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大陸一代高僧 達緣老和尚被迫害致死

2008-01-01 03:04 作者:陳曉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提要:

在國內外擁有眾多弟子和信眾、為振興上海和江浙等地佛教事業作出重大貢獻的達緣老和尚(1919-2007),自從半年多前上海某部門以突然襲擊方式 給老和尚造成某種違緣後,老和尚的境遇就此每況愈下。在上海金山佛教協會新會長不斷刁難乃至故意折磨下,老和尚身心俱損,輕度病症被一次次人為加重,直至 最終逼上一條死路。

老和尚一輩子積德行善、與世無爭,一貫教導弟子要修忍辱、忍耐、忍讓,在中央大力號召、民眾也普遍盼望建設和諧社會的今天,他本來完全 可以成為當今政府倡導和諧社會的一個十分有力的助緣與楷模。令人難以想像的是,他居然會被某些惡人以如此惡劣的手段刁難迫害到如此地步! 這豈不就是用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殺人麼?這不能不引發人們無盡的哀思和深思:一代高僧達緣老和尚之死,恐怕不僅僅是一個個人的悲劇,而更是一個社會的悲 劇?一個時代的悲劇?

原上海市金山縣佛協會長、浙江省安吉縣佛協會長,為修復五龍寺、松隱寺、靈峰寺等十多所寺院出了大力的達緣老和尚,從小戒葷茹素,一 輩子持戒嚴謹、積德行善,在國內外擁有眾多弟子和信眾,為振興上海和江浙等地佛教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可由於他為人過於正直、不肯跟時下的某些惡習惡俗同 流合污,竟然被某些惡人一步步逼上死路。

今年5月,上海某部門宣布免去達緣老和尚原金山佛教協會會長職務,事先沒跟老和尚透露一點風聲,更別說徵求一下他 的意見,老和尚當場氣得手腳冰涼。本來麼,老和尚年紀大了,從會長位置上退下來,讓年輕人來幹一些具體工作,沒什麼不正常,老和尚也會理解的,可為什麼事 先不跟老和尚打個招呼呢?很顯然,因為派去的那位新會長既不是當地的,又不是老和尚的弟子,更不是個省油的燈,怕老和尚有異議,所以對老和尚搞了個突然襲 擊。

沒過多久,老和尚半夜起來磕頭時,不小心摔倒了,此時天還沒亮,伺者等人趕緊將師父送進當地金山醫院救治。經醫院認真檢查,老和尚為輕度腦梗塞,後又 併發出一定程度癱瘓和失語症。金山佛協的這位新會長,年齡還不到老和尚的一半,得知前任老會長住院的消息後,既不去看望,也不安排護理人員,全靠老和尚一 些在家弟子聞訊後趕去照料。 達緣老和尚由當地金山醫院轉送上海長海醫院醫治。住院近一個月,病情穩定了,但身體比較瘦弱,遂回金山醫院繼續療養。老和尚在金山醫院住了一個半月,出院 當天,一些弟子前往探視,看到老和尚身體恢復得不錯,可以說話,也可以走路了,大家都很高興。第二天,又有弟子想去看望,卻已被新會長下令將大門鎖住,一 般人沒法進去了。老和尚天性喜歡跟大家呆在一起,將他封閉起來,表面上的理由似乎是要保證他的休息,其實對他的健康並不有利。

