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世界年終說中國大陸:既富有又貧窮 獨一無二

2007-12-28 00: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既富有又貧窮,這在現代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的。中國的脆弱直接與它的驚人崛起相連。"美國《新聞週刊》最新一期的封面文章,少見地用"脆弱" 這個詞形容起中國來。今年1月11日,美國《時代》週刊以"中國:一個新王朝的開始"為題的封面文章曾經震動世界。近一年來,西方媒體一致驚嘆今年的種種 "中國奇蹟"或中國頻頻創造的"世界第一"。與此相比,《新聞週刊》年底的文章形成一定反差,幾天前,世界銀行也將中國的經濟規模調低40%。這樣的變化帶來一連串的反應。《新聞週刊》的文章稱,"2008年仍是中國年。這也應該是我們制定一項嚴肅、長遠的中國政策的年份"。

  "強悍而脆弱的大國"

  《新聞週刊》和《時代》週刊是美國最大的兩家時事類雜誌。一般來說,年初的主題往往是為此後一年的報導定調,而年終的文章則更多進行評點和反思。《時代》年初刊登以中國為主題的文章後,一年來西方媒體一直對"中國奇蹟"瞪大了眼睛。《新聞週刊》在12月31日的一期(提前出版)中,再次將中國定為主題,其封面文章題目搶眼卻又小心翼翼:"一個強悍而脆弱的超級大國的崛起"。

  《新聞週刊》這篇文章一開始就描述了西方和中國對中國現在地位的巨大的認識錯位。文章稱,"中國作為一個全球大國不再是一種預測,而已成為現實。在一連串的問題上,中國已是世界上第二重要的國家,看看過去一年所發生的事吧:2007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美國,至少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首次有另外一個國家做到這點;無論是貿易、全球變暖、達爾富爾抑或朝鮮問題,中國成了新的未知因素,但沒有它也就沒有可靠的解決方案"。

  文章同時認為,"中國人並不這樣看"。文章稱,不久前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謝淑麗寫了一本名為《脆弱的超級大國》的書,每當她在美國提到這個書名時,美國人都會說,"脆弱?中國看上去不脆弱。"但在中國,人們會說,"超級大國?中國根本不是超級大國。"

  對於中西認識上的錯位,文章稱,"實際上,兩者都對。中國的脆弱直接與它的驚人崛起相連"。文章還說,"中國在20多年裡經歷了歐洲200年所經歷的工業化、城市化及社會轉型。它仍然視自身為發展中國家,有數億農民需要擔心;它仍然把全球變暖、人權等外界向其施壓的問題看作是富國的問題。但這些正在改變。從朝鮮到達爾富爾到伊朗,中國正逐漸顯示它想要成為國際體系中一個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

  首先提出 "脆弱大國論"的謝淑麗是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她接觸中國已30多年,1971年還得到了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的接見。後來,她成為克林頓政府中主要的中國問題專家之一。對於中國的"脆弱",英國《金融時報》不久前在書評中稱,"考慮到每天都有關於中國正在勢不可擋地崛起的新聞,謝淑麗給這個國家貼上 ‘脆弱的超級大國'的標籤,似乎有些奇怪"。文章稱,"當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熱衷於挑起新爭端時,中國卻在迅速結交朋友,中國解決了與多個鄰國的邊境糾紛,揮之不去的猜疑變成了富有建設性的合作夥伴關係。這除了表現中國人個性中負責任的一面,也表現出其脆弱的一面。中國外交官戲稱,民眾在他們在任時給其送鈣片,以確保他們在與美國、日本等打交道時腰板能硬一點"。

  "為何貧窮中國看上去富有"

  世界銀行12月17日按照購買力平價把中國經濟規模調低40%的報告,似乎也成了對中國"脆弱"的註解而引起世界持續關注。《紐約時報》21日刊登題為 "一個被修正的故事:為何貧窮中國看上去富有"的文章。文章引述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弗蘭克爾的話說,世行報告嚴重打破了過去認為中國已是富國的觀點。他說,"根據最新的數據,我不得不收回過去的觀點"。此前,《紐約時報》的另一篇文章稱,"如果不把中國說得如此富有,如果不把中國說得這樣強大,中國就不會被視為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而美國的議員們就不會有那麼多理由頻繁地向人民幣匯率發難了"。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如果中國沒有以前預想的那樣富有,可能意味著,那些將中國視為政治和經濟威脅的美國政策制定者可以放鬆了。美國政府今年早些時候曾利用舊的估算數據公布報告稱,中國經濟規模最早可能在2012年就會超過美國。而經過調整的中國經濟規模的數據顯示,中國的軍事或經濟實力要過很多年才有可能趕上美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