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曹維錄:梁啟超的愛國論

2008-05-10 05:38 作者:曹維錄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梁啟超所著《愛國論》,發表於1899年,距今近110年了。由於他當時所處環境和歷史階段,同現在比起來很不一樣,所以《愛國論》中有些觀點可能會有爭議,如他所推崇的君主立憲和認為國民不愛國是因為頭腦裡沒有國家概念等。但梁啟超身為中國偉大啟蒙主義思想家,自有其見解獨到之處,《愛國論》的基本思想對我們現在實現民主、自由、憲政仍有不可替代的啟發和指導作用。

在梁啟超所處的那個時代,人們普遍認為中國人沒有西方人那樣愛國,認為中國的積貧積弱,腐敗沒落是中國民眾不知道愛國造成的。對此,梁氏認為:中國人的不愛國,是由兩點造成的。其一是中國人不知道有國,晚清以前,中國人閉關鎖國,盲目自大,以"天下"表達國家的概念,把周圍的一切國家都看成不值得重視的蠻夷之地,不成其為國家。既不知有國,當然也就不會愛國了。其二,後來雖然知道有國,但不知道國家有自己一份,不把自己當成國家主人,認為國家是人家的,是當政者的。既然國家不是自己的,又有什麼理由愛呢?國家形同於家庭,主人愛家,是因為那個家是他的,奴僕不愛家,是因為那個家不是他的,主人家的好與壞同他關係不大。

梁氏根據這兩種情況,提出他的愛國論首先是對國民進行愛國主義的教育。梁啟超的愛國主義教育,並不是要去煽動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而是要對民眾進行啟蒙教育,讓他們知道國家是他們的,他們有權參與國是的管理,"以國為已之國,以國事為已事,以國權為已權,以國恥為已恥,以國榮為已榮......不有民,何有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說的不只是責任,還有權益,民眾不僅要承擔國家興亡的責任,還承受國家興亡所帶來的利益和損害。民權興則國權興,民權亡則國權亡,這是梁啟超貫穿始終的思想認識。

梁啟超愛國論思想,來源於他對西方國家考察認識和他對國家形成來源的理解,梁氏認為:國家是由具體的人組成的,幾千年來中國人不懂得爭自由和民權,這是國家不能強大的根源。"國者何?積民而成也。國政者何?民自治其事也。愛國者何?民自愛其身也。故民權興則國權立,民權滅則國權亡。為君相者而務壓民之權,是之謂自棄其國;為民者而不務各伸其權,是之謂自棄其身。故愛國必自興民權始。"顯然,在梁氏看來,民眾爭民權才是真正愛國,因為沒有民權就沒有國權。現在人們認為人權高於一切甚至在主權之上,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梁啟超就已經提出了這樣的思想認識。

一般人以為治國之道,無非就是增強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用梁啟超的話說就是"練兵和理財"。但梁氏認為,單憑"練兵和理財"並不能使國家強大和有尊嚴,治國之本在提升民權。"有民權則兵可以練,否則練而無所用也;有民權則財可以理,否則理而無所得也。"為什麼把民權看得這麼重呢?梁氏認為,只有民眾把國家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他們才會在國家遇到危難時拚命舍家紓難,衛國的實質是衛自己。如果沒有民權,民眾認為國家的興亡和自己生命財產沒有關係,或者認為換個統治者比現在的統治者會更好,就不會為國家的事出力。在財政問題上,梁啟超認為,國家財政只能用於公眾之事。如果真正用來辦公眾之事,雖然和民眾要的錢多,也不會有什麼怨言;相反,所收民眾之財用於官員揮霍,或是財政不透明,暗箱操作,官為民賊,就是收的錢再少也不行,一個小錢兒人們也會有意見。所以他主張在辦國事之前,要把用錢的事項方案向民眾公布,讓民眾決定此事該不該辦。事前有預算,事後有明細,這是以一國之財辦一國之事,不是誰家的私事。

梁啟超舉當年法國和德國戰敗賠款為例,法國賠款達五千兆法郎之多,民眾沒有怨言,很快就集齊了。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在交戰之初,經過了國民公議,國民都認為不可不戰。所有人人都是為公事而戰。既已戰敗,國民也心甘情願承擔其利害,知道賠款是不得已之事,自然都願意承受。如果沒有經過民眾事先授權,事後割地賠款又以國家機密為藉口私相授受,不公之於眾,所受侵害由民眾盡數承受,這就是賣國賊的行為,對這樣的賣國賊人人得而誅之,怎麼能聽之任之呢?國家是國民之公器,不是誰之私產,國是不能由一黨一派獨居其功,也不能由一黨一派獨任其勞。棄民意於不顧,從當權者利益出發任意胡為,就是獨夫民賊,民眾怎麼能以自己來之不易的財產供民賊隨意處置呢?

