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陳良宇遭輕判 陳希同喊冤(多圖)

2008-05-07 22:14 作者:張海山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陳良宇遭輕判 陳希同喊冤

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判十八年,與十一年前北京市委書記的陳希同被判十六年刑,都是中共權力鬥爭的產物。(Getty Images)

(此文為《新紀元週刊》的專題新聞第二篇:《陳希同喊冤與陳良宇認罪》

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判十八年重刑,與十一年前同是中共政治局委員級高官、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陳希同被判十六年前的轟動大案同出一輒。

陳希同是原北京市委書記及政治局委員,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其與江澤民的恩怨可謂人盡皆知。六四事件後,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受命進京,接替趙紫陽擔任中共總書記。成為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後,為鞏固權力,江澤民一九九五年摘掉陳希同的烏紗。一九九八年北京市高院公開宣判陳希同貪污、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六年。

"二陳"犯案前後相隔十年,期間有統計數字表明,約有一百五十一萬人次的反腐案件被立案,但涉及中共高層政治局權貴的也只有南北"二陳",有趣的是,兩人幾乎上演了相同的政治戲碼,讓人不免感嘆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某種宿命。來年"二陳"若有緣相逢,同命相連的政治沉浮,又會引發彼此怎樣的感慨,想必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陳良宇遭輕判 陳希同喊冤

陳希同因為不滿上海幫總頭目江澤民,在北京佔山為王,而成為政治祭品。(新紀元)

"北京王"與"上海王"

"二陳"都沒有高幹的政治背景,屬於平民起步,最後能爬到直轄市委書記高位實屬不易。兩人分別執掌南北重城,以地蛇壓強龍的膽氣,與政治對手公開較板,可能與其在一路升遷的官場搏殺中,逐漸建立的政治自信有關。但聰明反被聰明誤,兩人最後都在居功自傲的老大心結上栽跌下來。

陳希同,一九三零年六月出生於四川安岳縣,十八歲時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頗有才氣。北京建政之初,陳希同從街道辦事員起家,做過派出所副所長,但在當時頭腦靈活,能說會寫之人不多,陳希同得以配給中共高幹當起秘書,從而展開仕途,一九八一年擔任北京市一把手,盤踞北京官場十多年,人稱"北京王",被認為是鄧小平派系的人馬。

陳良宇,一九四六年十月生於浙江寧波,建築工程師。因其父政治問題遭人算計,一度被貶,大學生當起工程兵,一九七九年又從上海彭浦機器廠工人、設計員、基建科副科長底層幹起,因其頭腦聰明,活學活用,層層上升。一九九二年被江澤民在上海提拔重用,二零零二年任上海市委一把手。陳在上海幾十年混跡,對上海瞭如指掌,掌握地方大權後,成為名符其實的"上海王"。

"二陳"在經營自己的地方勢力範圍的過程中,一方面以較強的個人能力,組織了不少城市建設的政績工程,另一方面也系統的培植了一套地方人馬,南北稱王。據說,陳希同頗有北京哥們義氣的門會作風,北京幫裡被尊為陳爺,而陳良宇也以賞罰分明有情有義的上海灘模式,在為江澤民打理上海幫的過程中,形成一套上海幫規。

然而正是這種江湖大佬的高傲心氣,在遇到外來強龍之時,往往一時衝動,低不下頭,最終遭清理門戶,也是命中注定。

錯判形勢成為政治祭品

"二陳"雖然都因經濟問題被查,實際上誰都明白,不過是屁股坐錯了凳子,錯判形勢,而成為政治勢力鬥爭下的祭品。

陳希同自認是六四"平暴"的功臣,鄧小平的心腹。六四後,中共幾位元老選中江澤民接棒,鄧在當時危急的情況下首肯。

鄧小平曾在一九八八年九月"中央要有權威"的講話中說過,"我的中心意思是,中央要有權威。改革要成功,就必須有領導有秩序地進行。沒有這一條,就是亂哄哄,各行其事是,怎麼行呢?不能搞‘你有政策我有對策',不能搞違背中央政策的‘對策',這話講了幾年了。黨中央、國務院沒有權威,局勢就控制不住。"

對此,江澤民上臺後強調"講政治"也是一樣的涵意,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在陳希同掌管北京工作期間,江的中央指示、指令多有折扣,陳希同北京幫的"獨立王國"使得上海灘走出來的江魔頭也頭疼不已。

陳希同對江澤民出任黨魁一直不服,最後付諸行動,曾聯合多個地方諸侯收集了不少江的罪狀,向鄧小平狀告。可是,陳希同錯判形勢,鄧在自定的兩位總書記胡耀邦與趙紫陽紛紛出事之後,很難再自打耳光第三次搞翻盤。陳的狀書最後被薄一波直接交給了江本人,可以想像,陳一時衝動,等於是政治自殺。而對江而言,決不可手下留情,否則在北京寸步難行。鄧也默認了江整治北京幫的作法,此時諸侯,向江發難等於間接地表達對鄧小平的不滿,江扶不起來,鄧小平就被人看笑話。

