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南農民山西蒙冤入獄 昨釋放腎已被切除

2007-12-22 01: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2月18日,汾陽天空晴朗,這一天是郝金安人生的又一次轉折,在失去自由近10年後,他重新走了出來。

沒有熱烈的擁抱,沒有相見後的痛哭流涕,昨天中午12時8分,他邁著步子走出了汾陽市監獄的大門。"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但確實是出來了。"在郝金安近乎木訥的眼神中,見不到一絲的淚花。已經習慣了監獄生活的郝金安,仍然對教官的話言聽計從,甚至面對眼前新的現實有點不適應。

"先吃飯,不要再想那麼多了。"監獄領導和藹地說。出獄後第一頓飯在汾陽市金盾賓館,他以前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陪同他吃飯的除其家人外,還有監獄領導、省檢察院干警、省法院法官以及為他做免費法律援助的律師。"有這麼多高官陪同吃飯,並且都非常友好,這是第一次。"郝金安說。

下午5時,他住進了太原市109醫院接受全面檢查,他住上了單人房間。而面對眼前的這一切,郝金安淡淡地說:"我本身就沒有罪,不管是好是壞,我只想過自己的生活。"郝金安的姐夫吳明甫看著自己的內弟,沒有更多的語言,到醫院後,兩人表情凝重地進行了一次擁抱。

郝金安說,他不會流眼淚。吳明甫說,他的眼淚已經流乾!以前姐夫雖然到監獄看過,但兩人只是隔著厚厚的玻璃,說話還需要拿著話筒,如今,兩個人說話再也不需要那些東西了,劉戰洪用木木的眼神看著兩位中年人相見後那種難受表情。

在本報12月14日、15日連續對郝金安的事件進行報導後,引起山西有關方面的重視。16日是星期天,郝金安的姐夫吳明甫接到了法律援助律師李萬忠的電話,稱山西方面希望家屬能夠盡快赴晉解決問題。當晚,吳明甫趕到太原。經過與山西省檢察院、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會面溝通,依照程序,決定先對郝金安進行取保候審,讓其先從監獄內走出來。

經過多方的努力,昨天上午,山西省檢察院、法院的相關人員趕到汾陽市監獄,在辦理了一系列的手續後,郝金安終於走出了監獄的大門。

外圍記錄往事不堪回首家屬奔赴山西

"在接到律師的電話後,半個月內第二次趕到山西,我們心裏確實沒有底氣,上一次人家還不太願意搭理咱,這一次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結果。"16日,吳明甫的女婿劉戰洪在電話中對記者說,他們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見到自己的舅舅,當日,他們在忐忑中趕赴山西。

17日上午,吳明甫、劉戰洪及其法律援助律師受法院、檢察院之邀,來到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見到了白法官及辦案的檢察官,對方首先表示歉意,由於種種原因案件拖到現在,但目前關鍵的問題是要處理好善後事宜。

劉戰洪說,見面後大家都直奔主題,就是希望郝金安盡快能夠從監獄裡面走出來,給其清白,請求無罪釋放。法官和檢察官向其表示,請家屬來的目的,就是要想辦法讓郝金安盡快出來。

而另一個讓人驚喜的消息是,在16日,案件的最後一名嫌疑人被警方抓獲。

根據當日上午商討的結果,又本著遵循法律程序的原則,一致決定:當前法院已經對郝金安的案件下發了再審裁定,在沒有依照程序宣判其無罪之前,決定對其先進行取保候審。案件初步定到2008年1月10日開庭。該決定得到了吳明甫的同意,之後,檢察院、法院開始辦理相關手續。

"郝金安將於18日出獄!"劉戰洪在給記者的電話中激動地說。記者獲悉消息後,於17日夜飛赴山西。

釋待

"舅舅目前的精神狀態不知咋樣?"見到記者後,劉戰洪不停地嘟囔著說。其實,得知郝金安要出獄的消息後,吳明甫和他的內心都難以平靜。他們沒有想到,以前跑了那麼多次,申訴狀遞上去那麼久,但就是不見有任何音訊。如今馬上就要見到親人了,他們反而不知所措了。但是他們兩個不停地說,要感謝大河報,如果不是大河報的報導,很難說對方會這麼快決定放人。夜已經很深了,他們兩個仍然貓在記者住的房間內不肯離開。

昨天早晨,由於法院、檢察院尚不知道記者已經來到山西,況且吳明甫擔心記者過早與他們接觸,可能會影響上午接郝金安出獄的行程。於是,記者單獨乘車趕到汾陽市監獄等候,而吳明甫、劉戰洪則與法院、檢察院的人員一起前往汾陽市監獄。

