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政治局常委中的異類

2007-11-24 00:57 作者:臧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十多年前,一位朋友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共產國家的政治局委員多是工程師出身?因問題提得突然,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多年後對這個問題才慢慢有些頭緒。
 
這位朋友的問題顯然針對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共的政治局(尤其是政治局常委)而來 的。現今世界大部分國家,主政者多出身經濟學或者政治學,少有學工學的,然而共產黨國家正好相反,在第一代「革命家」之後,大多是工程師主政。比如前蘇聯 的赫魯曉夫和勃列日涅夫(布裡茲涅夫)都是冶金工程師,而中國在鄧小平之後的幾屆政治局常委,絕大多數是理工科出身。

這個現象應該不僅僅是偶然,看來有潛在的必然原因。我認為共產黨把國家當成機器,因此維護機器只好依靠工程師。說起來,共產黨體制下,整個社會 確實如機器般運作,分工嚴密,各司其職,對全社會的控制要求做到滴水不漏。有人將其形容為液壓系統,既要嚴絲密縫,又絕對不能出漏,否則最高權力層一聲令 下,壓力便無法依次傳遞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中共當然不能例外,因此才有了江澤民以及其後胡錦濤的工程師內閣。

工程師的思維特點,是絕不質疑現存體制。比如溫家寶是地質工程師,在山上發現巨大石頭,絕對不會質疑石頭是否「應該」在這裡出現,他所 有的用心,只能在解釋這個石頭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存在即合理,機器再舊,仍然需要維修護理,撤換零件使之繼續運作,這大概是工程師思維的重要特徵。

然而這次中共十七大推出的政治局九常委,有兩位新秀人物出身法學和經濟學。這不但在中共體制中是一個創新,和其他前共產黨國家比較起來,也應該屬於特異之事。

中共十七大形成的政治局九常委中,李克強是法律學士經濟學博士,習近平則是法學博士,雖然是各常委中的特異人物,卻也被大家認定是未來中共的雙頭體制的繼任者。其中的變化,頗為耐人尋味。

中國人歷來把國家政權形容為「器」,按照字義分析,應該不是機器,而是「容器」,是早先承裝祭天物事的鼎之另稱。看來中共的這種變化,似乎 反映出中國大陸社會的變化,中共對社會控制逐步鬆懈,國家社會從機器變化成為容器,因此所需專才亦有所不同。經濟學博士露出台面,應該顯示中國大陸重經濟 和重商主義的趨向。

「政治局」一詞,在西方是一個很受調侃的專門詞彙。事實上這個機構也只有共產黨國家才有,且其權力巨大,跨越政治經濟軍事司法各個部門,成為獨裁霸道的代名詞。然而首領特質的不同,有時竟然也會產生突然轉變的效果。

比如戈爾巴喬夫(戈巴契夫)便是學經濟出身。和之前的各位工程師頭目比較起來,人文氣息更加濃厚,也不把機器本身作為永恆不變的既定事物來維護,因此才有了蘇聯後來的一系列變化。

話雖如此,中共新政治局常委中的這兩位經濟學博士和法學博士,在官場中奮鬥多年,潛移默化之下,恐怕早已春蛹化蝶也成了工程師一族,或者使用地質和冶金的術語,早已磁化,因此未必就能夠跳出傳統的機器思維。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