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姐姐被安全局的特務野蠻綁架走

2007-11-16 03:2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悲傷的母親


     11月份北方的天氣是寒冷的,姐姐至今已經被抓近6個月了,5月份的一天,姐姐被安全局的特務野蠻綁架走,就是因為我姐姐修煉法輪功,信奉真、善、忍,最後給我姐姐強行安上了一個罪名,並且非法判刑五年。


因為姐姐就要被送進省監獄,所以今天一早,我的年邁的父親和多病的母親,決定要去看守所見一見他們的女兒,我媽媽還特意為我姐姐做了一條棉褲,我爸爸也給姐姐買了很多好吃的,領著我姐姐的兩個年幼的孩子,來到了看守所,儘管今天風非常的大,也非常的刺骨,因為還沒到上班的時候,所以只能暫時在外面等待,我的母親在寒風中邁著吃力的步履,在看守所的大門外向裡張望,儘管她也知道,那並不能看見她那日思夜想的大女兒,但是她仍在努力的向看守所的高牆張望,風吹亂了她的白髮,可是她仍站在那裡。。。。。。


為了完成媽媽和爸爸想見我姐姐的心願,我通過種種努力,托了多方關係,才找到能幫我的一個朋友(因為看守所有一個所謂的規定,殺人,放火,搶劫,販毒都可以辦接見,唯獨法輪功不能見,誰都不能見)上班時間到了,我的朋友叫我們暫時在看守所的門衛處等著,他先進去協調一下,爸爸和媽媽滿懷期盼的坐在休息凳子上,等了好長時間,我的朋友才出來跟單獨我說,今天不行了,看不了,「為什麼???不是說好了嗎??」我急了,我朋友說:「可能是就是今天,要把你姐姐送往省女子監獄去,所以看不了」。「啊。。。。」「真的不行了 我也幫不了你。。。。」

我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樣的痛,從小到大,我跟我姐姐的感情非常的好,姐姐從小就照看我,我對我姐姐的感情非常的深,姐姐以前就體弱多病,自從練了法輪功以來 ,姐姐像是換了一個人,病也全好了,從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以來,我姐姐始終也沒有放棄修煉大法,姐姐上次進監獄是因為去北京上訪,結果在監獄裡呆了一年半,我和我爸爸媽媽都勸過我姐姐別練了,但是我姐姐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我現在看來沒什麼不對,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人權,但是中共剝奪了這個基本的人權,錯的是中共,是這個無恥的流氓土匪政權,就是它害我們全家不能跟姐姐團圓,就是這個禽獸政黨,他坑害了全中國的百姓。。。它才是真正的劊子手,當真正的悲劇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百姓們才會知道中共的殘暴,無恥。。。。。。


看著朋友無奈的表情,我知道事情只能是這個結局了,於是我騙爸爸媽媽說,今天看不上了,過幾天再來找人看,我不忍心抬頭去看媽媽的臉上寫滿了怎樣的牽掛與悲哀,五年啊。。。。。因為多病,媽媽能不能活過五年呢???是不是要帶著遺憾離開這個無情的人世間呢??我不敢想像,這五年我爸爸媽媽會在怎樣的思念中度過,姐姐的兩個年幼的孩子在沒有母親在身邊的日子會怎樣,我不敢想,我真的不敢想,是誰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被關進監獄,又是誰製造了母女不能相見的人間悲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