原定的8時從太原出發,在臨近汾陽市時,記者卻遇上了高速公路塞車,在汾陽出口處耽誤近40分鐘。巧的是,等記者趕到汾陽市監獄時,吳明甫他們也剛剛趕到監獄。

走進監獄的第一道大門,只見第二道緊閉的鐵門前站著哨兵。記者看到,汾陽市因為剛下過一場雪,監獄辦公區院內花壇的雪還沒有融化,讓人感覺寒氣逼人。

登記、拿證明、辦手續,經過了一系列的程序後,等監獄干警將郝金安帶出監獄時,已經是昨天中午時分。

在監獄獄政科辦公室,記者第一眼見到郝金安時,他一句話也不說,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對自己親人的表情也很漠然。此刻,大家都不知說什麼好,於是不約而同地勸慰道:"以後沒事了,見到親人多說說話吧。"

能否出獄:想,又不敢想

郝金安終於從監獄出來了,此時他的心情如何?昨天下午,郝金安被安排到太原市109醫院進行全面檢查,之後將對其進行法醫鑑定和傷殘鑑定。目前他需要做的是明年1月10日開庭前的準備,雖然從監獄裡出來了,他要清清白白地從山西回到河南的家鄉。

郝金安告訴記者,從12月5日吳明甫與他會見後,這段時間,監獄的幹部不斷找他談話,特別是從15日起,談話的次數更加頻繁,但說的內容無非是希望他能夠安心,關於他的案子估計很快就有消息。"究竟還要等多久,我心裏沒底,在裡面也沒有人給我答案,但我知道我是無罪的。"

"今天能夠出來,你有預感嗎?"記者問。

"沒有,今天上午,幹部突然叫俺,到會議室後見到了檢察院的同志,她也沒有說要讓俺出來。後來帶俺出來,俺也不知道是幹什麼。"

"被關的這幾年間,你出過這個鐵門嗎?"

"哪裡出來過啊,一步都沒有走出過這個大鐵門。"郝金安此時有點激動。

"出這個門後你怎麼想?"

「曾設想過出來的事,但又不敢想。」見到家人後,想到今天確定要出來了嗎?「感覺有希望,但還是不敢想。」

"當你確定自己真正要從裡面出來的時候,心裏是什麼感覺?"

"現在我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地出來了,這一刻難以想像!"郝金安說,他在裡面寫了無數次申訴信,儘管每次都是石沉大海,但他沒有放棄自己的信念,因為他知道雖然在監獄裡改造,但自己並沒有殺人,也沒有犯罪。

"我不是凶手,沒人調查"

在醫院裡,郝金安向記者回憶了他當年被抓的事:"當時,鄉寧縣臺頭鎮派出所幾名民警打我。"肚子實在痛,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就"胡說一通"。

隨後,派出所民警把他送到縣看守所,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員帶他到鄉寧縣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表明,是"腰子(腎)被打壞了",必須馬上做手術。就這樣,郝金安的一個腎被切除,左腹部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疤痕。

"其實,在辦案人員對我審問時,我就對他們說,我不是殺人凶手,但他們就是不去調查。"郝金安說,"當時的我身體正壯實,沒有娶老婆,可以說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我哪有必要去搶劫,去殺人啊。"

事件思考,如何賠償將成焦點

據記者瞭解,法院已初步決定將郝金安的案件定在明年的1月10進行開庭審理,在此期間,郝金安將會在醫院休養一段,他的家人目前得到了法院的安排,郝金安說,近期他不會回河南舞陽老家。但據記者瞭解,郝金安案件被宣告無罪的懸念不大,而關鍵的問題是無罪後的賠償。

郝金安的家人說,如果郝金安在被抓後沒有受到過刑訊逼供,他現在除了年齡的增長外,沒有其他傷情,到時候的冤案賠償也比較明晰。但現在是,郝金安被抓後,曾在醫院切除過一個器官,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動了手術?是毒打造成的結果?還是自身的身體病發?這些都需要專業的鑑定後才能定性。"精神上、身體上的傷害,對郝金安來說,有誰能夠給以安撫,又有誰能夠安撫得了。"吳明甫說。

同時,記者獲悉,目前有關部門已經將郝金安案件相關的病例、案件卷宗進行了封存,一旦法院判決郝金安無罪釋放,有關部門將立即啟動追責制度,對有關責任人進行立案調查。

截至昨晚記者發稿,郝金安在醫院精神狀態良好,他的姐姐及其他家人都已經獲悉了郝金安出獄的消息,他的家人期盼多難的郝金安不要再有什麼差錯,只希望他平安回到家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