有一次,浙江安吉北天目的一 位鮑居士來金山看望達緣老和尚,老和尚特別高興,當即就要整理東西,馬上跟車子去北天目靈峰寺。伺者勸說道,你身體剛剛康復,把身體養養好再去。老和尚不 答應,一定要馬上就走。後來又有一位老弟子來勸阻,老和尚這才說,那就九月十九,到北天目去。大家說,好,那就等到九月十九,觀世音菩薩生日那天,我們大 家一起去吧。稍後,有幾位金山醫院的醫生來看望老和尚,她們也都是老和尚的弟子,說起剛修復的東林寺要正式對外開放了,要賣門票,而且門票不便宜,以後她 們恐怕不能經常進寺院來看望師父了。老和尚聽了,心裏有點難過,對她們說:"那你們中午吃飯的時候進來。"弟子說,中午進來也要買票的。老和尚又說:"那 你們買團體票,是不是便宜些?"沉默了一會兒,老和尚嘆了口氣說:"唉呀,我這是自害自!"傷感自責之情,溢於言表。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達緣老和尚不知受 了什麼刺激,一下子又不能說話了。再次把老和尚送進了長海醫院。老和尚不想進醫院,想去北天目,因為說不出話來,就以絕食來抗議,多日滴水不進。老和尚的 很多弟子都知道師父的心思,靈峰寺主持慈滿法師來上海長海醫院看望時,很想把老和尚接過去,畢竟老人家還是靈峰寺的方丈麼。但金山新會長不同意。這次進院 住了近兩個月,從醫學的角度看,老和尚的病並不算嚴重,病情進一步穩定下來後,醫院認為老和尚的身體應以護理為主,就讓老和尚出院回金山養病。令人難以想 像的是,老和尚這次回到金山,不讓他住以前住慣的地方,而是叫他搬進新建成的東林寺五樓,睡到一間陰冷朝北終年不見陽光的屋子裡去!這屋子白天也是黑洞洞 的,若不開燈,面對面都看不清人影!房間裡一點不通風,由於當時正在裝修,屋裡瀰漫著一股刺鼻的油漆味,不得不把門打開了睡覺。屋裡擺了兩張床,一張沙 發,老和尚像他歷來那樣,叫兩個伺者睡床鋪,他自己睡沙發。離房門不遠,樓梯拐角處的消防門大開著,十一月的冷風,一陣陣地吹進房間裡來,像刀子一樣刺在 一個九十歲的老人身上!老和尚平時對生活上的要求很低很低,可此時,叫他睡這樣一個陰冷黑暗的房間,明擺著是對他身體的折磨和對他人格的侮辱,真是天理不 容啊!他說不出話來,就噢噢地大喊大叫,用手比劃著,要回到他原來住的地方去。伺者告訴他,原來住的地方,當家師已叫人把老和尚的東西都搬出來了,說是那 裡要裝修,不能回去。老人聽了,非常氣憤,繼續大喊大叫,住在樓上的新會長等人都聽到老和尚的喊叫,卻沒一人去理他。一直叫到半夜,老和尚叫得筋疲力盡, 嗓子發不出聲音來...... 過後,當地一位女居士來看望達緣老和尚,看到自己師父睡在一間像城堡一樣的暗室裡,正蜷縮在被子裡傷心哭泣,不由得跟著哭起來。這位女居士平時做事謹慎, 從不喜拋頭露面,此時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憤,找到寺院知客,責問他為什麼叫一個九十歲生病的老方丈,睡在這樣一間陰冷朝北的房間裡?後來,雖有一個小和尚 出於對老人的同情,把自己朝南的房間讓出來,讓老和尚住了進去。但老和尚受此折磨摧殘,幾天以後,感染的風寒發作出來,先是感冒發燒,又轉化為肺部炎症, 不得不再一次住進了長海醫院。經長海醫院積極救治,老和尚的肺炎痊癒了。老和尚仍堅持要回北天目靈峰寺,因為要求沒達到,仍以拒食來抗議。醫院認為,老和 尚的心、肝、肺、腎等內臟器官沒什麼毛病,體能穩定,他不肯吃飯是心病,對心病,醫院也沒什麼辦法。

沒過多久,這位新會長突然以組織名義將老和尚從長海醫 院接回金山,當晚將他扔在寺院裡,就不聞不問,隨他去了。照道理說,你或者讓老和尚回浙江北天目休養,他心願達到了,願意恢復進食,身體自然會好起來;或 者繼續留在長海醫院裡,靠輸液補充營養,至少對身體還沒大礙。可是,將老和尚從長海醫院裡接出來,就扔下不管,隨其自生自滅,這明擺著就是要置其於死地! 正是在這位新會長一步步緊逼之下,12月9日晚上19點3刻,老和尚含恨圓寂了,死後嘴巴張得大大的,似乎有什麼話要說沒說出來。對這麼一位在國內外很有 影響的老和尚的死訊,上海的報紙、電臺、電視臺沒有發布任何消息。而在老和尚死後第二天,寺院就發出訃告,定於12月13日在金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儀 式。可以說,多少年來,很少有一位大德高僧圓寂以後,如此匆匆忙忙舉行追悼會的。再說,12月13日,為農曆十一月初四,算不上是農曆的什麼好日子。這一 天是星期四,上班族都要上班,金山又地處上海偏遠地區,老和尚的有些弟子即便想來恐怕也來不了。如此安排,顯然是刻意為之的。

靈峰寺得悉老和尚圓寂的消息 後,以最快速度準備了一口專用大缸和一應材料,並將安徽一位專擅裝缸的老禪師請來金山,想將老和尚肉身裝缸,以供後人永久瞻仰。老禪師檢視老和尚遺體後, 發覺屍身極為柔軟,不由得讚嘆道:"老和尚是極為難得的全身舍利啊!"種種徵候都顯示,這是一具可作永久保存的肉身。應該說,將老和尚遺體裝缸,不僅是達 緣老和尚眾多弟子的心願,也是完全符合佛教儀規和國家宗教政策的,可是這位新會長卻一口咬定,不准裝缸,非要燒掉,而且要盡快燒掉! 在為老和尚殮衣時,新會長不同意老和尚的弟子將早已準備好的衣服為老和尚穿上,起了點爭執,他居然叫來一批身穿警服的人,拿出電警棍威脅老和尚的弟子們: "你們一個不許動!" 本來,金山新會長對達緣老和尚的種種惡行,除了常在老和尚身邊的一些弟子,知道的人並不多。這些作弟子的即使看在眼裡,也忍在心裏,不願將事態擴大化。因 為老和尚經常教育大家,要修忍辱,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忍一忍,讓一讓,不要去爭個誰對誰錯、誰高誰下。老和尚哪怕別人無緣無故地打他罵他,他從來都是打 不還手,罵不還口,這給弟子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不過,老和尚圓寂以後,猶受到如此不公對待,有些弟子實在忍無可忍,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 12日下午,也就是預定召開遺體告別會的前一天,有幾位老和尚的弟子找到上海市政府宗教事務局,遞交了要求將達緣老和尚遺體裝缸的上訴信,提出當務之急是 明天遺體火化無論如何應緩一緩,等幾方面意見統一之後再作決定,並要求派人調查金山新會長迫害老和尚的惡劣行徑!一位接待她們的處長說,想不到一位高僧死 了,會引起這麼大的社會反響,言外之意,似乎是老和尚的弟子們為師父伸冤,影響了社會的"穩定"。一位女居士當即指出,老和尚在世的時候,一再教導弟子們 要做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在老和尚主持的寺院裡,始終充滿著祥和愉悅的氣氛。可是自從金山那位新會長上任以來,把寺院當成他個人的地盤,處處處心積慮刁難迫 害老和尚,正是由於他的胡作非為,才激起民憤,破壞社會穩定與和諧。處長表示,將老和尚遺體火化,是金山佛協的決定,我們可以把你們的意見轉過去,但最終 怎麼做要由他們來決定。女居士指出,老和尚是浙江安吉佛協會長,你金山佛協不經安吉同意就單方面作出決定,是無效的,你們作為政府主管部門,對下面無效的 決定難道不該糾正麼?說到後來,該處長模棱兩可地表示一定會慎重考慮來訪者意見云云。

