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甘為民:文革發動的歷史邏輯

2007-11-24 08:25 作者:甘為民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對文革發動的動機,國內外研究汗牛充棟,眾說不一。其實,當事人自己早就有過說法。毛澤東曾在文革中毫不忌諱地說:這次文化大革命,是廬山會議鬥爭的繼續... ...

眾 所周知,1959年的廬山會議,毛與彭在如何糾正"大躍進"出現的問題上出現重大分歧:毛想就事論事糾正一些"左"的做法,以便"繼續躍進";而彭則認為 這樣不痛不痒無法從根本上糾正"左"的偏向。按說這本是中共內部不同意見的正常爭論,被毛往"篡黨奪權"上一引,形勢驟變。當時"大躍進"的危害剛出現苗 頭,尚不嚴重,再加上毛在黨內的巨大權威,以彭被打成"反黨集團"頭子、違心承認錯誤而告終。(關於廬山會議詳情近年作品不少,其中尤以李銳《廬山會議實 錄》最真實可靠)。

那麼,既然已經告終,為何還會在數年以後"繼續"呢?原來這客觀規律竟不能以毛個人意志為轉移----即使他再 "偉大"也罷----也就在他大批"右傾機會主義分子"、要"繼續躍進"之時,全國性的大飢荒竟無法遏制的蔓延開來。在河南、安徽等重災區,赤地千里,餓 殍遍地,想"躍進"也"躍進"不起來了!

殘酷的現實令人不能不思考:彭德懷有沒有錯?"大躍進"成就又在哪裡?黨內高層----包括各省市一把手、各中央委員----頭腦都開始漸漸冷靜了。

劉少奇1961年的家鄉之行,衝破了各級幹部設置的假象與障礙,終於瞭解到了"大躍進"的第一手材料。他沉痛不已,多次向家鄉父老請罪。為保護基層幹部,劉多次強調"責任在中央,在中央的主要領導同志"。毛獲悉後,極為不快。

為 解散害人不淺的公共食堂,劉破天荒的對毛說了重話:公共食堂已經吃的餓殍載道,河南、安徽都出現了無人村!你還要堅持吃下去,肯定亡黨亡國,老百姓會送我 們斷頭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但毛仍不為所動。最後還是"小個子"鄧小平有膽量魄力大,說了句:現在顧不得他的面子了,救農民要緊!遂拍板下文解散。為此 在廣州討論人民公社60條的會議上,毛還對鄧大發雷霆。

最近我與一位60多歲的老農議論起當年"吃食堂",他講那時村裡已經餓死了百 分之二、三十,如果不解散食堂,最少還要再餓死百分之五、六十。頭天隊長還說不可能解散食堂,結果第二天解散的文件就下來了,救了好多人。但他總的態度是 擁毛反鄧----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當時毛在做什麼,鄧在做什麼。

繼續往下說。毛多的是詩人般衝天的豪情,缺得是收拾"爛攤子"的耐心。一句話,就把"爛攤子"丟給了劉少奇。自己美人相伴,到南方去悠哉游哉去了。

少奇是個老實人,經濟不內行,忙請出公認的"專家"陳雲,與周、鄧諸人共同組成"財經領導小組"。一系列糾正"大躍進"惡果的政策----被人為阻撓幾年後,在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損失而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終於開始了!

1962 年的"七千人大會"是個關節點。迫於黨內外強大的壓力,毛不得不浮皮了草地檢討了自己的"錯誤"。令他傷心的是,本來就不大相信的周恩來、陳雲還都客氣, 倒是自己的"心腹""嫡系"劉少奇、鄧小平批起"大躍進"來更不留面子。唯一欣慰的是,林彪大反潮流,完全不顧客觀現實的說:"大躍進"的惡果,正是因為 沒有"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

林彪投機成功!毛開始厭惡劉、鄧的同時也就對林更加寵愛。他曾拿著林的講話問羅瑞卿:你講不講的出來?羅瑞卿老老實實回答:講不出來。

1962年後,中國出現了特別奇特的現象:中央政府大力在經濟上糾正毛的錯誤;而林彪主抓的軍隊卻開始"大學毛主席著作",強化對毛的個人崇拜,並逐步由軍隊推向全社會。

1962 年的"北戴河會議"(八屆十中全會),又是一個重要的關節點。鑒於59年以後的客觀現實,中共內部要求為彭德懷平反的呼聲越來越高。彭也向中央正式打了報 告,平反與否都似乎不能迴避。希望緩解黨內緊張關係的劉鄧似乎也有此意。彭在一野的搭檔----時任副總理的習仲勛(政治局委員)更是為之積極活動。