一九九五年,江澤民突然向北京幫發難,陳希同倒臺,陳氏父子和多位北京幫干將被送進了監獄。一九九八年陳以貪污罪、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六年。

之後,江開始一統江湖,上海幫勢力如日中天。

陳良宇遭輕判 陳希同喊冤

陳良宇以新政阻礙了上海經濟的高度發展為由,消極應付,充當挑戰胡溫權威的急先鋒。(新紀元)

風水輪流轉,胡溫上臺初始,為了遏制經濟過熱而推出宏觀調控,引起多位地方諸侯的強烈反彈,陳良宇以新政阻礙了上海經濟的高度發展為由,消極應付,充當挑戰胡溫權威的急先鋒。北京一度流傳"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胡的權威除了鄧隔代欽點的餘威之外,一切都必須靠自己殺出血路。

二零零三年,胡溫想藉查處上海富豪周正毅來敲山震虎,但胡溫中央在周正毅案上幾乎是空手而歸,除了周正毅輕判三年之外,上海幫要員無一落馬。

然陳憑朝中有人護佑,更是四處放出狠話,打擊胡溫威信。但卻同陳希同當年一樣錯判形勢。一是不知上海幫大將黃菊壽數將盡,二是江澤民在全退之後,急於與胡溫講條件,以求在位所犯血債不至於被立即清算。胡溫則逐漸掌控政治局,並通過大幅度調整地方諸侯和晉升軍隊將軍來鞏固權力,可說是今非昔比。

二零零六年胡溫突然拋出早已掌控的"上海社保基金案",對一直向胡溫叫板的"上海幫"下狠手,陳良宇落馬。江只能丟車保帥,與胡妥協"到陳為止"。二零零八年四月陳良宇終步陳希同後塵,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被裁定受賄及濫用職權兩項罪名成立,陳良宇共判處十八年監禁,並充公個人財產三十萬元。

陳良宇案成為胡溫中央權威對外宣示的標誌性事件。總的來說是胡進江退。胡終於在全黨中證實了一件事:從今起,胡已替代江成為中共老大。誰敢跟胡較勁,陳就是榜樣。而江退一步,守住底線。

喊冤與認罪

每個案件幾乎都有導火線。王寳森自殺,殃及陳希同;上海社保案,帶出陳良宇。

陳希同案件當時採取"秘密審理,公開宣判"方式,被判十六年。人們還記得這樣一個鏡頭,當陳希同被法警押下法庭的時候,他一路高呼:"我有話要說。"這架勢,很有北京爺們的味道。

陳希同心裏不服,無非是想說:"大家都這樣,為何只抓我?我是有貢獻的。"陳希同的貢獻,北京市民有口皆碑,經常聽到北京"的哥"聊侃:"沒有陳希同,北京的環城立交橋建不起來。"陳希同之於北京,可謂功勛卓著,歷歷在目。

所以,當陳希同隨便放在辦公室裡未及時上繳的外事禮品被抄,按折合成五十五萬元的貪污論處,獲十六年徒刑時,在一般人的眼裡,確實是輕罪重判,北京人紛紛予之同情。陳也從不認罪,胡上臺後,陳被保外就醫,更是時時喊冤,成為江的一塊心病。

陳良宇自被"雙規"之後,就沒有做出任何抗辯性動作。有消息說陳因兒子被從美國誘捕回國,曾因壓力大而一度精神恍惚。但在法庭審理中看,表現比較沉穩,甚至在雙方律師為玩忽職守一罪爭辯不休時,陳主動開口表明:自己在這一問題上是有責任的。對於十八年徒刑,陳亦認罪。

陳良宇之於上海,同樣有貢獻,上海的繁榮和崛起,不能抹殺黨政一把手的功勞。但是以陳為後臺的上海幫在上海仗勢欺人,壓迫百姓的手段與時俱進,十年後的官民矛盾激化今非昔比,所以陳案被判十八年,民眾大呼是重罪輕判,並曰"官了民未了"。

中紀委審查報告曾指陳良宇涉及六宗罪,包括濫用職權、以權謀私、道德敗壞、受賄、包庇嚴重違法違規的身邊工作人員等,但最終被控三項罪名,結果僅受賄和濫用職權兩項罪名成立,玩忽職守一罪則不成立。

外界分析認為,江與胡在陳良宇案上,有私下的政治交易。由陳案順籐摸瓜,可直接追到江澤民家屬和江本人。這把火一旦燒到,江的巨額國外存款、權色交易、賣國、迫害法輪功等罪行將顯露出來。權衡利弊,江澤民和曾慶紅實際上是與胡錦濤做了筆交易:可以同意拿陳;但打上海幫最高到陳良宇關門為止;江兩個兒子、江本人和黃菊等封存不動。同時曾慶紅以與胡錦濤聯手為條件,保存上海幫和太子黨實力,待勢蓄髮。這樣,各方皆大歡喜。