第二天下午,在金山殯儀館舉辦了達緣老和尚法體告別儀式。現場如臨大 敵,戒備森嚴,大批警察出動,有人估計到場的警察不下五六百人,可能多達千人!這給一個本應是充滿莊嚴平和氣氛的佛教弔唁活動,籠罩上一層極不和諧的色 彩。也算是老天有眼,追悼會開始後,天空中出現種種明顯異相,龍雲掠頂,金光迸射,光暈團團,震撼人心。人們紛紛抬頭觀看,嘖嘖讚嘆老和尚不愧是有道之 人,死後還感動了天地神靈,以這種奇特的天象告慰弟子、警誡世人......

遺體告別儀式一結束,老和尚就被送進了火化爐...... 爐腔還沒完全冷卻,老和尚的骨灰就在嚴密監視下被扒了出來。老和尚的骨灰雪白雪白,舍利花翠綠欲滴,晶瑩圓潤的五彩舍利子至少有數千顆!舍利子,據歷代高 僧傳記載,作為一種介乎於俗界和法界之間有靈性的特殊物質,通常只有修行得道者火化後才會出現。當今時代,出家人數十數百萬,但死後能留下舍利子者,寥寥 無幾,像達緣老和尚這樣在殯儀館的爐子裡能燒出那麼多五光十色舍利子者,就更為稀有中的稀有。九華山來的老禪師失聲唏噓:"一個千年難得的肉身菩薩,就這 樣被你們一把火燒掉了!" 一個為振興上海和江浙地區佛教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的當代高僧,就這樣淒淒切切走完了他一生中最後的一段路程...... 他死後嘴巴張得那麼大,究竟想說什麼?想告訴人們什麼?他臨死不久前對弟子說的"我是自害自",難道只是他個人對自己以前過度慈悲的一種自責麼?難道不值 得老和尚所有的弟子、信眾也認真反省一番麼?

當老和尚的一些弟子,看到師父被人欺負折磨到如此地步,仍按師父一貫教導,堅持忍辱、忍耐、忍讓,堅持以平和 的說理以圖感化對方時,這樣的精神和情操當然是十分高尚的,;可嘆的是,當你面對的不是跟你一樣講道理的人,你的忍辱謙讓只是被他當作了軟弱可欺,你的君 子動口不動手,又哪裡遏制得住這些人的胡作非為! 而不管怎麼說,一個小小的金山區佛協會長,若沒有人在背後撐著他,何至於會有那麼大的膽量和能量,以那樣惡劣蠻橫的手段,將一個德高望重的當代高僧逼至如 此悲切的境地?這豈不是用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殺人麼?光天化日之下,用軟刀子殺人致死,因為不見血,難道就能夠逃脫法律的制裁麼?即便你逃得脫法律的制 約,難道你能逃脫公理的審判麼?會不會公理也在某種權勢面前暫時低頭?但天理民心不可欺,歷史終究會作出公正的裁決。......

這也不能不引發人們無盡 的哀思和深思:一代高僧達緣老和尚之死,恐怕不僅僅是一個個人的悲劇,而更是一個社會的悲劇?一個時代的悲劇?嗚呼!像達緣老和尚這樣的老好人、大好人, 多年來一直教育弟子要作一個正正派派的老實人,要當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他本人也一直注重跟各級政府保持良好的溝通與合作,以他在華東地區及港臺和國外 得到那麼多弟子和信眾的擁戴,他本來完全可以成為當今政府倡導和諧社會建設的一個十分有力的助緣和楷模。為什麼在中央大力號召、民眾也普遍盼望建設和諧社 會的今天,有的人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呢?人們有理由懷疑,莫非有的人就是要故意通過對達緣老和尚這樣老好人、大好人的打壓,來實現其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来源: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