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審判紅色高棉的世界意義(圖)

2007-12-03 10:4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審判紅色高棉的世界意義

排放著死者頭蓋骨的紅色高棉大屠殺紀念碑

隨著喬森潘的被捕,紅色高棉在世的五位高官相繼要被送上"種族滅絕罪行國際法庭",他們將被以反人類罪起訴,柬埔寨之前的屠殺歷史將以法律訴訟的方式被清理。正如柬埔寨首相洪森所說,是"柬埔寨人民和國際社會期待已久的"。儘管紅色高棉的倒臺已過去了1/4個世紀,但對其成員的審判仍然具有重要的意義。

剛剛過去不久的20世紀,是兩大極權主義--法西斯極權主義和斯大林式極權主義--肆虐人類的世紀。而柬埔寨的紅色高棉正是後者在東南亞地區的變種。它的危害性、殘暴性和恐怖性,遠遠超過了後者。1970年代,在紅色高棉統治不到4年的短短時間裏,共有100萬人慘遭屠殺,而當時柬埔寨的總人口數隻有 700萬。據學者程映虹研究,"紅色高棉的大屠殺不是為瞭解決種族、部落或者宗教衝突,而是為了徹底重構社會。這種徹底重構又是在它汲取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之後,企圖在革命勝利之初就一舉解決所有現實的和被其他國家的歷史證明將來會產生的問題,建立一個比蘇聯、中國和越南都更為純粹的社會主義社會。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它拒絕嘗試任何和平改造或者說服教育的方法,取消任何過渡時期,選擇了一條最簡單直接的道路:從一開始就用暴力大規模地、有組織地消滅一部分人口,以此來達成社會改造。"(程映虹:《以革命的名義--紅色高棉大屠殺研究》,見秋風《思想評論》網站)。理想主義和激進主義從來就是一對孿生子,過頭的理想主義伴隨而來的必然是喪失理性的激進主義--這是一切極權主義、尤其是斯大林式極權主義與身俱來的頑疾。由聯合支持的特別法庭審判紅色高棉,可以促使世界人民更好地反思充滿著建構主義、理想主義和激進主義的斯大林式極權主義在20世紀給人類帶來的深重災難,從而在新的世紀警惕這一災難的重演。

由聯合國參與的、帶有國際性質的法庭審判紅色高棉,從弘揚"人權高於主權"理念的角度來說,意義深遠。紅色高棉屠殺的只是本國人民和具有本國國籍的華裔、越南裔、寮國裔和泰裔。從傳統的國際法觀念來看,這乃是一國之內政,而非國際法的管轄範圍。何況,紅色高棉也並沒有侵略別國的領土、屠殺別國的人民。但隨著人權時代的來臨,人權已突破國界而成為一種絕對權利。侵略他國領土並踐踏他國人權的行為固然應該受到國際法的懲處,但本國統治者踐踏本國人權的行為,同樣也應該受到國際法的懲處。而從近幾十年來世界各國的現狀來看,踐踏人權的主體往往是來自國內殘暴的統治者。這種狀況在極權主義的國度尤甚。因而,國際社會對此現象不可能袖手旁觀,而應該擔當起捍衛不論是哪一個國度的每一個個體人權的重任。此次組建帶有國際性質的法庭審判紅色高棉,使得"人權高於主權"的原則由自然法進入到了實在法的層面。如果說,在科索沃事件中,執行"人權高於主權"原則只是訴諸國際警察機制的話;那麼,這一次則是更深一步地啟動了國際司法機制。那些在本國屠殺人民、將人民驅離家園、虐待人民、剝奪人民財產的極權主義者,不僅要被國際警察用暴力擒拿,更應該被推向正義審判臺。由國際社會審判紅色高棉,是"人權高於主權"理念的重大勝利。

儘管柬埔寨首相洪森說審判紅色高棉是"國際社會期待已久的",國際社會某些曾經支持過紅色高棉的極權國家企圖阻止公審的進行。儘管如此,柬埔寨國會還是終於頂住了壓力,批准了與聯合國達成審判紅色高棉的協議和相關法律。幾年來,人權意識逐漸覺醒的嚮往民主、自由的柬埔寨的年輕一代,蒐集了大量的紅色高棉大屠殺的證據,為即將開始的審判作充分的準備。我想,紅色高棉決不是站在法庭上受到正義審判的最後一批極權主義者;那些仍然在自己的國內不斷侵犯本國人民人權的極權主義者們,是不是還想步紅色高棉的後塵?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