在梁啟超的意識裡,國家和國民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有主權在民的國家,也有民眾沒有主權的國家,所以梁啟超把它們分開來述說。由於獨裁政權敗壞了國家這個神聖名詞,他寧可以"國民"來表述主權在民的國家概念。他說:"有國家之競爭者,有國民之競爭者。國家競爭者,國君糜爛其民以與他國爭者也,國民競爭者,一國之人各以性命財產之關係而與他國爭者也。孔子之無義戰也,墨子之非攻也,孟子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於死也,皆為國家競爭者也。"在梁啟超看來,愛國,實質上就是愛主權在民的國,就是愛"國民",而不是愛獨裁統治者。只有主權在民的國家,才是具有主權意義的國家。在這裡,梁啟超用"國民"表達的是國家和民眾一體的國家概念,是真正有主權意義的國家。

縱觀梁啟超的愛國思想,自始至終是以自由和民權為其核心內容的,他認為離開自由和民權就不會有國,沒有也就談不上愛。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當然也不是一個什麼政治集團的天下。前文說過,古人所說的天下,就是國家的概念。政府或政黨不代表國家,執政黨也不代表國家,代表國家的是全體國民。如果一個政府以公共權力壓制和剝奪國民的自由和民權,這就是在破壞國家的完整,是最大的犯罪。但是梁啟超也認為,如果國民不知自伸其權,任其政府胡作非為,從對國家所造成的傷害上講,所犯罪行也同樣大。梁氏最推崇西方民主國家關於"民主自由是用血換來的"說法,認為對獨裁暴政不但不應該愛,還應該起來反對。反對獨裁暴政不是不愛國,正是愛國的具體表現,不這樣做,才是犯罪。

顯然,梁啟超認為真正的愛國就是要爭作國民的所有權力。敢於爭,就是愛國。如果把甘當奴隸的行為看成同壓制民權、獨裁暴政的罪行一樣,那麼,助紂為虐的行為呢?罪行不是更大嗎?當今的所謂"愛國"者,開口閉口罵別人是"漢奸"、"賣國賊",他們把統治者或某個執政黨同國家混為一談,故意混淆是非,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置民生於不顧,為獨裁暴政服務,這才是真正的漢奸和賣國賊。如果甘當奴隸,不敢抗爭,在一邊不說話,最多可算是不愛國。但如果假"愛國"之名,行壓制民權之實,那就是坑國害國了,其罪行又在獨裁暴政之上。

民權興則國權興,民權亡則國權亡。梁啟超的這個思想是啟發民智的一把鑰匙,讓人們看出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愛國。總而言之,那些為失地抗爭的農民,為保護國有企業而維權的工人,為保護私有財產而抗拒拆遷的市民,為不公正的判案而上訪的訪民,為爭取信仰權力而奮鬥的家庭教會成員和民間自由信仰者,為揭露貪官罪行而不畏迫害的記者和作家......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愛國者,他們所爭的"個人之權",就是國家之權。那些既得利益者假民族大義以維護私權利益,對國內嚴重人權問題視而不見,是禍國殃民的民族敗類,有什麼資格侈談愛國?

梁啟超認為:沒有民眾不願意自伸其權力的,只有當政者不願意還政於民。如果當政者壓制民權,堅持獨裁暴政,民眾對此群起而抗爭,這正是國民應該盡到的責任。所引發的社會動盪是由當政者逼迫所致,當為此負責的是獨裁統治者。

梁啟超不愧是中國重要思想家,一百多年前就有如此之真知灼見。可惜的是直到今天,還有相當多的人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愛國,不知維護自身的權力,反而把坑國害國行為視為愛國,把維權抗暴行為視為不安分,聽不進智者良言相勸。梁啟超對這些人的描畫可謂入木三分,說這些人" 受制於民賊政體之下,如盲魚生長黑壑,出諸海而猶不能視;婦人纏足十載,解其縛而猶不能行。故步自封,少見多怪,曾不知天地間有所謂民權二字。"這些人不但自甘奴隸地位,見他人的維權行動,還"瞿然若驚,蹴然不安,掩耳卻走"或"從而非笑之。"實在讓人深感痛惜不已。

當今一些對國家還有一份責任心者,如果你的愛國是出於一片赤誠之心,讀一讀梁氏這些論述,難道還不該幡然醒悟嗎?

註:關於梁啟超《愛國論》原文,見《梁啟超全集》270頁,文中所引梁啟超原文,均出自於其所寫《愛國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