有人為陳良宇叫冤,認為總體來看,陳良宇還算比較清廉。主要的問題,僅是老婆兒子在一些單位只領工資不上班。還有其父親在換房時少掏了九十多萬。個人僅是五次共接受一港商二十三萬港幣和十萬人民幣。因此相對來說,陳良宇是個傻貪官,從數額上來說是個小貪官。從上海社保案中也沒有撈到什麼好處。

但陳良宇不像陳希同喊冤,陳良宇老實認罪,態度誠懇,似乎有點上海男人的味道,矜持而又懦弱。且他清楚知道,如果把其他罪狀都算上,涉案幾十億,性命難保,如今,還是知足長樂罷了。

被免職前忙政治秀

在陳希同被中央免職的前幾天,即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媒體有一則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主持了"認真學習孔繁森先進事跡"的市委常委學習會。在會上,陳希同"慷慨陳詞","懷著崇敬和激動的心情"看完孔繁森事跡的錄像。然而,五天之後的報紙上則赫然登出關於陳希同被免職的新聞報導。對孔繁森的事跡"懷著崇敬和激動的心情"不僅救不了陳希同,反而成了頗具幽默感的黑色笑料。

無巧不成書,陳良宇在被免職的前五天,也曾有過與陳希同幾近相同的表演:據報導,九月十九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主持了上海市委常委會,他再次強調,對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要追究黨委和有關部門負責人的責任。要嚴格貫徹中央精神,嚴肅組織人事紀律。凡是本地區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嚴重,以及對違反組織人事紀律行為查處不力的,要追究黨委和有關部門負責人的責任。陳良宇還特別強調,要"理直氣壯地深入開展反腐敗鬥爭。"就在陳良宇這番慷慨激昂的講話發表五天之後,九月二十四日,中央決定,依據有關規定,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陳良宇的問題立案檢查,免去陳良宇上海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

為了避免成為第二個陳希同,據悉,陳良宇家人曾求人問過卦測陳的前程,解卦人說,前途未卜,測不出來。一般算命卜卦者,都會為人說好話,尤其是面對權勢顯赫者,現說測不出來,大概凶多吉少,只是卜卦者不便說出罷了。

尤其在上海首富周正毅與貪官勾結詐騙國家貸款和無償佔用國有土地一案東窗事發後,全上海的人都把視線投射到市委書記陳良宇身上,因為哪一天陳良宇未出現在公眾場合,就說明他已出事。而陳良宇也知厲害,因此不辭勞苦,天天拚命在電視出鏡,為的是向上海父老說明,他不會成為"陳希同第二"。據說,陳良宇曾向身邊的人訴苦說,"從來沒有這樣累過。"

陳良宇遭輕判 陳希同喊冤

情婦、二奶從上到下已經成為中共官場身份的重要標誌,無論是陳良宇還是陳希同都被揭發有多名情婦。(Getty Images)

生活作風腐敗難入題

有人說,中共統治第一代毛澤東打倒劉少奇是製造莫須有罪名發動過去中共慣用的群眾運動;第二代鄧小平是以篡黨奪權之罪將中國社會毛的專制統治造成的災難歸罪四人幫。這是中共統治初級階段的不同特徵;自第三代江澤民之後中共統治的權力轉移將呈現一種共性,就是查取腐敗,經濟腐敗、生活作風腐敗等。

繼任北京市委書記的尉健行曾經這樣說:"陳希同和北京市的一些領導幹部的墮落真是觸目驚心,他們比當年的劉青山、張子善要壞一百倍。這些人吃喝嫖賭貪樣樣俱全,從裡到外都爛透了。"

據傳,在陳希同的風流艷史中,有五個女人使他刻骨銘心,人稱"五朵金花"。其中一名叫何平是陳休閑高級別墅裡的常客,在陳希同事發後,作為陳希同案件的重要見證人被捉拿歸案。

中紀委《關於陳良宇嚴重違紀問題的審查報告》中,曾有"道德敗壞,利用職權玩弄女性,搞權色交易"一節。據稱,陳良宇曾與多名女子發生性關係,其中兩名成為了他的長期情婦,更有一人曾三次墮胎。但由於缺乏法理依據,且與上海社保案並無直接關聯,上述情節未被公訴方列入起訴書中。民間稱,陳有十多名情婦。

其實,情婦、二奶從上到下已經成為官場身份的重要標誌,所謂生活作風腐敗一說,已經越來越難以入司法正題,只能成為民眾場外議論的話題。

結語

兩個案子時空背景雖有不同,但都受政治背景和權力鬥爭的強力影響,已成為一種公認的中共權鬥的經典模式。隨著每兩屆(十年)的權力交接,恐怕十年一"陳案"會成為規律,但只怕中共的壽命也沒那麼長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