都搬到山上了。因為政府提前通知,地震來時,父母都撤到安全的地方。我打了上百個電話,都打不通。後來媽媽打來電話,說安全了。因為還有餘震,父母還得再過幾天才能回家。」

原始頁面網址:http://www.xmnn.cn/dzbk/xmwb/20080514/200805/t20080514_561752.htm

【二】解放軍和當地政府在地震前一星期知道要地震

請看博訊熱點:四川地震

(博訊北京時間2008年5月21日 首發 - 支持此文作者/記者)

博訊記者大鳥王汶川報導 在這次災區採訪中,記者接觸到的最尖銳的兩個問題是:為什麼公共設施裡倒塌最多、最徹底的是學校?網路上流傳的政府早就預測到這次地震,為什麼沒有採取措施?……

關於第二個消息就更讓人震驚了。作為前線的記者,我們也曾經通過內參裡多次報導目前流傳的一些「謠言」,就是國家已經成功預測這次地震,卻以奧運火炬傳遞為由不肯發出警報。我們這些記者一開始都認為這是災後大家心情沈重造成的誤傳。所以,寫了很多內參,其實是指望政府有關部門能夠出來闢謠,穩定人心。

  可是大家也注意到,至今為止沒有任何部門出來闢謠。我們感到不可理喻。直到兩天前一位陪同胡主席前來的現場的新華社的高層才透露實情,沒有人願意闢謠是不想擔當這個風險,因為中國地震部門確實成功預測了這一次地震!雖然他們預測的震級在6級左右,但預測的範圍和時間之準確(範圍基本是四川,但多預測了一個西藏,時間準確到三星期內),都非常值得稱道。

  如果這次預測被北京政府壓下來的話,並不是不可理解的。因為這種地震預測過去三年,地震局就有個五次,實際上卻只出現了這一次。中共如果願意,完全可以出來闢謠的同時,也表達失誤的原因,相信人民會理解的。可是問題嚴重的是,這位新華社領導在接觸一位北京來的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時,竟然聽到當地駐軍首長對北京領導說,他們一個星期前接到絕密地震預告後已經就當地的核設施和武器彈藥作了妥善處理,請領導放心。

就在新華社高層得到這一消息後,我們記者竟然也同時發現重要情況,原來當地政府也接到相應通知,要求他們對容易遭受地震(當時用的詞語還有地質和自然災害)影響的單位做好準備,這一通知的結果是,在地震災區附近很多地方的中小煤礦在地震災害前三天開始停工(煤礦是最容易受到地震影響的),其中有些煤礦停工的理由是「地質情況不穩定」。

【三】此外,我們還可以找到一個旁證,這就是《24名礦工被困井下等待救援》一文:

5月25日,中國四川大地震發生後的第14天,發現24名礦工被困井下,相關部門已經展開緊急救援。

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王德學當天舉行記者會時表示:「目前尚有3個煤礦、24個人被困井下,正在等待救援。」

王德學表示:「其中一個因救援條件特別不好,正在創造條件積極救援,另外2個煤礦救援工作正在進行。」(作者:樸勝俊。文章來源:朝鮮日報。見新世紀新聞網(www.newcenturynews.com))

從「4•12」以來,有關四川地震的報導,沒完沒了,但是卻沒有關於煤礦方面的信息。煤礦本來是最脆弱的部分,最容易受到地震摧毀,卻太平無事,人員傷亡整體不多,證明震前有防備,不過千有一失,難免有遺漏,致使這麼一個小煤窯受到災害。

結論:在「4•12」地震前,中國地震界極力宣傳「我國地震預測預報水平繼續保持世界領先」,一副傲然自得自信的口吻;地震後卻馬上改口為「臨震預報,世界上沒有過關,我們國家也沒有過關,是一個世界難題。」其謙虛之狀,溢於言表。可是,事實證明,他們在內部某個範圍內作了某種預報預警,廣元的情況就是證明。不過,現在處在救災的緊急時期,不能攪亂民心軍心,新聞仍然有禁忌,所以海內外都表現得很謹慎很配合,避開真相,全力救災。據青川縣委書記李浩生介紹,這次到青川採訪的海內外媒體超過100家,記者超過500人。他們所見所聞所想的問題一定比我在幾千公里以外發現的會更多更豐富,更直逼真相。我相信,廣元的真相不用太久就可能大白於天下。(2008/5/28)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