抓 經濟不行,搞鬥爭卻無人可比的毛頗為緊張:這還得了!為彭平反不就等於自己完蛋?他秘密佈置康生、柯慶施等人率先發難,利用主持會議優勢,以"用小說進行 反黨活動"為名,突然拘捕了習仲勛;同時撤銷了"農村工作部"----指責部長鄧子恢在困難時期大搞"包產到戶"、"分田單干",是"右傾翻案"的典型。 一時間殺氣騰騰,中共大員們人人自危,再也不敢提為彭德懷平反一事。這次會上,毛更是高調發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口號,矛頭所向直指敢有不同意見 者。劉、周、鄧諸人又一次領略"過河拆橋"的滋味----剛收拾"爛攤子"見效,旁觀者就要拿幹活的開刀了。

當此時,機巧過 人的周恩來已敏銳察覺到,毛自"反冒進"以來對他鬱積的怒氣,已逐步為對劉的不滿所取代。但劉少奇卻似乎沒有察覺。他依舊以"減輕主席日常事務和負擔"為 己任,兢兢業業的在"第一線"主持工作。(這也使得他的最後下場更具悲劇性)其實,他應該想到,毛將他推至第一線,充其量也只是讓他做個傀儡,何嘗真的想 讓他"掌舵"?他有點"不識相"了,竟然還敢不斷的糾正毛的錯誤?毛對劉的怨氣也就愈積愈深。

如果僅此而止,或許發動文革的歷史邏輯 還不充分,至少也不會如此慘烈。一個讓毛更難以容忍的局面出現了:在周、陳、鄧等人幫助下,劉不僅成功的收拾了"大躍進"的"爛攤子",以令人難以置信的 速度使經濟走上正軌,發展健康高速,人民恢覆信心;更重要的是,在黨內外、國內外贏得一片喝采,劉更善於抓經濟的說法不脛而走。劉的成功更彰顯毛的失敗, 同時劉也得到了全黨尤其是黨內高層的一致擁戴----這是毛當初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的。

比起生性多疑、反覆無常的毛,劉畢竟寬厚、溫 和得多,並且也更容易打交道。"功高震主"在封建社會是會帶來殺頭之禍的,但有點書獃子氣的劉自以為是在"社會主義"社會,更何況,增加他的威信,以便在 毛"百年以後"不出現蘇聯斯大林死後的局面,也是毛"退居二線"的初衷,並一而再、再而三告誡全黨,甚至多次向全世界宣傳的啊!自己威望高了,不正合乎毛 的心意嗎?

"臥榻之中,豈容他人酣睡?"毛開始不斷的"挑刺兒"。一會兒指責當年及時挽救了經濟免於崩潰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是 "翻案復辟"----既如此,當時為何不加以制止?;一會兒又指責為"右傾"(全國竟打了350萬!是57年右派的7倍。)"甄別"是"右傾"。當然,這 一切都冠以冠冕堂皇的旗號。與蘇聯分歧公開化以後,改打"反修防修"的大旗。----至今還讓那些喜歡僅從文章講話判斷是非的人信以為真。

其 實,直至今天,我們也難以對毛所指責的"修正主義"做出一個科學的界定:難道生活好一些就是"修正主義"?非要大家餓著肚子、像1958年"大煉鋼鐵"時 那樣----按軍事化編製,拆散家庭、男女分睡才叫"革命化"?非讓農民窮得叮噹響,連自己養個雞、靠雞蛋去換點鹽吃也被當成"資本主義尾巴"割掉才算 "革命"?說穿了,毛的"修正主義"只不過是強加在政敵頭上的一頂帽子,完全是按需要隨意變換。----他既不是因為對手所持什麼理論,更不是為了在中國 "剷除修正主義"!

一些其實並不知道歷史真相的人"義正詞嚴"地說:沒有毛,那有你們的今天?我倒想說,沒有毛,今天的中國肯定更 好!倒是如果沒有鄧,那些農民和他們的子弟怎麼會有可能到城市來上大學、做生意、甚至發大財?充其量也只能老老實實呆在"人民公社"修理地球----想出 個門還要到"大隊、公社"開介紹信(開不開可完全沒標準,只看"領導願不願意")。一輩子沒離開過縣,沒見過火車、鐵路的人,不在少數呀!鄧小平搞改革開 放、破除對毛的迷信----當此時,恐怕除鄧之外無人有此膽量和能力----的歷史功績還是應該肯定的,儘管後來搞出"六四血案"自毀歷史形象。

當 然,歷史不能假設。言歸正傳。儘管劉一直在試圖按毛的指示辦事----當然是加進劉自己的理解之後----仍然跟不上毛的步伐,也越來越不理解毛的所作所 為:為什麼明擺著利國利民的事不讓做、不能做?為什麼非要搞得關係緊張、人人自危?二人的矛盾與不滿在暗中聚積,直到有一天它再也壓制不住,當著中央委員 和幾乎所有省市領導的面,公開爆發了!

