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親愛的中共國家安全部門的警察弟兄們

民主先聲147

2008-03-09 02:11 作者:郭泉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今天下午(2008年3月7日)我在給新聞專業的同學上《文學概論》,突然手機閃爍。我在上課的時候手機都是調成無聲的,一般到課間休息才看一下是否有未接電話。今天我本能地看了一下手機,是我媽的電話。我媽從來不在我上課的時間給我電話,一般都是在晚間和週末,這次很異常,我立即接通了電話。我媽聲音很低沉很嚴肅:"你馬上回家!"我回答:"下課以後立即趕回。"

大約下午五點鐘,我趕到我媽家。在我進門低頭換鞋的時候,我媽突然揮手照我後腦杓上重重地刷了一巴掌。我今年41歲了,我記得最後一次我媽打我還是我上小學,大約是30年前了。我很詫異,立即焦慮地問:"媽,您別急,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媽沒好氣地說:"你現在怎麼會變的這麼沒有教養,你真是丟我們家的臉!" 我說:"媽,孩兒不孝!我現在幫窮苦人民維權,最多是讓共產黨丟臉,怎麼會讓您丟臉呢?怎麼會讓我們郭家丟臉呢?"

正好藉此機會介紹一下我的家譜。我族始於西周文王封百子定姓氏。武王伐紂後,封其叔為號國公。文王不言叔諱稱叔為郭叔,由此確立吾族之姓。先祖後裔子儀公平國亂、功高五嶽、德及萬家,受封汾陽王。我族宗祠為山西汾陽堂。汾陽堂始祖子儀生有八子,我族為始祖次子郭曖後代。二世郭曖"醉打金枝"的著名故事,在中國是家喻戶曉的。我是郭家唐代以來的第三十九世孫。我郭家世代為官治學,滿門忠烈,偶有朝代避亂務農,也鐵骨錚錚。

我媽說:"你交代,你怎麼會對胡錦濤和溫家寳兩位叔叔輩的長輩自稱老子?我看你是活昏了頭了,你要把我氣死了!" 胡錦濤主席是我媽在泰州中學讀書時候的校友,胡叔比我媽高二屆。這真是把我說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我說:"媽,我什麼時候對胡叔叔自稱老子的啊?我怎麼可能啊?我和胡叔的政治觀點再不一樣,我也不會這樣無禮的!政治鬥爭絕不能搞成人格侮辱、政治迫害或政治謾罵。媽你放心,我這點政治素質還是有的!" 說實在的,這場新一輪的民運中,除了個別中共特務搞出一個"郭泉有六個女人"的小插曲算中共先輸一招外,總體說來,政治鬥爭的雙方都還是比較克制的。在這場鬥智鬥勇的政治較量中,如果我犯下我媽說的那樣的低級錯誤,豈不貽笑大方?

我媽說:"下午2點左右,南師大的黨辦主任劉主任給我電話,要來拜訪我。我一聽就知道是關於你的事情。但是我下午約了兩位老朋友來聊天的,我就請劉主任下週一再來詳談。不料,他說晚上就要急飛北京向在開兩會的南師大黨委瀋健書記匯報工作,只能現在拜訪。我說,我家裡有客人,而且你又是來談郭泉的事情,這不方便,就電話裡談吧。大概談了接近一小時,其中說你最近給胡錦濤和溫家寳的一份信自稱老子,叫兩位領袖看老子的文章、聽老子的話。我一聽到這個話,我都快發心臟病了。你想害死你媽啊?"

天哪,怎麼會有這個事情啊?我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最後,終於想出原委了。我大聲笑起來,把我媽嚇一跳。我笑說:"媽,估計這個劉大主任只看了一下我的文章標題而沒有讀我的那文章內容,或者是某位國安的弟兄沒有看懂我的文章就匆忙向劉主任匯報了。其實,我是要胡叔溫總理多讀讀老子的文章的,這份信是《民主先聲》第143篇。文中引用了老子《道德經》的十章、二十七章、三十五章、三十六章、四十章、四十二章、四十九章、七十一章、七十六章、七十八章的句子。此老子非彼老子也!"

我媽釋懷而笑,喃喃道:"他們怎麼會把這個老子想成那個老子的呢?"這下輪到我媽百思不得其解了。她想了一會兒,一邊搖頭一邊到廚房看為我煮的我最喜歡吃的芋艿熟了沒有。

對這個事情,我有兩個心得:第一、我的政治對手的心理承受能力完全失控。先是搞出一個"六個女人"已經棋輸一著,現在又搞出一個"老子事件"又暴露其心理的恐慌,這充分說明瞭他們已經手忙腳亂,無處下手了。他們想實施狙擊,但是又苦於毫無手段,且我毫不畏死,最後他們只能胡亂落子,滿盤皆輸已成定局。

第二、我們的國家公務員和中國共產黨人的確應該多讀讀國學著作了。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根呀。我早在2007年11月14日給胡錦濤主席的上書中就提到過要建立"國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國民教育體系。馬克思的理論體系作為一種管理技術極大豐富了管理學的知識寳庫。但是,馬克思主義不可以取代中國文化。讓馬克思主義這一隻有200年不到的德國思想來指導具有幾千年的中國文化是極其荒謬的。

中國文化歷史悠久、綿延不絕,是中國各族人民祖祖輩輩在共同的地域、語言、心理等基礎上所形成的民族精神。中國人親切把有關中國文化的學問稱為"國學"。國學者何?一國所有之學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國焉,有其國者有其學。學也者,學其一國之學以為國用,而自治其一國也。爾今普及國學知識、推廣國學思想乃勢之必期而理之最明者也。

國學的宗旨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子語錄》)"國學是一個國傢俱有本國特色的文化知識體系,其目的當然是為人民服務的。至於所謂的國學糟粕,其實來源於被專制統治者利用之後發布的偽國學。這個偽國學,才是魯迅在《狂人日記》中所說的字裡行間流露著的兩個字"吃人"。所以,魯迅等一大批五四文化青年反對的根本不是"國學",而是封建專制統治者的"偽國學"。

1919年爆發的"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和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批孔",其實都搞錯了對象。在這點上,魯迅和毛澤東是犯了同樣錯誤的。現在,全世界各國都意識到國家文化作為一個國家標識,是一種增強民族凝聚力的最寳貴的文化財富。可惜的是,大半個世紀以來,由於中國憲法規定了使用馬克思主義這一西方新思想來指導中國人的一切思維,以至於國學在中國成為一種"異在",真正的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越來越少。目前,學國學的人卻越來越少,而且錯誤地把國學當作封建糟粕加以批判和排斥,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高度警惕。

作為一位長期研究國學的學者,我認為必須盡快研究構建以國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國民教育文化體制。中國人當以綿延數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為自己的國學,至於西方的新思想,的確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但是,不可以用西方新思想來限制、打擊或消滅中國傳統文化。研習國學,推進民主,正是當代知識份子應當敢於正視和承擔的歷史使命所在,過分強調和依靠一個生長在異域的德國思想已經無法光大中國這個已經不容樂觀的民族了。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借鑒臺灣、香港以及新加坡等華文教學體制。

最後,我要說,親愛的中共國家安全部門的警察弟兄,請你們好好學習老子的偉大民主思想。但願,這次你們不要再理解錯誤了。謝謝!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  郭泉

聯繫辦法: QQ:115659144  手機:131514231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Skype:gwnguoquan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