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唐詩中的女性時尚(圖)

2007-11-30 00:2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用它來形容唐代的女子,再合適不過。因為唐代,是中國女人最美的朝代。那時候,雍容華美、嬌艷奪目的,豈止楊玉環一個人?

我們今天還用「唐裝」來作為一種中國傳統服飾的統稱,但是,現代的唐裝,根本無法和唐代的服裝千姿百態、燦爛奪目相比。

「……風俗奢靡,不依格令,綺羅錦繡,隨所好尚。」「上自宮掖,下至匹庶,遞相彷效,貴賤無別」(《舊唐書》卷45《輿服志》)。

「裙拖六幅湘江水」。也許是李唐王室帶有鮮卑血統,「胡化」尚武,並影響了審美觀;也許是農耕文明產生的審美與富裕的物質基礎相遇造成的一種必然———唐代崇尚濃麗豐肥之美。賞花要賞牡丹,馬也要臀部肥大,人是「尚豐肥」,女子為了使自己顯得更豐滿,往往將裙子做得很寬大,六幅,八幅,十二幅,還要將腰身提高到腋下,這樣整個人不見腰身,幾乎像一個燈籠的外形了。

在傳統裙襦裝基礎上改造形成的袒露裝,不但將脖頸徹底暴露,而且連胸部也處於半掩半露的狀態。在唐代,這是自然的,美的,時尚的,高貴的。初唐歐陽洵《南鄉子》中有「胸前如雪臉如花」的句子,還有「長留白雪佔胸前」(施肩吾),「粉胸半掩疑晴雪」(方干),「慢束羅裙半露胸」(周贏),都是對這種袒露的真實描寫。至於對豐滿的玉臂、皓腕的詠嘆,更是不計其數。而其中毫無保留的讚美,則更是反映了當時的時尚風氣和審美標準。

唐代婦女服裝除了上衫下裙,還有胡服和男裝兩大類。胡服相對「另類」,但是流行了很久———「女為胡婦學胡妝……五十年來竟紛泊」(元稹)。

至於化妝,這也是當時的一件大事。時尚源頭的宮中,唐玄宗封楊貴妃三姊妹為韓國夫人、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每人每月給錢十萬,為脂粉之資。虢國夫人自美艷不施脂粉,常常素面朝見天子。但眉還是畫的,「淡掃蛾眉朝至尊」。據史籍記載,唐玄宗染有「眉癖」,史稱「唐明皇令畫工畫《十眉圖》」,一朝天子親自推廣和提倡,畫眉之風在婦女中盛行不衰,就不足為奇了。

唐代的化妝變化很大很迅速,而且出現過匪夷所思的時尚。比如元和以後,一度流行將嘴唇塗成黑色,就是白居易《時世妝》中諷刺的「腮不施朱面無粉,烏膏注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態,樁呈盡似含悲啼」。這和當時的消極萎靡的社會精神面貌有關,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受世紀末情緒影響,流行色彩灰暗妝容頹廢的時尚。

唐代已經有了非常明確的時尚概念———「時世妝」。「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白居易《上陽人》)」———這些白髮宮女,在冷宮中消磨了四十多年,一直保持進宮時最時髦的打扮,已經徹底過時老土了———這種強烈的否定性,已經完全和現代時尚相同了。盛唐則是「大髻寬衣」的新趨勢。「近世婦人……衣服修廣之度及匹配色澤,尤劇怪艷。」這是元稹在《寄樂天書》中對中唐時尚的觀感。白居易在詩中寫道:「風流薄梳洗,時世寬妝束」。

楊玉環可謂當時的時尚領袖。她「雲鬢花顏金步搖」(白居易),梳著高高的雲鬢,臉上施了脂粉而容光煥發,頭上還插了下端綴有細長珠翠、走起路來會搖動的金簪子。「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其實就是古代的水療,而且是今天的SPA相形見絀的盛大規格。就連她的死,也彷彿貼著時尚的標籤。白居易的版本是:「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香艷,淒涼;民間的童謠則唱道:「義髻拋河裡,黃裙逐水流」(天寶末童謠)。不論是惋惜,還是嘲笑,都無法忽視她的華貴時髦。

任何時代都有與時尚無緣,或者對時尚不屑的女性,唐代也不例外。「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這是晚唐的一個姑娘,因為眾人都喜歡「儉妝」打扮的時髦女子,沒有人來欣賞她以致嫁不出去而悲嘆。可見無論追隨還是拒絕,時尚都是女性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情。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