有關這次討論"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中央工作會議,公開的資料很多。會前鄧向毛提出"主席 身體不好,就別參加了"被毛認為是鄧"不讓我參加會議";而毛在會上大談"階級鬥爭"、"走資派",又讓本希望緩和黨內外緊張關係的劉忍不住插了幾句溫 和、低調以沖淡鬥爭色彩的話,被毛指責為"不讓我講話"。為了團結大局,劉在幾天後召開的"政治局生活會"上檢討了"不尊重毛主席"的"錯誤"。然而,另 劉及全黨都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正是這次會議,使毛最終下定決心"剷除劉及其黨羽"。

從文革過來的人都有過錯覺,彷彿毛一開始並不 打算"打倒劉少奇"----只是由於文革中揭發出大量材料,才使毛逐步下了決心----毛在文革中有過多次講話也是這麼說的,至今還有不少官方史料是這麼 認為的。但早在1970年,感覺已經"大獲全勝"的毛曾直言不諱的告訴他的"老朋友"斯諾,下決心"倒劉"的時間,大約在1965年1月25日----恰 好是那次著名的會議結束之後10天----有理由相信這是劉在"政治局生活會"做檢討前後。由此看來,"有組織、有計畫、有預謀"的不是別人,恰恰正是毛 澤東自己!

下面的事情大致都清楚了:下決心後,毛先後動用了文、武兩條線。他授意江青組織批判《海瑞罷官》----北京不行就找上 海;大約在65年的2--3月,毛與林彪一定有過一次極其重要的會見,透露了他的計畫並要求林及軍方的支持。而林也有自己的要求:除掉羅瑞卿----當 然,打出的旗號一定是為了更順利的執行主席的軍事部署。毛經過反覆權衡,不得不以犧牲羅的代價以換取林彪的全力支持。而作為這些歷史邏輯的必然,就有了 1965年11月姚文元《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文章的出籠及1965年12月在上海誘捕羅瑞卿(召開了一個連劉少奇、賀龍事前都不知內容的"中 央工作會議")。可憐羅瑞卿對毛一向忠心耿耿,10多年為保衛毛的安全鞍前馬後、不計勞苦。甚至在廬山會議上對彭德懷、黃克城"大打出手",批判激烈。只 因作為政治交換的籌碼而被無情犧牲,也難怪他一直"想不通"以至不惜以自殺來表示抗爭。所幸大難不死,忍辱負重,不僅熬到了林彪倒臺,更是看到了四人幫的 覆亡。至此,羅大徹大悟。臨終前為改革開放政策鋪路的"真理標準"大討論做出過巨大貢獻,是為數不多、進行過較為徹底反省的中共高層人士。

又 扯遠了。為發動文革,毛不辭辛苦,巡視了全國各大軍區。提出"中央出了修正主義,你們怎麼辦?"的試探氣球。最終獲得各大軍區司令支持後,一邊敷衍彭真為 首"五人小組"的"二月提綱",一邊"調兵遣將",與林共署調38軍入關的密令。直至該軍各師分別進駐京郊各縣,對首都形成包圍態勢,這才與彭真翻臉。更 趁劉出國訪問之機,造成"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的既成事實。即使完成這些部署後,毛仍不放心,遂以"接班人"許諾,令林彪為其"打前站"----先行回京。 自己繼續留在外地觀陣。

林回京後即參加"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次奇特的會議仍由劉少奇主持,而由康生負責向毛匯報。名曰"座談" 卻不座談,而是分別由陳伯達、康生、張春橋"介紹情況"----主要是傳達毛的指示,歷數彭、羅、陸、楊的一系列"反黨罪行"。會議通過了被視為文革正式 發動的"五一六通知"和林彪的"五一八講話"。正是在這個講話裡,林彪透露了毛"多少天沒有睡好覺","調兵遣將,防止反革命政變"。

接 下來,為了將上層鬥爭成果盡快推向基層、推向全國,不至於被劉的"組織系統"封鎖,康生通過其老婆曹軼歐秘密授意聶元梓,寫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 報"。受到圍攻並得知周恩來派人追查後,康生緊急電傳毛,毛當即下令"立即廣播"。這一下子,全國沸騰了。黨內高層鬥爭終於用群眾運動的形式,大規模在全 國展開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