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又想起五十年前的今天——11月17日

2007-12-25 05:37 作者:陳世忠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 個人的生活中總有一些難忘的日子。,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個普通的日子。而對於我確實是終生難忘的日子。五十年前的1957年,是毛澤東施展 其引蛇出洞的陽謀,大張旗鼓地開展反右運動的年份。這次運動,對於被打成右派的幾十萬甚至百餘萬知識份子及其親屬來說,是畢生難忘的年份。我沒有身受其 害,所以只有理性認識,卻沒有刻骨銘心的切膚之痛。留在我腦海裡印象最深的卻是我三次見到毛澤東主席的「光榮」回憶。尤其是1957年11月17日,以毛 主席為首的中國黨政代表團在莫斯科大學的禮堂裡接見三千名中國留學生的情景,使我久久不能忘懷。那一天,我們見到了毛澤東 ,彭德懷,鄧小平,陳伯達,陸定一,楊尚昆和劉曉大使。我還和他老人家握了手。他的手幾乎比我的手大一倍,厚一倍,真有點像是「真命天 子」的福相。我呢,更是欣喜無限,逢人就說,恨不得十天半個月不洗手!所以我非常能理解後來文革期間那些紅衛兵的代表們見到毛主席時的歡呼雀躍,欣喜欲狂 的激動心情。那種由造神運動煽動起來的群眾狂熱正是毛本人多年以來精心培植起來的結果。它反過來又成為毛賴以達到自己排除異己的目的的社會基礎,使他老人 家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文革得以順利進行下去,直到紅衛兵再無利用價值而被一腳踢開為止。

那一天,毛澤東給大家作了近兩個小時的即席講話。後來「毛主席語錄」裡摘錄了其中的好幾段,往往是人們當年最喜歡引 用的。例如:「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到底是你們的。你們年輕人朝氣蓬勃,好像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 …」(那刪節號刪掉的是什麼呢?是「我們好像下午三四點鐘的太陽。」語錄的編者為此一定煞費了苦心。儘管年近63歲的毛澤東講的是大實話,可是御用文人們 可能認為這句話不符合「偉大領袖萬壽無疆」的提法,所以也必須予以腰斬。)又如:「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最講認真」,等等,等等。時隔半個世紀後 的今天,我猜想當時在場的學友們恐怕無不為領袖的這些動聽的言詞所感動。就像他老人家的其它許多論述一樣。例如:「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就不怕別 人批評。不管是什麼人,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再如,「無數革命先烈,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犧牲了自 己寳貴的生命,使我們活著的人一想到他們,心裏就難過。想到他們,我們還有什麼錯誤不能改正,還有什麼個人利益不能放棄呢?」凡此等等,不一而足。這些話 誰聽了能不為之動容呢?然而聽其言而觀其行的中國人民用他的美麗詞藻來對照他的所作所為,又怎麼能不感嘆「言語的巨人,行動的侏儒」和「好話說盡,壞事做 絕」呢?(我承認自己在1964年對他的批評中還沒有大膽到使用這樣的措詞,僅僅說他「好話說盡,錯事做絕」,這一字之差,似乎是企圖表白,承認他的主觀 動機還是好的。這和後來的「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裡對毛的評價和對林彪和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的評價截然不同幾乎是一模一樣的。簡言 之,就是千方百計「為尊者諱」,不遺餘力地美化領袖人物。)

直到今天,毛澤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依然沒有得到清算。他的屍體仍然停放在紀念堂裡供萬民瞻仰。除了三千年以 前的木乃伊以外,也只有共產國家才能把造神運動推廣到死人身上。當今世界只剩下列寧,毛澤東,金日成和胡志明這四具屍體在死後仍然得不到安寧,在被挖空了 全部內臟之後還得天天向廣大觀眾展出。這種連死人都不放過的勞民傷財的浪費行為恐怕也只有共產國家才幹 得出來。公正地說,這件事本身並無毛本人的責任。毛劉周朱陳林鄧曾經集體簽名,表示要帶頭移風易俗,實行火葬的。可是,一心一意想要表 明自己比毛澤東本人更加熱愛毛澤東的中共新領導卻故意違背毛澤東的生前意願,非得把他的屍體來一個開腸破肚,挖空內臟,來一個「連死人都不饒過」,你說他 是什麼居心?無他,就是為了政治鬥爭的需要。所謂黨性之冷酷無情,可見一斑。

再看,毛澤東的巨幅肖像迄今依然聳立在天安門城樓上。1989年春,三名湖南青年朝他的畫像上投擲顏料,污染了肖 像,被判以重刑,有的甚至被逼瘋了。可見中共對於捍衛領袖的榮譽,其下手之恨達到了何等登峰造極的地步。作為對比,僅舉一例。去年有三名瑞典少年在近距離 往國王臉上扔蛋糕,而且得逞。對於這種大不敬的罪行僅僅判處象徵性的罰款而已。有人或許會指責瑞典的法律過於寬大。也許確實是這樣。但是人們從對比中還是 可以看到,民主國家和專制獨裁國家對於人民的懲罰尺度的巨大懸殊。

說了半天,回到毛澤東的會見那一天來。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毛澤東講得有聲有色的一句話:「硬著頭皮頂住」。原話是 「資產階級右派份子罵我們共產黨是混賬王八蛋,我們怎麼辦?硬著頭皮頂住!」他一邊說這話,一邊用右手拍自己的腦門兒,相當形象。後來他又重複了一遍這句 話,照例激起一片熱烈掌聲。

毛澤東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大家回憶一下,毛當政27年,有哪一次他不是這樣做的。粗線條地從反右數起,到廬山會議,到反修,到文革… … 他抵制了什麼?無非是抵制來自黨內外的不同聲音和批評意見。實踐證明,他每次「硬著頭皮頂住」的,就是真話和真理。

正因為毛澤東的罪行始終得不到徹底清算,這種對待真話和真理的可鄙態度被後來的歷屆接班人全盤繼承下來,直到今天。 大家不妨再回憶一遍中國現代史。對待哪一件重大歷史事件,中共領導人不是採取鴕鳥政策,來一個「硬著頭皮頂住」的?咱先不說「抗美援朝」,也不說「中越邊 境反擊戰」,就說六四大屠殺,就說法輪功,就說對待上訪人員的虎狼行為,對「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對於活體摘取器官,把大量上訪人員和法輪功修煉者塞進 精神病院的做法,等等,等等。哪一件不是強詞奪理,指鹿為馬的?明明是一件又一件國王的新衣,百分之九十九的老百姓都心知肚明,我甚至敢說,百分之九十以 上的共產黨高幹,包括胡溫本人在內,也都心知肚明,卻偏偏沒有人敢於捅破這層窗戶紙!直到最近,中共中央領導集團還是在那裡學習毛澤東的「硬著頭皮頂住」 哩!說什麼「關於六四,我黨早已有了定論,平反之說不予考慮」,甚至說什麼「當年的鎮壓是必要的」。他們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這種瞪著眼睛說瞎 話的壞習慣是多麼嚴重的敗壞了黨風(它本來也好不到哪裡去,現在則變得更壞了),敗壞了民風,即民族風氣嗎?

人們愛說:慶父不死,魯難未已。看來現在需要修改一下,即使慶父已死,只要他的精神遺產得不到清算,那麼他那不散的 陰魂還會纏住當今的中共領導人不放,繼續教唆著他們採取「硬著頭皮頂住」的可恥策略來對待一切苦口良藥和逆耳忠言,包括蔣彥永,包括高智晟,也包括最近的 汪兆鈞等人的上書。

(陳世忠2007.11.17.)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